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四五章 满天星辰
  声音虽小,但是清沅真人的耳力不俗,更何况她现在全身的神经绷得紧紧的,所以,一听到小弟子的轻呼,她立刻回过头来,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沐晚如实以对:“师尊,金灵气跑到我的丹田去了。看又钻进来到一小缕。”说好的,都是自眉心钻进经脉,再穿过任督二脉汇入丹田的呢再者,丹田里本来就灵气充盈,不堪重荷,现在这么多的金灵气又争先恐后的跑进去额滴咯娘咧,还让不让人活了

  她一时情急,说的不清不楚。好在清沅真人看得分明。

  轻“咦”一声,后者索性转过身来,与之相对而坐,说道:“右手。”

  “是。”沐晚轻捋右袖,将右手腕递上。

  清沅真人象平常一样,二指轻压在她的脉门上,探入一丝细细的灵力,由右手经脉,伸进丹田之内。

  很快,她也被惊到了: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她家小弟子的丹田里已经被汹涌而入的金灵气照得有如黄金窝。

  金灵根则象是久旱逢甘霖,茁壮成长ing

  清沅真人凝神细查,发现金灵气最终却没有钻进金灵根里她仔细的紧盯一道金灵气,试图找出这道金灵气的最后去向。不料,金灵气窜到丹田中心附近时,她竟然跟丢了

  本尊堂堂一金丹真人,怎么可能连道最寻常的灵气都盯不住

  她不信邪,澳门赌博网站:又盯住一缕好吧,在丹田中心附近,又跟丢

  再试

  再跟丢

  如此又试了三次,某真人不甘心的用神识细细检查丹田正中心地带,左查右探,始终一无所获,最后,不得不灰头灰脑的放弃了。

  “唔,小晚。没事。”她收回手,摸着鼻子,照实说道,“虽然为师也查不出这些金灵气最后的去向。但是,为师可以肯定,这些金灵气不会增加你的丹田负担。”

  沐晚松了一口气。师尊看不到碧玉珠子,自然就不知道涌入体内的金灵气其实都钻进了珠子里。然后,珠子的转速越来越快。它每转动一周。便向金灵根发出一道微弱的金光。后者得了这道金光,就略微长高一丝丝于是,随着越来越多的金灵气涌进丹田,珠子吸收的金灵气也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密集的往外发金光,照得整个丹田都金灿灿的。金灵根沐浴在金光之中,以肉眼的速度长高、长粗

  “看上去,不象是坏事。”清沅真人想了想,说道,“你自个儿多注意着点。一旦发现情况不对,立时告诉为师。”炼丹期的丹田娇弱着呢,她不能时时刻刻的往里头探入灵气。是以,只能叮嘱小弟子自己留心。

  “是。”沐晚应道,暗中用神识联系空间与香香。两者仍然处于失联中。

  她的眼底不由冒出一丝黯然。

  任谁摊上这种莫明其妙的事,心情都好不起来。清沅真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又安抚的说了声“没事,不要怕,为师在呢”,转回身去。继续为大徒弟护法,心里忍不住再次掬了一捧忧桑的泪水:都说徒弟是前世欠下的债,本尊到底前世欠了这俩货多少债哈简直是操心死了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摸了摸耳边的定颜珠。暗自庆幸:还好,有一双定颜珠护着,不然今儿这一遭,本尊起码得老十岁

  周边的金灵气浩浩荡荡的向小院上空涌过来。半空中,金色祥云声势也越堆越高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次日清晨。

  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刹那,金色祥云陡然生变。雷鸣电闪,急骤的内缩。

  即便是有护山剑阵,整个观云岭也在微微颤抖。

  沐晚生平头次见到这样壮况的情形,连忙伸手捂住嘴巴,屏息以对是个长眼的,都知道眼下正是大师兄结丹的关键时刻,好不好

  清沅真人目光如炬,紧紧盯着急速变幻的祥云。

  过了半刻钟,祥云却象被压缩成薄饼状。

  清沅真人的脸面有些挂不住了自家大弟子的金丹吉相竟是张薄饼

  就在这时,“薄饼”又变

  “咔嚓”,一道亮白色的闪电兜头劈下。

  “薄饼”应声米分碎。无数的金光撒开,观云岭上顿时祥光普照,星罗棋布。

  “啊,满天星辰”清沅真人一激动,“呼”的站了起来,看得目不转睛。

  几乎是与此同时,沐晚只觉得丹田里“轰鸣”作响。她连忙凝神内视,当场呆住:丹田就象是一面镜子,竟然于丹田上方现出与观云岭上一模一样的星空来碧玉珠子混于其间,俨然也成了一颗星星。不过,它是蓝色的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神识自珠子里传出:姐姐,空间仍在升级,香香很好,勿念

  是香香沐晚心中一喜,连忙用神识与之联系。然而,她失败了

  沮丧之余,她猜测道:也许是丹田大变的那一刹那,空间的阵法现出一丝破绽。香香抓住机会,传出一道神识报平安。

  如果是这样的话,香香的修为肯定增加不少。

  越想越是这样的,某人的心情又好转。

  过了一刻钟,满天星辰方隐去,碧空如洗。

  清沅真人转过身来,宣布道:“小晚,你大师兄已经成功结丹了刚刚他传出一道神识,说是要巩固一下修为,明天早上破关出来。唔,你随为师去练功室,为师要好好的替你检查一下丹田。”先前要给大徒弟护法,她顾不上小的,现而今,大的无事了,她得好好给小的检查检查。

  而沐晚想到的却是:阳师叔可没有立马巩固修为。想到之前的心魔劫,不由有些担心,紧张的问道:“师尊,大师兄还好吧”

  清沅真人闻言知雅意,答道:“心魔劫虽然很凶狠,但只要过了就是件大好事。你大师兄此番,道心必定更加坚定、纯粹,对他将来结婴有益无害。”

  “那就好。”沐晚完全放心了,笑嘻嘻跟清沅真人说道,“师尊,您知道刚才的那些星星都去哪儿了吗哈哈,它们都到我这儿来了”

  清沅真人以为她是故意耍宝,啐道:“你就吹吧什么星星,那是你大师兄的金丹吉相”然后,她一边牵着沐晚往洞府走去,一边细细的解说金丹吉相。

  沐晚听完,忍不住咋舌:“这么说来,大师兄必定有大造化”

  清沅真人听了心情更好,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为师一时也猜详不透,你倒是真敢说。”

  不久之后,清沅真人的好心情有如一江东水,奔流入海

  “怎么回事你的丹田怎么冒出这些东西它们都是些什么鬼”她花容失色,惊呼出口。

  沐晚却松了一口气这回总算师尊也看得到了。不然,接下来,姐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是咔嚓闪过一道电后,天上出现了好多星星,然后,我的丹田里也现出一模一样的情形。再然后,天上的星星散了,但是,我丹田里的却一直没有散。我还发现,它们都是会动的。”

  清沅真人又探入一丝神识,细查之后,抚额说道:“怪不得为师觉得很眼熟呢。”又问道,“你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妥吗”

  沐晚摇头:“没有。先前丹田里还隐隐有些发胀,现在没有了。我感觉好久都不曾这般轻松过。”有星空为掩,碧玉珠子在里头藏得严严实实的。姐终于可以安心了象是解下了一副枷锁,她在精神上也轻松了许多。

  清沅真人揉着一边的太阳穴,问道:“但是,你仍然没有突破的感觉,对吗”

  沐晚点头。突破是什么呃,大喜的日子,大家都忘了这一档子破事吧

  清沅真人愁死了:“你要什么储备多少灵气,才能进入炼气六层呀”有点象无底洞哦

  想了想,她摆手说道,“你也一宿未睡,先什么都不要管,好好补足觉再说。小孩子误不得觉呢。有为师在呢,定会给你想到解决办法的。”心里却是另外一副打算:这事也许还真和云天有关。等他破关出来,好好问一问。实在不行,带着他们俩去见见师尊。他老人家法力高深,又见多识广,也许会有什么好的建议呢。

  “是。”

  第二天清晨,沐晚早早的守在郝云天的小院门。她要接大师兄出关

  阳师叔结丹之后,颜值打着跟斗儿上升。她家大师兄本来就帅得一塌糊涂,不知道他结丹之后,会看上去年轻多少岁还能帅到什么地步

  哈哈,想想就激动呢。沐晚忍不住搓手。昨天回去之后,她试着走了一个大周天,结果发现灵气明显精纯一些,并且走得比前顺畅得多。于是,某人忍不住偷偷的练了半个时辰的剑数月不曾摸剑,真的憋得好辛苦。

  不想,惊喜再现无论时练剑时,还是练完以后,她都通体舒泰,感觉好到不能再好

  于是,她将所有的忧虑都抛诸脑后:只要能练剑,且活蹦乱跳的,无伤无痛,有什么可以担心的

  进级的速度慢,又如何姐今年才七岁

  所以,沐晚一夜无梦,睡到大天光。然后,她非常好心情的过来见证帅帅的大师兄出关。

  也没等多久,紧闭的小院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小师妹。”郝云天清冽的声音自里头传了出来,“早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