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六九章 违规
  四个时辰很快过去。第一重剑域里灵气充盈,比沐晚的小院里还要浓郁许多。沐晚扎扎实实的练了四个时辰的功,早就恢复了状态。

  声音再一次响起:“时间到。沐晚,这是你的第二次机会,去吧”说完,“叮”的一声,对面,青铜傀儡的眼睛又刷的亮了,红通通的跟兔子成精似的。

  “是。”沐晚一跃而起,不等傀儡站起来,她主动出击,一剑刺出。

  不想,声音立刻响起:“违规沐晚,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是现在开始,还是暂且休息,四个时辰之后再开始”

  我沐晚气得吐血先前,青铜傀儡一声不吭出招,啥事也没有。轮到她不打招呼出招,便叫做“违规”,白白损失了一次机会

  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心中的愤怒,沐晚冷声答道:“现在开始。”

  声音又说道:“沐晚,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去吧”

  去你个头沐晚翻了个白眼,紧紧握住手中的铁芒短剑。

  青铜傀儡站了起来,眼里迸出的两道红光合二为一,澳门赌博网站:落在沐晚的眉心。

  “呼”,没有任何提示,它冷冷的扬起手中的青铜阔剑,对准沐晚的眉心,直刺过来。

  咦,傀儡开场还会换招沐晚以为它会照着第一场,使出劈剑呢。

  不过,她的反应也很快,脚下催动“逍遥八步”,横里避开,手上也不停,剑尖斜里挑去。

  “当”,一声脆响,她轻松化去了青铜傀儡七成的剑力。

  而后者也不含糊,立时手腕回撤,收剑,欲横里斩过来。

  沐晚哪里会让它得逞借力打力,乘势而上。

  “哗”。铁芒短剑飞快的擦着青铜阔剑的剑身,洒下一路火星子。

  青铜傀儡连忙后退。

  可是,它的步法比不过沐晚。沐晚步步紧逼,很快。将之逼至一个角落里。

  这也是沐晚在第一场跟青铜傀儡现学到的经验:利用周边的地形作战。

  傀儡身形庞大,又使着一柄五尺长、半尺宽的阔剑,被拘于屋子一角,立时变得束手束脚,完全施展不开。

  于是。破绽大开。

  沐晚抓住机会,挽了个剑花,一祭甩飞它手中的青铜阔剑。

  “当啷”,阔剑坠地。

  青铜傀儡双手朝胸口包抄过去,同时,眼里的红光一闪,眼见着又要黯淡下来。

  该死的,莫非又要耍赖沐晚心中一紧,电光火石之间,顾不得挥剑。就势左手化剑指为拳,呼的一记直拳,抢在对方双手合拢之前,朝着护心镜砸了过去。

  这一拳,她用尽全力,快如闪电。

  “砰”正中护心镜。它应声龟裂开来。

  几乎是与此同时,青铜傀儡眼中的红光灭掉。它仰面倒下。“哗啦啦”身上的披挂洒了一地。

  声音又响起:“第一重剑域,过”

  屋子里的情景立换。龟裂的地面飞闪而逝,正中现出十余把亮光闪闪的青铜长剑。每把剑相隔半尺,它们盘旋而上。悬浮着,象楼梯一样,通向天花板。

  是要踩着这些长剑上去吗沐晚狐疑的看着天花顶。

  那上面现出一个径圆两尺的光斑。

  她略微等了等,声音却不再响起。于是。她只得踏着浮剑组成的长阶,小心翼翼的试着向天花板走去。

  当踩上最后一级长剑时,头顶的月黄色光斑层层漾开,竟然化成一个亮晃晃的洞口。

  沐晚“呀”的轻呼,提着剑,纵身跃上去。

  下一息。她感觉两只脚踩到了实处。而眼前又现出两个一模一样的黑色小门。

  炼心之门,炼剑之门沐晚眯了眯眼睛。这回,她决定选择右边的那扇。

  推开门,她眼前一亮,看到了一间比先前宽两倍还有余的屋子。依旧是亮堂堂的,雪白的墙上无门无窗。

  看样子,又选中了炼剑之门。某人撇撇嘴。

  果然,先前的声音响起:“沐晚,这里是第二重剑域,炼剑之门。你确定现在开始试炼吗”

  沐晚低头看了看渗血的左拳,说道:“弟子想先疗伤。”她又不赶时间,所以没必要这么赶。

  声音说道:“可以。四个时辰之后,试炼开始。不过,难度提高两成”

  什么沐晚欲哭无泪:不带这样的您都事先不提个醒

  “弟子能改主意吗”她试着问道。

  声音这回提醒道:“你确定吗这样的话,难度会再提高两成。”

  沐晚立刻蔫了:“呵呵,弟子还是先疗伤吧。”

  声音不再回应。

  其实只是点皮外伤而已。沐晚无可奈何的看了看左手,在屋子正中盘腿而坐,掌心凝出一缕木灵气,运用从香香那里学来的回春术,笼在左手的伤痕上。

  两息过后,左手又完好如初。

  接下来,沐晚闭上双眼,开始练功说起来,剑域挺奇怪的。第二重剑域的灵气浓郁度没有增加,反而比第一重还降低了近一半

  某人好心疼:早知道,她一定会在第一重剑域里疗伤

  练功之前,她照例扫了一眼碧玉珠子,查看香香的情形。后者依然在呼呼大睡。

  四个时辰过后,声音准时响起:“沐晚,这里是第二重剑域,炼剑之门。你确定现在开始试炼吗”

  沐晚跳起来,答道:“弟子确定”休息一次,难度会提高两成。剑种连个影儿都没有,她可不想早早的结束试炼。

  “去吧,砸碎它们的护心镜”

  声音刚落,屋子正中现出两个月黄色的光波。

  是有两个青铜傀儡吗沐晚心里有些发麻。

  果不其然,两个光波层层漾开,现出两个一模一样的青铜傀儡。和先前的那个相比,这两个显然是升级版的:首先,它们的个头更大;其次,它们手里使的都是双剑,一只手是青铜阔剑,另一只手使的是青铜长剑。

  两个傀儡互为镜像。将青铜阔剑护在胸前,同时扬起青铜长剑。它们立在那儿,沐晚的脑海里不由冒出一个词铜墙铁壁

  难度越来越大了她从储物袋里取出水囊,仰脖灌了一大口。收回去,取出铁芒短剑,沉下心来,屏息以对。

  “叮叮”

  两个青铜傀儡眼中的红光同时被点亮。它们齐齐的用红点锁定沐晚的眉心。

  沐晚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鼓着腮帮子。挥剑冲了上去。一躲,对方出招就会加快。所以,她这回是真心躲不起哇。

  两个青铜傀儡也不是吃素的,一左一右,四剑齐动,立时将封死了沐晚所有的进攻路线。

  傻瓜才会跟你们硬碰硬呢沐晚噙着一丝冷笑,右脚轻点,纵身跃起没办法,就她那小身板,不跳起来。根本就够不着。

  “噗”半空中,她居高临下,冲右边那个傀儡,喷出含在嘴里的水。

  “滴水成冰”将一缕水灵气绕在剑身上,沐晚一剑刺出。

  红色的剑光一闪而过。她刚刚喷出的那一口水化成一道冰镜,挡在右边那个青铜傀儡的面前。

  此举大大的打破了两个傀儡统一的步伐,却没有打乱它们的配保。右边的那个举起左手阔剑,斩向冰镜。而左边的那个见沐晚左边现出一个破绽,提剑刺来。

  哪知,这是沐晚事先精心设计的一个诱敌之计。当时。她不知有两个青铜傀儡。然而,两个傀儡互为镜像,形如一人。于是,她灵机一动。临场略作改动,施展开来。而左边的那个傀儡果然中计

  “来得好”她大喝一声,左手捏成的剑指迸出一道五色剑气,弹开左边傀儡的长剑。说时迟,那时快,右手立旋。剑尖一转,呼的斜刺,目标直指左边傀儡的护心镜。

  好吧,之前,她袭击右边傀儡,那是一招佯攻

  即便附近没有水源,寻常的空气之中也是含有少量的水汽。是以,沐晚的剑尖所指,无不凝结成冰。

  “滋”,左边的傀儡回护不及,被薄薄的冰层覆盖。

  它的气力很大,这层薄冰不足以封住它,却令其行动大大受阻。

  沐晚握着剑,往前一送。

  “哗啦”左边傀儡的护心镜粉碎

  它象棵大树一样,向后倒去。

  与此同时,右边傀儡也一剑斩碎了拦住它的冰镜。同伴的覆灭并没有影响到它。没有停顿,紧接着,它挥动右手的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拦腰横扫。

  此招,不可不谓狠辣因为此时,沐晚尚未落下身形,根本无法躲避。

  长剑带风,吹得沐晚的袍角猎猎作响。

  然而,沐晚却早就算到了这一招。只见她右脚“叭”的踏在正仰面倒下去的左边傀儡,于半空中拉出一串残影。转瞬之间,她出现在右边傀儡的背后。

  没有犹豫,她反手一剑,狠狠刺出。

  “哧”铁芒短剑自后背铜甲刺入,穿过傀儡的胸部,将前胸的护心镜刺穿。

  “倒”沐晚立住身形,狠狠的踢了傀儡的屁股一脚。

  后者轰然扑倒,与它的同伴叠在一起。

  本次行动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就在一呼一吸之间。

  任务完成,沐晚甩了一把汗,提剑站在傀儡堆里,等待声音的宣判。

  过了三息,声音响起:“违规沐晚,你还有两次机会。暂且休息四个时辰。”

  “为什么”沐晚不解,仰头大声问道。

  声音答道:“你必须将剑境压制在剑招境,与青铜傀儡保持一致。”

  早说啊沐晚气极。白忙活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l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多谢书友150120197438856的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