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七七章 本源煞气
  沐晚将百余张烈焰符爆破符打了出去。

  “轰”,火舌腾起,雪地上,黑衣少年趴着的地方被炸开一个大洞。

  转眼,冰霄扬起来,又“籁籁”的落下,象是下了一场鹅毛大雪一般。

  沐晚暗叫一声“苦也”周围二十余丈内,伸手不见五指。也不知魔物中招了没有

  三息之后,冰霄落定。除了眼前的黑洞,什么也没有。沐晚心道:莫非魔物被炸成碴了?

  要是知道它这么弱,她早就一剑将之斩杀,根本就用不着装傻充愣,陪着演戏

  撇撇嘴,她提着剑走到黑洞边去察看战果。

  就在这时,从黑漆漆的洞底突然腾起一阵黑烟。

  “哈哈哈……”黑烟中传出鸭公般的狂笑,“愚蠢的人族幼崽”

  糟糕沐晚心中警铃大作,瞪着水桶粗的黑烟,横剑护在胸前,厉声喝道:“何方妖孽,还不快快现身”

  然而,那道黑烟却冷哼一声,陡然一晃,凝成一个高约丈许的黑色骷髅头。一双红彤彤的眼洞比灯笼还要大。它张开大嘴,现出一口白森森的尖牙利齿,嘿嘿笑道:“好甜美的点心”依旧是那不搭调的鸭公调,好不滑稽

  雪原上鲜有人类出没。是以,自它成形以来,它都是以狐狼之物裹腹,还未曾尝过人肉呢。好不容易才将那只人族幼崽骗出剑阵,它终于可以换种口味了。

  这只人族幼崽看上去水嫩水嫩的,应该味道不错想着,黑骷髅头不禁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喉音。

  “原来你长这样啊”沐晚的脸上不见半丝慌乱老祖的那堆八卦闲书里,有近六成写的是斩妖除魔。眼前这一只。才刚刚凝实,其修为最多相当于炼气初期,弱着呢。

  嘴上说着,她手里也不慢。凝出一丝水灵气,缠在青锋剑上,一剑刺向那双红目之间:“滴水成冰”

  老祖的书上写得很清楚:对付魔物,要一气收了它所有的魔气。若有一丝得以逃脱。就等于整只都跑掉。

  沐晚的“滴水成冰”已成。这一剑刺出。周围五丈之内都被坚冰锁定。用来收拾这只小魔物,最好不过了

  话音刚落,白色的冰线随着剑尖。“嗖”的闪过。

  说时迟,那时快。张着嘴的巨大黑骷髅头,“滋啦”一声,立时变成了落在洞底的一只冰球。

  厚实的冰层之下。隐约可见红光闪烁。那是魔物在拼死挣扎。

  “叭”,沐晚往“冰球”上打了十枚上品隔离符。此举可以隔离它与同族之间的联系早在三万多年前。魔族便不知所踪。后来的修真士们也只是过来清剿余孽。据记载,那些余孽比眼前这只强不了多少。是以,修真士们只知道魔物之间联系紧密,却并不了解魔物们到底是如何联系的。结果。往往杀死一只,会将附近的魔物全招过来。吃亏吃得多了,修真士们总结出一个很管用的除魔法门。即,捉到魔物后。用隔离符将之隔离,然后再斩杀。

  冰球里传来魔物的鸭公调。它在怒吼:“愚蠢的人族幼崽,放开小爷”

  沐晚冷哼,提剑刺向两团红光之间,正中间的位置。那里是魔物的死穴。

  “别,别杀我”魔物大叫。

  哟,还会求饶沐晚也是头次碰到真正的魔物。好奇心起,她用剑抵住“冰球”,戏道:“理由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坚冰之下,红光闪呀闪。魔物答道:“我又没伤过人族……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不能杀我”

  咦,魔物也会掉书袋?沐晚忍住笑,反驳:“正邪不两立。斩妖除魔,是我的职责所在。这条理由不成立”

  红光又闪,魔物尖叫:“我有用,我真的有用”

  沐晚“滋”的吸气。这个调调,好熟

  洞底,魔物飞快的说了起来:“有我护着,其它魔物,象心魔,血魔,统统不敢接近你。你以后绝对不会有心魔劫。”心里简直是后悔死了:这就是“好奇害死猫”吗?小爷为什么要贪这一口鲜食?瘦不拉叽的,没几口肉,肯定没有冰熊好吃

  沐晚闻言,忍不住上下打量着“冰球”,问道:“你是哪一种魔?”好吧,因为魔族在三万多年前不知所踪,所以,后来的修真士们对它们了解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自上古流传下来的所谓“通史”,呃,也就是沐晚看到的那一堆所谓“通史”;二是,与魔物对战。

  前者其实就是一些口口相传的故事,传说,真实度不可考。

  后者,修真士们碰到最多的是心魔与血魔,偶尔也有碰到不明魔种。但老祖的书里语焉不详。

  沐晚一直以为这是一只小血魔来着。血魔是魔物中最贪婪,最残忍的存在。她根本就没打算放过它。

  不是血魔,也不是心魔?沐晚心中狐疑,忍不住多了一问。

  “天魔,小爷是天魔”魔物的口气好不骄傲。

  “天魔是什么?”没听说过哎。

  魔物哼哼:“愚蠢的人族幼崽,天魔有着最高贵最纯粹的魔族血统,是天地间最强大的存在”

  沐晚“扑哧”笑出声,用剑尖抵住“冰球”:“知道吗?现在我只要稍一用力,就抹掉你这个最强大的存在”

  魔物哇哇大叫:“天魔也要时间长大的小爷才凝形,实力当然还不够强。不过,小爷会变得越来越强,真的”

  “那要多久?”沐晚撇嘴。她家香香据说将来也会很强大……唔,死妖精一睡多年,现在还没醒来呢

  “小爷是天生的魔种,用不了几十年,就能凝实”

  “几十年”沐晚倒吸一口凉气,“黄花菜都凉了”

  魔物哼哼:“小爷从不吃菜,什么菜都不吃小爷从来只吃肉”

  沐晚瞪了他一眼。

  而魔物却误解了她的意思,不满的说道:“放心吧,小爷自己会寻食。”

  沐晚心中一转,忍不住问道:“你真的能抑制心魔?”先前大师兄结丹时的心魔劫,好吓人的说。

  “当然。”魔物的口气是肯定确定不容置疑,“小爷在魔族里血统的最高贵。心魔算什么你若是与小爷结盟,绝对不会滋生心魔”

  有这等好事?沐晚半信半疑。

  “姐姐,不要与它结盟”一道绿影闪过,沐晚的面前冷不丁多了一个绿衣少女。

  她看上去十四五岁,乌发雪肤,娇俏可爱。

  “香香”虽然对方已经褪尽婴儿肥,一双碧绿的眸子变成了棕褐色,脆生生的声音变得跟师尊一样委婉妩媚,动人心弦,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但是,沐晚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呃,此次出关,香香画风大变啊,身上到处可见师尊的影子

  沐晚瞪大眼睛:“香香,你什么时候出关的?我怎么一点儿也没有察觉?”

  香香笑嘻嘻的靠过来,亲热的挽着她的左胳膊:“刚刚呀,姐姐在全神贯注的对付这只小天魔呢。姐姐,香香结丹了”

  香香身为一棵树,却走的是娇小路线,比身材高挑的沐晚矮了半头。

  沐晚瞅着她,从心底里笑了出来:“太好了香香,你的血脉又提纯了吧?”草木灵族很神奇,血脉可以不断提纯的

  香香伸手摸了摸头顶油黑发亮的飞仙髻,眼角的得意尽显:“啊,姐姐也看出来了香香的头发,还有眼睛……”

  这时,脚底的“冰球”里,魔物又哇哇大叫起来:“喂喂喂,先把小爷放出来,你们再聊,好不好?小爷还被冰冻着呢。很冷的”

  香香松开沐晚的胳膊,毫不客气的踢了“冰球”一脚。后者在洞里滴溜溜的直打转儿。

  魔物大骂:“死妖精你给小爷等着”

  香香叉着腰,澳门赌博网站:冲“冰球”做了一个鬼脸:“阶下囚,本尊还会怕你?”

  魔物气疯了,“死妖精”“臭妖精”的骂开来。

  香香也不甘示弱,捋起袖子骂回去:“死天魔,臭天魔……”

  好吵沐晚抚额斩什么妖,除什么魔呀。这两样现在正骂得不可开交呢。

  “别吵了”她忍不住大喝。

  香香自然会听她的,立马打住。没想到,魔物也很给面子的收声。

  沐晚问香香:“它说,它可以压制心魔,是真的吗?”香香能一眼就认出对方是只天魔,那么,她的上古传承,应该会比老祖的“通史”更靠谱些吧?

  果然,香香答道:“姐姐,他没有撒谎。降住他,一般的魔物碰到姐姐,都会绕道而行。而且,他真的会变得很强大。有他护法,姐姐进阶时,基本上不会有心魔劫。”

  沐晚闻言,看向“冰球”的眼神变得火热了许多:“要怎么降住它?”老祖的书里只有各种“除魔”,却没有“降魔”的法门。

  “冰球”里,红光不住的闪烁。魔物大急:“死妖精,不准说上古的时候,我们两族也是结过盟的”

  “盟友?那是几百万年前的事呀”香香又踢了“冰球”一脚,吃吃笑道,“如果不是看你可以帮姐姐避心魔劫,香香才懒得理你呢”

  沐晚也是这么想的。呃,她收了一只树灵,也不在乎身边多只天魔。反正,后者说它自己会寻食,嘿嘿

  香香伸脚踩住“冰球”,懒懒的说道:“你的本源煞气呢?拿出来啊”

  分界线

  多谢书友逍遥地一的平安符,坏了牙的礼物,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