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五四章 我家也有
  “什么?封印五十年”清沅真人腾的站起来,澳门赌博网站:指着弟子院那边,怒道,“掌教真人今天下午在小晚的屋子里,说得清清楚楚。流云老贼是邪修,要彻查下这么大的气力彻查,就是为了将老贼封印五十年吗?这是严惩吗?分明是保护老贼是要找个清静地儿,好让老贼专心养伤呢不行,本尊绝不答应本尊现在就去砍了流云老贼”说着,她手里一晃,提着游龙剑,直往外面冲去。

  郝云天连忙将人拦住:“是掌教真人连夜派人送出来的消息。”

  清沅真人拧眉:“什么意思?”

  郝云天拉着她的手,解释道:“掌教真人的眼里容不得沙子,是一心想严惩流云老贼,将玉huáng岭一脉彻底清除。但是,流云老贼的师尊,天河上人请到逍遥峰的两位真君写了保书,为之求情。天河上人说他门下三枝,仅余此一枝,请求宗门不要绝了他的道统。两位真君也发话,说只要能留流云一命,就算是将海阳胡家子弟尽数逐出宗门,他们也无话可说。另外,两位真君应承,将逍遥峰名下的两条灵矿划给我们剑道峰,做为赔偿。”

  清沅真人怒极,一把甩开他:“谁稀罕他们的灵矿哼,就他们逍遥峰有上人,有真君吗?我家也有比他们还要多得多”

  大家都是嫡系,谁怕谁

  郝云天说道:“掌教真人就是这个意思。”

  清沅真人愣了一下,恨恨的说道:“你看家,我找师尊哭冤去”话着,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

  郝云天无奈的摇摇头。

  清沅真人不打诳语,说去哭冤,就真的是一路哭到她家师尊玄阳上人的洞府前。

  玄阳上人已避世多年,洞府的封门石都放下了。故而,清沅真人坐在她家师尊的洞府门口,哭得稀里哗啦。

  半个时辰之后,洞府门口“轰隆”作响。封门石升起,现出朱漆大门。

  “吱呀”一声,大门打开。玄阳上人身披战甲,一手抱着头盔。一手提着九龙剑,风尘仆仆的从里头走了出来。

  清沅真人看到自家师尊这副象是刚从战场上撤下来的模样,当场愣住,一时竟然忘记了哭。

  “宁丫头,谁欺负你了”赶得急了些。玄阳上人的气息有些不稳。

  满腔的委屈与愤恨都喷涌而出,清沅真人“哇”的一声,趴在地上大哭。

  玄阳上人被自家小徒弟哭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手忙脚乱的收了剑与头盔,蹲下身子,软声说道:“宁丫头,先别哭。跟为师说说,到底是哪个欺负你了。为师帮你出气。”

  清沅真人直起身子,一边哭,一边道出事情的原委。

  玄阳上人的脾气素来不好。听完之后,出乎意料的没有当场炸毛,而是拧眉问道:“宁丫头,你心里是怎么个意思?”

  清沅真人咬牙切齿的答道:“我要流云老贼死玉huáng岭绝脉宗门内外,再无海阳胡家的子弟”

  玄阳上人欣慰的点头:“本该如此。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不就是真君的亲笔信吗?为师给你弄个十来份来,不成问题。”

  自家师尊重诺,向来一言九鼎,清沅真人放了心,不解的看了看师尊身上的披挂。问道:“师尊,你打哪里来呀?”

  玄阳上人笑道:“不急,为师先去收集亲笔信,然后。有些事也该告诉你了。”

  他说到做到,连夜弄到十二位真君的亲笔信,次日清晨,携剑道峰的王首座,亲临祖师峰主殿。

  十二位剑道峰的真君在信里无一例外,都提了三个要求:一。流云,死罪;二,玉huáng岭,及海阳胡家子弟一个不留,废除修为,逐出宗门;三是,赔偿剑道峰的损失。

  天河上人一直守在祖师峰,闻讯赶来。

  两位上人与掌教真人,以及逍遥峰剑道峰的两位首座真人,关着门,在主殿内足足呆了一天。

  夜幕降临之时,主殿的门终于打开。他们从里边相继走了出来。

  天河上人带着逍遥峰的李首座,沉着脸,最先出来。他们没有回逍遥峰,而是回主殿旁的偏殿。那里是天河上人的临时住所。

  接着,玄阳上人与剑道峰的王首座一前一后的出来。

  掌教真人追出来,抱拳挽留:“师叔,今晚就宿在这里吧。师叔长途劳累,弟子早就命人为师叔收拾好了房间。“

  玄阳上人摆手:“徒子徒孙被人欺负至此,你这里就是仙界,本座也睡不着。”

  掌教真人一噎,尴尬万分,连忙行礼道罪:“弟子无能,师叔恕罪。”

  “知道就好。”玄阳上人扬长而去。

  王首座飞快的冲掌教真人一抱拳,赶紧跟上:“师伯,去弟子那儿吧。”

  玄阳上人冷哼:“剑道峰里没本座的洞府吗?再不济,本座的徒子徒孙还没被你全丢光,多少还剩了几个,不至于没个落脚的地方。”

  王首座自然又是一通赔罪。

  结果是,玄阳上人去剑道峰主殿,关起门来,训斥了王首座一顿。然后,他老人家回到自己的宝山,关门,睡觉。谁也不见

  王首座不敢懈怠,连夜跑到观云岭,传达谈判结果。

  因为与沐晚有关,是以,他特意去沐晚的房间里当面宣布。

  双方关起门来吵了一天,最后达成四项协议:一是,永久驱逐海阳胡家的子弟。

  二是,逍遥峰对剑道峰和观云岭做出赔偿。

  三是,处理流云真人座下的三个弟子。大弟子胡术清是海阳胡家的子弟,自然参照第一条执行;另外两个弟子,封住修为,送宗门矿井服二十年苦刑。

  四是,处理流云真人。

  “为这一桩,师伯差点和天河上人打起来。最后,双方各退一步,流云真人还是判五十年的封印。不过,在封印之前,沐师侄可以选择亲手刺他一剑。这一剑不论生死,没有任何约束。但是,流云是宗门长辈。沐师侄若是选择刺他一剑,是为以下犯上,事后按宗门规矩,要接受相应的惩罚。”

  清沅真人听到最后,坐在太师椅里,气得直跺脚:“小晚刺他一剑?还要接受惩罚?小晚现在连站都站不稳这算哪门子的各退一步?师尊明明退了十步,一百步”

  王首座看了看床上的小人儿,悻悻的说道:“沐师侄的气色看起来比昨天好多了。”

  洪峰的方子效果很管用,沐晚现在的情形比昨天好了许多:能勉强看清人脸,听力也恢复至五成。

  沐晚冲他甜甜的笑了笑,问道:“王师伯,弟子若是选择刺这一剑,要接受什么样的惩罚?”

  “小晚”不等王首座回答,清沅真人抢先说道,“这事你别管。为师替你去刺这一剑”

  王首座闻言,色大变,连连摆手:“师妹,万万不可如此冲动。流云已经废掉一条胳膊,又要被封印五十年,而师妹仙途无量,为了一个半废之人,不值得呀。”

  郝云天则说道:“如果可以替代,让我去。”

  沐晚见状,知道惩罚必定不轻,大声说道:“师尊,我想亲手刺这一剑”

  清沅真人急了:“小晚,你知道刺下这一剑的后果吗?以下犯下,按照宗门规矩,你要一剑换一剑,自废修为更何况,老贼是金丹修为,你就是没有受伤,也一剑刺不死他呀。若是换为师来,为师一剑刺死他,代价不过是自废一成修为。”她与流云是同辈,最多只能以“同门相残”论处,相比“以下犯上”刑罚要稍微轻一些。

  王首座急急的说道:“师妹,你还没听我说完。协议里说的很明白,不允许任何人代替。只能由沐师侄亲自动手。当然,她也可以选择放弃。”

  清沅真人瞪眼:“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那还不是被你吓到的。”王首座甚是无奈,“你不知道,你刚才的样子好吓人。我若是直接说不能替代,你怕一剑就斩过来了。”

  他这般服软,清沅真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唯有气呼呼的别过脸去。

  屋子里竟然一时安静下来。

  沐晚抓住这个空档,连忙说道:“师尊,您别气。我真的是想自己去刺这一剑。一来,老贼伤我至此,不是亲手刺这一剑,我恨难消;二来,我现在和修为被废,有什么区别?所以,师尊,就让我自己动手好不好?”话说的有些急,她顿了顿,继续请求道,“师祖和王师伯辛辛苦苦给弟子挣来了这个亲手报仇的机会,弟子不想错过。师尊,您就答应弟子,好不好?”

  清沅真人闻言,转过头来,看着她,流泪应下:“好。为师答应你。”

  王首座叹了一口气,软声劝道:“沐师侄,以你现在之力,伤不了流云。但是,这一剑刺去,你要一剑换一剑。你现在的身体吃得消吗?这又是何苦呢?其实,你也不必如此自暴自弃。天无绝人之路,你未必是绝了仙缘啊。”

  沐晚却道:“谢谢王师伯的一番好意。弟子不是自暴自弃。师尊教导弟子,我们剑修以剑入道,当言如剑,行如剑,一身磊落。如果明明有报仇的良机,却因为害怕,而不敢报仇。那么,这道,弟子不修也罢。以后弟子无颜再以剑修自居。”

  王首座闻言,唯有一声长叹,扼腕痛惜:多好的一棵苗子啊,生生的被毁了

  分界线

  第二更

  某峰多谢书友luo坏了牙好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多谢书友八大山人2的月票,谢谢

  十八点正,还有第三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