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五七章 水世界
  有香香的回春术,沐晚恢复得很快。在床上只继续躺了一个半月,洪峰宣布,丹田壁上的剑伤完全好了。

  “真是奇迹,这么快丹田壁就能完好如初。”洪峰惊叹不已。

  清沅真人仍不放心,将洪峰请到外间,压低声音问道:“洪师兄,小晚可以炼气了吗?”

  洪峰点点头:“她的丹田就跟新的一样,炼气没问题。只是,她的灵根……”他咽下了后面的话——那一剑正好从本来就呈松散之势力的灵根底部穿过去,当时,五灵根就彻底散了。

  这一个半月来,任洪峰想尽办法,也始终无法再将它们聚拢来。

  所以,洪峰想说的是:炼气完全没问题,前提是,得有灵气可炼啊。则沐晚现的情形是,修为散得一干二净,丹田、经脉里没有半丝灵气。

  想了想,洪峰说道:“你现在可以让小丫头试着聚气。她只是五灵根分离,但每个灵根都是完好的……唉,我也不知道她能不能聚气,先试试吧。”

  清沅真人这才真正放心下来。她闻言知雅意,故意放出风来:“小晚出事后,师尊一直在寻找重聚灵根的良方……行,我这就去让小晚试试聚气。”

  洪峰听了,笑着安慰道:“玄阳师伯是元婴大能,见多识广,定能寻得良方。”接着,他抱拳告辞。沐晚的剑伤完全好了,灵根的伤,他无能为力,所以,他不会再过来了。

  清沅真人亲自送他离开。

  待他的身影化作天际上的一个小黑点,清沅真人再折回弟子院。

  沐晚仍然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见她进来,一双眸子亮闪闪的,急切的问道:“师尊,怎么样?洪师伯说我可以练功了吗?”

  清沅真人在床沿边上,侧着身子会下来,纤纤玉指轻点她的脑门:“你先跟为师老实交待,为什么这么急着练功?”

  沐晚苦着脸答道:“师尊。我都在床上躺了大半年了。再不起来活动活动,我身上都快要长出蘑菇来了。”

  清沅真人翻了白眼,哼哼:“说实话!”

  “是。”沐晚正色道。“师尊,我想快快变强!如果我不是炼气修为,而是和流云一样的金丹,一来。流云也轻易不敢拿我当出气筒;二来,宗门不会偏袒他。只判他五十年封印。师尊,我知道,宗门如果不是忌惮您,以及师祖和师伯。或者说,如果不是我,而是换作另外一个普通的内门炼气弟子。被流云抓去点了魂灯。流云连五十年封印都不会有,只多是被掌教真人训斥几句。再撸去逍遥峰长老职务,闭门思几天过。”

  这孩子就是太通透了。清沅真人无法反驳,叹道:“就算你想快快变强,也没有必要用这样极端的手段散功呀。之前,为师不是跟你说得很清楚么?等这件事情了结后,为师带你闭关,按照功法所言,慢慢散功吗?你怎么临时变卦了呢?”

  沐晚答道:“师尊,我当时想,规矩就是规矩,既然我们是依规矩定了流云的罪,那么,我们自己也要依规矩行事,这样才能服众。还有就是,我想,反正是要挨一剑,不如就此散功,一箭双雕……”

  “雕你个头啊!还一箭双雕!你师尊我当时都只差没被你吓死了!”自家徒弟如此懂事,清沅真人心里甚是欣慰,面上却横眉立眼,佯怒道,“以后你若还如此擅做主张,不拿自己的小命当回事,为师真的懒得再管你,任由你自生自灭去。”

  “是是是。”沐晚使劲的点头。

  清沅真人这才说道:“为师现在去给你配药,你再认真读读第七层功法,入夜之后,来为师的练功室。”

  “啊,我终于可以练功了!”沐晚欢呼,作势要翻身爬起来。

  清沅真人连忙将人按住,啐道:“急什么!你在床上躺了大半年,猛的爬起来,只怕立时会晕了去。你先试着在床上活动一下手脚,然后再下床,慢慢的试着站起来。”

  “哦,知道了。”沐晚前世没少卧床,可谓经验丰富得很,只是一时高兴过了头,全给抛到了脑后。

  一刻钟后,在清沅真人的扶持下,时隔大半年,沐晚终于头一次站了起来。

  尽管之前做了准备活动,但是,沐晚在站起来的那一刹那,仍然眼前飞快的黑了一下,紧接着,感觉两条腿使不上力。

  她本能的闭上眼睛,使劲抓着清沅真人的手。

  “没事,不要紧张。先站稳再说。”后者边说边给在她的背心处注入一道灵气。

  在原地站了十来息,沐晚感觉到两条腿上渐渐有了力气,才缓缓睁开眼睛。

  她松开手:“师尊,我想试着自己走几步。”

  “好啊。”清沅真人松开她,笑着往后退了退。

  沐晚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提起右脚,迈开步子。一步,两步,三步……她在屋子里慢慢的走了起来。

  见她越走越平稳,清沅真人终于彻底放心了,吩咐她不要走得太远,先只在院子里溜溜——对于一个修为全无,重伤刚愈之人来说,院子外面的世界真的太危险。

  得到沐晚的保证后,清沅真人离开弟子院,去库房备药。

  香香又是迫不及待的从空间里闪身出来:“姐姐,香香扶你去院子里转转?”

  沐晚笑道:“我想进空间看看。”听香香说空间大变样,她好早就想进去看看了。不过,香香却说丹田壁上的剑伤太严重,禁不住碧玉珠子进进出出的折腾,所以,她一直都是强忍着。

  香香点头:“好的呀。”

  话音刚落,某人已经心念一动,熟门熟路的冲进了空间里。

  “姐姐,你都不等等香香!”香香跺跺脚,紧跟着进入空间。

  而沐晚站在空间里。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我滴个娘咧,空间里怎么变成一个汪洋世界!

  除了脚下这块方圆不到五十余丈的红土地,她放眼望去,四周都是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

  汪洋之上,是一片灿烂的星空。

  一年多不见,香香的本体高达一丈出头。树干比海碗还要粗一圈。已然亭亭如盖。

  沐晚扶着树干,良久,终于回过神来。指着星空问道:“香香,空间里什么时候有了昼夜之分吗?”

  香香貌似也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使劲甩甩头,答道:“哪有什么昼夜呀。”顿了顿。她也仰头看着星空,问道。“姐姐,你不觉得这片星空似曾相识吗?”

  不过,沐晚被空间惊到了,一时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

  闻言。沐晚定睛细看。很快,她惊呼:“呀,它们和我丹田之上的星光投影一模一样!”

  香香点头:“本来就没有什么星空。我们站在这里看到的。就是你的丹田上方。”

  原来如此。沐晚眨巴眨巴眼睛:“不对呀。按理,我进入空间来了。按理,珠子应该是留在屋子里,此时怎么可能看得到我的丹田上方的情景?”说完,她神识外放。

  结果,屋子里根本不见碧玉珠子的影踪!

  沐晚愕然的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在我自己的丹田里?”

  对面,香香童叟无欺的点点头:“没错,就是这样!”

  “怎么会这样?香香,你知道为什么吗?”沐晚只觉得自己的头“嗡”的一下开了炸。太匪夷所思了,有没有!

  香香爱莫能助的摇头:“不知道。香香也是刚刚进来时,才发现的。”要是早知道,她刚才进来时,看到头顶的星空还在,怎么可能还会被吓一大跳呢?

  眼珠一转,她突然惊喜的拍着手大乐:“姐姐,这样的话,以后我们碰到什么危险,是不是就可以躲进空间里来了?”

  沐晚一怔,木木的点头:“好象是可以哦。”

  “太好了!”香香欢呼。

  这时,沐晚已经缓过劲来。她想:反正又不是坏事。所以,想不通,就暂且不要去想。以后再说吧!

  一想到自己多了一个护身的法门,她心时甭提有多高兴了——若是碧玉珠子早早的有这样的妙用,我也不至于会被流云老贼掳了去哈!

  于是,她的注意力果断转移,落在了周边的水域上。

  小心翼翼的走到水边,她伸手去碰脚下的水。冰冷入骨!是真的水,不是水灵气凝出来的幻像。

  心中一动,她惊道:“这些都是从那颗珠子里涌出来的水?”

  香香又是点头,详细道出当日的情形。

  珠子一进入空间,空间立刻就封闭了。

  整个空间里猛然变成一团漆黑。脚下“轰隆”作响,香香只觉得地面在颤抖。

  她吓得要死,连滚带爬的钻回本体,给自己加了两重禁锢之力。

  还好,她手脚够快。不一会儿,空间里就“哗啦哗啦”的下起了瓢泼大雨。

  因为有禁锢之力护着,雨水伤不着她的本体。但是,香香心里还是怕极了——周边漆黑一团,情况不明。她不敢贸然放出神识去打探情况。听到黑暗里,下雨声又大又急,她心里急得不行。照这样的速度,不一会儿,雨水就能把她的本体彻底淹没。也不知道,她的禁锢之力能扛多久。

  结果,这雨下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停了。

  待到周边重新变得静悄悄的,香香惴惴不安的在本体里睁开眼睛。

  周边还是一片漆黑。以她的目力能看到自己的周围是一望无垠的水域。

  同时,她也明显感觉到空间里多了一样元素——水元素。

  香香笑着说道:“姐姐,香香一直都在喝空间里的水。水很甜,饱含灵气,可好喝了。唔,用来酿酒,肯定比外面的水要好。”

  沐晚不解的问道:“你不是带了灵米进来吗?没有试过用空间里的水酿酒吗?”

  香香反问道:“姐姐,你没有发现空间里比以前变冷了许多?空间里五行缺火,香香也没有火灵根,拿什么去蒸熟灵米啊?”

  说的也是。沐晚不解的问道:“照你这么说,空间早就升完了级,怎么封闭这么长的时间?”

  不料,香香却说道:“空间升级哪里会这么简单?后面,水底又闹了陆陆续续的几次大动静。姐姐,等你恢复了修为,不妨去水底看看。水底才叫人大开眼界呢。”

  沐晚闻言,望向水面,眼底露出无限向往。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的香囊、礼物和月票,澳门赌博网站:多谢书友的平安符,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