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四一章 定颜珠
  沐晚将阳煜三兄弟引领至山顶。しxs清沅真人在洞府门口的门廊下迎接他们。

  “清沅师姐太客气了。”不待清沅真人开口,阳煜抢先说道。

  清沅真人笑道:“梅山阳煜的道号师弟是新客,应该的。”看向他身后的两位师弟,说道,“张师侄,本尊见过。另一位是面生的,想必就是赤阳师兄的第三位高足林师侄了”

  “见过清沅师叔。”张逸尘和林定一齐齐上前半步,抱拳行礼。

  清沅真人伸手虚扶:“我观云岭没这么多规矩,你们不必拘谨,随意就好。”说着,她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笑道,“小晚听说你们今天要来,早早的备下了茶水和点心。我们莫再站在门口了,先进屋。”

  一行四人来到正厅分主宾坐好。

  期间,沐晚已经领着两个剑奴摆好茶水,点心。除此之外,厅里不但收拾一新,而且还特意摆了好几大瓶五色茶花插花,布置得赏心悦目。

  我家小晚好能干清沅真人满意的冲她招招手:“你忙活大半天,也坐下来陪一陪你师叔们。”

  “是。”沐晚乖巧的在她身后,垂手侍立虽然师尊发了话,但是身为弟子,该守的礼还是要守的,尤其是这种正式的社交场合。

  阳煜微微颌首,赞道:“恭喜清沅师姐收了个好体贴的徒儿。”

  清沅真人从心底里笑了出来:“说起来,还要多谢张师侄呢。张师侄历经艰难险阻将小晚从凡人界带回宗门里,辛苦了。”

  张逸尘红着脸,澳门赌博网站:连连摆手:“不敢当,不敢当。小晚很好。只要小晚过得好,一点儿也不辛苦。”

  清沅真人先是“扑哧”一声,掩嘴笑道:“张师侄确实是个实诚人。”然后,她偏过头去,对身后的沐晚说道,“小晚,带着你张师叔到处逛一逛吧。”

  “是。”沐晚出来。亲热的走到张逸尘跟前。“师叔,我们走吧。”

  张逸尘此番前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亲眼看看他家小晚过得好不好,闻言。如获大赦,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抱拳说道:“多谢清沅师叔。”

  清沅真人摆手,招呼阳煜两兄弟:“来。尝尝小晚亲手做的茶花糕。本尊之前尝过了,小晚的厨艺不错哟。做的点心既好看,又好吃。”

  每人面前都摆着一碟点心。形状如开得正盛的五色茶花,粉红色的花朵中间还点了鹅黄的花蕊,但大小却不及真花的五分之一大。吃起来的话。刚好一口。

  阳煜看着点心赞道:“活龙活现,就象真的一样。”他其实对一切糕点无爱。

  林定一不客气,当即吃了一块。笑道:“唔,入口即化。比天香楼的一口糕还要好吃。”

  天香楼的“一口糕”冠绝整个东华洲。清沅真人闻言,点头说道:“本尊也这么觉得。”说着,她轻轻拿起一块茶花糕,也吃了起来。动作优雅,略带慵懒,且神情甚是惬意。

  阳煜看得竟然有些挪不开眼。

  回过神来,他只觉得唇干舌燥,连忙垂眸,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掩去眼里的热度。

  “咦,梅山师弟,你不喜欢吃点心吗”清沅真人见他不捧场,问道。

  “喜欢,喜欢。”阳煜顿时只觉得整张面皮都象是被点着了一般,火烧火辣的,有木有

  大窘他赶紧拿起一块点心放进嘴里,狂吃。

  林定一坐在他的下首,看得清清楚楚,心中是狐疑不已:大师兄根本就不喜欢吃糕点的今儿是怎么了还有,大师兄的脸咋突然就红了呢

  另一边,沐晚带张逸尘参观了自己的小院子。

  看到她的住处灵气比外面浓郁近十倍,同时又收拾得华美、舒适,张逸尘乐得就没有合拢过嘴,不住的点头:“很好,很好。”

  听说郝云天正在闭关结丹,他明显愣了一下,又立马笑得见牙不见眼:“你大师兄也是个护短的。等他结丹出来,你在内门简直可以横着走了。”

  沐晚笑道:“我现在也可以横着走呀。大师兄闭关前,特意向与他交好的师兄们引荐了我。”说着,将前些时候与袁鹏等人见面的情形说了出来。

  “那就好。”张逸尘想了想,敛起笑容,认真的叮嘱道,“你在内门人生地不熟的,最好不要随意行走。还有,你从外门弟子直接变成亲传弟子,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呢。唔,你想去哪儿,不妨先传讯给我。我陪你去。明天开始的内门大比,你最好还是不要去凑热闹了。往往越是热闹的地方,越是混乱。”搁在以前,他是说不出这番话的。接连出去历练了两次,他越来越实实在在的体会到人心险恶。这也是他急巴巴的过来看望沐晚的原因之一。他家小晚还小,眼下又风头正盛,最易被人捧杀啊。他此番过来也是想多提醒提醒小丫头。

  “嗯,师尊也不让我去看比赛。”沐晚心里暖洋洋的,仰起小脸,甜甜的笑道,“师叔也要万事小心。比赛的时候,有很多人会使阴招呢。”

  张逸尘一听,拧眉问道:“有人对你使阴招了是谁”

  沐晚见他紧张的跟只护崽的老母鸡一样炸了毛,心里幸福极了,赶紧说道:“没有。我比赛的时候,大师兄全程陪着呢。哪个敢阴我是我在比赛的时候,看到别人中了阴招。”师叔的修为有限,故而,与海阳胡家的恩怨,她不想将之牵扯进来。

  张逸尘松了一口气:“这是惯有的事。”

  又叮嘱了几句譬如“好生保重”、“专心修行”、“孝顺你师尊”之类的话,他满意的辞行:“明天还要参加内门大比。师叔以后再来看望你。”

  沐晚知道他挺忙的,也不再挽留,说道:“我送您去师尊那边。”

  这时,一个剑奴过来传话:“姑娘,梅山真人和林公子要走了。真人命奴婢过来请告诉张公子,梅山真人和林公子在半山亭等您。”

  张逸尘想了想,说道,“小晚,我想再去拜见一下你师尊。”

  “行,我帮您通报。”沐晚没有问什么事,直接吩咐剑奴先去通报清沅真人,自己则陪着他一道走出弟子院。

  刚出弟子院,那名剑奴回来禀报:“张公子,真人请您正厅一叙。”

  见到清沅真人后,张逸尘直接拿出一只巴掌大的玉盒,双手奉上,说道:“多谢师叔将小晚照顾得这么好。弟子无以为报,这次外出偶然得了两颗定颜珠,望师叔笑纳。”

  接照修真世家的规矩,有子弟得幸拜入金丹真人门下,家族是要奉上一份拜师礼的。沐晚来自凡人界,沐家连她的具体去向都不知,哪里会有什么拜师礼而张逸尘早把沐晚当成了自家的子侄,费尽心思寻来这一份拜师礼。这是他今天过来的第三个目的。

  沐晚很是意外,看着他,眼角不由湿润了。

  清沅真人叹了一口气,笑道:“你放心,我既收了小晚为徒,就没有不好好照顾她的道理。行,谢谢你,定颜珠,我收下了。”说着,冲沐晚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去接过来。

  “是。”沐晚上前双手接过玉盒,本想冲师叔笑一个,不想却根本抑制不住泪意,喉头更是堵得紧。她泪眼婆娑的哽咽道,“师叔,师尊待小晚很好,跟亲生女儿一样,您尽管放心。”

  “我知道。”张逸尘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再次叮嘱道,“我走了,你不要送了。你要好好听师尊的话,好好保重,好好修行。有事的话,千万要记得给师叔传讯。”

  “嗯。”沐晚抱着玉盒,使劲的点头,眼泪流得更凶了。

  清沅真人也不由有些动容。

  张逸尘又向她行了一礼,方转身离去。

  师尊没有发话,沐晚是不能擅自去送行的。是以,她唯有抱着玉盒,目送张逸尘离开。

  直到他的背影完全不见了,清沅真人才说道:“小晚,把盒子拿过来给为师看看。”

  “是。”沐晚揩干眼泪,转身回到她跟前。

  清沅真人接过来,打开盒盖,叹道:“上颜珠。每一颗定颜珠都是独一无二的。难得这一双珠子如此相似,可谓有价无市呢。你师叔确实费了不少心思。”

  沐晚定睛细看。玉盒里很仔细的垫着厚实的大红丝绸。上面摆着两颗拇指甲大小的白色圆珠,皎白如满月。猛一看,她还以为是上佳的深海珍珠。

  “师尊,定颜珠有什么效用啊”

  清沅真人轻轻拔弄着盒里的珠子,答道:“可以令人容颜不变,始终如一。越是好的定颜珠,期效越长。象这两颗定颜珠,加起来,可以保住容颜千年不变呢。拿去拍卖的话,不知道有多少女修会为之抢破头。”

  她“啪”的盖上盒子,塞给沐晚,“为师拿了这东西没用。你喜欢,送给你。”她虽极其爱惜容颜,但是还不屑于用定颜珠维持不老容颜。况且,她更喜欢晶莹剔透、亮闪闪的宝石。

  沐晚大汗:“师尊,我才不要一千年都是小孩子模样呢。”眼波一转,她献计道,“这两颗珠子比珍珠好看多了。做成一副耳坠子,师尊戴上去,肯定好看”有她在,怎么可能令师叔的一番美意束之高阁呢

  清沅真人闻言,眼前一亮:“确实是个好主意小晚,你想到什么好看的款式了吗说来听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