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六五章 烂桃花?
  受戒仪式很隆重。首先是在众位师长与亲朋好友的见证下,陈裁衣正跪于三清神位前,他的师尊,紫荆真人一一解读道,法,师三宝。然后,三问他,是否愿意皈依三宝。

  陈裁衣三次皆答“弟子真心实意皈依三宝”。

  接着,紫荆真人又当众宣读戒行:“行无为,行柔弱,行守雌,勿先动”。读完之后,又具体一条一条的分讲。

  沐晚在人群里默默的听着,此时,她才知道道士的戒条与佛陀们的不同,比如说,道士不戒杀生,只要求不滥杀、不妄杀;道士不戒荤腥,只戒勿恣身好衣美食;道士可婚嫁,但是不可多蓄仆妾、不得奸淫掳夺等等。

  紫荆真人分讲完,手抚陈裁衣的头顶,再问:“尔明大戒否愿持戒否能持戒否”

  后者皆给予肯定的答复。

  于是,紫荆真人从供桌上拿起事先摆好的道巾与偃月道冠,一一给陈裁衣戴上。

  最后,已做道士打扮的陈裁衣向三清神位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紫荆真人宣布“礼成”。

  前来观礼的师长与亲朋好友们上前道贺,陈裁衣皆一一回以道礼。

  至此,受戒礼全结束了。

  接下来,令沐晚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她居然成了众位真人的焦点。

  “呀,沐师侄原来是个女娃娃”

  “挺漂亮的”

  “天尊保佑,丹田的伤全好了”

  很快,一干真人将关注点落在:沐晚的伤是怎么医好的

  郝云天笑道:“师祖带着我外出给小师妹寻药。天尊庇佑,经过将近一年的苦苦寻觅,总算寻得疗伤仙药。没有空手而归。”

  玄阳上人是资深元婴大能,他的交际与手腕当然不是在座的金丹们可同日而语的。闻言,澳门赌博网站:众人掩不住脸上的艳羡,纷纷向沐晚道贺。不少人还热忱的邀请她去自家宝山做客。

  对此,沐语一概不应,只是乖巧的站在郝云天的身边太一宗讲究上下有序。有大师兄在呢,哪里轮得到她说话

  虽说郝云天凝丹后。脸上比先前多了些笑意。但骨子里仍是个冷清的。对于众人的邀请,他只是淡淡的笑着,既不答应。也不拒绝。这样一来,很多真人自认为被扫了脸面,悻悻的自他身边散开,去找紫荆真人话旧。

  待围在师兄妹两个周边的真人们散了。陈裁衣在袁鹏等好友的簇拥下,一齐过来向沐晚道贺:“恭喜小师妹。”

  沐晚抱拳回礼。并向陈裁衣道贺。

  郝云天眼底的笑意明显增多。

  本来气氛挺和谐的。这时,袁鹏挠着头,嘿嘿笑道:“人靠衣装,马靠鞍。小师妹戴着珠冠真好看”

  郝云天的脸眼见着就要晴转多云。东道主陈裁衣连忙拉开袁鹏,换了个话题:“郝师兄按理,他应该唤郝云天师叔。是后者结丹后主动提出不用更换称呼,如今小师妹的伤也全好了。准备什么时候举行结丹大典”

  今天是陈裁衣的大日子,郝云天不想扫了他的兴,是以,借坡下驴,淡笑道:“我只是奉师祖之法旨,回来送药。半月之后,还要去向师祖复命。所以,要等回来之后才能举行结丹大典。”

  陈裁衣长袖善舞,闻言,一脸的可惜:“啊,半月之后就要离开看来今年,郝师兄又不能与我等结伴外出历练。”以往,他们差不多每年年底都会外出历练一个月。

  “还以为郝师兄这次可以与我们一起去呢。”

  “就是。”

  看着众人你一句,我一嘴的谈论起年底的外出,沐晚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大家的关注点总算转移了

  反正历练的事,与自己无关。于是,某人百无聊赖的将注意力放到了紫荆真人他们那边。结果,她真真的开了睁界万万没有想到,一大群女金丹外加三两个男金丹凑在一起,聊的既不是道法,也不是法宝丹药之类的,而是相互聊着自家的晚辈。这个说,她家侄孙天资出众,才二十出头就已经筑基,那个说,她家孙女儿天生质丽,温柔敦厚。旁边有人便笑道,可以凑成一对儿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貌似就初步谈妥了一桩姻缘

  这些人是金丹真人吗此种行径,与凡俗之中的七大姑、八大姨有何区别一时间,她迷茫了。

  还好,郝云天无意久留,又坐了一会儿,辞别众人,带她离开。

  两人回到观云岭向清沅真人复命。

  清沅真人问沐晚:“好玩吗”

  沐晚老实的摇头:“很无聊。”这一趟,她知道了受戒为何物。然而,托真人们的福,她以往心中的修真士们不食人间烟火的仙风道骨形象轰然倒塌,碎成了碴碴。

  清沅真人撇撇嘴:“一群老家伙凑成一堆,东家长、西道短的,不无聊才怪”所以,她向来是能不去,就尽量不去的。

  沐晚伤好的消息,象插了翅膀一般,不出三天传遍内、外门。于是,沉寂了一年后,她再度成为太一宗的热门人物。

  一时间,观云岭上宾客盈门,变得热闹起来。

  刚开始时,清沅真人还挺开心的。毕竟,多条朋友多条路。众位真人过来造访时,都带了自家筑基期的弟子或子侄过来。后者,对于沐晚来说,是人脉。所以,她虽喜清净,不爱与人交际,但是,为了自家徒弟尽早融入太一宗的同辈之中,她一反常态,热忱的一一接待。

  但是,多接待了几拨人马后,她却再也高兴不起来这些人压根儿就不是来道贺,分明是过来请她相看他们的弟子或子侄

  具体来说,这些人不是看中了郝云天。就是看中了沐晚,有意与观云岭联姻。

  好吧,郝云天的条件摆在那儿,成为众人眼中的香饽饽,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只是,她家小晚过了年才九岁哩。就是在凡俗,也还远不到提亲的年纪。

  到底是什么意思嘛

  清沅真人表示很生气。统统一口回绝。理由很充分:郝云天已经结丹。按宗门规矩,他的婚事,她这个师尊的意见最多仅供参考。做不了主;至于沐晚,按玄阳上人传下来的规矩,门下弟子没有筑基之前,不谈婚事。

  碰鼻的人多了。不出几天,观云岭上又恢复了平日的冷清。

  就在清沅真人暗中松了一口气。以为这事揭过去了的时候,安乐陆家竟然派人前来拜山。

  自从上次,她睁着眼睛说瞎话,拍飞了族中派过来的一位长老后。陆家已经好久不曾派人过来了。

  只是,陆家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清沅真人不想见,不过。听通传的剑奴说,来人自称是她爹。她不由笑了:“行,请他到偏厅喝茶。”说着,她伸手捋平衣襟上的一处小褶皱,懒懒的向偏厅走去。

  说起来,他们父女俩也有近百年不曾见过面了。

  清沅真人来到偏厅时,陆爹坐在圆桌旁,端着茶盅,竟然真的在安安静静的喝茶。

  感觉到她的气息,他回过头来,淡然的看了她一眼:“你来了。”

  清沅真人没有应,径直走到窗前的长榻上,歪坐下来,不紧不慢的说道:“筑基三层,百来年不见,陆老爷修为精进不少啊。”好吧,看到近一百年,陆爹的修为才进了两个小阶,照此以往,今生无望凝丹,她承认自己眼下的心情超好。

  陆爹两百多岁,才筑基三层的修为,是以,他虽然养尊处优,但是看上去也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砰”

  陆爹重重的放下手中的青瓷茶盅,哼道:“我好歹也是你的父亲,每次见面,你非得刺我几句才心甘吗”

  清沅真人垂头弹了弹袍袖上不存在的灰:“说吧,什么事”

  陆爹见状,胸口一窒。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说道:“听说你收了一个资质出众的女弟子,今年八岁。你大哥有一曾孙,不过二十岁,已经是炼气七层的修为,可与之婚配”

  清沅真人轻哼:“陆老爷人老了,记性也差了。我娘只生了本尊一个。本尊何来的大哥”

  陆爹瞪眼:“为父膝下有三子四女,你是嫡长女,在长房排行第三,怎么没有兄弟姐妹他们与你一样,都是为父嫡亲的血脉”

  清沅真人看着他,笑了:“今儿太阳莫非是打西边出来的陆老爷居然亲口说本尊是嫡长女陆老爷一直对外宣称那贱婢生的贱种才是嫡长女么原来,陆老爷的所谓情深,也不过如此。”说着,她微微摇头,“可惜呀,本尊从来就没有稀罕过你们陆家嫡长女的名头。而且,我娘生前也不稀罕你们陆家的名份。不妨老实告诉陆老爷,我娘过世时,亲口叮嘱本尊,生不入你陆家门,死不入你陆家坟。还有,我娘生我时,早与你和离。本尊其实一直都是姓梅的,之所以会改姓陆,只不过是师尊告诫本尊,今生当铭记与我娘在陆家别院相依为命的那段艰难岁月,勿忘母恩。与陆老爷可没有半点儿关系。还请陆老爷自重”说着,她敛了笑,低头轻挽袖口,“如再有下次,陆老爷不妨看看,是本尊的剑快,还你那些嫡亲的血脉的腿跑得快”

  陆爹指着她,气得浑身直打颤:“逆女”

  清沅真人却视而不见,轻轻拍掌。

  守在门口的剑奴进来,蹲身行礼:“真人,有何吩咐”

  清沅真人冷哼:“谁放陆老爷进来的叫她卷铺盖滚人还有,这屋里的东西一律烧了,铲地三尺”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浅夏半觞、懒猫软趴趴、l、、一个大大的圆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