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四九章 聪明误
  约摸过了一刻钟,那名叫做沈倩倩的新徒去而复返,满头大汗的自后院跑进花厅。

  顾不得行礼,她急吼吼的嚷道:“沐小师叔祖,涂师叔叫您赶快去后院。”

  沐晚睁开双眼,拧眉问道:“什么事”

  “不知道。”沈倩倩飞快的摇头,“半道上,涂师叔打发弟子过来请您。”

  “哦,知道了。”沐晚不紧不慢的起身,冲她挥挥手,“前面带路。”

  沈倩倩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瞪着眼睛说道:“可是,我们刚刚才学过门规,身为弟子,只能跟在您的后面。”

  沐晚笑道:“行,你跟着吧。”

  “是。”沈倩倩乖巧的退到一旁,让出道来。

  沐晚径直向门外走去。

  就在她刚刚走过沈倩倩身边时,说时迟,那时快,后者竟然猛的抬起手,化成一记掌刀,向她的后颈砍去。

  “呼”,一道红色的剑光划过。

  血线飙起。

  “叭。”一只手掉落在地上。

  “啊”沈倩倩痛呼,握着汩汩往外冒血的断手,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巴掌大的小脸上没有一点儿血色。

  沐晚用剑指着她,厉声问道:“说谁派你来的”整件事情破绽多多,想骗到姐,哼,门都没有

  沈倩倩却两眼一番,昏死过去。

  这时,院子外面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沐晚一直有分神留意外面的动静,故而知道那是六子领着十来个新弟子过来登记。

  心中暗道一声“糟糕”,她拧眉走到沈倩倩跟前,准备将她暂且挪开太师椅的后面有一道红梅傲雪的木雕屏风。

  不然,叫六子与那些新弟子看到了。她百口莫辩。

  于是,沐晚隔空一把抓起沈倩倩,将之拖到屏风后面。

  而六子等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沐晚想起地上还有一滩血迹要处理,将沈倩倩往屏风后一扔,急急的转身往外走。

  突然,腰上一阵刺痛。她愕然的低头看去,只见一把锋利的匕首抵在她的右腰后侧。

  刚刚还处于“昏迷”之中的沈倩倩此刻正狞笑着。压低嗓音说道:“沐小师叔祖好警觉。小的差点请不到您。”她的声音和先前不同,跟嗓子刚刚在砂石地上打过滚一样,又粗又嘶。完全是个成年男子的声音。

  说话的同时,她扬起本来已经被沐晚斩掉的右手。

  一阵香味袭来,沐晚只觉得两个眼皮子瞬间变得好重。眼前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

  朦胧之中,她仿佛看到沈倩倩的身形在迅速变大

  中计了脑海里冒出这三个字后。她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再次睁开眼睛时,沐晚发现自己手脚被缚。被绑在一个粗糙的石柱上。

  几乎是本能,在醒来的那一刹那,她便催动体内的灵力。

  灵力被封,手脚绵软无力

  她又试着神识外放。

  神识也被封

  不。不能慌不要慌

  这是什么地方沐晚强打着精神,举目四望。

  很快,她看清自己其实是在一间密室里。

  密室很简略。除了右边的墙壁上嵌有一只昏暗的油碗灯,空空落落的。什么也没有。

  这样的情景好熟悉

  脑海里回现出正午时分在花厅里发生的一切,她简直是悔青了肠子:留什么活口一发现那个“沈倩倩”不对,就应该当机立断,干净利落的将之斩杀。

  沐晚呀沐晚,你这是在观云岭上的日子过得太安逸,忘记了什么叫做“谨慎”自以为是,托大了

  现在,一切都晚了

  无边的悲意袭上心头,沐晚痛苦的闭上眼睛:兜兜转转,这是又走上了前世的老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对面突然“轰隆”作响,那道灰白色的石墙缓缓自中间向两边移开。

  刺眼的强光陡然冲进昏暗的密室。

  沐晚闭上眼睛,一口银牙咬得“咯吱”作响,心里在尖叫:来了,又来了

  虽然之前她想得很清楚:不论要面对什么,为了香香,也要咬牙坚持到最后一刻。不能轻言放弃

  这一世,与前世不同。姐不再是孤单单的一个

  姐有师尊有大师兄有师叔还有阳师伯他们所以,沐晚,坚持住,师尊他们很快就会来救你的

  然而,当真正要面对的那一刹那,她发生自己心底的恐惧远比想象中的要大。

  她甚至不敢睁开眼睛。

  “小东西,你倒是沉得住气的呀。”一个轻佻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

  沐晚咬牙睁开眼睛。

  这是一个衣着华美的男修,看上去约摸三十出头,面白无须,长着一双鱼泡眼。

  沐晚发誓,绝不认识他

  “你是谁,抓我来做什么”她尽量平静的问道。

  男修嘿嘿冷笑,说道:“反正你也没几天好活了。看在一场同门的份上,我行个善,让你死得明白。”

  沐晚闻言,瞳孔不由一阵紧缩。

  男修白了她一眼,笑嘻嘻的说道:“小家伙,不错呀,被关了三天三夜,滴水未沾,小眼神儿还这么犀利可惜,也没有什么用,又当不得剑使”

  见沐晚没有其他的反应,他甚觉无趣,敛了笑,哼哼:“你们剑道峰上的人,个个都无趣得很好了,不妨告诉你,我叫胡术清,是逍遥峰流云真人门下的首徒。据说,你很聪明,其余的,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

  果然是流云老贼沐晚心中大恨。

  胡术清故意略作停顿,想好好的欣赏一下对方的反应。在他的想象中,沐晚就算不发狂,也会现出气急败坏的神情。

  孰料,小家伙仍然只是冷冷的瞅着他。

  “哎呀呀。你真是一点儿也不好玩”他扫兴的挥挥手,飞快的宣布道,“你惹得我们师尊不开心,所以,师尊特意请了你过来,点魂灯”

  眼波一转,他不死心的凑过来问道:“小东西。知道什么是点魂灯吗”

  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沐晚乘机啐了他一口:“呸。聒噪”

  事到临头,她突然不怕了死就死,大不了再重来一次流云老贼。你给姐等着今日之辱,姐定当加倍奉还

  “你,你”胡术清不曾防备,被吐了个正着。他连退三步。气急败坏的掏出一方雪白的天丝帕,一边使劲的擦着中招的右脸颊。一边尖声叫道,“好你个沐晚,活该你不得好死我现在就将你点魂灯一点儿一点儿将你的魂魄烧成灰叫你连鬼都做不成”

  刚刚吐出那一口唾沫,几乎耗尽了沐晚全部的气力。眼前阵阵发黑。她的喉咙里涌起一阵腥甜该死的流云老贼,好毒

  魂魄都没有了,姐如何再重生

  香香。这一回,真的对不住了。

  不过。即便是魂魄化成灰,姐也不能叫胡家的贼子贼孙们小看了去

  想到这里,她猛然睁开眼睛,用尽最后的气力瞪着胡术清。

  胡术清正拿着一张黄符,准备往她头上拍,竟然被她吓了一大跳,手里的黄符险些脱手。

  “小东西,为了请你来,我们胡家可是费了不少心思。所以,你就知足吧”他嘻皮笑脸的将手里的黄符“啪”的隔空打在沐晚的眉心处。

  立时,沐晚觉得眉心滚烫。体内的灵气沸腾了起来。

  虽然很痛苦,但是其痛苦程度还是远远比不上夺舍。

  她皱了皱眉,强忍住,呵呵笑道:“你是说胡珊珊,还是胡孝波还是你们胡家折殒在谷雨镇秘境里的那十个筑基期子弟呵呵,这么说起来,我其实也不亏。”

  胡术清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你是说,他们,他们都是折于你之手”下一息,他又喜笑颜开的抚掌,“嘻嘻,胡孝波那条狗,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杀得好,杀得好啊。”

  死变态沐晚闭上眼睛,不再理他。

  胡术清手中一晃,手里多了一叠比酒盅大不了多少的小玉碗。他将小玉碗们围着沐晚摆了一圈,又取出一只银色小壶,在沐晚面前晃了晃:“小东西,这里面装的是师尊秘制的破魂香油。刚刚贴在你额头上的是燃魂符。也是师尊自创的。两者相结合,大罗神仙的魂也能烧成灰。看到你杀死胡孝波,替我出了一口恶气的份上,我把香油添得满满的。这样,以你的修为,最多能熬一宿。哈哈,明天早上,你就能解脱了。”

  说完,他果然将那一圈玉碗添满香油,然后,在每只玉碗上打了一记手诀。

  “啪啪啪”玉碗们相继被点燃,蓝黑色的火苗窜起一尺来高。

  沐晚只觉得眉心处热得能烧起来。而全身的灵气则象沙漏一样,慢慢的减少。

  “小东西,不用这么倔强嘛。痛,就喊出来。不丢人。”胡术清站在火圈外,笑嘻嘻的说道,“我替师尊点过的魂灯没有一百,也有八十。那些人哪一个不是鬼哭狼嚎的”

  沐晚忍无可忍,从牙齿缝里挤出一个字,打断他:“滚”

  “死到临头还这么凶,一点都不可爱”胡术清一甩手,嘟囔着打开石门,出去复命。

  流云真人正在品茶,看到他进来,笑眯眯的问道:“小东西吓死了吧”

  胡术清哈哈大笑:“当然。小东西昏过去后,弟子特意给他喂了一粒回神丹,见他精神好转,才开始点灯的。”他深知自家师尊的性子,若是如实以对,只怕下一个被点魂灯的就是他了。

  “哈哈哈,真解气”流云真人捧着茶碗,从心底里笑了出来,“小家伙的皮子很细嫩。等其魂魄燃完后,剥了他的皮,拿来做成灯,到时给清沅小贱人送去。”

  “师尊,这样怕是不好”

  流云真人横了他一眼:“怕什么人都死了,难道宗门还会为了一个炼气期的小崽子为给本尊堂堂的金丹真人不成大不了破点财你说,清沅小贱人拿到灯后,会不会气得吐血”说着,他摸着胡子,又笑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