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七四章 剑修本色
  “道心不坚”识海里猛然摇动,澳门赌博网站:沐晚抱着头,痛呼,“好痛”

  声音大喝:“痴儿”

  沐晚经此当头一喝,却定下心神。她仰头看着月黄色的天花板,终于清醒了她是沐晚,不是母亲的嫡长子,也不是大周最年轻的探花郎她是太一宗剑道峰清沅真人门下的小弟子。她正在剑域里试炼。剑域是师尊用心头血打开的。可是,她既没有通过第十重剑域的考验,也没有凝结剑种。这次试炼,她失败了

  与前面的重重剑域不同,第十重剑域才是真正的炼心之试。

  剑域为她量身打造了一场美梦。

  梦中六十几年,她在红尘俗世中迷了眼,好几次面对仙缘,却视而不见。所以,难怪声音斥责她“道心不坚”

  沐晚痛苦的用双手捂住脸,在心底里质问自己:沐晚,那些真的是你内心深处一心追求的吗?你真的只想做一个纯孝之子,求得功名,奉养母亲吗?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仙道

  轰隆隆,识海里雷动。

  沐晚心惊,连忙内视。只见识海里风起云涌,俨然象是一场大风暴将至

  头,好痛

  她咬牙,双手抱头,厉声质问自己:“沐晚,你到底求的是什么?”

  祸不单行屋漏偏逢连夜雨识海巨变,引得她全身的灵气象是要沸腾了一般。

  “啊”她大喝一声,“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此刻,清沅真人正在炼功室里打坐练功。感觉到识海里的传承血剑在剧烈的震动,她猛的睁开眼睛:糟糕,这是走火入魔之兆小晚。危矣

  双手飞快的各自捏成剑指,于胸前交叉,她又双眼微合,用神识一重又一重的包裹住传承血剑,竭力令其稳定下来,同时,嘴里轻喝:“智慧明净。心神安宁急急如律令”

  第十重剑域里。

  沐晚只觉得密不透风的屋子里象是突然有如一阵清风拂过。闷得喘不过气来的胸口骤然一轻。她撑着身子,哇的吐出一口黑血。

  忍住识海里震荡带来的剧痛,她闭上眼睛。摇头对自己说道:“不,母亲早就不在了我也不是男儿身那只是一场梦我不要活在梦中我要变强我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今生,我只求仙道”

  修行以来的点点滴滴,象是走马灯一样。在脑海里飞快的闪现。沐晚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大声对自己说:

  “我要变强”

  “我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

  “今生,我只求仙道”

  ……

  不知不觉之中。识海渐趋平稳。

  “痴儿”声音叹了一口气,说道,“剑域还有十个时辰关闭……”话音未落,从沐晚的丹田里传来“咔嚓”一声脆响

  炼气第九层的壁垒。破

  一股庞大精纯的五行灵气自丹田壁里涌出。

  居然这样的就进级沐晚敛神内视丹田。这时,她才发现,有如轮动的五色灵根明显变得齐整得多。心念一转。她很快明白过来在第十重剑域之中,她虽然一刻也不曾打过坐。练过功,但是,五色灵根却在丹田里不分昼夜的转动,是以,功法自行运转。也不知道,这一重试炼,她到底费时多久,但是,无意之中,她已经赚足灵气。经历刚刚的一番变故后,她因祸得福,道心更加凝实,此番进级也可谓水到渠成。

  炼气十层的功法早已熟记于胸。沐晚引导灵气先在五灵根内转动一周,又在体内做了一个大周天。如此反复三次,灵气最后安分极了。自此,她体内的大周天再次被拓展,丹田周身的经脉五色灵根内部,无一遗漏

  又走完一个大周天,炼气十层的修为完全巩固下来。沐晚觉得丹田上空的星星们,看上去比以前真切了一些。

  她忍不住敛神细看。呃,好吧,是错觉,它们依旧是一些虚影

  在璀璨的星光之中,碧玉珠子照样是其貌不扬。空间没有什么变化,香香的鼾声却小了许多。

  沐晚正准备再定神细看,这时,背上突然被猛的推了一把。

  她不曾防备,“啊呀”一声,向前扑倒。

  劲风扑面。她本能的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时,她发现自己正趴在淡黄色的木地板上。

  地板上纤尘不染,好干净的说

  “小晚,你趴着做甚?快起来”头顶传来师尊久违的声音。

  沐晚眼中一热,仰头闻声望去。可不是嘛,师尊与王首座师伯并肩而立。前者掩嘴轻笑。后者脸上的神色飞快的变换着:惊讶,心喜,痛惜……

  “师尊,我……”沐晚想起自己至今连剑种的边都没有摸到,脸上烧得滚烫,羞愧万分。她跪伏在地上,恨不得能立时挖出个地洞来,好钻进去。

  清沅真人弯腰,亲手将她一把拉起来,嗔道:“都多大的姑娘家了,还象小时候一样趴在地上,也不知道羞”

  沐晚起身,这才发觉自己居然与师尊差不多高了。她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嘻,相比于大徒弟那会儿散着剑气从里头蹦出来,还是小徒弟呆萌可爱清沅真人紧紧拉着自家小徒弟的手,不住的点头赞道:“不错,都炼气十层了。”

  沐晚羞愧的垂下头:“师尊,我,我没能凝结剑种。”

  一旁,王首座甚是惋惜的轻叹。

  清沅真人不满的白了他一眼,轻拍沐晚的手:“无妨。进入剑域之前,为师不是跟你说过吗?万事随缘。为师相信你能凝结剑种,只是机缘未到而已。”

  沐晚心里泛起阵阵暖意,想起自己在第十重剑域的表现,懊恼万分。

  “好了,内殿也不是说话的地儿。等回去后。你再将此番试炼的情形详细告诉为师。”

  “是。”沐晚乖巧的点点头。其实,她已经想出了解决的法门。不过,师尊见多识广。请师尊赐教,总是没错的。

  抬头环视四周,她这才发现自己站在内殿的供桌之前。

  目光扫过“剑道广源”,她心里冒出一串问号:广源应该是道号吧?与那个声音有什么关系呢……

  清沅真人向王首座抱拳谢道:“多谢师兄。”

  王首座看了看她身后的沐晚,欲言又止。微微颌首。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

  “小晚,我们走吧。”清沅真人象以前一样,牵着沐晚的一只手。与她一道走出了内殿。

  沐晚凝结剑种失败,王首座知道她们师徒急着赶回去分析原因。是以,他没有挽留,直接将两人送出主殿。

  “沐师侄。你的仙道还长远着呢。万不可轻言放弃。”他本想象以前一样拍拍沐晚的肩膀,以资鼓励。然而看到对方已经长成大姑娘了,遂,半道上收回手,抚掌说道。

  沐晚上前半步。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恭敬的谢道:“是。”

  与王首座道别后,清沅真人没有拿出穿云梭。而是对沐晚说道:“小晚,你载为师一程。”

  这是要考校我的功课。沐晚应了声“是”。祭起祥云飞剑。

  清沅真人看了一眼,说道:“你该换把象样点的飞剑了。”

  红果果的嫌弃呀。沐晚嘿嘿笑了笑,等师尊上了飞剑,稳稳的催动飞剑,向观云岭方向飞去。

  清沅真人站在前头,看着前方,感觉到她的呼吸绵长平稳,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五年里,你没在剑域白呆,大有长进。”

  不一留神,我已经十四岁了沐晚惊呼:“五年我在剑域里呆了整整五年?师尊,剑域的试炼都是五年吗?”话一出口,她立刻意识到自己问了个笨问题,懊恼的抿抿嘴。

  果然,清沅真人转过身来,笑道:“剑域是因人而异的。试炼期限也不确定。当年,你大师兄在剑域里只呆了五个月,就破剑而出了。”

  沐晚脸上飞红,弱弱的问道:“师尊当年也是破剑而出吧?”好吧,只有她没有通过第十重剑域的考验,剑种也没凝成,被剑域扔了出来

  清沅真人白了她一眼:“你在剑域里呆了五年,进去时是炼气七层,出来时,已是炼气十层。老祖待你如亲生,你就知足吧。”

  “老祖?”沐晚心中一亮,问道,“那个声……”她很好奇:过了这么多年,老祖安在?

  “收声”清沅真人冲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回去再细说。”

  “是。”

  师徒俩一路不停,回到观云岭后,直接进入练功室。

  两人象以前一样,面对面的在蒲团上盘腿坐好。

  “好了,现在可以细说了。”清沅真人说道,“没错,那个声音就是我们剑道峰的创始人,广源道君。他就是我们剑道峰的老祖。剑域,又名传承血剑,是老祖一脉相承的法门,只有他老人家嫡传的后辈才有。你师祖当年凝炼出三柄传承血剑,将第三柄传给了为师。为师却只得一柄。将来,你凝结金丹,为师也会将之传给你。”

  “大师兄呢?”沐晚急了,哪里还顾得上八卦老祖。

  清沅真人笑了:“你大师伯早早殒落。而云天又深得你师祖喜爱。是以,前两年,你师祖将第一柄传承血剑传给了他。”

  “太好了。”沐晚从心底里笑了出来,心道:照老祖的意思,没有传承血剑,大师兄与师尊之间算不得真正的师徒吧。

  “好了,说说你吧。”清沅真人敛住笑,“在剑域里,你领悟到了什么?”

  沐晚略一沉吟,抬起头来,坚定的答道:“师尊,我想巩固修为后,回一趟凡人界。”

  无视艰难险阻,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这是她在剑域里领悟到的剑修本色。

  分界线

  某峰多谢好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多谢书友wll1028星`月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