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八一章 凝结剑种
  禁不住田妈妈的再三挽留,澳门赌博网站:是夜,沐晚没有回“仙客来”,留宿在青衣家。

  田妈妈说,她料定沐晚会回来的,所以,当初建房子的时候,特意在内院给沐晚也准备了一间闺房。

  “样式都是仿着姑娘以前的在府里的闺房盖的。里面的物件摆设,都是以前姑娘用过的旧物。这些年,我天天打扫,现而今,总算等到姑娘了。”

  接着,她打发青衣回屋睡觉,自己却和以前在沐府一样,在外间临时支起一间小床,执意要给沐晚值夜。

  沐晚知道她是担心自己会不辞而别,也不点破,在里间安置下来。

  田妈妈毕竟年纪大了。不一会儿,外间鼾声大振。

  沐晚却怎么也睡不着。一来,她很不适应凡人界的稀薄灵气,并且总觉得空气里掺杂了一股子难闻的怪味道;二,修为提高后,她每天的睡眠时间也相应的缩短了;当然,最主要的是,听田妈妈细说了当年她离开后,沐三爷的种种,一时间,她的心绪波动,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经过剑域第十重的黄粱一梦,沐晚意识到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前世,她斗翻钱氏,夺得“京城第一才女”之美称,费尽心思嫁进京城魏家她苦心经营,做了那么多的努力,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向沐三爷证明,她这个“嫡长女”照样能光耀门楣,一点儿也不比他梦寐以求的所谓“嫡长子”差;包括今生,她嘴上说“斩断红尘”,毅然走上修真大道,其实心里又何尝没有想着有朝一日能衣锦还乡,到沐三爷面前好好显摆一番

  是以,看清自己的内心后,此番回来,她只想当面问一问沐三爷:父女一场,沐三爷的心里到底有没有过她这个女儿她也曾经是父亲期待过的孩子吗

  甚至于,她想逼问沐三爷:既然他是这么的憎厌她这个长女。为什么在她初生时,不索性直接溺死他待她,生而不养,让幼年失母的她。受尽府中众人的欺凌,尝尽人间冷暖,到底为的是哪般

  然而,听完田妈妈的述说,沐晚突然发现沐三爷以前在她心中的形象轰然倒塌。做了他两世的女儿。她好象今天才真正看清沐三爷。

  去他的孝子

  去他的谦谦君子

  去他的堂堂士大夫

  沐三爷分明就是一个懦夫他不敢爱,不敢恨,根本就不敢面对自己的本心

  他看似精明能干,正直无私,实则是一个拎不清的糊涂虫

  沐晚枕着胳膊躺在床上,想到这里,忍不住“呵呵”苦笑沐晚啊沐晚,你就这么在意沐三爷对你的看法吗

  他自己都活得稀里糊涂,翻来覆去,不知所谓

  他这大半辈子活得可悲、可怜又可恨

  他凭什么来否定你

  你费尽心思。想得到这样一个人的肯定,不觉得是个天大的笑话吗

  沐晚,你就是你你为自己而活走自己的路,他人对你的看法真的那为么重要吗

  你为什么要在意他人对你的看法

  沐晚只觉得眼前一亮,翻身坐起来,扼腕说道:“对呀,我为什么要在意他人对我的看法我需要他人的肯定吗肯定,如何否定,又如何我的路,只能由我自己走下去谁也代劳不了”

  说完。苦闷的心里豁然开朗

  “叭嗒”那是她内心深处的心结解开的声音

  紧接着,识海里缓缓腾起阵阵暖意。

  沐晚闭上眼睛,敛神内识,只见瑰丽明亮的识海里。冉冉升点金光。

  沐晚认出来了,这些金色亮点全是她对剑道的认识与理解当下又惊又喜:啊,这是要凝结剑种的节奏

  一点,两点数不清的金色亮点慢慢的飘向识海正中心。

  与此同时,屋子里掀起阵阵罡风,吹得帷幛猎猎作响。

  显然。此地不是凝结剑种之地

  没有犹豫,沐晚推开窗户,祭起祥云飞剑,冲进了浓黑的夜幕之中。

  识海里,金色亮点越来越集中。

  沐晚所到之处,空气翻涌,罡风渐烈

  必须尽快找一个没有人烟的僻静之所在沐晚有些懊恼:不该让香香留在客栈里的。

  沐晚全速前进,很快,飞出数百里。她终于找到一处前不见村,后不见店,没有人家的荒山野岭。

  山腰处有一块较大的缓坡,地势也还算开阔。沐晚急忙降下飞剑,从储物袋里取出一柄金色的小剑。这是清沅真人为她准备的守护剑阵。

  往小剑里注入五色灵气,沐晚将之抛至半空中。

  铮

  金色小剑陡然变作一把丈余长的金色巨阵,悬浮在半空中。剑身之上,金光闪烁,照亮了整个山坡。

  刷

  青色的剑光闪过,青锋剑出鞘。

  剑鞘收进空间里,她在山坡正中盘腿坐下,将剑平架在自己的两个膝头上,敛神内视识海。

  此时,绝大多数的金色亮点已经聚集在一起。在识海正中间凝成一团。

  接下来,沐晚要做的是,用神识包裹住这个松散的金色光球,令其变得更紧凑,直至凝成剑种。

  深吸一口气,她先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她将神识凝成二指宽的长条状,一圈又一圈,一层又一层,紧紧的裹住那一团金色。

  凝炼剑种时,天地必有感应。尽管凡人界的灵气很稀薄,但是,方圆百里的灵气都感应到了,尽数向沐晚涌过来。

  山上刮起了大风。哗啦啦,周边的树木被狂风吹得剧烈摇摆。时不时传来“咔嚓”之声。好几棵海碗粗的杂树被拦腰折断。

  而沐晚应为有头顶的金色巨剑守护,却连头发丝都不曾拂动。

  金色光团越来越凝实,识海里也是风起云涌。神识化成的云层,在金色光团上渐渐堆积起来。

  沐晚每往金色光团上裹一层神识,就使劲紧一紧。是以,金色光团外面的神识越裹越多,但它的体积不见增长,反而大幅度减小。

  终于,已经完全透不出金色亮光出来的“神识球”变得只如婴儿的拳头大小。而“神识球”的上面。已经堆起小山似的暗红色云层。后者沉甸甸的,眼见着就要掉下来一样。

  整个识海变得空荡荡的。

  沐晚好不容易才凝出一截三寸来长的神识长条,用它裹在“神识球”的最外面。

  后者比精铁还要坚硬,她再也无法往里挤压。

  沐晚皱眉:识海里已经再无神识可以抽凝了。难道要从云层里抽取神识吗

  就在这时。只听见“嚓嚓嚓”一阵碎细,小山似的云层里时不时闪起金色的亮光。

  这些亮光越闪越快,迅速彼此接连起来。转眼的工夫就象条金色的小龙,飞速游走于暗红色的云层里。

  沐晚看呆了,哪里还顾得上从云层里抽凝神识

  突然。这条金色小龙发出“刺啦”一声巨响,一头扎进了下方的“神识球”里。

  失去光亮的暗红色云层竟然化作雨水,“淅淅沥沥”的落下。

  从“神识球”里冒起一个懵懵懂懂的声音:“什么是剑”

  沐晚拧眉,慢慢答道:“剑,大凶之器也。”

  声音略顿,又问道:“剑是做什么用的”

  沐晚毫不犹豫的答道:“杀敌能一剑杀死敌人,绝不用第二剑”

  声音“哦”了一声,大声问道:“哪里有剑”

  沐晚笑了:“外面就有一柄剑。”

  “咔嚓”“神识球”一分为二。

  一颗比豌豆大不了多少的金色光球从中蹦了出来,急声问道:“主人,那柄剑在哪里”

  剑种。成

  识海里,雨停了。堆积如山的云层四散。

  沐晚睁开眼睛,拿起膝头上的青锋剑:“剑在这里”

  剑种一晃,自她的眉心钻了出来,浮在青锋剑面前,欢呼:“这把剑很凶它叫什么名字”

  沐晚答道:“我叫它青锋剑。”

  剑种弹了弹:“不好这个名字不凶不喜欢”

  取名字啊某个取名白痴心念一转,问道:“青云剑,如何”金色小龙来源于暗红色的云层。剑种应该会喜欢吧如果还不喜欢,就试试“鸿云红云”

  果然,剑种欢呼:“青云。喜欢”它围着青云剑飞快的转了一圈,急得直弹,“怎么进去”

  好急的性子沐晚吐出一口浊气,左手捏成剑指:“我用灵气送你进去。”

  说着。指尖逼出一道五色灵气,注入剑首。

  剑种二话不说,“滋溜”顺着灵气滑进了剑首。

  它刚一进入,青云剑笼起青色的光晕,剑身轻颤,发出一声清亮的剑鸣。响彻云宵。就连头顶上的金色巨剑也剑首也向着这边频频的上下点动,好象在行礼致意。

  风平浪静,四周一片寂静。

  而沐晚立刻强烈的感受到了青云剑此刻的心情:喜悦,新鲜,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

  她亦狂喜。

  她跳起来,迫不及待的挽了一个剑花。

  青辉如水,象月光一样,铺洒开来。

  啊,青云剑升级了变成了下器

  怪不得青云剑的心情好极了

  从此,我也有本命灵剑,不,我有本命宝剑了沐晚抚剑,从心底里笑了出来,对着黑漆漆的山脚,大声叫道:“我终于成为了真正的剑修我是剑修了”

  “什么人半夜三更鬼叫什么”远远的天际线上,有一道白色的遁光往这边急驰而来。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s的平安符和礼物,多谢书友nj200、坏了牙、琉璃色,琥珀白、好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多谢书友八大山人2、星`月的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