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五九章 炼气六层
  “小晚!”清沅真人吓了一大跳,连忙伸出二指去探查沐晚颈部的脉门。

  很快,她发现沐晚只是神识耗至极限,才昏睡过去。

  “吓死我了!”清沅真人抚着胸口,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

  第二天清晨,沐晚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着寝袍,躺在自己的床上。屋子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她眨巴眨巴眼睛,翻身爬起,口中惊呼:“我的灵根……”

  空间里,香香呵欠连连的传来一道神识:姐姐,香香昨晚用回春术帮你把五处灵脉搭口都加固了一遍。你今天晚上就可以进行第二次药浴。唔,香香累死了,先睡会儿。

  沐晚在床上盘脚坐好,感激的回复:香香辛苦了。

  而香香的回复则是一连串欢快的小鼾儿!

  经过一晚安睡,沐晚的神识已经完全恢复。她迫不及待的凝神内视。

  只见她的丹田里比受伤之前还要亮堂,五灵根象五瓣花一样,绽放在丹田底部。五条比头发丝还要细的灵脉在灵根底部,将灵根们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丹田之上,星光灿烂。不过,因为太熟悉了,所以,她还是一眼发现碧玉珠子悬浮于五灵根正中的上方,慢悠悠的打着转儿。

  “太好了!我又可以修行了!”

  沐晚从床上一蹦而起,飞也似跑出屋子——她要立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师尊!

  结果,她还没跑出小院,清沅真人的声音便至:“小晚,怎么了?是哪儿不舒服吗?”

  沐晚微愣,旋即明白过来:原来师尊一直有用神识关注着她!

  “师尊。我的灵根全好了!”她冲着洞府方向,大声喊道,“师尊,我又可以修行了!”

  “哦,你现在千万不可贸然练功。唔,你现在身子还弱着呢。不要在外面乱逛,回屋去多温习几遍功法。晚上进行第二次药浴。”清沅真人的声音又恢复如常。但是。稍微仔细听的话,不难发现她的声音略微沙哑,带有三分倦意。

  看来。昨晚师尊肯定又是衣不解带的守了大半宿。沐晚点头称“是”,听话的转身返回屋里。

  正午时分,香香睡饱了,一边喊着“饿死了。饿死了”,一边从空间里冲出来。

  恰好剑奴刚刚才送了饭过来。沐晚招呼她:“先过来垫个底儿。”

  香香只是瞄了一眼,呵呵:“姐姐自己吃吧。就这么一点点,还不够香香塞牙缝的呢。”

  沐晚好奇的问道:“你一直都是在哪儿搞吃的?”之前,她在养伤。香香说她不能费神,不用她操心。现在,她伤好了。是该好好关心一下自家的超级大胃王了。

  香香笑道:“以前是在外门后山。这几天是在对门的彩霞山啊。那边种了几棵枇杷,这几天刚好是果熟。”

  沐晚大汗:“你该不是把人家的枇杷都吃光了吧?”胖妞妞有多大的胃。她还能不清楚吗?

  还有,对门彩霞山的岭主长宁真人可不是外人。他是她家师尊的二师兄扶柳上人的小徒弟,与他们观云岭同出一枝。说起来,她还得唤长宁真人一声“三师兄”呢。

  不料,香香摆手:“香香一颗枇杷也没有偷吃,真的。”顿了顿,她嘿嘿笑道,“对门山上的人小气死了,几个枇杷熟了而已,还特意放出一队金毛妖兽看守。嘿嘿,金毛妖兽个头挺大的,香香打一只,够吃一天的。”好吧,她的饮食主张向来是,有肉吃,就绝不吃素。

  “什么金毛妖兽?”沐晚不解的问道,“是几阶的?”

  可是香香却已经急吼吼的钻进地底下,消失在屋子里——这是香香新增的一个技能,土遁术。

  沐晚挑挑眉,继续吃饭。

  不到一个时辰,香香又“呼”的从屋子的地底钻了出来。她从储物空间里掏出一大把香喷喷、热气腾腾的烤肉串:“姐姐,刚刚烤好的,你要不要吃?”

  沐晚闭着眼睛盘腿坐在床上,在温习功法,闻言,连眼睛都不曾睁开,摇头轻语:“晚上还要药浴,这几日,我都不能动荤腥。”

  香香“哦”了一声,在窗前的太师椅上盘腿坐好,大嚼特嚼。

  下午,一个剑奴过来传召:“姑娘,真人请您去客厅。有客到访。”

  沐晚狐疑的问道:“是什么客人?知道找我去做什么吗?”

  剑奴答道:“对门的长宁真人。说是他们山里的金玉枇杷熟了,特意给你送过来。”

  沐晚不由有些做贼心虚,一边随剑奴往外走,一边连忙用神识问香香:你打金毛妖兽的时候,有没有留下什么把柄?

  香香挠了挠头:“不会啊。香香都要直接把金毛妖兽拖到地底绞死,然后带到没人的荒山野岭烤熟。不可能有人看到的。”

  沐晚于是放心了。

  论起辈分来,清沅真人是嫡亲的师叔。是以,长宁真人坐在下首左边的第一张太师椅上。他长着一把油黑的大胡子。见沐晚气色不错,他抚须轻笑:“不错,小师妹这一劫总算是安然渡过了。”

  清沅真人也含笑招呼沐晚:“小晚,过来见过你秦三师兄。这回啊,你可有口福了。彩霞山上的金玉枇杷是难得的滋养丹田的灵果,你秦三师兄知道你伤在丹田,今年产的果子一个儿也不曾留,全给你送过来了。”

  原来三师伯放出金毛妖兽看守果子,不是为了别人。沐晚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好不尴尬,上前抱拳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弟子见过秦三师兄。”

  长宁真人伸手虚扶,哈哈大笑:“几筐果子而已,可当不得小师妹这般大礼哦。”

  又闲聊了几句,长宁真人起身告辞。临走前,他还特意对沐晚说:“师侄。等身子骨养好了,就来彩霞山找你三位师侄玩。”

  沐晚点头称“是”。

  清沅真人亲自送他至山脚。长宁真人说道:“师叔,既然您不打算将小师妹送回凡人界,那么等小师妹的身体吃得消了,就让她多出来串串门。她与底下的师侄们混得熟了,将来也能多些人照应。”此时,沐晚灵根修复的消息还没有散开。是以。长宁真人并不知情。他的言下之意是为沐晚的将来着想。

  清沅真人笑道:“行。过些时候吧。等云天回来了,我让他带小晚去你山上逛逛。”

  “是。”长宁真人抱拳应下,“到时。我请大师兄和二师兄带着门下弟子一并过来。”

  而沐晚一回到起居室,香香从空间里跳了出来,红着脸儿保证:“姐姐,香香再也不去抓彩霞山的金毛妖兽了。”

  沐晚摸了摸鼻子。香香现在比她高小半个头呢。真不习惯。

  入夜后。沐晚又去练功室。

  在开始药浴之前,清沅真人递给她一只储物袋:“这是长宁送过来的金玉枇杷。你带回去,慢慢吃。”

  沐晚却推了回去:“师尊,我现在全好了。真用不着吃金玉枇杷。”下午,她跟香香科普过了。后者告诉她。金玉枇杷确实是灵果,也确实有滋养丹田之效。不过,要长期服用。才会有效果。接连吃个一年两年的,效果甚微。更何况。金玉枇杷虽然果子有拳头大,金灿灿的,卖相上佳,却味道偏酸。于是,某人真的只能敬谢不敏,“师尊您留着吃吧。”

  清沅真人扔回给她,不屑的说道:“这玩意儿酸不拉叽的,为师才不爱吃。”

  呜呼,可怜秦三师兄一片苦心!

  香香在空间里用神识说道:给香香吧。制成果脯,酸酸甜甜的,保证好吃,并且效果只会变得更好。然后,姐姐再将果脯进献给师尊。

  沐晚遂不再推辞。

  接下来,药浴开始。

  沐晚和前一次一样,脱光衣服,在药液里盘腿坐好。

  清沅真人点头:“开始。”

  “是。”她闭上双眼,开始催动第七层功法的后半段。

  第二次药浴,也是最后一次药浴的任务是引气入丹田。说白了,就是在药液的辅助下,快速引气入体,使修为起码恢复到炼气期。

  沐晚推算了一个下午,决定引气入体时,还是要将五种灵气分离,并且继续让灵气呈螺旋状。

  相比于清玉真人的《灵气诀》,《四象五行诀》里的引气法门要威武霸气得多。

  沐晚按照功法所示,刚将“引”字诀抛出。呼啦啦,练功室里的灵气便象被人搅动了一般,打着转儿,向她的眉心涌来。

  沐晚却没有急着放那些五颜六色的灵气光点进入眉心。而是将神识一份为五,罩住眉心处,一缕神识负责一种,飞快的分捡灵气光点。

  不到三息,她的眉心前面便分捡出一小截五色的灵气光柱。

  接着,她将这小截灵气光柱用力一拧,于是,新的五色麻花钻头又形成了!

  “滋溜”,它打着转儿钻进了她的眉心!

  而后面紧接着涌进来的灵气光点们,自动分离。

  沐晚全身的经脉都已经打通。是以,在“五色麻花钻”的引领下,五色灵气在经脉里完全畅通无阻。

  嗖嗖嗖……

  不到十息,五色灵气便钻入了丹田里。

  沐晚照搬以前的经验,不急着将灵气引入灵根,而是沿着丹田壁,一圈,一圈的向里打着转儿靠近五灵根。

  清沅真人早在一旁惊呆了:很明显,她家小徒弟的运气速度比受伤之前更快。

  这还是五灵根吗?

  她这个单金灵根同期真的不敢与之相比。呃,貌似那些变异单灵根同期也没有这般的快!

  好变态的说!

  随着越来越多的灵气涌入,沐晚的修为一路直线向上攀升:先天引气期……炼气一层……炼气三层……炼气五层……炼气六层!

  与此同时,她的一头银发也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先是由银白变为灰白,继而变成花白……最终,她的头发变得跟从前一样的油黑水亮。

  清沅真人捂着嘴巴,喜极而泣。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澳门赌博网站:多谢书友大魔王礼堂、越中剑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ps:后台。

  某娱记拦住刚领了饭盒的流云真人:“有人说,只有脑袋抽了,才会去找女主的麻烦。对此,您有什么不同看法吗?”

  流云真人冷哼:“棉花团,谁都敢揉。傻子都知道不去碰刺猬团。死丫头片子的脑门上又没刻着‘女主’两个字,事先谁知道她是主是配?哼哼,大家都是爹生娘养的,谁又活该是配角!此坑不留本尊,本尊还不爱呆呢!本尊这种戏路,从来不怕接不到活儿!”

  娱记追问:“这么说,您已经找到新剧组了?”

  流云真人正要回答,隔壁有副导演出来吆喝:“古言剧,招群演,管盒饭!”

  “哎,高颜值在这儿呐!”他扔下该娱记,飞也似的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