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五一章 永不放弃
  ; 流云真人是第二天清晨才得知胡管事的死讯。

  一大早,清玉真人带着一队执事弟子,亲自来到玉凰岭,出示戒律令后,正色道:“流云,你涉嫌与一桩谋杀案有关,请随本尊去执事堂接受询问。”

  流云真人呵呵冷笑,指着身后的洞府问道:“阁下要不要进去亲自搜一搜呀”

  “当然。”清玉真人向他展示了一份搜查令。上面有执事堂三位长老的神识烙印。总之,手续齐全,中规中矩。

  流云真人皮笑肉不笑:“看来,你们执事堂真是恨本尊入骨哇。”

  清玉真人也不客气,用戒律令封住他,命四名执事弟子严加看守。他自己则领着其余弟子进入洞府里搜查。

  良久,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线索。

  清玉真人只得将人先带回执事堂。

  和预料中的一样,他们前脚回到执事堂,逍遥峰的李首座后脚便过来担保。

  令人气愤的是,他甚至于连流云真人犯了什么事都没问清楚,就急巴巴的追了过来。

  听说流云真人涉嫌唆使胡承祖绑架剑道峰观云岭清沅真人座下的二弟子沐晚,并将胡承祖杀人灭口,李首座的头摇得跟个货郎鼓一样:“不可能胡师弟在我逍遥峰打理庶务多年,是出了名的和气人,有口皆碑,怎么可能做出这等违法乱纪之事”

  他对负责接待的阳煜说道:“梅山师弟呀,你们肯定是误会了。”并执意坚持为之作保。

  阳煜无奈,只好取出戒律令,“啪”的放在几案上:“执事堂行事,素来公正。此案性质恶劣。在查实之前,流云不能保释。”

  李首座竟是个胆小如鼠的,见状,不再坚持,夹着尾巴跑了。

  “这也是堂堂的一峰首座”赤阳真人从一旁的侧室里走出来,怒极而笑。听闻沐晚出事了,他带着座下的两名弟子也第一时间赶过来帮大弟子的忙。

  不出乎清沅真人的意料。流云真人片叶不沾。又将自个儿摘得一干二净。

  他是金丹真人,就凭一点花粉,还真不能将他押送刑事堂。并且。自二十三号案子之后,掌教真人对执事堂与刑事堂多有微词。这一回,清玉真人也只能严格按照宗门规矩羁押他二十四个时辰。

  尽管众人非常努力,但是。流云真人实在是太狡猾了。二十四个时辰很快过去,众人仍然一无所获。

  事情很快传到了掌教真人的耳里。第二天。他特意派一名金丹长老过来询问。

  这位金丹长老与流云向来交好。他不爽的斥道:“胡闹,就因为一点点花粉,堂堂的金丹真人,你们说羁押。就羁押。太不象话死者是流云师弟的族中子弟,过来看看他这个长辈,身上不小心沾了点花粉。完全说得通嘛。”

  恰好羁押时限到了。他以宗门长老的身份发令:“放人”

  清玉真人再无借口扣着人,不得不照办。

  可恨的是。流云真人自拘禁室出来,当着这位长老的面,不但连半句抱怨都没有,还一个劲的替清玉长老等人说好话。

  见状,该宗门长老又将执事堂上下训了一顿,末了说道:“也就是流云真人脾气好,为人厚道老实。换了旁人,不到掌教真人那里大闹一场,才怪呢。”

  流云真人立刻唱和道:“哪里,哪里。清玉师弟他们也是一心为了宗门嘛。”

  该宗门长老为了替流云真人撑腰,也是蛮拼的。众目睽睽之下,与之有说有笑的一并离开执事堂,去“师弟的玉凰岭上小酌一杯”。

  要是他知道,他口口声声说的“厚道老实”人,在他离开之后,立刻就命座下大弟子用残忍的手段“处置掉小东西”,不知道还有没有脸面在内门行走

  时间拖得越久,沐晚的危险就越大。清沅真人急得嘴上长了一圈泡。

  郝云天瞅准了一个机会,将她拉至无人之处,心疼的劝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流云老贼定会露出马脚的。”大网已经铺下,他们只能耐心的等待。

  这几日,清沅真人一直处于深深的自责之中,早已心力交瘁。但是为了搭救自家小徒弟,她一直强打起精神,忙得跟只陀螺一样。

  闻言,她再也扛不住,忍不住伏在他的肩头,呜呜的哭着:“都怪我,明知道金色任务令不妥,还让小晚去。要是我不让小晚去”可恨哪,小晚没有筑基,她不能为之留盏魂灯。所以,眼下连小晚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其实,郝云天这些天也不好过,熬的双目通红。听到她哭,心简直要碎了。他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嘶声劝道:“没事,没事。清玉师兄说,小师妹最有福气。吉人自有天道照应,小师妹不会有事的。”

  清玉真人与梅山真人刚好结伴路过。见后者一脸震惊,他连忙拖着人,无声无息的避开。

  直至走出数百步,清玉真人才松开阳煜。

  此时,阳煜已经缓过劲来。他脸色煞白的对清玉真人说道:“您放心,今天的事,我发誓,绝不会对任何人透露半个字。”宗门非常看重师承与师道,严格执行“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视师徒之间为“不伦”。此事一经发现,师徒两个都必将被废掉修为,永远逐出宗门。

  清玉真人暗中松了一口气,也如是发誓。

  可到底是不心甘。阳煜咬咬牙,问道:“他们,后来如何”

  清玉真人摇头:“不知道。”

  “也是变数”

  清玉真人仍然摇头:“不是。”

  阳煜的脸色更白。现在想来,那漫山遍野的五色山茶花足以说明一切。

  密室。

  “轰”,胡术清打开密室机关。他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进去收尸。他家师尊爱好收藏人皮灯笼。每每点完魂灯之后,师尊都会亲手剥下皮来。制成一盏人皮灯笼。平常这些人皮灯笼都仔细的收在库房里。每每十五月圆之夜,才会取出来,一溜儿的挂在洞府后花园的九曲长廊上。届时,师尊自个儿提着一只酒壶,迈步于长廊之中,细细品赏。

  不过,据师尊自个儿说。“小东西”这盏灯是要送给清沅真人的。他也注意到了。“小东西”的皮肤比一般小女孩儿还要细嫩。制成灯笼,肯定好看。

  “可惜要送走,不能留下来。”他一边摇头晃脑的惋惜。一边看向灯台。

  “啊”

  眼前的情景,令他大惊失色。

  “小东西”还活着

  怎么可能

  沐晚听到声音,瞪着一双模糊的眼睛,循着声音望过去。

  在该死的燃魂符作用下。她体内的灵气不断的流失。修为也随之从炼气五层连连下降,如今仅是炼气一层。并且。最多能再扛一个时辰,她的修为就要跌破炼气境。

  除此之外,她眼睛越来越模糊。目前完全看不清了,只有光感。听力的情况稍微好一点。还有平常的三成。

  “你还活着”胡术清象看怪物一样,快步走到灯圈外面,“不过。你现在的样子真丑头发尽白,鹤骨鸡肤。糟糕。怎么会这样呢”皮松成这副德性,怎么拿来做灯

  “是吗这样的话,确实很糟糕。”沐晚哑声说道,“去叫你师尊来吧。我有一个天大的秘密,是关于二十三号的。”

  胡术清也是海阳胡家的核心子弟,当然知道“二十三号”是什么。闻言,他精神一振,脸上哪里还有半点刚刚的吊儿朗当样子。

  “说,什么秘密”

  沐晚却别过头去,嘴巴闭得跟只蚌壳一样。

  胡术清跺着脚,恨恨的说道:“算你狠”急急的再次打开密室的石墙,飞跑出去。

  沐晚转过头来,模糊不清的眼睛里尽是决然。

  不一会儿,石墙再次打开,流云真人与胡术清一前一后的阔步走了进来。

  看到沐晚的情形,他也不由微微皱眉,不快的斥道:“怎么搞的,连个魂灯也点不好皱成这副样子,怎么做灯”

  胡术清此刻和只鹌鹑差不多,缩头缩脑的跟在后面,没有吱声。

  正事要紧,流云真人三步并两步,赶到灯圈外面,傲然的哼哼:“清沅小贱人的眼光还不错,是株好苗子。可惜了,是个无福的。”

  沐晚的听力也退化得很快。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听力又减少一成。

  她努力的竖起耳朵使劲听辨,仍不放心,双眼瞪得浑圆,看向刚刚的说话之人:“你是流云老贼”心里好恨:该死的,只能感觉到有一个人影在晃动,却连对方是胖是瘦都分辨不清。

  流云真人怒极而笑:“跟清沅小贱人倒是一个德性你最好能说出一个令本尊满意的答案,不然”

  应该没错沐晚反唇相讥:“不然,你个老东西还能拿姑奶奶怎样姑奶奶都已经被你害成这样了”

  流云真人大惊失色:“你是女的”

  眼前沐晚不成人样,他又一心惦记着二十三号的秘密,因此没有细看。

  如今,他定睛一看,果然发现沐晚所言不虚。

  于是,他回过头去,扬起巴掌,拍向身后的胡术清:“废物”在抓来之初,他只是懒懒的扫了一眼,难免没看清。可是,他明明发令,叫这个不成气的东西仔细搜身的。

  该死的,肯定偷懒了。

  “啪”胡术清连分辩的机会都木有,被他拍飞,狠狠的撞在灰白色的石墙上,闷哼一声,昏死过去。

  沐晚更加肯定。

  没有犹豫,她用尽最后的力气,高高举起手中的玉佩,将一丝灵力注入其中他们之前用禁制封住了她的灵力与神识。所有的禁制都是有时效的。半个时辰前,禁制刚好失效。她大喜,精心策划了眼下这一出。

  其实胡术清是个很仔细的人。但是,正所谓“百密一疏”,更何况,沐晚还有意以二十三号的秘密扰其心神。

  流云真人刚好回过头来,见状,勃然大怒:“贱人”同时,劈手欲夺之。

  但是,晚了

  他的话音未落,剑气冲天。

  “刷刷刷”三剑连发。

  凌厉的剑气一剑快过一剑,剑剑劈向流云真人。

  “砰”流云真人不愧是金丹真人,就地一滚,险险躲过第一剑。他身后的石墙应声粉碎。

  剑气反弹过来,沐晚眉心处的燃魂符被震掉。而她本人也被气浪波及。“噗”的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软软的从石柱上滑了下来自从醒过来后,哪怕体内灵气跟煮沸了一样,烧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也咬牙强挺着,一直对自己说:“沐晚,坚持住,不要放弃,永远不要放弃哪怕是到了最后一刻。”她没有放弃,真的尽力了

  金色的阳光穿过腾起的灰尘,陡然照了进来。

  流云真人还未来得及起身,第二剑又至。

  “啊”他躲闪不及,惨呼一声,左臂被齐根削断。剑气余波嗖的冲出洞府。

  这是清沅小贱人的剑气流云真人意识到情况不对,连掉在地上的残肢都顾不上捡,仓皇出逃。

  第三剑已至

  这一剑,是自下向上刺出。

  流云真人的右腿被剑气扫到,立时血如泉涌他打了个踉跄,顾不上打个止血诀,捂住伤口,一瘸一拐的冲了出去。

  “叭”第三剑刺破了密室的天花板。

  “哗啦啦。”沙石俱下。

  这间昏暗而邪恶的密室终于完全暴露在阳光下。

  分界线

  第二更,到

  某峰多谢书友的礼物,多谢书友灿烂的晨曦和书友shelly7212的月票,谢谢

  十八点正,还有一更,亲们,不见不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