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四六章 性情大变
  “大师兄出关了”沐晚巴巴的迎上去。

  院门大开,郝云天身着一身月白的长袍,简单的在头顶挽了一个道髻,自朱漆大门里走了出来。

  沐晚看见他,不由怔住,失口轻呼:“大师兄,你”

  怎么会这样大师兄明明是不到百岁结丹,却双鬓飞白,看上去约摸二十七八岁,比闭关之前老了十来岁

  郝云天走过来,和以前一样,伸手揉了揉她的道髻,笑道:“怎么还梳着道髻呢你不是跟师尊设计了很多新式的首饰吗一样也没有戴啊”

  原来那些话,大师兄都听得见的呃,好吧,这个不是重点。沐晚看着他那鬓角的两缕银发,着急的问道:“大师兄,你的头发怎么白了”

  郝云天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哦,这是我斩杀心魔,伤了心神的缘故。无妨,以后修为每增进一小阶,就会回补一些,这两缕白发也自然会慢慢转黑。”

  沐晚松了一口气,这才仰起头,认认真真的打量起他来。

  郝云天感受到她的目光,又是微微一笑,伸手拉过她的一只手,说道:“走吧,不要让师尊久等。”

  “哦,好咧。”沐晚从心底里笑了出来。

  结丹之后的大师兄身上不再剑气外泄,眼眉间甚是平和,变得温润如玉,显得为人随和了许多,不复象一个剑修,更象是谦谦君子。

  这样的大师兄是内敛的,显得更加成熟,稳重。

  如果说以前的大师兄是一柄锋利的宝剑,那么,现在大师兄则象是一望无垠的星空,灿烂却又不张扬。完全换了一种风格,貌似更帅,更有魅力了,有木有

  清沅真人在正厅等他们俩。

  郝云天双鬓的银发很抢眼。她显然惊了一下。不过。转眼,她便回过神来斩杀心魔,很伤心神的。

  叹了一口气,她感慨万千:“结丹就好。结丹就好。”大徒弟九死一生,历劫归来,她真的不忍再责备之。

  “师尊,我出关了。”郝云天垂眸,掩去眼底的波动。抱拳行礼,顿了顿,尽量平静的谢道,“多谢师尊护我。”

  这一次,清沅真人受了全礼之后,才略微抬手:“坐吧。”

  郝云天和以前一样,在左下首的第一张太师椅上落座。

  清沅真人又对沐晚说道:“小晚,你也坐。”

  “是。”沐晚在郝云天的对面坐下。

  清沅真人将一块留影石悬空送至后者面前,说道:“云天,这是你的金丹吉相。我想了一宿。也窥不出其中的天机。你自己也看看。”

  郝云天接住留影石,却不是立刻就看,而是抬眸说道:“不必了。我知道当时是什么情形。”

  清沅真人拧眉:“怎么可能”

  郝云天实在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说出早已打好的腹稿:“斩杀心魔之后,我一直留有一道神识在外面。”

  “这样啊。”清沅真人眉头轻展,努力无视他那专注的目光,侧过脸去,看向沐晚,“小晚。你让你大师兄给你看看丹田。”

  郝云天闻言,也看向对面的小人儿,关切的问道:“小师妹的丹田怎么了”

  清沅真人暗中松了一口气,说道:“你看过。自然就知道了。”眼前的大弟子,既是熟悉的,也是陌生的。她忍不住在心里嘀咕:结个丹而已,性情怎么看上去变了这么多

  下首,郝云天冲沐晚招手,细声说道:“小师妹。你过来,让我看看。”

  “好的。”沐晚起身,依言走过去,在他的下首坐下,递上右手腕。呃,眼前的大师兄温柔得令人好不适应

  郝云天抬起眼帘,笑问:“小脑袋瓜里在想什么呢”

  沐晚被他识破,脸上不禁飞红,吐了吐舌头:“在想大师兄这么细声细气的跟我说话,真的好不适应。” 好吧,她其实也是掩饰心底的紧张:大师兄的修为不如师尊,应该也发现不了碧玉珠子吧

  郝云天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压在她的脉门上,笑道:“刚从死边打个转回来,想通了很多事情,性情自然也就变了。”

  沐晚闻言,心里“咯咚”作响莫非大师兄看出什么来了

  清沅真人听了,心里没来由的腾起一股子无名火气:“你自己有心魔,结丹之前也不说一声还好,有惊无险。”

  郝云天回首看着她,笑道:“嗯,是我太鲁莽了。”

  他认错认得如此之快,清沅真人一时语塞,翻了个白眼,端起茶碗,低头喝茶。

  郝云天看着她,目光软得能拧起水来。

  沐晚又不是真正的七岁小屁孩,见状,暗道一声“苦也”,却不得不象七岁小屁孩一样,装出一副什么也没看出来的模样,出声提醒道:“大师兄,你还看不看呀”

  郝云天收回目光,连声应道:“看的,看的。”说着,垂眸凝神,往她的脉门里探入一丝金色的灵气。

  过了一会儿,他收回灵气,看着沐晚说道:“小师妹的运道向来不错。”

  清沅真人连忙放下茶碗,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郝云天转过身去,答道:“我在结丹时,感悟到一线天道。天道与我相应和,从而幻化出满天星斗。不想,这一线天道竟然落进了小师妹的丹田里。”

  清沅真人挑眉:“你说你感悟到了星空之力”

  郝云天答道:“准确的说,是窥得一丝时空之秘。所以,天道应和我的,也是曾经的星空。”

  清沅真人秀眉轻皱:“曾经的星空哪个曾经”

  郝云天却不肯说了,摇头轻笑:“事关天机,不可说也。”

  一听说是“天机”,清沅真人立马闭嘴,不再追问。

  沐晚突然发现自己是完全不知所云。她舔了舔因为紧张而发干的嘴唇,问道:“大师兄,星空落到了我的丹田里,最后会怎么样”

  郝云天笑道:“现在,你丹田里的星空只是幻象而已。等你的修为提高了。也许会因此而得到一场大机缘,成就一番大造化,也说不定。”

  说得玄之又玄,原来一切都是“也许”。未成定论。沐晚“哦”了一声,点头说道:“明白了。”

  清沅真人却挑眉问道:“这么快,你明白什么了”

  沐晚故意正色道:“大师兄的意思是说,前程是光明而美好的,但过程却是曲折而艰难的。”说着。她仰起脸,扭头问郝云天,“对吧,大师兄”

  郝云天看着她,笑得如沐春风:“对极。小师妹,好悟性”

  清沅真人啐道:“就知道贫嘴。小晚,刚才为师与你大师兄说的话,你一个字也不能道与第四人听,包括你张师叔,明白吗”虽说郝云天性情变了许多。但总体来说,俩徒弟都没事,她总算放心了,神情也变得轻松愉快起来。

  “嗯。”沐晚使劲的点头。

  接下来,郝云天冷不丁的说道:“师尊,我准备去戒律院帮清玉师叔的忙。”

  清沅真人惊讶的问道:“执事堂好象没有长老空缺了。眼下,你刚结丹,巩固修为才是第一重要的,到戒律院去凑什么热闹”

  这种事,沐晚不适合听。于是。她站起来说道:“师尊,我明天要去外门,想现在去准备一下。”

  清沅真人挥手:“去吧。”

  郝云天则说道:“师尊,明天让我送小师妹过去吧。”

  “也好。流云老贼吃了大亏。却一直隐忍不发,定有后手。”

  随后,观云岭渐渐热闹起来。王首座真人最先赶过来祝贺,并询问结丹典礼事宜。他才落座,不一会儿,剑道峰上的其他金丹真人也三五成群。结伴过来祝贺。

  傍晚时分,清玉真人与梅山真人就是阳煜也一并过来了。

  听说郝云天想去戒律院当值,清玉真人喜出望外,连声说“欢迎之至”,并且热忱的提供人事情报:执事堂目前没有空缺,但刑事堂却是有空缺。

  刑事堂说白了就是负责审问和刑罚犯事的门人。简直就是专门负责唱黑脸的清沅真人有些不乐意。

  不想,郝云天却当场应下:“我去试试。二十三号的案子,如果刑事堂有我们的人,流云老贼和他的那帮贼子贼孙也不至于如此轻松脱身。”

  他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起这档子事,清沅真人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性子使然,她不太热衷宗门事务,但如果是对付海阳胡家,却是自带干粮都可以的。遂,不再有反对之意。

  于是,这事基本上敲定了。

  第二天上午,郝云天护送沐晚去外门新徒处。

  他成功结丹的消息早已不胫而走,传遍内、外门。新鲜出炉的金丹真人大驾光临,新徒处一干管事都跑出来恭迎。

  还搞什么岗前培训新徒处唯一的一名筑基期管事,姓涂。他亲自捧着登记簿,给沐晚讲解任务要求:“届时,我等会提前摆放好桌椅,沐小师叔坐在这里。新招收的弟子被领进来了,烦劳您在这上面记下他们的姓名即可。其余的,自有其他人负责,您一律不要管。”然后,将登记簿双手奉上,“您现在领去,十天后卯末,记得带过来上工。”

  总共不到一刻钟,所谓的岗前培训结束了。

  待两人扬长而去之后,一旁的炼气期管事女弟子甚是委屈的问道:“涂师叔,不是说好由我来登记,让姓沐的跑腿,负责引领新弟子的吗”

  涂管事挨过去,摸着她的小手儿,好脾气的哄道:“姑奶奶咧,那是我之前不知道姓沐的是个小屁孩。到时新弟子那么多,就他那小胳膊短腿儿,多耽误事儿呀。真要误了事,他有真人师尊和真人师兄撑腰,到时吃瓜落的,还不是你师叔我。好宝贝,你就当是心疼师叔,帮师叔一个忙,好不好”

  女管事弟子眼珠子一转,抽回手,娇笑道:“瞧师叔说的,我换了还不成吗”

  涂管事松了一口气。一边有内门任务院胡管事的亲笔信,一边是金丹真人亲自护送唉,他这小小的管事可真难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