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四二章 倾慕
  336;&l;章节内容开始

  ,。

  时隔半个月,内门大比再次开赛。

  这一回参加比赛的都是内门筑基期弟子。虽说比赛的内容仍然是那三样,但,无论场面,还是参赛的人数,以及围观群众的规模都远远超过前一轮。就连第一场的“万仞争锋”也有不少金丹真人大驾光临。

  天色刚蒙蒙亮,万仞山脚已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观云岭唯一的筑基期弟子郝云天正在闭生死关,没有参赛。是以,清沅真人与沐晚师徒俩都没有去凑那份热闹。倒是峰里的剑奴们在开赛的前一天就向真人报备:她们想不当值的时候,去观赛。

  十年一期的内门大比,对于她们来说,也许是人生之中唯一的一场盛会。

  清沅真人对剑奴素来宽厚,当场点头应允:“可以。不过,你们不可误了差事。”

  于是,剑奴们欢喜的自己排了班,轮流去观赛。

  这样一来,原本清静的观云岭基本上看不到人影。

  沐晚和往常一样,浇完水后,坐在郝云天的小院门口说八卦:“大师兄,昨天我师叔和阳师叔、林师叔他们过来了。师叔替我送了一份拜师礼。师尊说那是一双上佳的定颜珠。我没有见过,初看一眼时,还以为是珍珠呢。大师兄,那双定颜珠非常相像,每一颗都有拇指甲盖儿那么大,跟十五的满月一样。用来当耳坠子最好不过了。师尊也是这么认为的。师尊和我一起设计出了款式。师尊还给取了个名字,叫做明月珰,说等内门大比结束之后,就送到丹霞峰,找人订做。”顿了顿,她又说道,“大师兄,你快些结丹破关哦。这样的话,你就能看到师尊戴明月珰的样子了。嗯,肯定会非常非常的好看”

  说完。她起身拍拍屁股走人:“大师兄,明天我再过来看你。”其实太一宗这么大,一天也不至于只有一条八卦。比如说,眼下就有个最热门的话题。内门大比。但是,沐晚以为,与师尊无关的事情,她家大师兄才懒得听呢。所以,她宁可坐在台阶说“今天师尊教我插花”、“师尊和我一道下厨做肉馅饼”之类的芝麻绿豆大的琐事。

  殊不知。她离开后,清沅真人从院子旁边的一株五色茶花后踱了出来,看着她的背影抚额:“都乱七八糟的说了些什么呀小丫头的嘴巴怎么这么碎”

  若有是人在旁边,定会发现真人的粉颈通红,比身后吐蕊怒放的五色茶花还要娇艳可人。

  十天后,筑基期的内门大比也降下帷幕。至此,本届内门大比正式结束了。

  张逸尘在本次内门大比上大放光彩,破天荒的杀进决赛,一举夺得第四十七名,刷新了他历年来参加内门大比的最好成绩。成为继沐晚之后的。又一最大黑马。

  赤阳真人为此特意开了一坛珍藏多年的好酒,请三个徒弟“喝一杯,以示庆贺”。

  “好小子,什么时候洗了灵根也不事先跟为师打声招呼”酒过三巡,赤阳真人砸巴砸巴嘴,叹道,“转眼,你们都长大了喽。”

  张逸尘张了张嘴,将涌到嘴边的话咽下,起身举起酒碗。诚恳的敬酒:“师尊,弟子嘴笨,不会说话。这碗酒,敬师尊。一直以来。弟子让师尊操碎了心。师尊辛苦了。”说完,他仰头,一饮而尽。

  赤阳真人愣了一下,看着他把酒喝完,摇头笑了笑二小子终于开窍,懂事了。他欣慰的端起酒碗。一气喝干。

  阳煜和林定一也纷纷起身敬酒。

  赤阳真人一不小心,竟然有些喝高了。

  最后,他挥挥手,乐呵呵对三个徒弟说道:“你们三个猴崽子,这是成心要灌醉为师哪。好了,为师已醉,你们可以退下了。”

  “是。”阳煜最先起身,冲张逸尘使了个眼色。这是有话要跟他单独说的意思。

  不料,张逸尘却象没看见一般,向赤阳真人禀报道:“师尊,弟子想留下来侍奉您。”

  赤阳真人扯起醉眼,看了看他,意会到这是有事要单独禀报,遂点头:“行,小逸留下,你们两个先去休息。”

  阳煜没有办法,只得与林定一结伴离开。

  “说吧,什么事”赤阳真人忍不住打了一个酒呃。

  张逸尘说道:“师尊,弟子并没有洗灵根。”

  “啊什么”赤阳真人打了个哆嗦,立刻醉意全无,“那你体内的木灵气呢哪去了”自家二弟子头次杀进决赛,身为师尊,他当然会去捧场观赛。在看台上,他看得很清楚,自家徒弟的灵力是精纯的火灵力。当时他以为是洗去了灵根的缘故,暗中捏了把冷汗,骂道:“猴崽子不声不响的就洗去了木灵根,还好没有出事”

  他万万没有想到,张逸尘根本就没有洗去木灵根。

  张逸尘如实以对:“弟子只是分离了体内的火、木二灵气。”

  “分离灵气什么意思”赤阳真人表示听不懂,招手说道,“你过来坐下,为师替你好好检查一下。”灵气之事,不可儿戏。此刻,他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是。”张逸尘走到他跟前,撩起袍子,也在长榻上盘腿坐下。

  “放松。”赤阳真人伸出二指,轻轻压在他的右手脉门之上,徐徐输入一丝比头发丝还要细的火灵力。

  他主要是将灵力探入丹田,检查灵根的状况。

  半刻钟后,他收回灵力,吐出一口浊气,说道:“你体内的火、木二灵根比以前略有增强,其中,以木灵根的变化更加明显,都快赶上你的火灵根了。这是怎么回事”

  “是的。”张逸尘答道,“分离灵气之后,木灵根便越来越强壮了。”

  赤阳真人略作沉吟,说道:“你现在走一个大周天我看看。”

  “是。”张逸尘依言而行。

  一柱香的时间过后,大周天走完。

  赤阳真人完全放下心来,点头说道:“怪不得,本次内门大比,你能夺得第四十七名。你体内的灵气精纯许多,运气速度也提高了七成。现在堪比单灵根。但是,你的两种灵气的总量却比单灵根多了近三成。应该是分离灵气之效。这是什么时候得的机缘”自己的徒弟,自己清楚。他家二弟子行事素来中规中矩,绝对琢磨不出分离灵气的法门。

  “是小晚最先想出来的。”张逸尘将分离灵气的始末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赤阳真人听完,半天没有作声。

  良久,他叹道:“天才如果当初为师也能想到分离灵气,就没有必要冒着身消道殒的危险去洗灵根了。”

  接下来,他详细的询问了张逸尘修练功法的情形与进度,说道:“此事不要道与旁人听,免得招来祸端。还有,你分离灵气后,以后的功法在细节上要好好调整一下。具体怎么调整,为师需闭关几日,仔细的琢磨琢磨。你没有别的事,先回去,好好休息。”

  “是。”张逸尘行了一礼,自行退下。

  在回弟子院的半道上,他碰到了阳煜。

  阳煜现在已经自行开府。他的宝山是暗香山,离云霄山很近,中间隔了还不到十个山头。

  此刻,他没有返回暗香山,仍然留在云霄山顶,绝对不会是雅兴大发,吹着小风儿赏月。

  张逸尘想起之前的那一眼,疾步上前,问道:“大师兄,去我的小院里坐坐吗”

  月光之下,他仿佛看到阳煜的一双耳朵尖微微泛红。

  阳煜摆手,轻声说道:“不用了。我只是想问问你,那双定颜珠还在不在如果在的话,可否让给我我那里的法宝、丹书,任你挑。”前面,他们三兄弟一起下山远游,将那起子散修一锅端了。别看那几个散修修为不过筑基初期,却收藏了很多稀奇古怪的好东西。不过,三兄弟瓜分战利时候,张逸尘什么都不要,只要了一双定颜珠。

  张逸尘笑道:“那双定颜珠是我特意给小晚备下的拜师礼,上次去五花岭的时候,已经进献给了清沅师叔。”

  “哦,已经送出去了。小逸好眼光,我也觉得那双珠子很配清沅师姐。”阳煜点点头,轻拍他的肩膀,“行,既然如此,这话就当我没有说过。”

  张逸尘看出他眉眼之中现出一分惆怅,灵光乍现,脑海里陡然冒出一个念头:莫非大师兄有心仪的女子了

  于是,主动说道:“大师兄,我这里还有几颗深海珍珠,颗颗都有龙眼那么大。原本也是给小晚备下的拜师礼,现在用不上了,要不,你拿去”自从得知清沅真人有意收沐晚为徒,他就开始张罗拜师礼了。清沅真人是出了名的好打扮,又是个美丽的女修,他便想,送珠宝首饰什么的,应该最合适。于是,他费尽手段到处收集好的珍珠,想制成一副防御手串。不过,当看到那一双定颜珠后,他立马改了主意哪有女修不喜欢红颜永驻的清沅师叔是金丹期的成名女剑修,什么样的防御法宝没有只送一副珍珠手串,这份拜师礼有点薄哈。更何况,他还没凑齐足够的珍珠呢。

  阳煜想了想,点头说道:“走,去你的小院里坐坐。”这里也不是看宝的地儿。未完待续。,更优质的体验。 &l;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