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五二章 是爹爹吗
  清玉真人带着执事堂弟子去拘禁流云真人时,张逸尘与林定一分别带着两队剑道峰的筑基期弟子,乘机混入了玉凰岭。

  之所以选择由他们俩带队,主要原因有二:一是,他们俩都对沐晚最熟悉不过;二是,他们俩没有去过玉凰岭,又相对来说,成名度低,面孔生。

  至于跟去的两队剑道峰的筑基期弟子,都是王首座亲自精挑细选出来的。他们虽然每队仅有四人,却个个都是探营摸哨的老手。

  进入玉凰岭后,一行人按预定计划,兵分两路:一路由张逸尘带队。五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流云真人的洞府附近,潜伏下来;另一路由林定一带队,埋伏在弟子院附近。

  他们既是盯梢,也是先遣队。

  看到三道剑气冲天而起,张逸尘第一个窜了出来:“小晚小晚在里头”之前,沐晚曾跟他提起过,清沅真人给了她三道护身剑气。

  话未落音,人已经冲进了滚滚烟尘之中。

  四名剑道峰弟子见状,相互飞快的交换了一个眼神,也象离弦的箭一样,摆成一字剑阵,护在他后面,冲了过去。

  “小晚小晚”

  三道护身剑气不到危急时刻,小晚肯定是不会用的张逸尘心急心焚,飞快的扫视着残垣断壁三道剑气,清沅真人用了十成的功力。是以,三剑连击,威力非同小可。流云真人的洞府塌了一大半。尤其是剑气发出的地方,方圆百步内,面目全非,完全沦为一片废墟。

  其余四人也是四下里张望。寻人。

  最先被发现的是胡术清。他大半个身子埋在碎石里,奄奄一息。

  张逸尘最先发现到他。不过,见不是沐晚,直接放过。

  “胡术清,流云老贼的大弟子他肯定知道沐小师妹在哪里”另一名剑道峰弟子随后也发现他,并认出了他,飞快的冲过去。将之刨出来。

  另外一名闻讯赶过来的剑道峰弟子往他的后背心注入一缕灵气。

  “咳。咳。”胡术清苏醒过来。

  张逸尘飞快的折回来,一把抓住他的胸襟,厉声问道:“小晚呢快说小晚在哪儿”

  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胡术清抬手指了指前方,艰难的说道:“灯,灯柱”

  张逸尘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一截残破的石柱。

  “小晚”他一把丢开胡术清。急忙飞跑过去。

  半截石柱周边全是大大小小的石块。张逸尘眼尖,一眼发现了碎石堆里有一抹雪青色。

  “小晚。坚持住”他扑过去,双手呼呼的刨了起来。

  四名剑道峰弟子很默契的分了工:两人飞赶过来帮忙;其余两人,一人看守胡术清,一人仗剑警戒。

  三人合力。不到五息,就从碎石堆里刨出一个白发苍苍的小人儿。

  “这”两名剑道峰弟子齐齐愣住。眼前之人身上确实穿着他们剑道峰的炼气期弟子服,也是个半大小孩的身量。但是。看着那一头白发,苍老的面孔。两人不由头皮发麻:眼前之人看上去跟个怪物无异。真的会是沐小师妹吗

  张逸尘也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连连摇头:“不,不会是小晚”

  一名剑道峰弟子突然叫道:“看,他的手里好象攥了东西”

  张逸尘闻声,看过去。

  果然,小人儿的右手紧紧攥成拳。

  心中一动,张逸尘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掰开那只苍老,却小小的手。

  掌心握着的是一粒龙眼大的蓝碧玺灵珠

  刹那间,张逸尘心中剧痛,眼泪夺眶而出。

  小晚是小晚

  深吸一口气,他伸出颤抖的双手轻轻的将小人儿抱入怀里。

  小晚还活着

  他忍住剧痛,喂了一粒上品回春丹,一边小心翼翼的将覆在沐晚脸上的白色乱发拨开,一边软软的轻呼:“小晚,小晚,醒来啊。”

  丹药化开,怀中之人脸色明显好转。

  沐晚幽幽醒转。

  感觉自己被抱在一个温暖的怀里,面前有一个熟悉的影子在晃动,她努力睁大眼睛,想清楚那人是谁。

  可是,她看不清。

  “是爹爹吗爹爹,你终于来救婉儿了”沐晚的眼泪刷的流了出来。

  她终于等来了

  张逸尘叹了一口气,却将她抱得更紧:“小晚,我是师叔。我来救你出去。”

  旁边的两名剑道峰弟子不忍直视,皆转过背去,瞪大眼睛,仰头看向瓦蓝的天空。可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外直流。

  其实此刻,沐晚的意识尚未完全清醒。但是,她闻言,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

  无边的黑甜再度袭来,她含着笑,昏昏睡去

  玉凰岭山脚。

  前一夜,清沅真人等带着剑道峰的弟子们悄悄的潜进逍遥峰,在玉凰岭脚下的进出要道两旁,埋伏下来。

  只要张逸尘等人发出讯号,他们便攻上玉凰峰,救出沐晚。

  等了一夜,山中一直没有动作。

  清晨,突然,三道剑气自岭中直冲云霄,醒目得很。紧接着,“轰鸣”作响,玉凰岭的山顶之上烟尘滚滚。

  清沅真人惊呼:“是本尊给小晚的护身剑气小晚在上面”

  说着,她提着游龙剑,率先冲了出去。

  而郝云天远远的看到了流云真人脚踏一叶飞舟,往外门方向逃窜。

  “流云老贼,哪里走”他大喝一声,催动玉箫,提剑全速追了上去。

  赤阳真人见了,紧跟其后:“云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流云真人是多年的老金丹,他担心郝云天道行不够,对付不了。

  王首座挥剑。号令众弟子:“第一队,结阵有胆敢阻拦者,杀无赦”

  嗖嗖嗖四十九名筑基期弟子御剑,腾空而起,在空中摆成七重七星剑阵,紧跟在他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上玉凰岭。

  玉凰岭上尖叫连连。侍女、小童们抱头鼠窜。

  “站住统统不许动”

  半刻钟后。众人迅速与林定一等人合会,完全控制住玉凰岭。流云真人座下的二弟子与三弟子皆束手被擒,没有任何的反抗与阻击。

  清沅真人最先到达山顶。她赶到时。恰好碰到张逸尘抱着沐晚自废墟里出来。

  看到他怀里的小人儿,清沅真人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险些站立不住:“小晚”

  张逸尘连忙解释:“小晚刚刚服过回春丹,睡着了。”

  清沅真人松了一口气。三步并两步的走过去。

  沐晚的身上裹着张逸尘的鹤氅。她伸手揭开。纵是见多识广,也忍不住惊呼出口:“怎么会这样”

  这时。王首座也上到山顶。闻声,他飞奔过来。

  “啊,这是沐师侄”

  清沅真人回过神来,含泪从张逸尘手里接过沐晚。

  张逸尘抱拳说道:“清沅师叔。弟子有一位老友是位金丹医修,绝对信得过。您也见过的。弟子想请他过来给小晚看看。”

  清沅真人点头:“速去。”

  “是。”张逸尘祭起飞剑,用最快的速度离去。

  王首座立在一旁。不知该如何开口安慰,唯有一声长叹。

  清沅真人抱着沐晚。对他禀道:“师兄,我先抱小晚回观云岭。”

  王首座满口应下:“行,你自去,这里有我呢。”

  清沅真人将沐晚带回观云岭后,没有送她回弟子院,而是将之安置在自己的起居室里。

  剑奴们看到沐晚的样子,一个个先是吓得花容失色,待缓过劲来后,她们则不住的抹眼泪。

  清沅真人看着就烦,将她们全打发了出去。她先是亲自为沐晚梳洗,换上干净舒适的衣裳,然后静下心来,仔细的检查沐晚的丹田与经脉。

  张逸尘用最快的速度请来了尉迟三泉。

  当时,沐晚还在昏睡。

  尉迟三泉细细的检查过后,面色凝重的说道:“沐小姑娘是因为灵气流失严重,才导致修为连跌四个小境界。除此之外,我观她的灵根松动,有涣散的迹象。唉,沐小姑娘这是伤了根本,散功在即。”

  张逸尘闻言,脸色煞白,急急的问道:“三泉老兄,可有良策”

  尉迟三泉摇头:“恕我才疏学浅,无能为力。”

  简直是当头一棒张逸尘失神的连退两步,一屁股跌坐在床沿边上,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清沅真人之前已经替沐晚检查过一次,早有心理准备。闻言,她皱眉问道:“之前,我也发现小晚处于散功的边缘,仔细替她检查过。结果,我看到她的丹田与经脉都没有大碍,所以,百思不得其解,却没有想到是灵根出了问题。”

  尉迟三泉也道:“我也是头次碰到这种情况,丹田无碍,灵根处于涣散的边缘。另外,沐小姑娘的丹田很是奇特。一是,她的灵气在丹田里是盘起来的,呈漩涡状;二是,她的丹田之上有很多亮点。猛一看,象星光,仔细看,却只是一些虚影。真是闻所未闻,从未见过。”心里直叹可惜:沐小姑娘怎么看,都是一个可造之材,却生生的折了仙缘

  作为医者,他已经放弃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婴宁1991的香囊,书友的平安符,书友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蝶之舞韵、heng87、坏了牙的月票,谢谢

  另,本周的精华贴已经用完,所以,下周再补加精,敬请亲们谅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