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七三章 美梦一场
  “沐晚,你还有一天的休整时间”声音似乎不满她对着一面铜镜发呆,突然出声报时。

  沐晚脸上飞红,连忙收起大铜镜,认真分板起第六重剑域里的形势。

  如果不出意外,接下来,她应该会面对四队,共二十八只傀儡

  基于第四式“四象囚龙”,七星剑阵又能如何演变呢沐晚盘腿而坐,往地上甩了一把算筹,皱着眉头,开始推演。在这里,她不得不承认,先前读的那些书,包括那些野史、秘闻之类的在内,要么增加了她的眼界,要么拓展了她的思维与能力,总之,全派上了大用场。

  声音不再吭声。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声音将她送进第六重剑域。和前面一样,没有所谓的炼心之门。在这一重剑域里,她要斩下二十八只银甲傀儡的头颅,才能过关。

  和前面的傀儡们不同,这一次的银甲傀儡们具有很强的修复能力三息之内,伤处便自动复原。

  第一次,她败得一塌糊涂。

  声音有点看不过去,嗡声嗡气的提醒她:“沐晚,你手里的这柄短剑还称手吗”

  沐晚咧开血嘴,嘿嘿笑道:“多谢前辈提醒。弟子明白了。”她长高了,是该换过一柄剑。

  疗好伤后,沐晚换上青锋剑,试练几招。

  结果,比铁芒短剑称手多了

  青锋剑是灵器,有它相助,第二场,沐晚如虎添翼,不出一百回合。便斩下所有傀儡的头颅。

  休整十天后,她被送进第七重剑域,迎战五队金甲傀儡。

  与银甲傀儡相比,金甲傀儡几乎与活人无异。并且,剑境也是半步剑意境

  声音给了她十次机会。

  不想,沐晚仗着水行三剑的第一剑,一夜秋雨。一次便过关

  没办法。进入炼气第八层后。她的灵力、神识都翻了两番。一夜秋雨威力大增。

  声音有些意外,沉呤过后,还是给了她十天时间休整。

  沐晚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她没有忘记此行之目的通过试炼。凝结剑种。

  她仰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光波,问道:“前辈,这样,真的能凝结剑种吗为什么弟子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声音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沐晚摸了摸鼻子,老老实实坐下来。继续推演七星剑阵。

  花了两天的时间,她将第五式的七星剑阵推演到极致。剩下的时间,她全部用来练功她以为,至今没有凝结剑种的迹象。极有可能是她的修为不够。所以,她准备用最快的速度提高修为。也许,等她突破炼气九层。剑种之事也会有了眉目。

  每一重剑域的灵气浓度都会较前一重低一半。如今,屋子里的灵气稀薄了许多。只相当于内门的荒郊野外。虽说进入炼气第八层后,灵根在丹田内的转动速度提高了一半左右。但是,沐晚自知修为再进一层所需的灵气肯定也翻了好几番,是以,她心中隐隐有些着急师尊花费了那么大的代价,才为她打开剑域。她绝不能让师尊的心血白费

  果不其然,第八重剑域里,沐晚与六队金甲傀儡狭路相逢。

  她要应战的是四十二只进入了剑意境的金甲傀儡。除此之外,剑域的场景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没有屋子,她进入黑色小门后,看到的一处类似于校场的沙地。

  声音依旧给了她十次机会。

  即便有青锋剑相助,沐晚失去了剑境上的优势,险象环生:

  第一次,她与傀儡们仅战了五个回合,却连傀儡们的边都没摸到;

  第二次,力战十一个回合后,她身上被扎了十余个洞;

  第三次,她苦战了二十个回合,险些失去半条右胳膊,仅斩除一只金甲傀儡;

  第四次,明明已经被斩杀的那只傀儡又全然一新,出现在队伍里。她与傀儡们大战五十个回合,背部中了一剑,深见白骨;

  屡败屡战。沐晚发现实战是磨剑的最佳途径。她的“一夜秋雨”与“滴水成冰”渐渐完美,与金甲傀儡们在剑境上的差距也越来越近。

  然而,她所求的不是这些。不管身上的伤多重,她的战意从来都不曾减少一分,心中唯有求胜

  声音虽没有言破,却用残酷的现实告诉她:逃避从来就不是剑修所为剑域之中没有退路,唯有勇往直前,杀出一条血路

  终于,第十次,在最后关头,沐晚拼尽全力使出“滴水成冰”,将剩下的十只金甲傀儡齐齐冻成冰雕,一剑斩下它们头颅

  声音宣布:“第八重剑域,过”

  沐晚闻言,两眼一黑,一头栽倒在沙地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下的沙地都被鲜血染红了,而她却连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声音说道:“沐晚,你的伤很重。你是选择离开,还是选择继续试炼”

  沐晚艰难的舔了舔开裂的嘴唇,哑声应道:“弟子选择继续”这六个字,几乎耗费了她全部的力气。话还未说完,她只觉得两个眼皮重若千斤

  感觉到她的心脏越来越虚弱,声音头一次急了,大吼:“沐晚,醒来,不能睡沐晚,你听到没有”

  对,不能睡沐晚心里打了个激灵。可是,她实在是太累了。没有办法,她不得不用力咬破舌尖。

  一阵腥甜在嘴里迅速泛开。沐晚强打起精神,从储物袋里胡乱抓了一把丹药塞在嘴里这一次,她拼得很苦。为了能在战斗中又快又好的服用丹药,恢复灵力与神识,她将养灵丹与回神丹按照二比一的比例,均匀的混在一起。

  丹药渐渐化开。她吐出一口血沫,终于缓过劲来。

  声音也象是松了一口气:“沐晚,休整三十天,开始第九重剑域的试炼。”

  沐晚伤得很重。还好,她带的疗伤丹药不少,又都是上品丹,效果杠杠的。再配以治愈术。十天后。她又变得活蹦乱跳,生龙活虎。

  看着她没事人儿一样磨研第三剑“铁马冰河”,声音轻轻的哼了哼。

  沐晚耳力极佳。听得一清二楚,顿时,只觉得背后凉风阵阵

  与声音相处了这么久,她用脚趾头也猜得到。第九重剑域肯定不好过

  果然,第九重剑域里黄沙漫天。七队金甲傀儡。共四十九只,站在她面前,有如铜墙铁壁

  声音破天荒的给了她十五次机会去斩掉所有傀儡们的头颅,并且。每一次的休息时间也加长至十二个时辰。

  又是一次血战苦战

  庆幸的是,经历了十四次失败之后,沐晚又险险的把握住最后一次机会。完成考验。并且,经过生死搏斗。她的“铁马冰河”亦小成

  然而,令她焦急的是,一,剑种之事,仍然没有着落;二,第十重剑域的考验会是什么呢

  休整三十天后,澳门赌博网站:声音准时宣布第十重剑域的试炼开始。

  沐晚推开黑色小门,什么也没有看清,只觉得眼前一黑,便没了知觉。

  再度醒来时,她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刚满月的男婴

  虽然脑袋里迷迷糊糊的,但是,沐晚很快就弄清了自己的处境:她变成了大周京城沐府三房的嫡长子,沐晚。

  沐晚心中总觉得怪怪的:咦,为什么我会觉得很惊悚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女孩儿呢

  因为母亲在生产时伤了身子,沐老太太不忍她过多操劳,提出将小孙子带到身边喂养。

  不过,沐三爷初为人父,一口就回绝了。为此,沐老太太对三儿媳妇横挑眉毛,竖挑鼻子。而母亲是个很美丽,很温柔的女子。面对婆婆的种种搓磨,她皆默默的承受着。

  最终,沐三爷不落忍,在沐晚两岁时,主动选择外放,离京千里,远赴江南,去一个叫做陈关渡的地方谋了一个知县之职。并且态度强硬的打破沐老太太的安排,携妻儿一同上任。

  在陈关渡,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而沐晚早就没了最初的怪异感觉。他很适应江南的生活,没过多久就完全忘记了京城。

  四岁刚过,沐三爷为他延请名师,启蒙进学。

  他天资过人,又有名师精心教导,十岁考中秀才。十三岁中举,成为陈关渡有名的神童。

  十六岁,沐晚考中探花,誉满大周。天子见其年少,且清新俊朗,破格许其一愿。

  金殿之上,沐晚不求它,唯替母亲请诰命。

  天子赞其纯孝,亲赐四品诰命。

  同时,天子召回沐三爷,升吏部侍郎。

  父子同朝,一时成为佳话。而他的母亲也被人们称为“旺夫旺子之有福女人”,连沐老太太也要礼让三分。

  转眼经年。沐晚娶妻、生子,子又生孙。母亲含饴弄孙,享尽天伦之乐,于一天睡梦中逝去,享年八十岁。

  此时,沐三爷已经过世多年。沐晚亦是儿孙满堂的花甲老翁。他上书,乞骸骨,扶亡母灵枢,回乡与沐三爷合葬。

  为亡母守孝三年,脱去孝服没几天,他含笑而去。

  沐晚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我这是在哪儿呢”他明明坐在门廊下晒太阳来着。怎么一闭眼,再一睁眼,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紧接着,她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他分明是个六十多岁的糟头儿,怎么刚刚说话的声音却宛若新莺出谷,跟个十二三岁的少女一般娇嫩

  这时,头顶传来一声男子的叹气声:“沐晚,你道心不坚,没能通过第十重剑域的考验。试炼到此结束。”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叶儿耙的月票。未完待续。

  p:亲们,月底了,月票双倍哦,再给某峰些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