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四八章 狗急跳墙
  “弟子张安然,见过沐小师叔祖。”女弟子笑盈盈抱拳行礼。她看上去刚好二八年华,明眸善睐,身姿跟柳条儿一样,真真的柔情万种。

  沐晚点头,冲她身边的小男童招手:“上前来,告诉我,你叫什么哪里人氏几岁了”

  小男童没有修为,明明长着一张萌萌的包子脸,眼睛也圆圆的,看上去很可爱,却跟个老夫子一样板着个脸,一本正经的上前一步,抱拳行礼,答道:“回禀沐小师叔祖,小子姓姜名耀宗,乃长川姜氏之后,今年虚岁八岁。”

  沐晚照实登记,一边写,一边说道:“可以了,下一个。”

  张安然见她都不曾多看自己一眼,眼波流转,柔声说道:“是。”然后,拧着腰,走到雕花门旁,皓腕轻抬,“下一个。”

  声音柔的简直能拧出水来。

  可惜,沐晚仍然刷刷的记录着,连眼皮子都木抬一下。

  张安然又使劲刷了几次存在感,见沐晚始终没有多看她一眼,脸上的温柔渐渐绷不住,眼底时不时飞闪而过一丝急躁。

  终于,这一批新弟子全部登记完了。

  见沐晚放下笔,张安然紧走两步,立在案旁,翘起兰花指,双手端起放在案头的青花茶盖碗,揭开看了一下,轻呼:“哎呀”

  沐晚抬头看向她。

  “小师叔祖也太专心了。茶都凉了,弟子给你再倒一碗去。”张安然含笑看了她一眼,端起茶碗,拂风摆柳的去外间换茶。

  沐晚目送她离开,好不容易才憋住。没有爆笑出来这套路,好眼熟

  张安然运气不太好,刚泡好新茶,一道童飞跑而至:“张仙子,张仙子,又有一批新人到了。前头唤您快去呢。”

  张安然没办法,只好将手里的茶塞给他。吩咐道:“给里头送去。”她自己则疾步走了出去。

  沐晚的活计轻松得很。没有新弟子过来登记的时候。她就放出神识,四下里看看。整个新徒处就只有涂管事一人是筑基修为,另外还有六名管事弟子。修为最高的是张安然,澳门赌博网站:炼气七层。最低的修为仅炼气三层。而沐晚的神识堪比筑基中期。是以,她可以任意的用神识查看整个新徒处。

  很快,她便对新徒处的情况了如指掌。每次宗门对外招收徒弟。都会收到一些各地进献的幼童。这些幼童年龄在六岁到八岁之间,都没有修为。资质好的,会被内门挑走,余下一些资质在三灵根以下的,便被送到新徒处。进行统一培训。

  培训的内容既有修真启蒙,也有生活技能。当修为达到炼气三层之后,幼童们才能摆脱新徒的身份。正式成为太一宗外门弟子。这时,他们方可离开新徒处。去外门报到处领取外门弟子身份玉牌,选取宝山。

  另一方面,在新徒处的培训也是有期限的。以五年为期。若幼童们在期限之内,修为不能达到炼气三层,便意味着他们被太一宗淘汰了。届时,如果他们无能力支付五年里,太一宗在他们身上的花费,就会沦为外门杂役。由人务处统一给他们安排差事和住宿,直至还清债务,方可离开太一宗。

  这样的幼童很多。第一天,沐晚总共登记了两百一十七人,基本上是男女各一半。

  戌正,她收工,走到院门外面时,郝云天也踩着点儿过来了。

  跳上玉箫后,沐晚惊道:“大师兄,玉箫的颜色变深了一些呢。”玉箫现在通体绿如翠竹,品质看上去提升不少。

  郝云天笑道:“你倒是眼尖。我下午拿给袁鹏改进了一下。”

  除了颜色变深,玉箫的速度也大大提高,风驰电掣,却如以前一样的平稳。沐晚心中暗赞。

  郝云天问道:“第一天当差,感觉如何”

  沐晚不由想起张安然,忍不住“扑哧”大乐。

  “怎么了乐成这样”郝云天见状,眉眼里也带着笑。

  “大师兄,你还记得上次跟在涂管事后面的那个高个子的女管事弟子吗她叫张安然,今天老是扭着腰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说声话来也嗲声嗲气的,看着好别扭的哦。”沐晚如是应道姐才七岁,什么也不懂所以,勾搭之类的词语,姐是好孩子,肯定是说不出来滴。

  能进入郝云天眼里的女性,以前只有清沅真人,现在倒是多了一个,即,他家小师妹沐晚。是以,他哪里还记得什么高个子、矮个子的女管事弟子。闻言,他眼底生出一丝寒意,面上却仍然眉眼带笑,淡淡的说道:“一样米,养百样人。有些人天性如此,你不要理她就是。”心里已经记下这个名字,暗道:居然敢带坏小晚,一定要好好查查她的底

  “哦,知道了。”沐晚暗道:这是拐着弯儿骂张安然水性杨花吧呃,大师兄说话越来越有水平了。

  回到观云岭,已经是繁星满天。清沅真人在花厅里等着他们俩。听沐晚汇报完当差的情形后,清沅真人挥挥手,打发她去睡觉。而郝云天还没有举行结丹典礼,自然没有自己的洞府,依然住在原来的小院里。

  “云天,你忙了一天,也早些去歇息吧。”

  郝云天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带着沐晚离开。他很无奈:自从他结丹以后,这个女人似乎又准备装糊涂了。

  他暗道:好吧,只要你高兴。

  经历了那个令他痛彻心扉的未来后,他也想通了。只要能象现在一样,守护在她的身边,即使她继续揣着明白装糊涂,他也甘之如饴。

  第二天,沐晚继续去新徒处上工。

  上午的时候,张安然还时不时的到她面前刷下脸。然而正午以后,直至收工,沐晚再也木有看到她。

  在回来的路上,沐晚忍不住跟郝云天提起这件事,末了,说道:“好怪哦。不管有没有新徒弟过来登记,她通常最多隔半个时辰,就会跑过来晃一圈。下午却完全不见她的人影,连她的差事都是六子在替代。”

  郝云天挑眉问道:“你想看到她”

  沐晚摇头:“没有啊。只是觉得奇怪而已。”

  郝云天看向前面,淡声答道:“也许是她换了桩另外的差事。”

  “是哦。”沐晚本来也是随意的八卦,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接着,她又说起自己用神识扫到的一些趣事。

  郝云天晓有兴趣的听着。

  逍遥峰,玉凰岭。

  胡管事一边用丝帕擦着额头上不住往外冒的汗珠子,一边小心翼翼的说道:“小的派人打探过了,张安然是被外门戒律院的人带走的。现在,外门戒律院没有我们的人,他们的嘴巴也比以前严实得多。小的什么也打探不到。真人,会不会是那些人查到什么了”

  流云真人瞪了他一眼,哼道:“慌什么以清玉小儿的性子,若是真的查到了什么,你现在还能呆在这儿早就在执事堂了”

  胡管事恍然大悟,满脸堆笑的连连点头:“对对对,多愧真人点醒了我。”

  流云真人不耐烦的数落道:“你看你,都使得什么昏招沐晚才多大的人,你居然想用女色去诱捕你到底有没有脑子你七岁的时候,知道女色是什么吗挺简单的一件事,被你们搞得繁杂之至之前的胡孝波如此,现在,你也是如此别再搞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盯着他,只要他落了单,身边没人,打人打晕给本尊掳来就是三天之内,掳不到人,本尊还是那句老话,你自己去见胡家的列祖列宗本尊的话,你听明白了吗”

  “是是是,小的明白了。”胡管事额头上的汗更甚。听到真人将自己与胡孝波相提并论,他心里很不服气。沐晚早已不是当初那个默默无闻的外门弟子。他在太一宗红着呢。走到哪里,谁不会多瞅几眼更何况,郝云天护得紧。要想悄无声息的将他活掳走,再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到玉凰岭来,谈何容易

  第三天,沐晚继续在新徒处当差。

  第四天,第五天,照旧。

  转眼又至正午时分。这个时候一般都是空档,不会有新弟子过来登记。

  沐晚和前几天一样,在太师椅上盘腿坐好,准备抓住这个空档,运气走一个周天。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

  “不好了,不好了。打死人了,打死人了”有人在外面嚷嚷。

  沐晚闻声,放出神识去查看。

  叫嚷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女童。沐晚过眼不忘,认得该女童。她是今天上午登记的新徒,姓沈,名倩倩。

  经她一嚷,在周边的涂管事和另外两名管事弟子以及一干道童都跑了出来。

  涂管事厉声问道:“怎么回事”

  沈倩倩指着西北角,神色慌张的答道:“那里打起来了。要打死人了。”

  “那边是谁负责的”涂管事问身后的一名管事弟子。

  那人答道:“李师弟。”

  涂管事问沈倩倩:“你们李师兄呢”

  沈倩倩摇头:“弟子没看到,一路跑过来,也没有看到其他的管事师兄。”

  涂管事气得直跺脚,骂了句“一群懒货”,对身后的两名管事弟子说道:“走,随我过去看看。”

  “是。”

  一群人簇拥着涂管事,浩浩荡荡的向后院西北角走去。

  转眼,前院里只剩下沐晚一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