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七零章 所谓炼心
  〞新最快的,澳门赌博网站:

  声音却还没完:“沐晚,你已经两次违规。再有违规,定要惩戒”

  不带这么坑人的沐晚翻了个白眼。

  结果,声音居然对此有反应,哼了一声,问道:“沐晚,你不服吗”

  沐晚不由愣住。

  声音继续说道:“目无尊长,小惩大戒。沐晚,通过炼剑之门的考验后,你必须还要通过第二重剑域的炼心之门的考验,才能进入第三重剑域。”

  我沐晚连忙掩住自己的嘴巴,咽下涌到嘴边的话。

  声音顿了顿,居然问道:“沐晚,你有疑问吗”

  太神奇了沐晚瞪大眼睛,仰头看着白色的天花板,问道:“请问,还有什么规则,能告诉我吗”

  声音却答道:“没有现成的规则。剑域之内,本座即规则。”

  什么意思耍我呢沐晚闻言,真想骂人。她强行压住心中“噌噌”上窜的怒火,问道:“您是谁”

  声音答道:“时机到了,你自然会知道;时机未到,问也枉然”

  这么拽沐晚盯着天花板,试着问道:“您在哪儿能否现身,让弟子拜见”

  声音答道:“不能。此剑域之内,仅有本座的一丝神识而已。”

  哇,好厉害一时间顾不上愤怒,某人星星眼。

  “你还有三个半时辰。”声音提醒道。

  “多谢前辈提醒。”沐晚回神,抱拳应道。说完。她连忙打坐运功。

  白色灵光一闪,地上的两个青铜傀儡没了影踪。

  三个半时辰之后,屋子正中又现出两个月黄色的光波,两个与之前一模一样,全新的青铜傀儡出现了。

  这一回,沐晚老老实实的将剑境压制在剑招境很简单,她只要在出招时,不注入灵力即可。

  当两个傀儡发出的红点又落在她的眉心之后,她紧了紧手中的铁芒短剑,勇敢的冲了上去:“来吧”

  不用水行三剑。我用太一十三剑。照样能打得你们俩满地找牙

  对于声音的判决,某人心里当然不服。不过,她更加清楚此行之目的。貌似声音是剑域内的主宰,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是以。她憋了一肚子的气。全发泄在两个青铜傀儡身上。

  之前,与两个傀儡过了招。她发现,它们互为镜像。外攻内防,且双手剑也是对称攻、防,看上去将各自的护心镜保护得严丝合缝,而实际上,两个傀儡却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它们身材高大,杵在那儿跟堵墙似的,行动还不及一个傀儡敏捷。

  所以,沐晚的打算是,主don出击,将两个傀儡由屋子正中逼直一个角落里,生拆了事

  她说到做到,短剑扬起,太一十三剑有如大江之水,连绵不绝,一剑快似一剑。

  刷,刷,刷红色的剑光笼罩住两个青铜傀儡,迫得它们完全无暇出击,唯有且退且战。

  这也是沐晚在第一重剑域里学到的作战手法。

  五十来个回合后,两个青铜傀儡便被逼至东边的一个角落里。在狭窄的空间里,它们更加束手束脚,战斗力陡然大降三成不说,两者间的配合也变得越来越生硬。

  不过,它们俩也不是吃素的。十招过后,意识到这个问题,两个傀儡眼中的红光同时闪了闪,作战风格生变。它们改防为攻,试图逼退沐晚,从角落里杀出来。

  沐晚哪里会让他们得逞这时,五灵根的优势终于充分体现出来了。厚积薄发,她的灵气远远超过同阶修士,堪比筑基中期的修士。是以,与两个傀儡大战数十回合,她虽大汗淋淳,却体力只消耗七成。当即握紧手中短剑,她催动功法,使体内的灵气更加快速的游走于全身经脉,以补充体力。

  半息之间,她的体力又恢复至巅峰状态。

  “锁”沐晚扬剑大喝一声,出招更快。她也改bàn了策略,每一招都不使老,太一十三剑配合飘渺的“逍遥八步”,在两个傀儡的周边象是织出了一张红色的剑网。

  后者被她迫得眼中的红光闪了又闪。又战了十来个回合,它们的配合终于开始出现漏洞。

  不过,沐晚却担心对方使诈,耐着性子,继续与之周旋。

  终于,又过了三招,右边傀儡回防不及,胸口门户大开。这一回,沐晚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果然的短剑直入,“当”的一剑刺破它的护心镜。

  右边傀儡眼中的红光应声消失了。硕大的头颅一歪,它站在原地,一地也不动。“哐啷”,手中的阔剑与长剑几乎同时坠地。

  解决了一个沐晚飞起一脚,踹向右边傀儡的外侧腰腹:“倒”

  “哗啦啦”后者应声而倒,身上的披挂乱坠,洒得到处都是。

  眼见着同伴象棵巨树一样的砸过来,左边傀儡唯有用右手的阔剑回护,同时,挥起左剑,将之从中劈成两半。

  只是这样一来,它也是门户大开。

  “够果决”沐晚哼了一声,掷出手中的短剑。

  “噌”,短剑擦过阔剑,直捣对方的护心镜。

  她的剑象一道红色的闪电,左边傀儡被自己的同伴拖累,一时间空不出手来。于是,只听见“叭”的一声,铁芒短剑全入,仅余剑柄,将之当胸刺了个对穿。亮晃晃的护心镜是重创区,已然寸碎

  左边傀儡眼中的红光也熄了。

  沐晚纵身跃起,拔出自己的短剑。

  “噗”傀儡的胸膛里居然喷出一阵黑烟。

  还好沐晚反应快,成功避开。不然非得喷一脸的烟沫子不可。

  而那只傀儡喷出黑烟后,轰然散架。身上的披挂,以及手、脚、躯干等物件碎了一地。

  沐晚这才发现,青铜傀儡其实是铜木结构:里头的芯子是杨木所制,外头包了一层厚实的青铜皮;和真正的人不同,傀儡里头没有内脏呀骨骼之类的。在人形的木架之内,全是齿轮、铜线之类的东西。

  吃一坠,长一智。沐晚立刻跳到屋子正中,抓紧时间打坐运功。她得尽快恢复至巅峰状态。

  出乎意là是,直至沐晚运气走了两个大周天。那个声音也没有出声。

  沐晚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角落里的狼藉,暗道:我确实是打碎了两个傀儡的护心镜,完成了考验啊

  又转念一想:管它他不出声,我只管练功就是。

  于是。她又闭上眼睛。继续练功。

  走了五个大周天之后。声音终于吭声了:“沐晚,你比斗过后,从不反省的吗”

  沐晚睁开眼睛。心里好生奇怪: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反省

  当然,对方身份未明,却也看得出来是个高阶前辈。再加之,连翻白眼都是违规行为。是以,她可不能这般出言顶撞:“多谢前辈提点。弟子运功的时候,也在反省。”

  “唔,不过炼气七层,也能一心二用”声音顿了顿,说道,“沐晚,去打开第二重剑域的炼心之门。试练继续”

  屋里的场景应声转换。在沐晚对面的墙壁上现出一道黑色小门。不过,门是开着的。

  “是。”沐晚走出门,看到门旁也有一道紧闭着的黑色小门。

  应该就是炼心之门她定了定神,推门进qu。

  屋内的情景令人大吃一惊。看着房间里堆积如山的书籍,沐晚以为自己走进了某家书店的大库房

  “看到地上的书了吗”声音响起,“这次的考验是,读完所有的书。”

  沐晚急了。她其实挺喜欢读书的。但是,屋子里的书都快堆到天花板上去了,起码有数万本之多,她得读到何年何月去啊

  “前辈,有时限的吗”她仰头问道。

  “没有。什么时候读完,什么时候结束。当然,你也可以放qi,离开剑域。”

  沐晚听了,心底瓦凉瓦凉的。

  “是。”她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在书堆前旁脚坐下,随手拿起一本最近的书。

  黑色的书皮上写着“炎华通史”四字。看名i,象本史书。沐晚翻开书,一目十行,飞快的浏览起来。

  果然是本关于炎华界历史的书,沐晚飞快的翻到末页。唔,最后的历史截止于三万多年前,炎华界发生仙魔大战,仙族与魔族两败俱伤。前者举族搬出炎华界,后者不知所踪。而炎华大陆也一分为二,变成东华洲和西炎洲。

  也就是说,这所谓的“通史”实际上记载的不过是炎华界自开界以来,到远古时期的历史。因为年代久远,书中的内容很简陋,并且主要记载的是关于仙族与魔族的传说。

  这样也叫“通史”,真是醉了沐晚很快翻完,随手扔到北面墙下习惯使然。她看不惯这么多书乱七八糟的堆在一起,决定读的时候,顺手将它们分类。

  第二本是百草科目。沐晚翻了翻,上àn详细的记载了一百种仙草,有图有注解。看完注解之后,她又是撇嘴:这些仙草早在远古时期就绝种了,它们就是一个传说。

  看完后,她将之扔到南墙下。

  第三本还是传说,关于神兽的,却是更夸张。龙啊,凤啊,这些种族从来就没在炎华界里出现过这本书被沐晚扔到了西北角里,

  慢慢的,沐晚的心沉静下来,不再急着过关。

  饿了,服用一颗辟谷丹;

  累了,在屋子里打打坐,或练练剑,或码齐分好类的那些书;

  困了则从储物袋里拿出铺盖卷儿睡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看完最后一本书,东华秘事。好吧,这是一本距今起码有七千年之久的八卦杂书。她掐指一算,那会儿,太一宗的祖师爷应该刚刚能够打酱油。书堆里类似的书不下百本,都被沐晚收进了东南角落里。

  此时,屋子里的书不再是狼藉的堆在一起,而是整齐的码在墙和角落里。

  声音终于响起:“第二重剑域炼心之门,通过。”未完待续。

  ~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