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四三章 金色任务令
  内门大比结束后,开始发放奖品。

  炼气期的奖项包括:凡是单场进入前五十名的,都能得到一百点贡献值;综合名次进入前五十名的,除了能得到两百点贡献值,另外奖励中品灵石一块;单场名次的前三名,奖励贡献值一百点,并分别奖励中品灵石三块、两块和一块;综合名次进入前三名的,奖励贡献值三百点,并分别奖励中品灵石五块、三块和一块;所有奖项都叠加发放。

  筑基期的奖项也差不多,只不过是将中品灵石换成上品灵石。

  所有的奖品要求获奖弟子携获奖通知,于一个月内去任务院功法总堂领取。过期不领者,奖品充公。

  沐晚收到了功法堂的获奖通知。通知上写明,她一共获得五百点贡献值和一块中品灵石。

  清沅真人看过通知后,高兴的说道:“领奖当然要积极点,你明天一大早就去领回来。”

  于是,沐晚给张逸尘传讯:“师叔,我是小晚,明天早上去领奖吗”

  比赛期间,她虽没有去观赛,但是也命剑奴们密切关注张逸尘的比赛。就连张逸尘的盘口,她也是积极参加,押下重金的其实师叔能不能进入前五十名,她也很没底。只不过是之前赚了一笔,拿出来给师叔壮壮声势。好吧,反正是赢来的,输了也不心疼。却没有想到,托师叔的福,她的身家因此而翻了三番

  事后,她特意传讯给张逸尘,报告这个好消息。

  张逸尘很快回讯,言语之间充满骄傲:“小晚,好眼光我也押了自己赢,赚得盆满钵满。”

  这一次,张逸尘也是第一时间给她传讯:“行,明天卯正,我来接你。你到观云岭山脚的迎客亭等我。”

  第二天。他如期而至,带沐晚去祖师峰的功法总堂领奖。

  他们去得比较早,一不小心就成了最先赶来领奖的弟子。没有片刻停留,张逸尘随即又送沐晚回了五花岭。后者以为他是于百忙之中挤出一点时间。不好意思的说道:“师叔,您忙的话,不用特意赶过来的。”

  张逸尘摆手:“我这段时间闲得很,无事一身轻呢。”然后,他解释道。“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可无防人之心。就算是在宗门里,小心谨慎些总是没错的。”

  沐晚点头,乖巧的应道:“我记住了。”

  逍遥峰,玉岭。

  流云真人听胡管事念完沐晚近期的行踪后,哼道:“这小子倒是乖觉得紧。”

  胡管事掩上记录簿,献计道:“要不小的派人先将他钓出来然后再咔嚓掉。”说着伸手做了一个“切”的手势。

  流云真人冷哼:“这段时间,清玉老小子盯得正紧,你们暂且不要动他。等风头过了再说。到时,本尊定要叫他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说到后面。他眼露凶光,神情好不狰狞语气更是阴冷狠戾之至。

  “是是是。”胡管事禁不住打了个冷战,不敢直视之,“小的时时都派人紧盯着五花岭上的动静呢。那小子插翅也难飞出真人您的手掌心。”

  而沐晚从此埋头清修,不曾迈出观云岭半步。

  正是,山中无甲子,岁月不知年。不知不觉中,春去夏尽,初秋至。

  经过数月的苦修,沐晚明显的感觉到丹田里灵气澎湃。却始终没有将要突破的感觉。

  清沅真人也表示看不懂:“按理说,你应该随时都会突破了。”她百思不得其解,只好令沐晚每天早、中、晚都来练功室。她一天要给这个“难产”的徒弟检查三次丹田。

  第一次,清沅真人给沐晚察看丹田里。后者心里是不住的打鼓:要不要跟师尊坦白碧玉珠子的事情一旦师尊发现了碧玉珠子,澳门赌博网站:空间和香香也都包不住了

  不想,清沅真人检查完后,软声安慰道:“别怕,你的丹田好好的,没有任何不妥之处。”

  沐晚暗中吃了一惊。忍不住敛神内视:那颗瓦蓝瓦蓝的珠子悬于靠近丹田正中心的上空,仍然在滴溜溜的打着转儿。

  这么明显的存在,师尊怎么可能发现不到

  她深吸一口气,装出娇憨的样儿,故意问道:“师尊,我的丹田是什么样子的呀”

  清沅真人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你自个儿的丹田长什么样,你自个儿都不知道吗还来问为师”

  唔,鼻子好酸沐晚使劲的吸了吸鼻子,继续卖萌:“我以为师尊看到的,和我看到的不一样嘛。”

  “都是同一个丹田,能有什么不一样”清沅真人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宝里宝气。”

  沐晚在她身边侍奉了数月,与之朝夕相对,早已摸清她的脾性,由此不难判断出:师尊确实没有发现碧玉珠子的存在

  姐的丹田里明明有一颗珠子并且在姐还没有半点修为的时候,它就呆在里头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沐晚想了想,还是将涌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不是她不信任师尊。而是两世为人的经验告诉她,性命攸关的绝密事情,只能烂在自己的肚子里,不论是谁都不能说。这样做,其实既是保护了自己,也是保护了自己身边最亲密的人。而空间于她,就是这一等的绝密事情。

  清沅真人见她神色凝重,又好言宽慰道:“突破之事,九分在人为,一分靠时机。突破的契机什么时候到,谁也猜不着。也许,今天晚上你睡着之后,于梦中就突破了,也说不定呢。”

  但是,又过了十几天,沐晚仍然没有突破的迹象。清沅真人面上不显,仍然按部就班的一天三次亲自替沐晚检查丹田状况,心里却开始着急:一方面,丹田里的灵气越来越多,另一方面,炼气期的丹田是如此的娇弱,长此以往,绝非好事

  无奈之下,她撤去了沐晚小院里的聚灵大阵,同时,命沐晚放松心情,每天运气走大周天的数目减半,静等契机的到来。

  不想,契机迟迟未到,任务院的任务令却到了今年恰好是宗门广收门徒之年。这是十年一次的大盛事。任务院,再加上外门任务处的那点人手,用来打汤都嫌少了。是以,任务院按惯例在内门各峰各山抽丁。而观云岭这次很光荣的被抽中了。

  任务院行事越来越人性化。郝云天闭生死关的事早就报备上去了。于是,任务院将沐晚派往外门新徒处,为期六天。在此之前,她要于三天后,携带身份玉牌与任务令,去新徒处报到,进行一天的岗前培训。

  任务令是直接发给观云岭岭主清沅真人的。此时正好是沐晚一天当中第一次检查丹田的时间。是以,沐晚也在练功室里。

  看完后,清沅真人心里简直好比成千上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小晚现在这种情形,本尊恨不得能把她牢牢的拴在裤腰带上呢出什么鬼任务

  “该死的。”她低声咒骂了一句,起身对自家小徒弟说道,“小晚,为师去一趟任务院,你现在的情形不适合出这趟任务。”

  沐晚看着她手头的金色任务令,劝道:“师尊,我以前听大师兄说过,金色的任务令是宗门里最高级别的任务令,一旦发出,不容推却。”

  清沅真人当然比她更清楚金色任务令的厉害。此令有如祖师爷亲令,据她所知,太一宗貌似还没有人抵制过金色任务令。这也是她大为恼火的原因。直觉告诉她,这一趟任务不简单。怕吓着自家小徒弟,她没有点破,而是哼哼:“规矩都是人订的。”不管怎么样,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

  沐晚却说道:“师尊,这么些天了,我一直没有突破的迹象。去外门转一圈,也许能寻得契机呢。再说,任务令上说得很明白,考虑到我的修为,派的任务很简单。金色任务令非同小可,师尊,就让我去一趟吧。我会加倍小心的,稍微感觉不对,立刻就回来。”

  清沅真人却想到了另一层:如果真是某些人暗中算计的话,是祸躲不过本尊就这么急急忙忙的跑去任务院,弄不好正好中了他们的下怀

  也罢,本尊先冷静下来,好好谋划谋划。

  于是,她重新坐回蒲团,对沐晚说道:“你先退下,此事,为师要仔细考虑一番,才能定夺。”

  “是。”

  待沐晚离开后,清沅真人沉思片刻,右手一晃,手里多了一枝寸长的绿色玉哨。她吹响了玉哨。

  三息不到,一个蒙面黑衣人“嗖”的单腿跪于她的跟前:“少主”

  “查这道金色任务令是怎么一回事”清沅真人将手里的令牌“啪”的扔到地上。

  “是。”话音未落,黑衣人隔空捡起令牌,又“嗖”的一下不见了。

  逍遥峰,玉岭。

  流云真人端着白玉茶碗,一边用茶盖轻轻拨弄碗中的茶沫,一边问道:“金色任务令发出去了吗”

  胡管事谄媚的笑道:“回禀真人,今儿一大早,小的亲手发出去了。”

  流云真人脸上现出一丝笑意,哼道:“这回你亲自去盯着,势必要把那小子给本尊活捉回来。若是发了这么大的本钱,却连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都奈何不了,你也不必再回来禀我,直接去跟胡家的列祖列宗们解释。”

  “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