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七九章 回京
  两个多时辰后,清沅真人急匆匆的赶回来。

  沐晚正在帐篷里打坐练功。听到外面有动静,急忙出来察看。

  而清沅真人见沐晚好端端的,松了一口气:“小晚,这里果然又生出了魔物。我们要尽快返回宗门报信。明天,我送你过绝魔山脉。你独自在凡人界,千万要小心。”

  沐晚看向她的身后:“那,大师兄呢?”

  “他还在清除魔物。无论能否清除干净,明天清晨,他都会过来与我们会合。”

  沐晚想到自己刚刚收了一只魔仆,有些不安。貌似之前行事过于草率了。

  想了想,她问道:“师尊,这里是不是有魔窟之类的存在?”如果有的话,她定会命黑夜一五一十的交待清楚。

  清沅真人摇头:“没有发现。”轻拍沐晚的肩膀,她笑道,“极北之地重现魔物,非同小可。天蹋下来,有高个们顶着呢。为师都操不上心,你呀就更不用操心了你明天就要去凡人界历练。今晚美美的睡一觉,养足了精神才是实在的。”

  “是。”沐晚垂眸,掩去眼底的懊悔。

  清沅真人则走出帐篷,在火堆旁打坐。既然有魔物出没,那么,就少不了要守夜。而沐晚那点修为,顶不上用场,所以,她只能亲力亲为。

  沐晚老老实实的取出铺盖卷睡觉。她悄悄的用神识联系黑夜:魔族的老巢在哪里?

  黑夜回复的很快:魔族覆灭于三万多年前的那场仙魔大战。哪有什么老巢?

  那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黑夜答:天地间有煞气。小爷是天生天养的。

  沐晚不信,追问道:你怎么会出现在极北之地?

  这里属性偏阴,又离仙魔大战的主战场不远,戾气充盈。煞气最易在此凝聚,是理想的养魔之地啊。小爷生于此。长于此,有什么好奇怪的。哎呀,沐姑娘,你不要象你师尊一样,老是想着清除魔族。不妨实话告诉你,天地间有罡气,自然就会有煞气。从理论上讲。只要有煞气。魔,就永远除之不尽。你们这些修真的人族弱得跟只蝼蚁一样,就不要想着除魔了。其实。魔亦有道,我们魔族挺好相处的。

  切,魔亦有道?沐晚翻了个白眼,切断神识联系。她收它。就是为了抑制心魔而已。才不要听它的“魔道”,被它蛊惑呢。

  睡觉

  第二天清晨。郝云天披着一身寒气,回到营地。

  “周边的魔物都清理掉了。”他皱眉说道,“还是没有找到它们巢穴。”和几年前他剿灭的那一批相比,新冒出来的这些魔物大都才凝形。实力差远了。他搞不懂,无根无源的,极北之地的魔物为什么层出不穷?

  清沅真人叹道:“先回去报告宗门。”

  收拾妥当后。三人用最快的速度赶到绝魔山脉。载着沐晚过了巨阵,清沅真人在天门关外的一个小山头上降下穿云梭。

  “小晚。地图带在身上吧?”

  沐晚点砂,遥望京城方向,百感交集:阔别八年,又回来了

  这里的灵气的稀薄象没有空气混浊,带着一股子怪味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剑难。在宗门呆了八年,她再回凡人办,真的不适应了。

  “记得将为师给你护身玉符贴身戴着。”清沅真人不放心的叮嘱道,“凝结剑种后,立刻返回宗门,不要在凡人界过多逗留。”

  “是。”沐晚拍了拍腰间的储物袋,澳门赌博网站:“师尊放心,您和大师兄给我准备了那么多保命的宝贝,我不会有事的。”

  郝云天拧眉看着天门关城内,临时又取出一块空白玉符,往里注入一道神识,交给沐晚,说道:“城中煞气很重,有些古怪。我再给你一道传讯玉符。你返回前,捏碎它,等我来接你。”

  我养了只天魔呢。碰到魔物的话,正好可以试一试……沐晚心中不以为然,双手接过来,嘴上自然是满口应下。

  “你去吧。”清沅真人微微颌首。

  “师尊,保重。大师兄,保重。”沐晚抱拳向两人行礼,道别。

  清沅真人站在山巅,看着沐晚祭起祥云飞剑,象道离弦的箭一样,飞向天际。

  现在是上午,他们不应在此久留。郝云天上前小声提醒:“走吧。我们还要趟回宗门,报告掌教真人。”

  清沅真人收回目光,叹道:“转眼,小晚就长大了。”徒弟长大了,就要放出去历炼。老是圈在身边,那是害徒弟。道理,谁都明白。但是,真到了放手的这一刻,心里却根本放心不下来。

  郝云天见状,忍不住问道:“当年,我第一次下山历炼的时候,你也是这般不舍吗?”他怎么记得,那时,师尊恨不得一脚将他踹下山去呢?

  清沅真人白了他一眼:“你那时已经筑基。筑基之前,你最远就是去过外门后山。要你出去历练,跟要杀了你似的,左也不肯,右也不肯……”

  “我,那是舍不得……”见清沅真人脸**变,郝云天连忙改口,“舍不得离开我们观云岭。”

  “走了。”清沅真人祭起穿云梭,率先离去。

  还是小师妹在的时候好。郝云天摸了摸鼻子,祭起玉箫,紧跟其后。

  待两人化作天边的两个黑点,有道银光,自天门关城中发出,“噗”的一头扎进巨阵。

  沐晚此行专为凝结剑种。她不想多生事端。是以,一路不停,直赴京城。

  傍晚时分,她已经赶到京郊。

  选了一个僻静的山头,她在山顶的密林里降下飞剑。

  “姐姐,香香和你一起进城,好不好?”香香抱着黑猫,从空间里闪身出来。

  黑夜嗅了嗅:“好重的戾气”说着,他使劲的吸了一口。只见一道指头粗的灰色烟气“滋溜”钻进了猫嘴里。

  他打了个饱嗝。心满意足的眯缝着眼睛:“唔,比冰熊好吃多了。”

  沐晚愕然:“你不是说只吃肉吗?刚刚吸食的是什么?”

  “戾气啊。”黑夜舔舔嘴唇,“有戾气吸食,哪个还会去吃肉?”

  沐晚松了一口气戾气不是个好东西,只要他能消化,吃了也就吃了。她一直担心那灰色烟气是人的元气之类的。

  “香香,我准备化成道士进城。你呢?”

  香香却改口了:“城中不会无缘无故有这么重的戾气。情况未明。香香还是和黑夜先不要现身的好。”

  “也好。”

  于是。香香与黑夜又回到了空间里。而沐晚则换上一件蓝布道袍,背着一只半旧不新的土布包袱,服下一粒易容丹。化成二十出头的青年道士,催动“逍遥八步”向城门走去。

  三息之后,她从一处小林子里走了出来,混入进城的人群里。进了城。

  六岁离京,十四岁回来。阔别八年。京城却还是老样子。

  沐晚以为自己早已记不得京城的模样。然而,周边的一切,仿佛是刻进了她的骨头里,依然是那么熟悉。

  京城实行宵禁。若戌时以后,还在路上行走,叫做“犯夜”。被巡夜的军士抓到了,是要打板子的。沐晚如今当然不怕几个巡夜的小兵。但是。宗门规矩是:勿扰凡人。

  所以,沐晚决定先找间客栈落脚。

  京城里客栈如云,她随意在街边找了一家叫做“仙客来”的客栈,走了进去。

  “哟,道长,打尖,还是住店?”店小二热忱的迎上来。

  沐晚扔给他一块碎银:“要一间干爽清净的房子。”

  那块碎银足有三两多重。店小二接过银子,咬了一口,立刻麻利的应道:“好咧。道长,请随小的来。”

  店小二将她带至二楼的最东端,推开一间空房,热忱的问道:“这是本店的上房,道长还满意否?”

  沐晚扫了一眼,收拾得挺齐整干净的,点头应下:“行,就这间。”

  店小二又笑道:“道长,这是本店最好的房间,一个晚上要二两现银,您准备住几天?”

  沐晚随手又扔给他一锭银子。

  这锭银子足有十两重。店小二双手接住,笑得更甜了:“道长,小的先给你打些热水送上来?”

  沐晚径直走进房间:“不用。我休息时,不喜闲人打扰。”

  店小二点头哈腰:“是是是,小的就在楼下,道长尽管吩咐就是。”说完,他退出房间,带上房门。

  香香抱着黑猫又从空间里闪身出来:“姐姐,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

  沐晚说道:“你在房间里设下禁制,以防万一。晚上,你和黑夜守在这里,我出去转转。”

  “不带香香一起去吗?”香香的一双眸子亮晶晶的。

  “不用了。我只是去沐府看看。”

  香香闻言,不再坚持。

  夜色很快降临。沐晚推开窗,飞身跃上屋顶,催动“逍遥八步”,转眼就消失在夜幕之中。

  黑夜打着呵欠问道:“香香大人,你怎么不坚持跟沐姑娘一道去呢?”

  香香哼哼:“本尊怕看到沐府那些人,按捺不住性子,会要了他们的命。”沐晚虽然从来没有跟她提过沐府的事。但是,张师叔等人偶尔会暴出一两句。她连猜带蒙,早就知晓了个七七八八。

  沐晚照着记忆,很快就来到沐府所在的那条巷子。

  出乎意料的是,远远看着,前院和主院黑不隆咚的,只是稀疏的亮着几点灯光。

  好萧瑟沐晚皱了皱眉,定睛细看。

  铜钉朱漆大门前挂着两盏黄色的红纱灯笼。门匾是写着“沐府”两字。没错呀。

  按住心中狐疑,她快步走过去,飞身翻过高高的青砖院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