|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八二章 替天行道
  有人

  沐晚手执青云剑,定睛望去。只见一个身穿明黄色八卦道袍,头戴赤金嵌宝鱼尾道冠的中年道士,脚踏一柄红色飞剑,冲了过来。

  筑基二层

  沐晚心喜凝成剑种后,她的眼力大涨,居然能越阶看穿筑基期修士的修为。

  心中一动,她抬手,撤掉守护剑阵。

  金色巨剑一晃,复又变回寸余长的身量,落在她的手心。

  沐晚将之收进储物袋里。

  十息过后,中年道士飞至跟前。他身高八尺,气宇轩昂,但是,沐晚却心生厌恶。无它,只因为中年道士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子难闻的怪味。和空气中的那股怪味一模一样,却浓郁得多。

  原来,就是这厮污浊了京城的空气沐晚按下恶心,正要执剑行礼,与之打个招呼。

  不料,中年道士却并没有降下飞剑。他居高临下,上下打量了她好几眼后,扯起一边嘴角,邪笑道:“卿本佳人,奈何作贼?小丫头,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夜闯国师府,盗走本座的仙剑人赃俱获,小贼,还不快快束手就擒”沐晚此刻没有易容,现的是本来面目。蓝碧玺灵珠能遮住她的身形,却掩不住她的国色天姿。

  什么狗屁国师,尽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沐晚怒极而笑:“原来是国师驾到,失敬失敬”嘴上说着,却并没有行礼,而是晃了晃手里的青云剑,问道,“此剑上又没有铭刻国师的大名,国师凭什么红口白牙的说这它是你的仙剑?你唤得它应么?”

  国师大怒:“满口狡辩器物而已。怎么唤得应?”

  沐晚勾起嘴角,轻抚剑身,应道:“我是这把剑的主人,与之心息相通,自然唤得它应。”

  国师不信,冷笑:“小小黄毛丫头,明明是盗了本座的仙剑。人赃俱获。还想抵赖。罢了,修行不易,本座怜你年幼无知。便也随你荒唐一回。小丫头,你若唤得它应,本座便饶你一命;如果唤它不应,嘿嘿。小丫头,本座会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剁成肉沫儿,拿去喂本座的仙兽”他就不信这个邪区区凡人界里,小小的炼气十层散修。也能有通了灵智的本命灵剑

  哼哼,死丫头,真当本命灵剑是大白菜。那么好得么?想诓本座,门都没有

  沐晚也学着他的调调。反唇相讥:“好,若是我唤不应此剑,是剐是杀,悉听尊便;若是我唤得它应,嘿嘿,国师大人,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周年”此贼绝非善类尔。这都送上门来了,不除掉他,难道还要任其祸害京城的百姓么?

  今天,我且替天行道一回

  国师抱着膀子,依然站在飞剑上,斜吊着一双眼睛,哼哼。

  沐晚拿起剑,轻声唤道:“青云。”

  青辉腾起,青云剑应道:“主人,青云在”

  国师见状,脸色煞白,“啊”的惊呼,掉头御剑狂逃终日打鹰,今儿个却被鹰啄了眼可恼,这一位,绝对是故意藏了修为

  “呔,毛贼,哪里走”沐晚挥剑,将他脚下的红色飞剑斩成两截。

  “哎呀”国师惨呼,一个倒栽葱,从半空中跌落下来,重重的摔在山脚。尘土飞扬。

  沐晚身形一动,拉出一串残影,转眼间,在国师面前站定。

  呃,国师倒插在一丛灌木丛里,狼狈之至。

  到底是筑基修士,反应够快。他连滚带爬的从灌木丛里出来,跪伏于地,双手高高举起自己的储物袋:“前辈,小的有眼无珠,冒犯的前辈。小的愿意将全部身家奉献给前辈,请前辈饶命。”

  区区一只中品储物袋而已。沐晚轻哼:“杀了你,它自然跑不了。”

  国师怔了一下,旋即,又飞快的大叫:“小的,小的还有很多徒子徒孙。他们的身家也都是前辈的。”

  这样的渣渣,也配为人师?沐晚鄙夷的冷眼瞅着他,没有吭声。

  国师却误解了她的意思,再接再励,飞快报着:“除了这些,皇宫内库,京城的魏王陈李四大家的私库,小的都能调动。前辈……”

  沐晚心念一转,喝住他,问道:“京城四大家的私库,你也能调动?”此四家是百年巨阀,连大周天子都无法真正掌控前世,大周并没有国师一说,并且,她也没有听说过此四家落入了不明势力手里。

  “是的,是的。前辈明鉴,小的有徒弟坐镇四大家族,调动私库,易如反掌。”国师悄悄抬起头,偷偷瞄了她一眼,接着说道,“小的手里还有一千童男童女,是四大家族从大周各地精心挑选出来的。小的绝对没有碰过,澳门赌博网站:都敬奉给前辈。”

  该死的怪不得京城被搞得污浊不堪,戾气那么重。心里泛起阵阵恶心,沐晚大怒,再也听不下去。

  青光一闪,血线飞起,国师被她当场劈成两半。

  沐晚打出一个火球,扔在尸体上。

  呼啦,火舌窜起,转眼就将之吞没。

  沐晚静下心来,懊恼的取了一条净白的帕子,仔细的擦试青云剑真不该用青云剑斩了此等邪修。他的污血,只会脏了她的宝剑。

  还好,剑身之上没有沾血。

  此刻,尸体已经被烧成了灰,地上只余几点残火闪动。沐晚随手将帕子扔进灰堆里。

  呼,帕子卷起,立时化为灰烬。

  好受多了。沐晚从空间里取出青云剑的剑鞘,柔声说道:“青云,这支剑鞘,你可喜欢?”

  咱不差灵石,没必要委屈自己。如果不喜欢,去丹霞峰另外定制一支就是

  青辉一闪而过,青云剑甚是欢喜:“青云喜欢。”

  沐晚便刷的收剑入鞘。

  “很舒服”青云剑赞道。

  沐晚呵呵轻笑,心神一动,将青云剑收进了丹田之中。

  丹田里的星空亮了一下,青云剑打了个呵欠,静静的立于不断转动的五色灵根正上方。

  沐晚感觉得到,它竟然象人一样,睡着了。

  这时,天际线上刚好现出第一缕阳光。沐晚祭起祥云飞剑,赶回青衣家。

  外间,田妈妈睡得正香。

  沐晚立在小床前,伸手轻轻的替她掖紧被子,又细细端详了一会儿。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转身走进内间,寻到一支眉笔,在梨花镜上写道:“我去也,各自珍重。”

  此一别,定是后会无期。沐晚在妆台上留下一包银子,再次环视熟悉而又陌生的内室,推开窗,催动“逍遥八步”上山。

  两息不到,她已站立在亡母坟前。

  双手捧起一捧土,推在坟头上,沐晚在坟前“咚咚咚”的叩了三个响头,毅然起身离去。

  天蒙蒙亮。

  沐晚决定回到京城里,清除国师的残余势力。朗朗乾坤,身为修真之人,容不得这班奸佞为祸凡俗

  寅时,北门开。

  两名身着八卦道袍的年轻道士各自领了一队全副武装的军士自城门内飞跑出来。

  其中一名道士叫嚣道:“戒严全城戒严只许进,不许出”

  城门内外的人群“轰”的一声,象是炸开了锅。

  “三天两天的戒严,还让不让人活了”

  “臭道士,又捣什么鬼”

  ……

  人群里,不少人低声咒骂着。

  沐晚听得分明,心道:几粒老鼠屎,坏了整锅汤。一定要除去这帮奸佞大道不容亵渎任何人都不能败坏整个修真界的名声

  进城之后,她先回“仙客来”。

  远远的,她看到黑夜懒洋洋的趴卧在门边磨爪子。这家伙,真把自己当猫了

  沐晚挑眉,走过去问道:“你怎么出来了?”还好,大部分的人仍在熟睡。整个客栈空荡荡的,没人发现这只长着红眼睛的小黑猫。

  黑夜站起来,甩了甩身上的毛,仰起头“喵”了一声。

  沐晚乐了。这家伙还真扮上了哈

  不过,她发现,黑夜的眼睛没那么红了。以前是红艳似血,现在却只是粉红色的。唔,身上的煞气也清淡了许多。

  如果不是与之神识相通,她真的会以为认错了猫。

  识海里的那个白色虚影动了一下。

  凝形中期

  呀,竟然进级了

  “吱呀”一声,房门从里面打开。香香象道旋风一样的冲出来,欢呼:“啊……”姐姐才出去一天一夜,就凝结出剑种了

  大清早的,就她那嗓门,能惊喜整条街的人们沐晚眼明手快,伸手捂住她的嘴边,笑道:“是我回来了收声”

  黑夜乘机“滋溜”钻进屋子,蹿到椅子上,居然学狗一样的蹲坐着,时不时用粉红的小眼睛飞瞄香香。

  这小眼神是什么意思?沐晚松开香香,问道:“你打发黑夜到外面去做什么?”

  “人家一个女孩子,才不要跟他独处一室呢。”香香瞪了黑夜一眼。

  后者缩了缩脖子,老老实实趴伏下身子。

  妖和魔之间,也讲究男女大防吗?沐晚大汗:“那你以后还让不让黑夜进空间?”

  香香不解的问道:“他不藏在空间里,还能藏哪儿去?”

  “你不是说,不和他独处一室吗?”

  香香意会过来,呵呵笑道:“有姐姐在呢,算不得独处。”

  这都是从哪里学来的半吊子规矩,不伦不类沐晚哭笑不得。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旖旎v忒缃伱红飘羽默默蛀蚀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