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四零章 逆鳞
  “这样吧,澳门赌博网站:我递一个帖子给清沅师姐,后天带你们俩拜访五花岭。```しxs”阳煜说道。

  赤阳真人点头:“这样还差不多。”扭头对另外两名弟子说,“你们两个,明天先去功法堂报名,再回来给老子好好的休整休整。内门大比上,别给老子搞得太难看。”看着活蹦乱跳的两个徒弟,他其实是满心欢喜的。半年来,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到了实处。

  “是。”张逸尘和林定一齐声应道。

  “你们先回去休息,小煜留下来。”

  “是。”

  待两人离开后,赤阳真人忍不住身子前倾,迫不及待的问道:“如何”

  其实,阳煜此次带着两位师弟出去历练,主要目的是为了帮林定一渡生死劫。好吧,张逸尘的角色是陪练。

  去年,阳煜结丹。身为师弟,林定一必须得赶回来参加自家大师兄的结丹大典。

  典礼一结束,林定一又急急的向赤阳真人申请再次出游,说是,他和几个朋友偶然得了一张前辈高人的洞府秘图。几人将地图割成数块,一人一块,约好一个月后再集合,一并去找寻那个洞府。

  来了赤阳真人听了之后,心里“咯咚”作响,暗道,小煜的金丹吉相果然是应在“报春”二字上之前,阳煜特意寻了个时间,让自家师尊猜他的金丹初梦。后者费了好多脑油,终于猜出了门下其余两位弟子的生死劫。

  问过详情,又看了那张地图残片之后,赤阳真人说道:“为师观此行甚是危险。你那几个朋友可靠不可靠哇交往多久了”

  林定一闻言,暗暗踌躇。答道:“都是弟子这次远游认识的新朋友。”经师尊一提醒,他突然感觉到与他们这次相约,冒失得很。

  “不过,机会难得,你也需要多出去见识一番。”赤阳真人说道,“都说打虎还得亲兄弟呢。这样吧,让你两位师兄陪你走一遭。”看上去他象是随口一说。实则。这个决定是他和阳煜事先慎重商量出来的。

  自家大师兄是金丹真人,二师兄也是筑基中期的修为。林定一当然乐意之至,当即满口应下。

  于是。阳煜匆匆处理完手头的公务,一个月后,带着两个师弟去寻找在金丹初梦里曾让他肝肠寸断的那个高人洞府。

  “还好师尊让我和小逸跟去了。”阳煜答道,“这其实是一个圈套。所谓的高人洞府是假的。那帮人一共五人。都是筑基初期的散修。他们看中了小定的身家,又忌讳他太一宗内门亲传弟子的身份。所以就设下了这个圈套。据他们自己招供,他们惯用此招对我太一宗内门亲传弟子下手。小定不是第一个上当的。此外,他们还招供,是散修联盟授意他们如此行事的。”他很庆幸。跟小定走了这一遭,从而挖掘到了很多金丹初梦里不曾显露出来的有用信息及线索。

  “散修联盟”赤阳真人怒极而笑,“一方面对我太一宗筑基弟子下黑手。另一方面又与魔修勾勾搭搭,这起子乌合之众到底想做什么”

  虽说他赤阳只不过是太一宗的一名资深金丹真人而已。生性疏散,素来不喜争斗,平常也不太过问宗门庶务,但是,散修联盟此种行径却是犯了所有修真者的大忌

  他表示很愤怒

  阳煜警觉的问道:“勾结魔修师尊何出此言”

  赤阳真人深吸一口气,压制下心中腾起的怒火,说道:“本来这件事,在你结丹之后,为师就打算找个机会跟你好好的说一说。不过,化解小定的生死劫是当务之急,所以,这事暂且缓了一缓。先前,小逸把小晚从凡人界带回宗门,过边境大阵时,不是曾经有过魂灯发暗吗为师还特意派你去接应他们两个。”

  “是的。”阳煜点头,想起当时的情形,他的脸色立时柔和了不少,“托小晚的福,我在绝魔山脉里找到了完美结丹的契机。”

  赤阳真人抖出张逸尘曾中血煞魔气的事:“事后,小逸带回了另一枚清煞丹。我与你们的几位师伯反复研究,发现所谓的清煞丹其实是高阶魔丹自从有了绝魔山脉之后,魔丹在东华洲基本上是绝迹。不想,它又出现了”

  阳煜震惊:“您是说,魔修他们自己研制出了克制血煞魔气的丹药”

  赤阳真人点头:“据小逸的服用效果,以及我们对清煞丹的研究,应该是这样。”

  阳煜“滋”的吸了一口冷气,拧眉分析道:“血魔是魔修里最凶残的一支,也是最强悍的存在。难道说,魔界发生了内讧,他们自己也容不下血魔了”

  赤阳真人摇头:“正魔不两立。我们修真界与魔界有万余年不曾接触过。魔界现在是什么情形,谁又知道呢不过,散修联盟里一个筑基修士都随身带有高阶魔丹,足以表明散修联盟和魔修早就暗地里有往来。”

  阳煜点头表示赞同:“师尊,这件事您还透露给了其他人吗”

  赤阳真人笑道:“就是你那几位师伯,我也没有告诉他们清煞丹的来路。”

  “此事非同小可。师尊,我们即刻去与清玉师叔商量一番,如何”

  “我正有此意。”

  第三天一大早,阳煜带着两位师弟飞往五花岭。前一天,他早早的给清沅真人下了帖子,说是带两位师弟登门拜访。而清沅真人当即愉快的回复:扫榻相迎。

  郝云天正在闭生关,于是,在山脚迎接的任务自然而然的就落到了沐晚的身上。

  阳煜的本命飞行法宝是一只玉色宝船。

  看到他的宝船,沐晚欢喜的迎上去,抱拳行礼:“弟子见过阳师伯,师叔,林师叔。”

  张逸尘听了,两只嘴角差不多都快翘到耳根上了,上下打量着她,眼里欢喜不已小半年不见,他家小晚又长高了小半寸,也胖了一点点。看来在五花岭的日子过得还不错。他总算放心了。

  阳煜笑道:“小晚,你现在是清沅师姐的亲传二弟子,这称呼也当改一改。师伯不敢当,你以后叫我阳师叔罢。”

  林定一笑眯眯的看了二师叔一眼,接口说道:“就是,沐小师妹,我是林师兄。”

  不想,沐晚很认真的回应道:“弟子特意请示过师尊。师尊吩咐,一切照旧。”

  阳煜仰头看向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的花海,一双眸子流光溢彩,赞道:“清沅师姐真乃女中豪杰”

  收回目光,他低头对沐晚说道,“小晚,你还是管我叫林师叔吧。以后,私底下,你无需改口,但是有外人在时,还是要改过来。毕竟宗门有明文规定,不可违。”说着,他回头对身后的两位师弟说道,“你们俩,想要当师叔,就勤加修炼,早点结丹。”

  张逸尘与林定一齐声应道:“是。”

  不等张逸尘出声,林定一抢先凑到沐晚跟前,快活的说道:“小晚,我一点儿也不介意你叫我林师兄。啊,你以后不管有没有外人,都叫我林师兄好了。”

  张逸尘一把将他推开,哼道:“你的唾沫星子都快喷到小晚脸上了”说着,伸手去牵小晚的手,说道,“小晚,别理这小子。走,我们上山去。”

  “好呀。”沐晚任由他牵着手,仰起头,不满的说道,“师叔,你都没有回来看我比赛。你明明说好一定会在内门大比前赶回来的。”不知不觉中,她的小嘴嘟了起来。

  张逸尘牵着她一边往山上走,一边好脾气的道歉:“抱歉啊,小晚,路上出了点小状况,师叔实行是赶不及回来。”

  “啊,怎么了”沐晚的声音陡然变得紧张起来。

  “呃,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等见过你师尊后,我再详细说给你听。”

  看着这一大一小牵着手越走越远,林定一气得直翻白眼,拉了拉自家大师兄的袖子,嘟囔道:“大师兄,二师兄太霸道了。”

  阳煜却一脸柔情的看着两人的背影,笑道:“小逸视小晚如已出,小晚俨然是他的逆鳞。你以后少拿小晚作筏子,招惹他。”

  “哈,是这样啊”林定一恍然大悟,连连摆手,“不招惹,绝对不招惹。”

  其实,最初上山的那几年,他的衣食住行都是二师兄打理的。只不过,他家二师兄以前是个“两眼不问窗外事,一心只管埋头苦修”的性子。待他的修行刚上道,二师兄便丢开手,完全不管他了。两人原本亲厚的关系渐渐冷淡下来。

  不过,这一次师兄弟三个一起出门远游。二师兄性情大变,对他关照多多。他又找回了以前与之相处的感觉呃,他家二师兄其实是个宽厚人,略带逗比。而他是赤阳真人的关门弟子,难免有些被娇惯,养成了娇横的性子。所以,两人的相处模式再也回不到以前的“兄友弟恭”,更多的时候象是“猫狗同笼”。

  阳煜身为大师兄,当然要出言警告一下某“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