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五六章 有所为,有所不为
  青玉无字碑前,沐晚拔出剑,连退数步,才堪堪稳住身形。

  她拄着剑,抬头看向绑在碑上的那个“冰人”,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

  “流云,你身为宗门尊长,却视门内弟子如草芥。我沐晚无法尊你为师长,以师礼敬你。但是,宗门规矩重如山,沐晚不能不从。所以,这一剑,沐晚还给你从此,沐晚与你,与逍遥峰,无仇无恨,两不相欠”

  说着,她直起身子,再次双手握住的铁芒短剑。

  不过,这一次,剑尖对内,目标是她自己的丹田。

  沐晚深吸一口气,神识内视,双手紧了紧剑柄,咬牙对准松松垮垮的灵根底部刺去。

  “噗哧”,红棕色的剑尖刺入丹田。

  “哗啦啦”,沐晚“看得”分明,剑尖不偏不倚,正好刺中灵根底部。五个灵根随即散开。

  剧痛象惊天巨浪一般,铺天盖地的袭来。

  唔,天好黑……

  沐晚撒开双手,直挺挺的向后跌去。

  “小晚”清沅真人惊呼,身形立定。

  这是,她的身边飞闪而过一道白色的身影。郝云天比她更快,象一道白色闪电,自主殿内冲出,转眼就奔至青玉无字碑前,伸手将沐晚一把抱住。

  看到小小的人儿跌倒在自己怀里,牙关紧闭,面白如纸,已然不省人事,郝云天心中一阵剧痛。

  他忍痛,小心翼翼的抱起她,软声说道:“小晚,大师兄带你回家。”

  那神情,俨然是在抱着一个熟睡的孩子。而他,生怕一不小心就弄醒了怀中的孩子一样。

  “呜呜呜……”大校场上,不少女弟子难过的哭出声来。

  清沅真人冲掌教真人飞快的一抱拳,欲语,却泪先流。

  沐晚的力度很大。众目睽睽之下,铁芒短剑的剑身完全穿过她的身体。是以。掌教真人挥手:“你们去吧。”

  清沅真人驾着穿云梭,载上郝云天与沐晚,三人转眼就化作了天边的一个黑点。

  主殿之内,天河上人看上去陡然老了许多。他起身。冲玄阳上人抱拳,说道:“玄阳师弟,老哥教徒不严,对不住你。你的门下,个个都是好样的。”

  玄阳上人站起来。抱拳回礼,冲他张了张嘴,却半个字也说不出来,唯有一声叹息。

  天河上人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身形一晃,转眼之间,已站在青玉无字碑前。

  他抬了抬手。

  “哗啦。”覆盖在流云真人身上的寒冰尽碎,坠了一地。

  在金丹被绞碎的那一瞬间,流云真人已断了生机。只不过,沐晚的剑很快。故而,消去寒冰,他仍然张着嘴,面上现出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天河上人将之解下青玉无字碑,也打横抱起来。不管怎么样,到底是师徒一场,情同父子。他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小徒弟最后死无葬身之地。

  他将流云真人带回了玉huáng岭。

  玉huáng岭早已人走山空,此时,它似乎提前进入了寒冬,再无以前的花团锦簇。入目之处。无不是一片萧瑟。

  一般来说,岭主殒没,宝山便再度成为空山。

  天河上人痛惜自己一脉断绝,后继无人。是以,他将流云真人葬于山脚,然后一掌拍塌整座玉huáng岭,以为墓。末了,他还在墓顶立了一块高约丈许的巨石,在正对东方的那面。灵力写下“以此为戒”四个大字。

  因为这块戒石,太一宗上下渐渐以“戒石山”称呼这一带。

  从此,太一宗之内,再无玉huáng岭,只有戒石山。当然,这是后话。

  剑道峰,观云岭。

  张逸尘与尉迟三泉站在弟子院前,翘首盯着祖师峰方向。

  所有的剑奴在他们身后站成两排,严阵以待。

  远远的看到了清沅真人的穿云梭,张逸尘一边大呼“来了,来了”,一边急巴巴的拉着尉迟三泉迎上去……

  半年以后。

  洪峰替沐晚诊完脉,松了一口气,说道:“丹田壁上的剑伤总算是愈合了。”想了想,他对身边的清沅真人说道,“你们剑修,好倔呀。还好,铁芒短剑只是件俗物,连法器都不是,没有一丝灵力,对丹田的伤害有限,不然,小丫头的小命,换成是神仙也捡不回来。”

  清沅真人抚额:“洪师兄,我真的知错了。您真的没必要每次来,都说一遍。”

  其实,她也冤得很,好不好

  事前,沐晚确实是跟她说了自己的打算刺死流云之后,她会当众自己刺自己一剑。不过,这一剑,她会按照玄阳上人事先的指点,小心的从丹田细隙里穿过。

  只要一不伤丹田,二不伤心脉,即便是一剑穿身,对于修真之人来说,也只是看着凶险而已。

  清沅真人是听信了沐晚的再三保证,又早早的请来了尉迟三泉,坐守弟子院,这才答应的。

  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沐晚却是打着乘机散功的主意当然,这话是绝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半点的。

  沐晚的情况一度非常凶险。她足足昏迷了一百零三天。前三十多天,医石无效,连水都喂不进,全靠清沅真人每天用灵气吊着。

  而她丹田壁上的剑伤,耗费无数灵丹灵药,足足养了半年。

  沐晚从锦被里伸出头,欢喜的问道:“洪师伯,剑伤愈合了,我是不是就可以下地了?”

  在她昏迷期间,尉迟三泉与洪峰衣不解带的替她疗伤。在她醒来后,两人轮流值守,配药换药,都是亲力亲为,不假于他人。是以,沐晚与两位医修已经混得很熟了。

  洪峰瞪了她一眼:“想得美,你老老实实的给我先在床上躺足一年再说。”

  沐晚惨呼一声,乖乖的缩回头去。

  洪峰是亲眼见识了她的胆大妄为,很不放心的扭头叮嘱清沅真人:“陆师妹,小丫头现在还挪动不得,你千万得给我盯死了她。现在她的伤口才刚合拢,娇嫩着呢。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裂开。一旦再度裂开,以前的种种努力都等于是付之东流,白废了。”

  清沅真人一听,神色大变。一手捧着心,一手指着床上之人,说道:“小晚,你听到了吗?那些药贵死了。为了给你凑药费,为师连给你大师兄举行结丹典礼的钱都搭进去了。你大师兄结丹半年了。现在还没举行结丹典礼呢。你千万不要乱动哦。”

  “师尊,你这话都说了一百多遍了。”沐晚弱弱的哼哼。

  按照她家师尊的套路,接下来,定是要说,大师兄没有举行结丹典礼,所以,迟迟不能开山辟府。大师兄没有开山辟府,所以,至今仍住在弟子院里?最后,她家师尊会恨恨的总结。等她好了,一定会毫不客气的把她扔到宗门矿井里去挖灵石。不把药费钱嫌回来,不许出来……

  事实上,据她观察,她家大师兄在弟子院里住得不亦乐乎,才不想出去开门辟府呢。

  洪峰呵呵笑道:“陆师妹,你刚刚还笑我老生常谈。你呀,也该换套新词了。”

  清沅真人嗔笑着瞪了床上之人一眼,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洪师兄,请去外间坐坐吧。”

  洪峰点点头。对沐晚说道:“小丫头,我十天后再来看你。”

  沐晚乖巧的目送两人离开:“洪师伯,师尊,慢走。”

  待两人离开后。一个十一二岁的红衣女孩子迫不及待的现身出来。

  她站在床前,双手叉腰,居高临下,哼哼:“怕了吧?一年下不了床”

  这个红衣女孩子就是香香。托空间升级的福,她虽然没有直接晋入金丹期,但是修为也足足提高至筑基后期。随着修为的大幅度提高。她的身高和外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她看上去和十一二岁的女孩儿无异。身上的婴儿肥褪得一干二净,跟柳条儿一样,渐显婀娜身量。唔,脸上还带有一些婴儿肥,苹果脸粉嘟嘟的,充满青春活力。

  说来也是惊险。沐晚昏迷了三十多天,眼见着她体内的生机一天比一天少,洪峰与尉迟三泉却无计可施。就在危急的时刻,空间终于完成了升级。

  由于洪峰与尉迟三泉衣带不解的守在床边,香香无法现身。于是,她在空间内,施展回春术,将精纯的木之灵气抽凝成头发丝一样细,一点儿一点儿的给沐晚修复丹田壁。

  所以,沐晚那被刺了个对穿的丹田壁,能奇迹般的愈合,首功当推香香。

  “是是是,如果不是空间及时打开,香香的传承里又恰好有回春术,呃,这一次回春术还刚好升了一级,我的小命肯定是不保了。”沐晚飞快的替她说完。唉,没办法,自她的情况稳定以后,周边的人都象是中了同一种魔咒,变得唠里唠叨的。

  香香冲她连连翻白眼。

  呃,胖妞妞这次重出江湖,变得好生厉害沐晚不得不使出杀手锏,满脸堆笑的说道:“香香,昨天你做的桃花饼蛮好吃的,还有吗?”

  果然,一提到吃的,香香的脸色立马变得欢快起来:“没有啦。姐姐喜欢吃啊?现在桃花正当季,香香现在去摘桃花,多做一些,留给姐姐慢慢吃。”

  沐晚醒来后,修为全无,澳门赌博网站:与凡人无异。再加之,她身体虚弱得跟张纸一样,是以,根本就不能服用丹药,只能和凡人一样,喝汤药。

  可怜的娃,现在喝药比吃饭多得多。那么多的苦药汤子灌下去,她什么胃口也没有了。

  有道是,人是铁来,饭是钢。“不吃饭,怎么有气力康复?”香香天天想着法儿,给她做好吃的。只要是她想吃的东西,香香二话不说,立马就去给她做。那架式,就好象她要油炸了天上的星星来吃,香香也会当即架梯子去给她摘下一大筐似的。

  “姐姐,你躺着,不准动哦。”香香不放心的叮嘱着。得到对方的保证后,她才隐了身形,去外面摘桃花。

  好吧,她其实也是拿沐晚没办法。之前,在沐晚的情况刚刚稳定之时,她曾很认真的问过:“姐姐,你知不知真的差点死掉?如果再来一次,你还会不会这样做?”

  结果,沐晚闭上眼睛,思索良久,正色道:“有所为,有所不为。即便是再来一次,我想我还是会如此。不过,我绝对不敢再这般鲁莽。”

  于是,香香认命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wangji200的礼物,多谢书友我是喵的评价票,多谢书友八大山人2雨巷丁香123skybelle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