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六二章 只求仙道
  回到观云岭,澳门赌博网站:沐晚去向清沅真人汇报行程。看到她,前者很是意外:“不是说去摆摊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沐晚如实以对:“第一层也没有几个人。我在第二层托卖。”

  “托卖”亲传弟子自有资源通道,谁会眼巴巴的去坊市摆摊是以,清沅真人凝丹以前,只是去内门坊市体验过一两回摆摊。自从晋升金丹真人之后,她完全没有去过内门坊市。闻言,她惊讶的问道,“内门坊市如今也能托卖了如何托卖”

  沐晚点头,说出自己托卖的经历。

  清沅真人显然抓错了重点,紧张的上下打量着她:“一个晚上打了两只四阶铁甲狼你用的是一夜秋雨,还是滴水成冰不是叫你现在不要妄用水行三剑吗”

  沐晚赶紧摆手:“没有哇。我就用的寻常招式。铁甲狼也有弱点的,它的眉心正中是死”

  清沅真人自然是信的如果用了一夜秋雨或滴水成冰,先前自家徒弟送来的烤肉里头肯定会残留有水灵气。她尝过的,烤肉里只有精纯的金灵气,还有一些木灵气。后者来自腌肉的调料里。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家徒弟居然使得一手好快剑。因为铁甲狼最擅长的是,当面快速扑咬。所以,要想一剑刺中四阶铁甲狼的眉心,必须得又快又准

  想了想,她说道:“既是这样,明天你去任务院接几份捕杀四阶妖兽的任务。一个月之内,捕杀一百只四阶铁甲狼。唔,把背脊肉烤好,给为师下酒。”唔,四阶铁甲狼的肉真心不错。

  “是。”沐晚领命。

  回到弟子院后,香香从空间里闪身出来,啧啧说道:“原来大师兄都是跟师尊学的一百只四阶铁甲狼,可不是一百只三阶疾风豹姐姐。我们每天晚上至少得猎杀三只这下有得忙了。”昨晚,她们俩辛苦了半宿,才打到两只。

  好吧,铁甲狼都是独居性猛兽。一对一,以她家主人的能力,再加上有她压阵,倒也不难。难的是,四阶铁甲狼的领地都在后山的中心地带。而那里面出没的都是高阶妖兽香香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去年。那只五阶疾风豹在她心里留下的阴影实在是太大了。纵然如今她的修为提高了许多,也是阴影难消。

  沐晚好言安慰道:“没关系,有你的禁锢之力。再不济,我们还可以躲进碧玉珠子里呢。”

  香香耸耸肩,决定饱餐一顿,冲淡一下心中的惧意。一个月打一百只铁甲狼。至少,短期之内,她可以放开肚皮,天天吃到扶墙

  第二天清晨,沐晚练完功。准备去任务院领任务。清沅真人自洞府里出来,喊住了她:“小晚,为师想了很多,你现在还不宜过多露面。所以,任务就不用领了,直接去后山猎杀一百只四阶铁甲狼就是。反正你又不缺那只点贡献值。”

  沐晚深以为然,心中暗庆:还好托卖只需在号牌上留下神识印记,不要用到身份玉牌。于是,她行事更加低调,除了每晚去后山打猎。平时都窝在观云岭上。就连打到的铁甲狼,也都是暂时收起来,不再拿到坊市去托卖。

  一个月后,她如期完成任务。

  清沅真人清点完她的战利。满意的点点头:“等来年春天,你可以去剑域试炼了。”

  “剑域在内门吗”沐晚从未听说过内门还有这样一个所在。

  清沅真人笑道:“可以说在,也可以说不在。”

  什么意思沐晚听不懂了。

  可是,清沅真人却卖起关子来:“到时你就知道了。”紧接着,她突然宣布要闭关一段时间,“为师闭关期间。你要合理安排作息,不能贪功冒进。”与别人家的不同,她家两个徒弟练功都从来不用督促。倒是要时时叮嘱他们注意劳逸结合。

  这个消息好突然。可是,沐晚身为弟子,无权置喙,唯有点头称“是”。

  三天之后,郝云天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看到沐晚不但活蹦乱跳的,而且修为还进了一小阶,他甚是欣喜。

  不过,听说师尊于三天前闭关了,时限不定,他的脸色时阴时晴,一会儿变了好几色。

  沐晚装鸵鸟,一头扎进礼物堆里他家大师兄给她带了很多礼物。比如说,一串不明兽类的尖牙,一根奇怪的长骨头,一块好看的皮毛啊啊,难道说大师兄这一年都是在打怪吗

  “大师兄,这是什么妖兽的牙齿”沐晚随手拿起一粒打磨得跟玉石一样的牙齿,在郝云天面前晃呀晃。没办法,后者一直瞅着师尊的洞府那边,都快望穿秋水了。

  郝云天回神,摸着她的头,笑了笑:“不是妖兽的,是魔物的。”

  “啊”沐晚吓了一大跳,手中的牙齿陡然发烫,真真的拿着不是,扔也不是。当年的血煞魔气让人记忆犹新哇。

  郝云天见状,解释道:“不要怕,上面的魔气早就清除干净了。魔物的牙齿和骨头最是坚硬,是炼制防具的好材料。”

  沐晚心安。

  郝云天又问道:“师尊真的跟你提了剑域之事”

  沐晚老实的点头:“我问师尊剑域在哪儿,可是,师尊不告诉我。大师兄,你告诉我,好吗”

  郝云天答道:“我只能告诉你,剑域是我们剑道峰的一处神通,它是因人而异的。只有亲传弟子在炼气期才能进入剑域历练。去剑域历练,可助你提升剑道修为,凝炼剑种。”

  “啊。”沐晚的一双眸子瞬间被点亮了。

  郝云天又望着清沅真人的洞府方向,叹道:“只可惜,我只有一个月的假期,届时不能为你们护法。”

  沐晚大急:“一定要有人护法吗”

  郝云天摇头:“有人护法,总是好些。”

  沐晚抚额,暗道:这么说,师尊绝对是故意的。唉

  接下来,大师兄的日常是:早上或给五色茶花浇水,或追肥,或修枝剪叶。然后外出,晚上回来,坐在师尊洞府门口的石阶上喝酒,数星星。一坐就是一宿。

  作为一个不到九岁的小孩子。某人能做的事只有,每每到大师兄数星星的时候,便说要回屋睡觉,把石阶完全让出来。

  私底下,沐晚真的表示不理解:做为一个修士。难道儿女情长比修行更重要吗

  经历了前世的种种,她坚持认为:什么都是假的,唯有修为是真的。

  这天傍晚,看着独自坐在石阶上买醉的大师兄,沐晚发觉自己内心的某处变得越来越坚硬儿女情长着实误人,我不要这一世,我只求仙道

  不想,此念一出,识海里发出“轰隆”之声。

  沐晚快步回到自己的小院里,凝神内视。天啦。一念生,识海竟然扩大了一成

  于是,某人不由暗自琢磨:难道求证仙道,是要绝情绝爱

  此时,香香刚好从空间里出来,见她坐在窗前的太师椅上,脸色变幻莫测,好奇的问道:“姐姐,你在想什么呢,想得好入神”

  沐晚回过神来。看着香香那张略带婴儿肥的脸,叹了一口气,笼统答道:“我在思索人生。”有些话,一来。她本人顶着一个八岁小孩的脸,不好说出口;二来,香香是个树灵,跨着种族呢,知道人族的儿女情长,才怪

  果然。香香在她旁边的另一张太师椅上坐下来,不解的问道:“人生除了吃,就是睡,有什么好思索的”

  就知道跟一只树灵讨论人生是荒唐的。沐晚撇撇嘴:“除了吃,就是睡的,哪里是人生分明是猪生,好不好”

  香香点头:“对,人生确实是多一样。”

  “多一样什么”沐晚惊讶的挑眉。

  香香指着洞府那边:“象大师兄那样,自寻烦恼,瞎操心。”

  沐晚表示不解。

  香香哼哼:“师尊明明好得很,他却非得去师尊的洞府门口值夜,生怕师尊闭关出事。”

  沐晚翻了个白眼:小妖精,明明什么都不懂嘛,装什么行家

  同时,她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树与树之间,会不会也有类似的感情

  不过,看了看某棵自称活了三百多岁的树,她立刻果断的摇了摇头。

  香香说完,自去西厢房折腾她的灵米酒。

  而沐晚则去床上盘腿坐好,准备练功因为每次进级需要的灵气量越来越庞大,所以,在清沅真人的建议下,她每晚临睡前,都要再练功一次,至少运功走两个大周天。

  可是,只要一闭上眼睛,她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大师兄孤坐在石阶上的寂寞背影。

  沐晚叹了一口气:修真之人讲究遵从心意,率性而为。究其原因,主要是担心过于压抑真心,从而滋生心魔。唉,再这样下去,搞不好两个人都会生出心魔的

  心魔她猛的打了一个寒战要是师尊和大师兄因此而走火入魔,该如何是好

  某人再也坐不住了,搓着手,在屋子里急得团团转。

  不能,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师尊和大师兄走火火入魔思量良久,沐晚看着洞府方向,眼神愈发坚定师尊与大师兄都是她的至亲,她必须竭尽所能的帮他们

  想到这里,她推开门,向洞府方向走去。

  香香追出来问道:“姐姐,你要去哪里”

  沐晚立住,回头撒了一个小谎:“我修行上碰到了点问题,想去请教大师兄。”这件事,她不想让小胖妞掺和进来。

  “哦,那香香留在院子里好了。”香香说完转身回屋。今晚有数十缸灵米酒出缸,她忙着呢。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林希微1的平安符,多谢书友好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多谢书友郎语嫣然的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