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六四章 受戒
  ; 清沅真人出关后,传一名剑奴过来传召沐晚。

  后者心中大喜,当即跟着剑奴去洞府。

  清沅真人在花厅等她。见她进来,笑盈盈的招手道:“小晚,过来坐。为师与你讲讲剑域的事情。”

  “是。”沐晚走过去,在长案的对面盘腿坐下。

  清沅真人说道:“为师考虑诸多,觉得还是暂缓剑域试炼一事为上。主要是因为,按你的功法,突破炼气第七层时,要乘机引导体内灵气打通灵脉。此事至关重要,容不得半点闪失。所以,为师以为,你还是等突破第七层,打通了灵脉之后,再去剑域历练。小晚,你认为呢”

  沐晚却道:“师尊,我隐隐有感觉要突破了。”昨晚劝过郝云天,回到弟子院后,她先是感觉到丹田壁上突然猛的一紧,紧接着,听到丹田里“滋”的发出一个极其细小的声音。

  她连忙在床上盘腿坐好,凝神内视。只见丹田壁上现出一条比头发丝还要细一半,一粒米长的细缝儿。

  这是要突破了

  沐晚心中一喜,赶紧叫来香香护法。

  结果,两人严阵以待,半天,也不见丹田里传到第二声等了良久,香香再也忍不住了,说道:“姐姐,要不香香进去空间里看看”

  沐晚也是头次碰到这种情况,闻言知雅意,有些紧张的点头。

  香香身形一晃,钻进了空间里。她用神识仔细的检查沐晚的丹田,过了一会儿,闪身出来,肯定的说道:“不是旧伤复发。”

  “那会是怎么一回事”沐晚一筹莫展。“可惜,师尊在闭关。”

  香香挠了挠头:“可能是灵气量还不够吧。”

  有道是,病急乱投医。沐晚开始运气练功,狂走大周天。

  香香则目不转睛的在一旁护法。

  两人一直折腾到刚才。

  “我以为是要进级,一直都在运气练功。不想,到现在也不见丹田里动静。”漏去香香,沐晚将昨晚的经历一五一十的报告给自家师尊。

  清沅真人拧眉。说道:“伸出手来。为师看看。”

  “是。”沐晚捋起右边长袖,现出右手腕,摆在长案上。

  清沅真人伸出二指轻探她的脉门。良久。她收回手,笑道:“无事。你的修为壁垒确实有松动的迹象,不过,正如你自己所说。灵气量不够,为时还早。为师估计。你大概还要多储备半成的灵气量。这些天,你与平时一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唉。五灵根所需的灵气量是单灵根的数十倍。升级,真心难还好,小晚捡了一部天阶功法。不然。就算小晚不吃不喝,一刻不停的练功。修为也难寸进。

  沐晚飞快的算了一下,这样的话,起码还要一个多月才能凑齐灵气量呢。

  这时,郝云天走了进来。

  清沅真人抬眸望着他,问道:“什么事”

  郝云天答道:“我刚刚收到一张帖子,我有一个朋友三天后受戒,请我与小师妹过去观礼。”

  听到还请了自己,沐晚不由瞪大眼睛,暗道:受戒什么意思谁呀

  这一年,她幽居弟子院养伤,与外界交往不多。所以,在内门里认识的人继续有限。

  清沅真人看了她一眼,仰头问道:“是谁受戒啊”

  郝云天答道:“丹霞峰雁回岭紫荆师叔门下的关门弟子陈材。”

  原来是陈裁衣沐晚的脑海里冒出一个精致的身影。

  清沅真人垂眸,沉吟片刻,说道:“也好。小晚也是该出去多多行走了。”

  接下来,她叮嘱师兄妹俩,“若是旁人问起来,你们只管往你们师祖身上推,就说是他老人家在外面寻得一味仙药,托云天这次捎回来了。具体是什么仙药,他老人家没有明说,你们都不知道。”

  “是。”师兄妹俩异口同声的应下。

  其实,郝云天至今都不知自家小师妹是如何痊愈的。当时离开时,他与师祖两个都存了寻找灵药的心思。只是两人苦苦寻觅了一年,也未得机缘。没想到,此番回来,师妹的伤已经全好了。当时,他想,小师妹定是得了大机缘。不过,修真之人讲究缘法,师尊与小师妹两个都没有明说,他自然也不会多问一句。

  这次去丹霞山观礼,等于是沐晚在内门的首秀。是以,清沅真人起身,急吼吼的拉着两只徒弟去库房挑首饰,选衣料。首饰是给沐晚的,衣料则是给郝云天的受戒是正式场合。按例,前去观礼必须着正装。沐晚是炼气期弟子,正装自然是弟子袍服,只需选几件得体的首饰即可。而郝云天已经是金丹真人,早就不用穿弟子袍服了。届时,他得穿件撑得住场面的道袍才行。

  “还有三天,只是在袍脚和袖边上绣些祥云图案,应该赶得赢。”清沅真人给郝云天选了一匹银白色的天蚕锦。说完,她后知后觉的问当事人,“云天,你觉得这块料子如何”

  “好啊。”郝云天脸上的笑容都快堆不下了

  清沅真人见他笑得傻不拉叽的,翻了个白眼,转身捧着料子问沐晚:“小晚,你觉得呢”

  沐晚点头:“大师兄穿着肯定好看。唔,要是再挂上一串如意坠子,就更显精神了。”

  “什么如意坠子”郝云天连忙问道。

  沐晚掏出自己的身份玉牌,显摆的在他面前晃呀晃:“就是这个呀。师尊打的好看吧”

  郝云天的眼睛嗖的逞亮,扭头盯着清沅真人:“为什么我没有我也必须有一个”

  “好吧。”清沅真人低头去挑首饰,却现出一双红得滴血的耳朵尖来。

  郝云天一时看得入了迷。

  好吧,此时迫切需要某个不足九岁的小孩子出来刷刷存在感不然,师尊搞不好又要闭关了那样的话,师尊洞府的大门就糟了殃。大师兄早晚会把它敲穿

  沐晚憋住笑,故意扑过去开抢:“大师兄,把身份玉牌还给我”心里连道,万幸香香刚刚补觉去了。

  不然,以小胖妞的八卦精神,非得打破砂锅问到底。

  郝云天一反平常的冷清劲儿,竟然乐癫癫的拿着身份玉牌与她打闹成一团。

  清沅真人在一旁掩着嘴。笑得花枝乱颤。

  而郝云天偷眼瞅着她面色恢复如常。这才露了个破绽。而沐晚也配合到位,乘机一把抢过身份玉牌,顺利完成“彩衣娱亲”的戏码。她喘着粗气。冲清沅真人抛出一个话题:“师尊,受戒是做什么呀”

  好吧,某人孤陋寡闻,确实不知道。

  清沅真人答道:“所谓受戒就是指皈依三宝。接受道士一百八十戒。”

  沐晚不解:“难道我们不是道士吗”她一直以为,修道之人。就是道士。

  清沅真人摇头:“并不是所有的修行之人都是道士。只有皈依三宝,立誓持戒之人,才能戴道冠,是为道士。身为道士要持一百八十戒。所谓三宝。即道、法、师也。至于一百八十戒,你去观礼时,自然会知道。”

  沐晚明白了:“哦。只有道士才能戴道冠。那么,清玉师伯肯定是道士了。”心底里暗道:怪不得宗门重师承。视师徒之间为不伦,原来如此师徒之恋有违道义。

  清沅真人点头:“正是。道冠是不能乱戴的。”说着,她拿起一个精美的赤金珍珠小冠,“小晚,你觉得这顶累丝攒珠小冠,好看不唔,这还是一件防具,上品法器。小姑娘戴,最好不过了。”

  沐晚大汗:“师尊,一定要戴这个吗”大至龙眼大,小到不及米粒大,拳头大的珠冠上起码攒了数百颗珍珠,花团锦簇,珠光宝气,晃得人睁不开眼

  “不喜欢啊,唔,换一个。”清沅真人伸去拿另一只丹凤朝阳的红宝石点翠赤金冠。

  后者更华美,超闪,超亮

  沐晚连忙拿过珍珠小冠:“唔,就戴这个。这个好看。”

  不想,清沅真人啪的盖上首饰盒,全推给她:“都拿去。这本来就是给你打制的。你一天天的大了,怎么能没几套象样的首饰呢小女孩儿就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说着,目光落在沐晚的一边耳垂上,她挑眉,“你该穿耳洞了”

  沐晚惨呼一声,一手抱着首饰盒,一手护着那边耳垂,飞也似的跑了。

  “这孩子”清沅真人撇撇嘴,转头看着郝云天,拿起天蚕丝缎,“还愣着做什么只有三天了,你赶紧送到丹霞山去啊。不然赶不及了”

  郝云天闻言,双手作蒲扇摆:“做法袍最麻烦了,有劳”说着,他也一溜烟的跑了。

  库房里回响着他快活的声音:“别忘了我的如意坠子。我明天早上来拿”

  清沅真人的脸又红了。她捂着发烫的脸颊,气得直跺脚:“懒死了”

  一刻钟后,清沅真人从洞府里出来,祭起穿云梭,急急的向丹霞峰方向飞去。

  郝云天从一棵五色茶花后现出身形,目送她离开,从心底里笑了出来。

  三天后,郝云天喜气洋洋的穿着祥云天蚕锦道袍,头戴白玉冠,腰系八宝玉带,唔,腰带上还挂了一串鲜艳似火的如意坠子,带着沐晚飞赴雁回岭观礼。

  一路上,他几乎是每隔十息,就要低头看一下坠子。两个嘴角都快翘到耳根上面去了。

  而沐晚则在他身后老不自在的晃头自重生以来,她还是头次戴华美首饰,好不习惯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婴宁1991的平安符,多谢书友好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多谢书友不想说心事的月票,谢谢

  另,本周的精华贴用光了,下周再补加精。再次谢谢亲们的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