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六一章 内门坊市
  第二天正午,沐晚完成一天的修行后,带着昨晚的战利去跟清沅真人报备:“师尊,我昨晚打了两只铁甲狼,想去内门坊市卖掉。”说来惭愧,进入内门近一年了,她还不知内门坊市的门朝南还是朝北呢。

  清沅真人欣然应允。不过,她说:“唔,铁甲狼的肉味道还不错,给为师留点。烤得外焦内嫩,用来下酒最好不过。”因为自家小徒弟受伤,一年来,她都过得兵荒马乱,都快记不得上次就着烤肉喝小酒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沐晚嘿嘿一笑,双手奉上一个储物袋:“早就给您备下了。”

  清沅真人打开一看,里头有酒有肉,芳心大悦,挥手:“速去带回,注意安全。”区区两只铁甲狼能卖几个灵石。她只不过是让自家徒弟去体验一把摆摊罢了。

  “是。”

  内门坊市位于祖师峰东侧的鹤鸣山。与外门坊市不同,它其实就是半山腰上的一栋五层的八角大楼。

  因为内门坊市里没有外面的势力参与,所以,它没有开市、收市之说。内门坊市是全天候开放的。所有的内门弟子皆可凭身份玉牌自由出入,自行在楼内摆摊。

  当然,内门坊市里也是有规矩的,比如说,除了要求严守宗门之各项规章制度,不允许任何欺行霸市之行径,不允许打架斗殴,不允许跨境

  所谓跨境,是指低阶弟子进入只有高一阶弟子才能进入的楼层。而高阶的弟子去低阶区,却不存在跨境一说。

  内门坊市共五层,明文规定:第一层为炼气期弟子摆摊区;第二层为筑基期弟子摆摊区;第三层是金丹真人们的交换区;第四层是元婴上人们的交换区;第五层是最高级别的交换区,是专门为化虚真君和飞升道君们开辟出来的。

  “第四层和第五层是封闭的。里头连个清扫的杂役都没有,地上都堆了好厚的灰尘。”香香昨晚先去打头站。进入筑基后期后,她的“域”能力更强。大楼里的那点禁制拿来唬一唬金丹真人们还行,却真拦不住她的神识探视。

  沐晚默然。昨天师尊已经说得很清楚,澳门赌博网站:她才炼气期修为,还轮不到她来操心宗门机密之事。

  等筑基之后。我就能知道了她暗中握了握拳。

  进入炼气六层,沐晚体内的灵气量比之前增加近一倍,御剑速度提高三成多。原本要一个多时辰的路途,她只用三刻钟就赶到了。

  五层的八角大楼矗立于绿树丛中。有如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既威武又醒目,隔着数十里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沐晚在大楼前降下祥云飞剑。

  八角大楼的主体是青砖砌成,层与层之间,飞檐斗拱。铺有碧绿的琉璃瓦。每一层的八个角上都摆有一只半尺高的青石麒麟瑞兽,檐角之下悬有一只约摸一尺高的青铜钟。

  第一层设有四个朱漆大门,正对着东、南、西、北等四个方向。沐晚就近,将身份玉牌悬于腰带之上,从东门进入。

  门口摆有一张一丈见方的淡黄色皮质红木屏风。正中画着一幅地图。左边上首,写有一行海碗大的黑色正楷字:第一层方位图。

  沐晚定睛细看,整个第一层以四门为坐标,共分为东门、西门、南门、北门和中心等五个区,分别是丹、符、炼材、法器和功法。地图的底下还有几行黑色小字,是对五个区的解释。象沐晚出售的铁甲狼的牙齿、皮毛等物。是要去炼材区。它的区域最广,位于中心区。

  绕过屏风,整个第一层便尽收眼底。

  整座八角大楼很象宝塔,第一层高三丈多,有门无窗。底屋的天花顶上搭有十六根象车轮轴一样的朱漆圆木梁。自梁上悬下近百盏磨盘大的大红灯笼。隔着薄纱,能清楚的看到里头的蜡烛有婴儿手臂粗。也不知道是什么油炼制而成的,将径圆五十来丈的室内被照得亮如白昼,却没有一丝烟火气。

  正中立着一根十人合围的祥云青石柱。能容三人并肩通过的朱漆木楼梯有如游龙,绕石柱盘旋而上。石柱是空心的,在第一级木楼梯的旁边开有一道门。门外摆着一张红木四方高几。刚好将门挡住。第一层管事们在里头轮流当值。

  四周的墙壁上贴满了一尺见方的纸张,五颜六色的。沐晚扫了一眼,原来是悬赏求购如果想买什么,坊市里却没有卖的。只要花一块灵石,就能在坊市管事那里领一张求购纸,写好后贴在墙上。然后,再预交一半的钱款。如果有人想卖,揭下求购纸,去找管事一手拿钱。一手交货即可。成交之后,管事自会联系悬赏人。

  密密麻麻的求购纸上写的物谓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半只水犀银角,一百块下石;长期收购金属性两阶以上妖兽血,二十斤一块下石

  令她吃惊的是,居然还有一张求购醉逍遥的醉逍遥,百斤五块下石

  她连忙用神识告诉香香:快看,有人悬赏求购我们的酒呢。

  香香见了,在空间里连连摆手:不卖,不卖。一百斤才出五块下石,也太小气了

  沐晚却将东面墙的数千张求购信息细细的看了一遍。这样一来,她大概掌握了内门坊市的物价水平。

  接着,她穿过东门区,向中心区走去。东门区是丹药区。某人有张逸尘专门提供各类上,坊市里的这些下、中,真心看不上眼。更何况,她谨遵师训,早就戒了各种日常的嗑药行为,不到紧要时候,不服丹药,对丹药的需要量也少得可怜。

  这时,她发现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很多摊位上摆满了货物,却不见摊主。另外,逛坊市的人也不多,放眼望去,不会超过百人。第一层里冷冷清清的,完全没有外面的坊市人流如织的热闹劲儿。

  狐疑之余,沐晚开始担心自己的买卖能否开得了张。

  这里所有的摊位都是地摊形式。第一个摊位仅有一丈长。七尺宽。中心区起码有上千个摊位,空置率达四成是以,她很快在正对着东门区的地段找到了一个空摊位。

  香香在空间里用神识提醒道:姐姐,你应该先去管事那里领个号牌。

  沐晚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不是说可以随意摆摊的么

  香香答道:只要花一块下石。领了号牌,你就不用亲自守摊了。在号牌上写明交易价格,立在摊位之前即可。

  怪不得几乎见不到摊主。沐晚恍然大悟,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香香笑得甚是得意:中间的那根大柱上写了呀姐姐,你来坊市摆摊。都不看“坊市须知”的。

  沐晚举目望去,却只见祥云柱子上不见半个字:明明什么都没有

  香香翻了个白眼:在背面对着西门的那边。香香昨晚过来,明明看到了的。

  沐晚服了,快步转到西门区。果然在柱子上找到了一张黄榜,最左边写着“坊市须知”四个黑色大字。

  她飞快的浏览着,果然在末尾,最后一条找到了香香所说的“号牌”这一条。大概意思和香香说的差不多,只不过,条款里还写得很清楚,说是交易成功后。坊市管理处要提取一成的交易额作为管理费。

  沐晚转身环视冷冷清清的坊市,果断去管事那里领取号牌。

  刚走到高几前,一个穿着内门炼气期管事弟子服的中年男修从里头走了出来炼气期管事弟子服是在雪青色的半臂上镶了一道两指宽的藏青色宽边。另外,他们的黑色宽边腰带上也清楚的标明所属的部门。比如说,眼前这个中年管事的腰带正中就写有一个红色的“坊”字。

  看出他的修为是炼气七层,沐晚抱拳行礼:“师兄,劳驾,我要一张摆摊号牌。”

  中年管事看了她一眼,右手一晃,手中便拿着一张三尺见方的白木板:“一块下石。”说着。他又递过来一支毛笔,“就在这里写好。一样写一列,货物名称在上,下面标明价格及数量。”

  沐晚递上一块灵石。接过笔,将白木板放在高几上,刷刷的写了起来:四阶铁甲狼尖牙,两枚一块灵石,共八枚;四阶铁甲狼牙齿,五枚一块灵石。共八十枚;四阶铁甲狼皮,五十灵石,共两张;四阶铁甲狼前爪,每只二十灵石,共四只。

  中年管事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你打了两只四阶铁甲狼”

  沐晚点头。

  中年管事指着她的白木板说道:“真要是四阶的,那你亏大了。三阶的铁甲狼都不止这个价。真正四阶铁甲狼材料拿到第一层卖,根本就卖不动。炼气期的弟子用不着,也用不起啊。”

  “啊”沐晚轻呼,“那怎么办”

  中年管事笑道:“你是头次来坊市吧”

  沐晚点头。

  “很简单啊。这块号牌作废,你给你拿块二楼的号牌来,你重新写好,我给你放到二层去,不就结了”

  这样也行沐晚挠头:“不是说不准跨境吗”

  “你反正是托卖,人上不上去,无所谓嘛。只要你人不上去,就不会跨境嘛。”见沐晚还没反应过来,中年管事叹了口气,“你们剑道峰的人就是呆板。”

  “啊”沐晚不解。卖个东西而已,对方怎么搞起地域攻击来了这是她的个人行为,与剑道峰何干

  “这位师弟,你到底还要不要托卖啊”中年管事有些不耐烦了。

  沐晚连连点头:“要的,要的。”

  中年管事手里一晃,拿出一块一样大的黄色木牌:“五块下石。”

  某人表示肉疼,却不得不递上灵石,接过来重新写。一边写,她一边问道:“请教师兄,四阶的尖牙价位大概是多少”

  中年管事给了她一个参考价:“统统翻十倍”

  “啊,这么贵”沐晚惊呆。

  中年管事很是不爽,翻了个白眼:“你可以标低些。”

  沐晚嘿嘿一笑,依十倍写价。

  中年管事眼珠子一转,凑上来,放低声音问道:“师弟是剑道峰的,肯定知道观云岭的沐晚吧”

  沐晚手中一顿,抬眼看着他:“怎么了”

  中年管事一脸八卦的问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以后到底还能不能继续修行啊听说她来自凡人界,如果不能修行了,清沅师叔祖会不会把她送回凡人界呢唉,好好的一个天纵之才,硬是被剑道峰教得好生呆板,说是一剑换一剑,就当真把自己的丹田刺了个对穿”

  沐晚满头黑线,心中暗道:大叔,知道你为什么一大把年纪了,才炼气七层吗相信我,少点八卦,多点修行,你的仙途会更好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l了牙、2008091358的礼物,多谢书友60204的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