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五三章 清算
  王首座控制住玉huáng岭后,按原计划,立即给清玉真人传讯。

  随后,清玉真人带着一队执事堂弟子过来接管了玉huáng岭。而王首座与众剑道峰弟子则功成身退,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紧接着,郝云天与赤阳真人合力将流云真人解往刑事堂。

  随后,郝云天回到观云岭,一是看望沐晚,二是向清沅真人汇报情况。

  “流云老贼被关在刑事堂重案囚室,任何人不得探视;他座下的弟子,玉huáng岭所有人,以及海阳胡家子弟,一个也不少,全被执事堂捉拿归案。清玉师兄与冷师兄已经一起前往祖师峰,向掌教真人报告案情。”

  清沅真人听了好不恼火,将他拉至外间,没好气的抱怨起来:“为什么不直接杀掉老贼?关着这样的邪修,你们也不嫌脏了地方”

  “流云老贼束手就擒,根本就没有反抗。我带着戒律令,不好下手。”郝云天摸了摸鼻子。都将他归入“你们”了,自家师尊也是气疯了

  清沅真人是金丹真人,当然知道戒律令有自动留影的功能。闻言,她翻了个白眼:“该死的老贼,太狡猾了”又说道,“等处置了老贼一伙,你还是退出来吧。”

  郝云天想了想,说道:“我想做点事,有这层身份,更方便些。”

  “什么事?”清沅真人心头一动,紧张的问道,“你想做什么?”自从结丹以后,她越来越看不懂自家大弟子了。

  郝云天看了一下里间,说道:“以后再说吧。”

  清沅真人见了,以为他是想替小晚报仇雪恨,澳门赌博网站:心里的不满与疑惑尽消。

  接着,郝云天又说道:“稍后,执事堂要派人过来查看小晚的情况,掌教真人也肯定会派人过来的。小师妹住在这里,怕是不妥。”起居室是清沅真人洞府里的最核心之地。不适合人来人往。况且,在凡俗,这间屋子算是正儿八经的香闺。等会让他看到一群莫明其妙的大老爷们涌进来,他肯定会发狂

  “好吧。”

  下午。首座真人亲自过来了。他带来了浩浩荡荡的一大队人马:五位宗门长老执事堂的三位金丹长老刑事堂的冷长老,以及祖师峰的若干执事弟子和一大群执事堂的执事弟子。

  过来后,祖师峰的执事弟子们立刻封锁沐晚的小院。

  其时,沐晚仍在昏睡之中。

  首座真人等一行人亲眼看过沐晚的情形后,脸色都变得很难看。其中一位宗门长老正是与流云真人交好。上次亲自去执事堂将之领出来的那位。他略作迟疑,走到床边,伸手欲碰沐晚的脉门。

  清沅真人看得真切,“啪”的一下,毫不客气的打开他的手,挑眉问道:“做什么?”

  该长老忍住怒火,好言相对:“我看看沐师侄的情况。”

  清沅真人冷哼:“你是医修?”

  该长老的脸刷的拉了下来。

  清沅真人也毫不示弱,炸了毛。

  这时,掌教真人说话了:“洪长老,你去给沐师侄看看。”

  他身边的一名中年金丹真人抱拳应了声“是”。

  医道在整个东华洲都是小道。太一宗也没有专门的医道传承。而洪长老,单名一个峰字,是太一宗,乃至整个东华洲都晓有名气的医具,人称“妙手峰”。

  清沅真人自然认得他。

  闻言,她起身,腾出地儿来,对洪峰抱拳说道:“有劳洪师兄了。”

  洪峰亦抱拳:“应该的。”

  某个宗门长老悻悻的退下来,在袖笼里揉了揉发麻的手腕清沅真人的那一巴掌又快又狠,下手可不轻

  洪峰侧身坐在床前的高腿方杌上。伸出右手二指,轻轻压在沐晚的手腕脉门之上,双眼微合,面上一片古寂。

  良久。他睁开眼睛,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清沅真人眉头挑起,眼巴巴的瞅着他,却没有发问宗门规矩大。掌教真人在呢,还轮不到她说话。哪怕床上躺着的是她的亲传弟子

  掌教真人关切的问道:“沐师侄情势如何?”

  洪峰轻轻摇头:“灵根受到重挫,呈松散之势。只怕仙途无继。”

  清沅真人别过脸去,落泪成行。

  包括刚刚挨打的那位在内,屋内的真人们无不脸色变得更加凝重。

  掌教真人铁真着脸,问道:“查得出来受伤缘由吗?

  洪峰答道:“当时沐师侄应当是灵力神识被封住,被外力强行化功所致。从沐师侄体内残留的外力来看,此法门最终目标是摧残修士的魂魄,甚是阴狠。也是沐师侄体内的灵气远比同阶弟子浑厚,再加上救援及时,不然,沐师侄恐怕早就魂魄耗尽,救无可救。”

  “滋”纵是一屋子金丹真人,闻言,也是抽气声此起彼伏。

  掌教真人更是气得浑身真打哆嗦。他怒极而笑:“好一个厚道老实人”深吸一口气,他当场下令,“戒律院执事堂与刑事堂联合,彻查此案与邪修流云有关之人,一个个都要彻查。”说完,他扭头看向刚刚的那位宗门长老,声音冰硬如铁,“吴师弟,你也随清玉长老走一趟执事堂,把你与邪修流云之间的交往彻底说清楚。”

  “是。”那位吴姓宗门长老垂头丧气的应下。掌教真人在这样的公共场合,不再称他“长老”,而是以“师弟”相称,这是要废黜其宗门长老职务的节奏。

  掌教真人留下洪峰照看沐晚,自己则带着一群人离去。

  洪峰的医术了得,当天就替沐晚彻底清除了燃魂符的残余法力。

  夜幕降临之时,沐晚终于醒来。

  清沅真人大喜。

  洪峰敏锐的发现沐晚目力差不多全失,听力也被重创。他又替沐晚诊了一次脉,末了,慢慢的问道:“沐师侄,流云是用何法门,伤你至此?”

  沐晚的声音不复以前的清亮,变得跟个老婆婆一样嘶哑。她如实以对:“他们在弟子的眉心上贴了一道符,还在弟子的周围摆了一圈玉碗,里头装了油,点燃。胡术清说,那些是燃魂符和破魂香油,都是他师尊自创的。然后,弟子就只觉得眉心处火烧一样痛,体内的灵气也跟沸水一样翻滚,一点一点的流失。”

  清沅真人在一旁听着,几欲咬断一口银牙。

  洪峰则气得胡子抖个不停。软声安慰了沐晚几句,他冲清沅真人点点头:“借步。”

  清沅真人强行压下满腔的怒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洪师兄,请。”

  两人来到外面的正厅。

  “抱歉,恕我道行有限,只能尽力给沐师侄固本培元,助之慢慢康复。但是,她的灵根涣散在即,我也是束手无策。”

  洪峰留下一张药方,回祖师岭向首座真人复命。

  清沅真人送走他后,返回沐晚的住处。

  她扬着手里的药方对沐晚,强作欢笑道:“小晚,无事。你洪师伯人称妙手峰,一人堪称我们太一宗的第十峰。为师这就去给你配药。你很快能恢复的。”

  沐晚将一双混浊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笑道:“是,师尊您尽管去忙,不用管我。我比之前好多了,一点儿也不难受。”前一半,她说的是实话,后一半,则是宽慰自家师尊的。体内的灵气陡然少了九成半,怎么可能一点儿也不难受?她现在是看不清,听不明,手脚麻木,全身绵软无力,一点儿也不好受

  这孩子乖巧得让人心痛清沅真人忍住泪意,替她掖紧身上的锦被,说道:“行,你好好睡一觉。为师配了药,再过来看你。”

  “是。”

  清沅真人轻轻拍了拍她的一只手,转身离开。

  而沐晚侧耳细听。

  当听不见她的脚步声后,沐晚迫不及待的抬起双手,在自己的眼睛前挥动。

  然而,无论她怎么使劲的睁大眼睛,都无法看清自己的手。只能隐约的感觉到有两个黑影在眼前晃动。

  反复试了好几次。最终,那双枯瘦的小手无力的垂落。

  沐晚痛苦的闭上眼睛,双唇紧抿。两行眼泪自眼角泌出,无声的滑入白色的鬓角。不一会儿,两鬓尽湿。

  其实,清沅真人并没有走远。只是沐晚听力有限,她才走出不到五步罢了。

  听到背后有异,清沅真人停住脚步,转身回望,恰好看到这一幕。自家小徒弟无声的落泪,简直是痛煞她也

  双手紧握成拳,她咬牙走了出去。

  刚走出弟子院,一个剑奴过来禀报:“赤阳真人造访。”

  这次营救沐晚,赤阳真人可谓不遗余力。清沅真人记着他的好,亲自去山脚迎接。

  赤阳真人特意过来询问沐晚的情况:“小逸回去之后说,小晚的情况很不好。我过来看看。如果需要什么丹药,清沅师妹只管开口。”

  洪峰开的药方上,恰好有两味不常见的丹药,一味是清灵丹,一味是血莲丹。清沅真人感激的说道:“师兄不是外人,陆宁也不跟您客气了。这是洪师兄开的药方,其余的都能配齐,只是上面的青灵丹血莲丹不知是何物?”说着,她双手奉上药方。

  赤阳真人接过来,飞快的浏览完,答道:“这两味丹药都是固本培元,行气化淤的,我恰好有药材,这就回去给小晚炼制。”

  是夜,郝云天行色匆匆的赶了回来。他带回来一个令人义愤填赝的坏消息。

  分界线

  第一更

  某峰多谢书友仙姿羽洛的平安符,好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多谢书友乐乐如风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