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七六章 魔物
  极北之地是块辽阔的平地,澳门赌博网站:终年覆盖着皑皑白雪。

  最初,看到一望无垠的雪地,沐晚很是兴奋,叹为观止。

  清沅真人递给她一条约摸寸宽的青色的薄纱:“这是薄葛纱巾。用它遮住眼睛,可以护眼。不然,就你这样肆无忌惮的到处张望,用不了半天就会伤了眼。”说完,她自己也取出一条一模一样的,轻轻系在头上,恰好遮住一双眼睛。

  沐晚有样学样,也照着用薄葛纱巾蒙住眼睛。效果很不错,果然没有刺眼的感觉了。况且,纱巾很薄,根本就不影响视物。

  她看了一眼在前面不远处手执罗盘,辨别方位的郝云天,问道:“大师兄呢?他没有吗?”

  清沅真人笑道:“他是在冰天雪地里长大的,知道怎么护眼。这个护眼的小法门还是他以前告诉为师的呢。”

  哦,原来大师兄出生于雪地。沐晚的心里转得飞快:东华洲常年有冰雪覆盖的地方不多,只有十来处。也不知道大师兄是哪里人。

  很快,郝云天定好方位,转身回来,指着罗盘上的正北方位说道:“我们沿着正北方向走。照地图上显示,再走百余里,会有一个巨大的冰窝子,可以作为宿营地。”

  清沅真人当场敲定:“行,我们今晚就在那里扎营。”

  极北之地没有可以参照的地面景观,三人只能以罗盘为导。路途不是很远,再加之,他们此行之目的是来搜查魔气的,是以,三人没有使用飞行法宝。而是选择步行。

  往冰原腹地方向走出几十里,沐晚最初的惊艳已经消失殆尽。她开始急切的盼望魔物。

  然而,直到他们走到目的地,也不见魔物的影踪。

  清沅真人看穿了她的心思,笑道:“在三万多年以前,这一带曾经是魔族聚居的边缘地带。神魔大战之后,仙魔双方皆损失惨重。尤其是魔族残部。不知所踪。后来。修真界再次兴盛,视这一带为禁地,每隔百年。都要在这里集结,细细清理一次,以剿灭魔族余孽。直至一万多年前,三名道君在此驻守三百年。宣布此间再无魔气,方才作罢。我们这次过来。也是有备无患,以防万一。如果这么快就能碰到了魔物,那么,此间肯定是出了大变故。我们三人修为有限。应当尽快返回宗门报信才对,绝不可恋战。”

  这些老祖的《炎华通史》里都有。沐晚脸上飞红她急着除魔,忘了这一茬

  郝云天眼波流转。嗡声说道:“我去扎帐篷。”

  沐晚决定将功补过:“我去生火。”极北之地没有柴火。故而,出发之前。他们带足了柴火。正所谓,有事,弟子服其劳。大师兄去扎帐篷了,那么,生火之类的粗活儿,理所当然归她这个小弟子去做。

  清沅真人布好守护剑阵,闲来无事,决定去附近逛逛。

  于是乎,郝云天扎帐篷的速度简直要飞起来。三下两去二,他立起一顶帐篷,对沐晚说道:“小师妹,你待在这里,不要乱走。我去寻一寻师尊。”

  联系前情,沐晚瞬间明白了:搞了半天,大师兄是特意拐带师尊过来散心的。

  呃,顺便送她过绝魔山脉……

  所以,某人很识趣的使劲点头:“嗯,大师兄放心。这里到处都要一个样儿,没什么可看的,我才不会乱走呢。”说着,她还掩嘴打了一个呵欠,“大师兄不用管我的。我有些困了,呆会儿就去睡觉。”

  小师妹绝对是个妙人郝云天笑了笑,提点道:“这里的水灵气很充沛,很适合练习《水行三剑》。”睡觉就不必了,好浪费的说。

  “呀,太好了”薄葛纱巾下,沐晚的眸子“噌”的被亮。哪里还有半丝倦意

  夜幕降临,师尊没有回来。大师兄也没有回来。沐晚在营地里练了大半宿的“铁马冰河”。

  后半夜,师尊与大师兄联袂而归。此刻,沐晚已经安置,抱着被子睡得正香。

  清沅真人抬头仰望灿烂的星空,赞道:“好美。”

  “这里的星空确实比别去更清新,明亮。”郝云天“叭”的打出一记烈焰符,将帐篷前的火堆重新点燃,取出一坛酒:“师尊,冰天雪地里,喝点酒,暖和暖和吧。”

  其实,他们的帐篷是下品法器,只要放足了灵石,里头温暖如春。而金丹真人修为超凡,就算是光着膀子站在雪地里,也不知“寒冷”为何物。

  “唔,你带了酒?是醉逍遥吗?小晚试炼五年,以前酿的酒,早就喝光了。我都快记不得醉逍遥是什么味道。”清沅真人喜道,在火堆旁盘腿坐下。

  郝云天将酒坛子递给她,在一旁也盘腿坐下:“小师妹上次送给我的酒,都孝敬师祖了。这一坛是梨花白。”

  “梨花白?”清沅真人微怔,从心底里笑了出来,“也不错。”有他这份心,此刻眼前就是捧出一坛子白开水,她也喝得开心啊。

  第二天清晨,沐晚自帐篷里起来,看到的情形是:架起的柴火已经化为灰烬。她家师尊与大师兄并排盘腿坐在火堆旁,打坐运功。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给两人镀上了一层金晕。

  唔,好象我起迟了……某人难为情的挠了挠头,在一旁坐下来练功。

  练完功后,沐晚准备吞服辟谷丹两位金丹真人无须避谷。

  郝云天递给她一只烤得焦黄滴油,热乎乎的兔子后腿:“昨晚,我打了一只雪兔。这是给你留的。”

  大半夜的,冰天雪地里,大师兄和师尊在火边烤兔子?雪兔就这么好吃?沐晚接过来,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舌尖打了个转,嘴里冒出来的却是:“冰原上还有活物?”心里忍不住直呵呵:我的反应速度还不赖

  “当然。除了雪兔。还有雪狐,雪狼,松鸡……天气好的话,冰熊也会出来晒太阳。”郝云天笑了。

  清沅真人也不禁掩嘴轻笑。到底是个孩子,关注点总是出人意料。

  沐晚咬了一口雪兔肉,险些吐出来:连盐都没有撒,真难吃

  还好。把烤雪兔腿给她后。郝云天去拆帐篷,清沅真人则忙着收守护剑阵,无人关注她。她赶紧从储物袋里取出一点盐晶。捏成粉末,撒在兔腿上。

  味道好多了

  半个时辰后,三人继续往雪原腹地行进。

  如此前行,三天后的傍晚时分。他们在极北之地的腹地找到一处可以扎营的冰窝子。

  和以前一样,师徒三人分工合作。迅速忙活开来:清沅真人布设守护剑阵,郝云天扎帐篷,沐晚生火。

  安顿下来后,清沅真人与郝云天照例是去四周察看。顺带着打猎。沐晚则看守营地。

  这次,沐晚取出青锋剑,正准备练剑。突然,前方有一道黑影踉踉跄跄的飞掠过来。

  “叭嗒”离营地还有一箭之地。黑影仰面跌倒。

  “哎哟……”鸭公似的嗓子响起。闻其声,应该是一个处于变声期的少年。

  沐晚站在守护剑阵内,执剑冷眼相对。

  过了好一会儿,黑影动了,抬起头来,黑色的毡帽下现出一场雄雌莫辨的苍白面孔。眉心一点嫣红,格外引人注目。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见死不救啊”他拧眉怒道。

  看上去,他大约不过十三四岁,身上没有灵气波动,里三层,外三层的穿得黑色衣服,裹得象只棉球一般。

  凡人?沐晚满腹狐疑:这里是雪原腹地,千里无人烟,好不好

  见沐晚没有提着剑,没有动。黑衣少年用他的鸭公调又嚷道:“愣着做什么?小爷的腿好象摔断了,过来拉小爷一把啊”

  沐晚眨巴眨巴眼睛,愣愣的问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黑衣少年没好气的答道:“看你长着一张聪明伶俐的脸,却是个傻的小爷的腿断没断,你不会过来自己看啊。”

  沐晚挠头:“对哦。”她收了青锋剑,“噌噌”的跑了两步,却又猛的打住。

  黑衣少年目光微闪,不耐烦的问道:“又怎么了,你?”

  沐晚指着脚边的一道细细的剑痕:“师尊在这时划了道线,不准我迈过这道线。”

  黑衣少年嚷嚷:“那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冻死在这里?”说完,他趴在地上,“哎哟”“哎哟”的叫唤起来,“痛死我了。我快要死了……”

  沐晚站在剑痕这边,见状,绞着双手,也急得不行。目光从火堆上扫过,她突然眼前一亮,喜道:“喂,你是不是很冷啊?”

  黑衣少年打住,抬起头来应道:“对啊,小爷都快冻死了”

  沐晚取出一张烈焰符:“这是烈焰符,我可以隔空把它打过来,给你生个火好不好?”

  黑衣少年咬牙:“你不会打偏吧?”

  沐晚眉眼弯弯的笑道:“放心,我打得可准了指鼻子,绝不打眼”

  黑衣少年略作迟疑,说道:“那,好吧。喂,你还是靠过来点。离得近些,才打得更准。”

  “你放心好了。”沐晚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一大把灵符。

  黑衣少年惊呼:“你拿这么多出来做什么?想烧死我呀。”

  沐晚瞪着一双大大的杏仁眼:“隔得这么远,我当然要挑张好的喽。”

  黑衣少年明显松了一口气:“你真麻烦。快点啦”

  “好啊,很快的。”沐晚说着,嗖嗖嗖……将手里的那把灵符尽数打了出去,大喝,“魔物,受死吧”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好好学习的女孩柔软的蜗牛selinaw陌筱箬的礼物,多谢书友touzn千里琴书小可可11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ps:貌似高能有点逗逼哈。呃,这个,他才刚出道……有道是“人不逗逼枉少年”,谁没个青葱岁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