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六零章 我爱我家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 首发哦亲药液最后变成清水模样。药味儿尽消。

  沐晚睁开眼睛,狐疑的问道:“师尊,我现在是炼气六层了吗?为什么丹田壁没有破碎?”

  此时,清沅真人早已整理好情绪。她想了想,说道:“你洪师伯不是说过,你的丹田壁跟新的一样吗?也许,你的丹田早就是炼气六层的状态。只是之前丹田里没有一丝灵气,所以,才显示不出来罢。”

  修为已经恢复,接下来沐晚的第一要务是巩固修为,然后是进行各种恢复性的训练。毕竟她在床上躺了大半年。身体的各项机能,包括反应力、敏捷性等都有所退化。

  清沅真人给她量身制定了一个恢复训练任务表,并且告诉她:欲速则不达,坚决禁止自行加码任务。

  香香也表示:恢复期间,如果陡然加大训练量,短期间看上去见效甚快,其实最容易留下暗伤。

  沐晚被她的话吓到了,很自觉的严格按照任务表上的要求。

  转眼,春尽夏往,秋又至。

  经过四个来月的恢复性训练,沐晚终于完全康复。

  清沅真人解除了对她的禁足令,对她说:“你也不要老闷在山上,空闲之时,不妨去逛逛坊市,或者去后山打个猎什么的,要么去做几件任务,都行。”

  沐晚想了想,说道:“我准备一下,明晚去后山转一转吧。”一来试试身手,二来该去给香香打点口粮了,三,她想打点妖晶、皮毛之类的,去内门坊市换些灵米。好给香香酿酒。

  现在,她名下没有灵田,包括整个观云岭一年到头都不出产一粒灵米。那满山的五色茶花美则美矣,却填不饱肚子,酿不出灵酒——之前,她被流云那伙人掳去的时候,身上的储物袋都被扒光了。虽说她只随身带了一半的身家。却也真的损失惨重:所有的符笔全丢了。另外还丢了十件法器,和足足五千块下品灵石。

  令她庆幸的是,青锋剑。她没有带在身上,故而,幸免于难;而铁芒短剑和祥云飞剑是失而复得,事后被郝云天重新寻了回来。

  而修真路上。用灵石的地方还多着呢。所以,她必须得赶紧开源。

  清沅真人象是看穿了她的心事。拿出一个中品储物袋给她:“上个月,报到处派人给你来了一年的份例。另外,前几天,祖师峰。和主殿那边也都先后给你送来了去年的亲传弟子份例。为师连同清单一并都放在里面,你回屋后再点。”

  储物袋鼓鼓囊囊的,装了个九分满。沐晚满心欢喜。双手接过:“是。”心道:怪不得那么多人盯着亲传弟子的名额呢!福利真心好。

  中品储物袋里就算装的全是灵米,也是一笔可观的财富哈。

  回到起居室。沐晚迫不及待的喊香香出来:“快来,我们发财了!”

  然而,香香的关注点却显然不一样。她看着沐晚的头发,碧绿的眸子里尽是艳羡,啧啧赞道:“姐姐,你的头发又黑又密,光亮鉴人,比以前还要好看。”这次空间升级,她的血脉却没有得到提纯。是以,她的头发只是变得更长更浓密些,颜色仍然是墨绿色。

  沐晚已经打开了储物袋,被袋中的“份例”惊得呼声连连:“呀,快来看,好多灵米!”一时间,并没有留意到香香的神情。

  “啊,还有灵米!”一提到吃的,后者立马高兴起来,“香香的灵米快要用光了。”

  储物袋里有一半是灵米。沐晚目测了一下,应该是四百担左右!除此之外,还有灵石、丹药、弟子袍服、鞋袜等。

  香香找到了清单,拿到手里一条一条的念了起来:“宗门炼气期亲传弟子份例(六个月),下品灵米一百担,上品灵米六担;下品灵石六百块;弟子袍服、鞋袜各两套;养灵丹、回神丹各十二瓶。剑道峰炼气期亲传弟子份例(六个月),下品灵米三百担,上品灵米十担;下品灵石一千块;弟子袍服、鞋袜各两套;内门炼气期弟子份例……”

  寻常内门弟子份例是摆在明面上,少得可怜。沐晚没有细听。她将所有的灵米都清理出来,一古脑儿交给香香:“拿去酿酒。”

  香香笑嘻嘻的收下了所有的下品灵米,以及大部分的上品灵米:“姐姐也留五担上品灵米,这叫做‘手中有米,心中不慌’。”

  沐晚没有坚持。一千六百块灵石,她将其中的木属性灵石挑出七成来,推给香香:“这些是你的。”

  这回,香香没有推辞——空间升级后,比原先冷了许多。她的本体天性不耐寒,是以,她只是喝富含木灵气的灵米酒已经扛不住,每天至少要吸食一块木属性的下品灵石或者三阶以上的木属性妖晶。前段时间,沐晚一直在养伤。她不想前者为这事操心,一直瞒得紧紧的。现在有了这两百多块木属性的下品灵石,她终于不用再天天晚上跑去后山猎杀木属性妖兽。

  清点完后,沐晚禁不住感叹道:“怪不得外门弟子每年要上交那么多的谷利!”她目前仅是炼气修为,拿的还只是亲传弟子里最低等的份例。内门各峰,有那么多亲传弟子,金丹真人,还有避世的上人们……可想而知,仅在份例这一块,宗门一年的花费会有多大!

  香香则不以为然:“那些个谷利能有多少?宗门要是仅靠几个外门弟子种田供养,恐怕早就穷得要去当裤子了!”

  沐晚闻言知雅意,好奇的问道:“你又打听到什么了?”

  香香凑过来,压低声音问道:“姐姐,你说宗门内的上人们都去哪儿了?”

  沐晚答道:“不是都按宗门规定,避世吗?”在她看来,所谓避世。应该与闭关差不了多少,就是关起洞府门来清修,不问世事的意思。

  不料,香香却冲她神秘的一笑:“香香查过好多树木的记忆。种种迹象表明,内门其实没有几个上人!最多有十个上人留守,绝大多数上人们的洞府都是空的!”

  “什么?”沐晚大惊失色。

  香香摸着下巴,做思考状:“整个太一宗的上人。应该数以百计。却只留十人轮流值守。那么多的上人、真君,甚至还有道君,他们到底去了哪里?宗门一年的花销又这么大。钱又从哪里来呢?嘿嘿,这里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沐晚闻言,忍不住在她的脑袋上“叭”的敲了一记“毛栗子”:“胡说什么呢?难不成,堂堂东华洲第一宗。全靠上人们一年四季在外头劫富济贫过日子不成!”不管之前宗门如何偏袒流云老贼,但是。对她来说,观云岭是小家,宗门则是大家。小家里,师尊。大师兄,都是她的至亲;大家里,师祖。师叔、阳师伯、赤阳师伯、清玉师伯等也都是她的亲人。这里是她在修真界赖以生存之地。她爱她的小家,也爱宗门这个大家庭。容不得任何人污蔑。

  香香吐了吐舌头。

  只是,心里到底存了疑问。第二天清晨,沐晚和往常一样,浇完水,剪了一束五色茶花给清沅真人送去。

  她一边插花,一边打听道:“师尊,大师兄还要过多久才能回来?”对外,郝云天声称是外出给她寻找治灵根。而实际上,她从自家师尊偶尔漏出来的口风里,得知,她家大师兄其实是跟师祖一并离开的。至于具体是去哪儿,清沅真人却守口如瓶。

  清沅真人手中一顿,叹道:“快了。年底之前,你师祖应该会放他回来罢。”

  沐晚不死心的仰起脸,追问道:“师尊,大师兄到底和师祖去哪里了呀?师祖不是避世了吗?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清沅真人却笑道:“你莫急。你师祖很看好你,说是,等你筑基以后,也会带你去历练一年。到时,你就知道了事关宗门绝密,时机未到,为了你好,为师也不能向你透露太多。说起来,你师祖也是去年才告诉为师。”

  沐晚“哦”了一声,不再多说。

  清沅真人看了她一眼,一边剪花,一边懒懒的说道:“小晚,虽然宗门大了,什么样的人都有,但是,你要记住,我们太一宗五千年来走的都是修真正道。这一点,不容置疑。”

  沐晚赶紧正色道:“是,师尊。小晚记住了。”师尊看出了她心底的那点小九九,把话说得很明白:太一宗没有不义之财。所以,劫道之财,为宗门所不齿。

  晚上,沐晚与香香一道去后山猎杀了两只四阶铁甲狼。铁甲狼是战斗力很强的凶兽。以前,沐晚只敢偷袭三阶的。正面锣对锣、鼓对鼓的斩杀四阶铁甲狼,纯属头次。即便是这样,她也没有使用“一夜秋雨”和“滴水成冰”俩大招——首先,修为有限,如果不服用丹药回复灵力与神识的话,这俩招,她十二个时辰之内,仅能使用一次;其次,这两招之下,铁甲狼确实是死得不能再死,却要么是体无完肤,要么是变得冰渣渣。而这两种结果,都不是她想要的。

  四阶铁甲狼全身都是宝:一口钢牙、两只锋利的前爪以及全身的皮毛都是炼器的佳材;四阶金属性妖晶也值数十块灵石;一身的精肉,有五百多斤,富含精纯的金灵气,烤来吃,口感一流,非常滋补。

  “行了,这些足够香香吃好几天呢。”香香手中有灵石,有灵米,又得了千多斤精肉,乐得合不拢嘴。“姐姐的伤好了,修为恢复了。香香的好日子又回来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wangji200、好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