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四四章 心魔劫
  沐晚以为师尊同意了,出了洞府,她走到郝云天的小院门口,和往常一样撩起袍角,盘腿坐下:“大师兄,今天任务院发了金色任务令过来。三天后,我就要去外门新徒处参加岗前培训。大师兄,你快些结丹,好能破关出来陪师尊。不然,我出去了,就只有师尊一个人留在家里了。”

  然后,她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眼睛,继续说道,“大师兄,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今天一提起外门,两个眼皮子就乱跳。在我们那儿,老人们都说,左眼跳是福,右眼跳是祸。可这两只眼皮子一齐跳,到底是个什么说法呢”

  嘿嘿笑了笑,她起身,拍拍屁股走人:“大师兄,明天我再来看你。你一定要加油,努力,早点结丹哦。”

  哪知,下了台阶,走了还不到十步,身后突然寒风凛冽,剑意逼人

  沐晚连忙转身回望。只见原本秋高气爽,瓦蓝瓦蓝的小院上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片黑漆漆的乌云,象锅盖一样,将整个小院严严实实的罩住。

  小院周边立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大师兄沐晚心中一窒,几乎是本能一样,催动“逍遥八步”向弟子院外面飞掠,同时,惊呼出口:“师尊,快来”

  话音未落,清沅真人提着剑,已自洞府中冲了出来。她伸手隔空一抓。

  沐晚只觉得眼前一花,耳边的风声“呼呼”作响,再定睛一看,自个儿已经站在师尊身后。

  “师尊,大师兄怎么样了”脚下还未立稳,她着急的问道。

  张师叔跟她详细说过阳师叔结丹的情形,可没有什么乌云盖顶一说啊。

  清沅真人回过头来,脸上的神色是前所未有过的凝重:“小晚,云天正在度心魔劫。为师要为他布剑阵,护法。顾不上你。你回洞府练功室暂避一下。心魔无孔不入,你要切记,抱元守一,气沉丹田。千万不要走神,以防心魔入侵。”

  此心魔劫来势汹汹,表明郝云天早已心魔深种。而她身为师尊,却毫不知情,简直是失职之至。

  然而眼下不是自责之时。她是师尊,必须尽全力护大弟子周全。可小弟子的情形也不容乐观。她真真的分身无术。两权相害取其轻。眼下,只有将小弟子安置到练功室里。那里有阵法守护,应该可暂时护住小弟子。

  “是,小晚遵命。”沐晚没有迟疑,看了一眼布满寒霜,俨然进入三九寒冬的小院,说道,“我能照顾好自己,师尊只管放心。”一咬牙。她催动“逍遥八步”,拉出一串残影,用最快的速度冲向洞府。

  可恨她修为有限,帮不到师尊和大师兄,所以,只能护好自己,不给他们添乱。

  清沅真人甚是欣慰:这才是剑修该有的果敢与坚决

  深吸一口气,她收回目光,祭出穿云梭,飞身跃上去。稳稳的立在半空中,居高临下的对乌云笼罩的小院大喝道:“游龙,摆阵”

  “刷”,游龙剑。出鞘

  “铮”,战意冲天。清亮的剑鸣声当即震住小院里的阴风阵阵。

  “嗷”,一道金色的剑光划破天空,化成一条五爪金龙,张牙舞爪的从天而降,一个猛子。向小院扎了下来。

  而小院上方的乌云象是能感应到危险袭来一样,急速向外扩散。

  “沙沙沙”乌云所到之处,凄风冷雨,愁煞个人

  一名在附近打扫的剑奴躲闪不及,被大雨浇了个透心凉。她尖叫一声,将然用衣袖遮了头,一头撞向青砖院墙。

  “啪”溅血身亡。

  她是被雨水中的一丝心魔之气入侵,一时间,心底的负面情绪放大到极致,心神失守,“被”自杀死

  须叟,一缕白色的元气自她的尸体里飘出。

  “滋溜”乌云将之吸了进去。立马,它看上去比刚才略微凝实一些。

  显然,乌云就是郝云天心底的心魔在外面的投影。眼下,此心魔尚未成气候,只能用这样的形式吸取活人的元气,试图以最快的速度成长起来,凝实成实质。

  清沅真人看得分明,哪能让它得逞

  “圈”

  她左手捏成剑诀,右手挥动手听游龙剑。

  “嗷”金龙张开血盆大口,“啪”的龙尾一摆,比闪电还要快,首尾相连,团成一圈,将硕大的乌云牢牢圈住,一丝云气儿也不曾漏过。

  “紧”

  半空之中,清沅真人剑指一点,金龙骤然内缩。

  那块乌云竟然象人一样,发出“啊啊”的嘶吼之声,拼死挣扎。

  奈何金龙箍得跟只铁桶一样。它四下乱窜,却始终动弹不得。

  乌云是郝云天的心魔投影。只要郝云天斩杀掉心魔,乌云必然消失殆尽。在这一场比斗里,清沅真人身为师尊,也完全是个外人,能做的也有限得很,仅能替他护法,拦住乌云,不让后者肆意扩散而已。

  因此,将乌云团团围住后,清沅真人降下穿云梭,在郝云天的小院前席地而坐,盘起双腿,将颤动不已,剑气凛然的游龙剑平摆在两个膝头之上。

  她双手在胸前翻飞如花,打出一系列的手印,最后长啸一声,双臂一振,喝道:“护山阵,启”

  铮又是一声剑鸣,恰似炸雷滚过。

  一把金色的巨剑自观云岭山脚拔地而起,澳门赌博网站:直指云霄。

  四周鸦雀无声,一片死寂。

  清沅真人吐出一口浊气,双指在胸前各掐了一道剑指,合上双眼,艳丽的脸上古井无波。

  而沐晚在练功室里,情形很是不好。

  耳边总是响起一些尖利刻薄的声音:“沐婉儿天生克母克弟,她的生母跟未出世的弟弟,就是被她生生克死的”

  “父亲才懒得理睬你个药罐子呢。”

  “沐婉儿,你克死了自个儿的生母还不够吗就别来祸害我的母亲了”

  “丧母长女,有什么好得意的”

  很快,这些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细碎的念叨声:“你怎么还不去死你为什么不死去死去死死”

  魔音象蚊蝇一样在她的两耳边嗡嗡的响个不停。

  柳眉紧拧,沐晚不得不大声的念诵道:“抱元守一气沉丹田抱元守一气沉丹田”

  然而。效果不佳。魔音象催眠曲一般。她只觉得两个眼皮越来越沉,睡意渐浓。

  不行,不能睡她使劲的一摇头,咬破舌尖。强打起精神兀自坚持。

  刺痛伴着腥甜在唇齿之间泛开,她的额头上不住的往外冒豆大的汗滴,眉头也越锁越紧,身形开始微微打晃。但是,她仍然倔强的挺直腰杆。大声念诵:“抱元守一气沉丹田”

  时间一息一息的过去

  突然间,她听到一声清亮的剑鸣。此声宛若天簌,立时,魔音消失,耳边终于清静下来。

  沐晚吐出一口浊气,却不敢有丝毫放松,继续念诵:“抱元守一”

  不知不觉之中,她的声音嘶哑了。

  郝云天的识海里。

  两个一模一样的郝云天执剑相对。两人穿着一样的太一宗内门弟子服,手里拿的剑也是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其中一个双目赤红。另一个则眼里黑漆漆的,幽深如无底之渊。

  两人都气喘如牛,汗流浃背,形容甚是狼狈,显然是已经恶斗过一场。

  后者双手执剑,软声劝道:“郝云天,从了本尊,本尊出去之后,定将宁儿送来与你做伴”

  他的话音未落,双目赤红的那一个愤怒的咆哮道:“闭嘴去死”说着。他挥起手中的巨剑,不管不顾的向对面之人斩去。

  对方脸色大变,黑漆漆的眼里竟然现出绝望之情,大呼:“郝云天。本尊就是你,你也是本尊你不能杀死本尊”

  然而,郝云天充耳不闻,手里的剑没有半点迟疑。

  一道金光闪过。那个自称“本尊”的郝云天烟消云散,化为乌有

  双目赤红的这个郝云天也不好过。他身形一晃,打了个踉跄。勉强拄剑而立,对着那位消失的方向,咧嘴而笑:“师尊不容亵渎,不能,绝对不能谁也不能”

  “噗”屋里,郝云天猛然睁开眼睛,喷出一口血沫。

  心魔劫,过

  道心更加纯粹,更加坚定

  与此同时,院子上空的乌云陡然消失。

  明媚的阳光洒进小院里。

  白茫茫的寒霜化成滴滴浑圆的水珠,“叭嗒、叭嗒”自屋檐上滴滴落下。

  紫气东来,小院里生机勃勃,又换新颜。

  清沅真人睁开眼睛,嘴角高高翘起,双目比阳光下的水滴还要闪亮:“好样的,云天”

  右手轻抬,她朗声道:“游龙,回来”

  “铮”,膝头的金剑发出一声欢愉的剑鸣。一道金光闪了过来,小院上空的金龙不见了。

  游龙剑入鞘,嗖的钻回她的丹田里。

  小院里,一道紫气钻进郝云天的眉心。

  郝云天为之一震:紫气入体,是即将完美结丹的标志

  由于清沅真人没有撤掉护山剑阵,是以,周边的人感觉到了岭上有人结丹,纷纷赶过来蹭机缘,却被护山剑阵挡住,进来不得。他们在山脚盘桓半天,最后不得不抱憾离去。

  转眼间,观云岭上堆砌起近百丈高的金色祥云。这是周围涌过来的金灵气所化。它们发出耀眼的金光,将整个观云岭照得金灿灿的。

  清沅真人见状,连忙传讯给沐晚,叫她过来围观郝云天结丹,顺便蹭蹭机缘。

  沐晚飞赶过来,才在她身后,盘腿坐好,一缕精纯的金灵气竟然直接通过肚腹钻进了丹田里。

  “啊”沐晚不由轻呼,暗道:这灵气入体的路径明显不对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