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六八章 亮剑
  ; 尽管心里早有准备,澳门赌博网站:但是,门后的世界,还是令沐晚大吃一惊:那是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屋子。从上投下一个径圆两尺的月黄色光柱。

  这是剑域沐晚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这时,头顶突然传来一个威严的中年男子声音:“过来,到光柱里来,沐晚。”

  沐晚略作犹豫,依言而行,站在光柱之中。光线很柔和,暖暖的,感觉很舒适。她那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

  “坐下。”

  沐晚盘腿坐下。

  声音继续说道:“沐晚,这里是剑域的入口。本座现在问你,你确定要进入剑域吗哪怕里面危险重重,有性命之忧”

  就知道剑域才不会如此简单沐晚没有犹豫:“弟子确定要进入剑域。”

  声音再次问道:“你确定”

  沐晚肯定的点头:“弟子确定。”

  声音略停,说道:“剑域共为分十重。每一重都有两道门,每一道门的考验都不同,或为炼心,或为炼剑,随机产生。只有通过了上一重的剑域的考验,才能顺利进入下一重剑域。从第一重剑域到第十重剑域,难度依次翻倍提高。一旦通不过考验,试炼立即结束,你将会被踢出剑域。另外,你本次的试炼目标是凝炼剑种,因此,只要你凝出剑种,试炼也会结束。如果你一直没有凝出剑种,只要通过了第十重剑域的考验,试炼也会结束。沐晚,你明白了吗”

  沐晚点头:“弟子明白了。”

  声音宣布:“试炼开始剑域第一重,开”

  话音刚落,一直笼罩着沐晚的光柱消失了。在她的正前方现出两道黑色的小门。两道门一模一样。完全辨别不出哪一道是炼心之门,哪一道是炼剑之门。

  沐晚从储物袋里取出铁芒短剑,深吸一口气,推开了左边的那扇黑色小门。

  与此同时,内殿中,炫目的白色灵光闪过,先前的那柄血色小剑再现。它静静的悬浮于清沅真人的头顶。

  王首座定睛细看。片刻之后。说道:“沐师侄已经进入了第一重剑域,陆师妹,请收回传承之剑。”

  “是。”清沅真人点点头。微闭双眼,双手在胸前又飞快的打出一串手印,血色传承之剑“嗖”的通过她的天灵穴,钻入识海。在她的神识牵引之下。最后静静的立于识海一角。

  清沅真人睁开眼睛,向王首座抱拳道谢:“多谢师兄护法。”

  王首座笑呵呵的抱拳回礼:“沐师侄天资过人。此行定能凝出剑种。”

  清沅真人笑道:“借师兄吉言。”

  王首座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两人走出了内殿。身后,供桌重现,沐晚插在香炉里的那三柱清香已经燃尽。若是她在此。定会惊叹:不知不觉中,已然过去一柱香的工夫。

  第一重剑域,沐晚推开的是炼剑之门。

  门后依然是一间屋子。空荡荡的,显得格外宽敞。四面的白墙无门无窗。也没有火烛之类的,但屋子里却亮堂堂的。

  也不知道是怎么个考验法沐晚环视屋内,暗中握紧了手中的铁芒短剑。

  “沐晚,这里是第一重剑域,炼剑之门。”刚刚那个威严的中年男子声音再度自头顶响起,“你确定现在开始试炼吗”

  沐晚不由又紧了紧手中的短剑,点头:“弟子确定。”

  她的声音刚落,屋子正中的现出一圈光波,层层漾开。光波正中现出一个丈二高的武士。他执剑而立,全身披挂铜铠铜甲,只露出一双黑洞洞的眼睛。

  “沐晚,这是一具铜甲傀儡。看到它胸前的护心镜了吗打碎护心镜,你就能通过考验。去吧”声音说完,光波消失。

  一道白色的灵光自头顶向下穿过静立的铜甲傀儡。

  “叮”,它那双原本黑洞洞的眼睛象是被点燃了,猛得发出两道鲜红的亮光。

  “咔嚓,咔嚓”,一通细碎的声音响过,它转过脸。两道鲜红的亮光交叉,汇成一道,最后定在沐晚的眉心处。

  傀儡,是什么鬼沐晚反应过来,吓了一大跳,本能的跳开。

  然而,那个红点却如影相随,紧跟不舍。

  “呼”,青铜傀儡挥动手中的青铜阔剑,劈头盖脸的竖劈过来。

  它的剑又快又狠,大大出乎沐晚的意料看到它又高又大,全身披挂着笨重的铠甲,后者以为它是个笨家伙来着,还想着以巧取胜来着。

  我躲沐晚见它全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没有一处破绽,又不知其深浅,于是,果断避之。

  青色的剑光划过。“哐”,青灰色的地面应声现出一条半尺来宽,两丈来长的裂纹

  沐晚不由后背发凉:这一剑若是落在身上,不死也要残

  转眼之间,青铜傀儡手腕一转,直接提起阔剑,横斩过来。显然,它的目标是沐晚的双腿。

  这一剑,比第一剑还要快,还要狠

  还好,沐晚的“逍遥八步”也是一点儿也不含糊。她身形一转,险险避开。

  “呼”,身形未定,第三剑,当心刺来

  再躲

  傀儡的剑,一招紧招一招,招招干净利落,直取要害。沐晚心想:傀儡也是需要灵石驱动的。它如此勇猛,总有灵石耗尽的那一刻,所以不妨先躲之,避之。等它灵石耗光,动弹不得之时,再一剑砸碎它的护心镜

  然而,傀儡却愈战愈勇,满屋子追着沐晚横劈竖砍。很快,屋子里裂纹叠裂纹,找不出一块好地。

  这下可苦了沐晚。她不但要躲着青铜傀儡的剑,而且还要小心地下。若是一不小心被裂纹卡住,该死的傀儡肯定会毫不留情的一剑斩了她。

  眼见着,青铜傀儡出招越来越快,沐晚后背上冷汗淋漓该死的家伙,冰冷似铁,貌似永不知疲倦。而她却是血肉之躯,总有体内耗尽,扛不住的时候。所以,不能再一味的躲下去,必须反击

  这样一想,她边躲边细细观察傀儡的路数。

  又躲过十招,沐晚惊喜的发现,其实青铜傀儡翻来覆去只会刺、斩、劈、挑等四招。论剑境,它只是剑招境而已。但是,它很会利用屋子里的墙、边、角,再加上它勇猛有力,身材高大,这才追得她险些喘不过气来。

  沐晚握紧手中的短剑,在心里对自己说道:沐晚,与强敌相遇,你连最起码的亮剑都做不到,算哪门子的剑修

  “腾”心底骤然喷出一道火气。沐晚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象是被它点燃了,瞬间战意纵横

  而青铜傀儡象是感觉到了她的变化,眼里红光一闪,一剑刺过来,但是,招式未使老,半道上横斩过来。

  呀,这家伙还会变招沐晚惊讶之余,不避不闪,大喝一声:“挡”挥动铁芒短剑,全力迎了上去。

  “当”两剑相遇,在半空中迸出一道耀眼的金色亮光。

  虎口一热,热血涌出。沐晚紧紧握着剑柄,连退三步,这才堪堪立住身形。

  再看那青铜傀儡,它的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眼里的红光闪呀闪,它竟然也一连退了三步

  不过,它一站定,手里的阔剑又招呼了上来。不过,剑招的速度与力度明显放缓,与它之前使出的第一剑差不多。

  沐晚恍然大悟:原来,如果她一味只躲闪,不出招,傀儡就会一招快似一招,力度也越来越大。但是,只要她也出了剑,傀儡的剑招速度与力度都会回到第一剑的初始状态

  这就好办了

  沐晚握紧手中的剑,果断的迎了上去。

  “当当当”

  她与傀儡一连过了三招。傀儡果然不复之前一招快过一招的凌厉攻势。

  于是,沐晚心中大定。屋子里的水汽有限得很,她没法使出水行三剑,是以,只能用太一十三剑与之对拼。

  十几息之内,两人又过了十余招。眼见着,沐晚越战越勇,渐渐扭转形势,突然,傀儡将青铜阔剑横于胸前,牢牢遮住护心镜。紧接着,它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双红眼睛“噗”的熄了。

  沐晚一时收不住剑,一剑斩在它的头盔上。

  “咚”右手虎口迸开,左手震得发麻。

  滋,好痛沐晚呲牙。

  中年男子的声音再起:“沐晚,你还有两次机会。休息四个时辰。”

  沐晚愕然:原来是有时限的

  此一战,青铜傀儡毫发无损,她没有占到半点便宜,反倒把自己搞得极其狼狈:灵力耗尽,身上没有一缕干纱,虎口被震裂。除此之外,她身上还有不少十处小伤。都是被青铜阔剑的劲风所伤。

  沐晚甩甩头,盘腿坐下,从储物袋里取出丹药,开始疗伤。清沅真人给她准备了足足二十瓶回春丹。她服下一粒,用灵力化开,身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在内视丹田的时候,她飞快的瞄了一眼碧玉珠子这是进入炼气八层之后,她新得的本事:无须进入空间,只要用神识扫视碧玉珠子,就能查看到空间里的情形。

  空间里静悄悄的,香香还在本体里沉睡。

  怎么睡得这么沉这是要将一年的觉,一次补足吗沐晚见她气息平稳,撇撇嘴,取出水囊,喝了一口。空间里也有水,不过,师尊给她准备了大量的水,她无需从空间里取水。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zhao760204、、络夕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