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七一章 七星剑阵
  “沐晚,澳门赌博网站:你将书分类,并码放整齐,本座很是满意。所以,准许你向本座提三个问题。”

  沐晚吐出一口浊气,问道:“请问前辈,整整十万本书里,为什么会连一本功法书都没有”久久不曾开口说话,她的声音略显涩哑。

  除此之外,关于丹、符、器、阵方面的书,也主要以见闻居多,夹以少量的八卦。也就是说,她在这屋里看的最多的是起码五千年前的风情习俗以及八卦她认为有实际操作意义的书,却是一本也不曾见到。

  声音哼哼:“法不轻传。说第二个问题。”

  要是换在以前,某人早就翻脸了。不过,读了那么多的书后,她的性情不知不觉中变得越发沉稳。

  沐晚忍不住问道:“前辈,所有进入第二重剑域炼心之门的人,都会读这么多书吗”

  声音答道:“不是,所有的考验都是因人而异的。你还可以提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意思我看上去读书少吗姐曾经是京城第一才女

  好吧,就算我是读书少了。但是,一大堆消磨时间的闲书而已,读来何用沐晚脱口而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书,读了有什么用”

  问题是,现在她在试炼师尊用心头血打开剑域,而这个该死的声音却在浪费她的试炼时间

  声音一本正经的答道:“有用啊。你读过之后,不是就学会了乱七八糟的提问吗三个问题提完,第三重剑域,开”

  沐晚听完,回过神来。真心想吐血啊,有木有

  她懊恼的拍了拍额头该死的,杂书误人白白浪费了三次提问机会。对方明显是高阶修士,她本来有三次机会向他请教修行的。

  一屋子的书不见了。正中又现出一条由长剑组成的楼梯。

  沐晚皱了皱眉:读了那么多的书,她真的一点儿也没有炼过心的感觉

  白白耽误了那么长的时间,有意义吗

  一想到这里,某人浑身是火。迫切的想打一架啊。有木有

  所以。她是提着铁芒短剑,“噌噌”的冲上剑梯。

  场景转换,面前又出现了两道一模一样的黑色小门。

  沐晚回想起前两次的推门经历。随手推开了右边的小门。

  屋子里空荡荡的。

  声音响起:“沐晚,你推开了第三重剑域的炼剑之门。考验是,取下所有傀儡头顶的红缨。”

  沐晚心中冷笑,暗道:果然如此

  不管她如何选择。打开的永远都是炼剑之门。如果她的表现令声音不满意,就会加试炼心之门

  仔细想来。经历了两重炼剑之门后,她的剑招更加精妙,对敌搏斗的经验也急增,对傀儡的认识更是从无到有。可谓收获多多。而她不明白是,这些对她凝结剑种,到底有什么帮助

  尤其是。她应该是花了大把的时间去看几千年前的古人八卦与传说,了解一大堆早已绝迹的仙草、神兽。这些真的能助她凝结剑种

  这样一想。沐晚的心中不免生出一丝急躁。

  再看四周。屋子又比第二重剑域翻了一倍,灵气浓度又减少一半屋子正中,现出一个几乎占据屋子面积一半的月黄色光波。

  沐晚倒吸一口冷气:看光波的架式,这回肯定是三个更大的傀儡。

  然而,光波漾开,她看到的却是七个排成两行,身量与成年男子相差无几的傀儡。他们每人手执一柄三尺银色长剑,皆身披银色铠甲,也是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黑洞洞的眼睛。银色头盔上的红缨不过两寸长,在一片亮晃晃的银铠中,显得格外亮眼。

  “哈”七只银甲傀儡居然齐吼一声,黑洞洞的眼睛刷刷的点亮。却没有最终汇成一个红点,锁定沐晚的眉心。

  恰巧,沐晚在炼心之门里读了一道关于七千多年前天机宗制作傀儡的秘闻。里头就有提到傀儡结阵。

  沐晚握紧铁芒短剑,吐出一口浊气:貌似那些闲书好象也有点用。至少能开人眼界,碰到傀儡剑阵也不至于束手无措,完全只有挨打的份。

  不然,面对七只杀气腾腾的傀儡,她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一时间难免手忙脚乱。

  第一排正中间的那个傀儡扬起剑,喝道:“七星剑阵,结”

  沐晚只不过是炼气期弟子,修为有限,还不能学习剑阵。但是,剑道峰以七星剑阵扬名东华洲,这一点,她还是知道的。她也曾看到过剑道峰的内门弟子们在主殿前的校场上练习七星剑阵,却不见众亲传弟子参加。

  难道说,剑道峰的亲传弟子都是在剑域里接受七星剑阵传承的

  “一元初始”

  嗖嗖嗖,七只银甲傀儡移形换位,在沐晚前方排成一列纵队。

  刷,最前面的那只扬着长剑,杀了上来。后面的紧跟其后。

  咦,这是要一个一个的单打七只傀儡的剑境也不过是剑招境,沐晚自恃是半步剑意境,又有过两场与傀儡们打斗的经验,当然不怕,挥剑迎战。

  哪知,她刚跟第一只傀儡短兵相接,尾端的傀儡们也飞快的围了上来。

  “双龙戏珠”傀儡的声音再度响起。

  啊,不是一对一沐晚很快明白过来:她破阵的方式不对,而七星剑阵也非一成不变的,它有好几式呢。且每一式之间都能根据形势相互切换。

  “当当”最末端的那只傀儡也加入了战斗。

  于是乎,沐晚不得不一对二。

  相比于先前的青铜傀儡,银甲傀儡的剑境虽然也是剑招境,但是,它们与成年男子身量相仿,却灵活得多。

  以快制快。五息之间,双方对拆了近二十招。

  沐晚毕竟剑境高出一大截,一对二,渐占上风。

  眼见着那两傀儡渐现破碇,一只红缨将要得手,突然间,正中的那只傀儡大喝一声。也加入了战斗:“三花聚顶”

  一对三。沐晚渐感吃力。她咬牙,出招更快。

  又战了三十回合,最先加入战斗的那两只傀儡接连中招。眼里的红光飞快的闪烁着。沐晚有信心在两招之后取下它们的红缨

  中间的那只傀儡再次发令:“四象囚龙”

  声音刚落,那两只破损的傀儡后退,而在战圈外围的三只傀儡提剑补上。

  眨眼的工夫,战局变成了一对四四只傀儡从四个方面。将沐晚团团围住。

  压力陡增沐晚陷于阵中,心神微乱。左边现出一个小破绽。“刷”一剑刺来,她的左臂被生生的削去一小块。喷涌出来的鲜血瞬间染红了最外层的半臂。

  “滋”沐晚吸了一口气左臂的剑伤很疼,提醒着她:试炼是真刀真枪的,她是拿生命在试炼

  浑身的神经立时紧绷。沐晚不敢再有丝毫懈怠。

  苦斗十余个回合,她终于又渐渐压下了四只傀儡。

  哪知,第四式还有变阵和前三式不同。这一式里,外圈和内圈之间是可以相互切换的。

  一旦内圈的四只傀儡露出破绽。外圈的三只会迅速从一边补上,继续将沐晚死死的困在阵中。

  左臂上的伤不轻,而双方使的都是快剑,沐晚渐渐扛不住。面对着七双红艳艳的眼睛,她已经绝了拔红缨的心思,一心只想保住小命,先突围出去。

  不想,取舍之间,她竟然仗着飘逸的步法,又渐渐占了上风。

  沐晚心头一震:原来我一直被这次的考验迷住了眼

  很明显,她与七只傀儡之间是你死我活的战局。是以,只要她破了傀儡剑阵,自然也就取得了对方头顶的红缨

  想通这一层,沐晚立刻调整战术,攻击点不再局限于傀儡们头上的头盔。太一十三剑全面铺开。

  傀儡们显然也感觉到了这一点。它们飞快的变换着阵式。

  “五虎擒羊”

  “六丁六甲”

  而沐晚却在破阵中渐渐发现,她的“逍遥八步”与傀儡们的剑阵有同工异曲之效

  她知道该怎么破阵了

  就在这时,傀儡剑阵又大变。

  “七星困月”

  刷刷刷七剑齐出,傀儡们同时从上、中、下三路刺向沐晚。

  这是要用长剑将她扎成车轱辘的节奏

  哈哈阵形与她之前推算得相差无几

  “来得好”沐晚双脚轻点,凌空翻了一个筋斗。以极其飘逸的身形跃出包围圈。双脚刚一沾地,手腕一翻,铁芒神剑划出一道红色的剑光,出

  “噌”她的剑又快又准,一举挑下最近那只傀儡头盔上的红缨。

  她以为这只傀儡失了红缨后,肯定也会和青铜傀儡一样动弹不得。不想,这家伙完全没事,转过身来,眼里的红光还挑恤似的,冲沐晚习快的闪呀闪。那情形好象在说:“哈哈,没事,我没事”

  吼,耍赖啊,有没有沐晚微怔。

  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七只傀儡齐齐挽了个剑花,飞快的移形换位,再次将她团团围住。

  嗖嗖嗖。

  待她回过神来,只觉得脖子上一片冰凉。

  七柄银色的长剑全架在她的脖子上。

  “你还有两次机会。”声音凉凉的响起,“四个时辰之后,继续。沐晚,本座忘了提醒你,在剑域里,从来都是生死相搏。你若是怕了,现在可以离开剑域。沐晚,你选择留下,还是离开”

  沐晚当然是选择留下。

  声音哼道:“那你最好专心点。”

  这是在责怪我刚刚分神了吗沐晚捂着受伤的左臂,应了声“是。”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琉璃色,琥珀白的礼物,多谢书友fgs001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