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三九章 清修
  &l;章节内容开始

  鉴于沐晚所学过杂,四象五行诀又是个闻所未闻的,最后,清沅真人表示,她道行有限,被狠狠的难倒了。网暂时给不了任何有建设性的意见。

  “为师要闭关三天,好好理一理思路。这两样,为师暂时拿去参详。”清沅真人将竹简与金文古录挑拣出来,其余的,你都拿回去。”想了想,她问道,“你平常都是怎么练功法的一天走几个大周天”

  沐晚和盘托出:“阳师伯和张师叔都说我修为增进的太快,一天只让弟子运转一个大周天。”

  一提到那两只半桶水,清沅真人就来气,摆摆手说道:“以后别听他们俩兄弟胡说八道你现在走一个大周天给为师瞧瞧。”

  沐晚照办

  将近一个时辰,她走完一个大周天,睁开眼睛一看,自家师尊张着嘴,完全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师尊。”

  清沅真人加过神来,连呼“头痛”

  哪个走大周天,是将全身所有经脉全走一遍的呀还有,那个灵气拧巴得跟麻花一样,转得飞快,又是怎么一回事

  “你先一切照旧。为师要先静一静。”

  “哦。”沐晚将案前上的书本、玉简,以及两个人偶,一一收好,抱拳行了一礼。想了想,她指着案头上师尊插那瓶茶花,问道,“师尊,这瓶花可否赐给我”

  “你喜欢,就拿去。”

  “谢谢师尊。”沐晚不客气的连花带瓶一并抱走。

  待她离开后,清沅真人很没形象的仰面躺下,愁苦的哀声叹气:“何解何解啊为何本尊收的徒弟一个赛一个的不省心哈”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

  沐晚抱着花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与自家师尊相反,她现在只觉得轻松得很吐出很多压在心底的大秘密。真的好畅快

  小半年来,她越来越察觉到自己在功法上出了问题。偏又苦于无处求助。香香又被隔在空间里,她的日子过得比黄连还要苦。若不是有个内门大比的近期目标分散精力,她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扛这么久。

  “车到山前必有路。世上没有过不去的难关更何况还有师尊帮忙”她快活的瞅着几案上的插花,如是对自己说道。

  接下来的三天里,沐晚过得很轻松:练功、浇水、观云、练剑、画符、刻阵盘,一样也没耽搁。

  第三天清晨。她刚刚浇完水。一位剑奴过来传话:“姑娘,真人召见。请速去练功室。”

  “唔,知道了。”沐晚深吸一口气。向师尊的洞府快步走去正如师尊所言,功法关乎仙道,说她毫不担忧,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是。跟师尊学过一次插花后,她有所悟:修行即生活。日子是一天天过的。修行也一样,慢慢来,急不得

  练功室在正厅的后面。

  沐晚推门进去,见师尊盘腿坐在正中的蒲盘上面。双眼微合。

  她上前行礼:“师尊。”

  清沅真人睁开眼睛,指着跟前的一个蒲盘说道:“坐吧。”

  “是。”

  待沐晚盘腿坐下来后,清沅真人将两卷竹简与金文古录还给她。忧心忡忡的问道:“小晚,第七层以后的功法。你看得懂吗”

  沐晚点头:“大概看得懂。”

  清沅真人大吃一惊,看着她,摇头苦笑:“难为你还坐得住”顿了顿,她接着说道,“这应该是一套天阶功法,也很适合你。尤其是,你误打正着,分离了体内的五行灵气,与四象五行诀正好合拍。所以,你才能这么快的打通周身的经脉。只是,照功法上所言,五灵根之间也是彼此通过灵络相通的。从炼气七层起,你还要打通五条灵络。可是,灵络一说,为师也只是从这本功法上才看到,之前是闻所未闻。而灵根是修行的根本,不可妄动。为师想了许久,一方面,觉得事已至此,另一方面,为师也无法给你找到可替换的功法,所以,最好的解决方法是你继续修炼此功法。为师早年听说过云霄山的赤阳师兄的单灵根是洗出来的。所以,准备带你去请教一下他。”

  沐晚听完,摆手说道:“师尊,不用特意去云霄山走一遭。赤阳师伯去年冬天就将洗灵根诀赐给了我。不然,我也看不懂炼气七层以后的功法。”说着,她将玉简双手奉上。

  清沅真人挑眉,接过来笑道:“你倒是个讨喜的。”

  看过玉简后,她又闭上眼睛,陷入沉思。

  沐晚耐心的等待着。

  过了近一刻钟,清沅真人睁开眼睛,神色更加凝重:“小晚,接下来的路,会异常艰苦。甚至稍有不甚,会前功尽弃,再也不能修真。你确定还要走下去吗”

  沐晚握拳:“师尊,仙道虽难,我将上下而求索,始终不悔。”

  清沅真人叹了一口气,说道:“罢了,修真本来就非易事,仙道之上最不缺的就是风险。你既有此志,为师就全力助你。”说着,她将玉简还给沐晚,说道,“四象五行诀每次升级都需要大量的灵气为引。这也是你在炼气五层停滞不前的原因。为师推算了一下,假若一天只走一个大周天,你大概还要十年才能达到进级炼气六层的要求。但是,你现在周身经脉已经全部打通,不能再拖了,必须尽快进级。不然会伤了经脉,造成暗伤。所以,从今天开始,你每天必须走十个大周天。为师也会在你的小院里布下聚灵大阵。双管齐下,你应该可以在年内进级。”

  “是。”沐晚点头应下。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自今年开春以来,她练剑时,曾感觉到经脉里猛的刺痛一下。她当时以为是去年在异境里使用“一夜秋雨”的后遗症。可是再三查看,却始终找不到伤口。后来。这样的刺痛感又出现过。但是因为刺痛的位置并不固定,发生的也并不频繁,至今总共才出现五次。所以,她也没怎么放在心上。现在经师尊一说,她才知道原由,后背上顿时冷汗连连。

  清沅真人继续说道:“一旦你进级炼气六层,就要开始着手准备打通灵络。照功法上说。是要配合药浴方子进行的。其他几味配药还好。为师库房里都有。只是那三味主药,澳门赌博网站:库房里没有这么多。为师得帮你出去找找。”

  不想,沐晚说道:“师尊。三味主药,我去年在谷雨镇的异境里采了一些,足够用的。”

  清沅真人微怔,旋即。摇头笑道:“你呀你怪不得你清玉师伯每次只要提到你,都说你是个有福缘深厚的。”说着。她明显的神色一松,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万事俱备,只需攒够足量的灵气就行。得。为师这里刚好有一套聚灵大阵。事不宜迟,为师这就去你的小院里布阵。”

  说动就动。很快,清沅真人称驾弟子院。为沐晚的小院布上聚灵大阵。

  “你小院里的灵气会越来越多,三天后。才会稳定下来。维持聚灵阵的灵石,为师会按月替你续上,你只要专心修行即可。”

  “是。”沐晚点头应下。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她与师尊之间,无须“谢”字。

  临走前,清沅真人将住在小院门房里的剑奴一并带走了。理由是:沐晚潜心修行,剑奴的存在,对于她来说形同鸡肋。

  更何况,这名剑奴也在修行,无形之中会占用掉小院里的灵气。本尊的小徒弟现在急需大量的灵气,可禁不住剑奴分一瓢。

  当然,后面这一条,某位金丹真人是只会做,不会明说的。

  从此,沐晚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了运行功法,走大周天上。除了修炼,她要么是给五色茶花浇浇水,要么是跟师尊喝茶、插花,要么是去大师兄的院门前说说话这是师尊交给她的一个任务。说是这样做,可以缓解大师兄的压力,能助之早日结丹。

  除此之外,练剑、画符、刻录阵盘等,依照清沅真人的吩咐,她都一并暂且搁置。原因是,她眼下的首要任务是尽快进级,最好不要将精力分得过散;另外就是,这些都要动用灵力。而灵力运转时,难免会伤到她那打得通透的经脉。尤其是练剑,眼下对她的经脉伤害其实挺大的。所以,必须得暂停。

  至于画符、刻录阵盘,清沅真人是真心看不上。“多而不精,学个一知半解的半吊子,越到高阶,越派不上用场。还不如不学”

  总之,她基本上是足不出五花岭。就连接下来筑基期的内门大比,她都不准备去观看。

  清沅真人听了后,也点头说道:“看家的本事,真正的底牌,从来都是用于保命的。谁会拿出来比试差不多都是在耍花架子,不看也罢。”

  在大比的前三天,阳逸带着外出历练的两位师弟,张逸尘与其师弟林定一,风尘仆仆的赶回来了宗门规定,除非是正在闭生死关,否则一律不能缺席内门大比。违者严惩

  听闻沐晚已经进了五花岭,拜在清沅真人门下,张逸尘比起自己当年成为亲传弟子还要高兴。

  “小晚,我是师叔,回来了。明天过来看你。”呃,他高兴得忘了形,当着赤阳真人的面,当即给沐晚发了一道传讯符。

  赤阳真人一抬手,将刚刚腾起的纸鹤打掉:“小晚已经是你清沅师叔的亲传二弟子,你也好意思还自称师叔”

  “啊”张逸尘愣住了。

  林定一在一旁笑眯眯的补刀:“二师兄,你得自称张师兄哈哈哈”

  张逸尘横了他一眼:“以后不给你带醉逍遥”

  林定一不甘示弱的反击:“我又不是不认识小晚,不会自己去讨啊”

  张逸尘跳了起来:“不许打扰小晚修行”

  林定一故意逗他,瞪眼:“你也一样”

  阳逸说:“别吵”

  赤阳真人抚额:“老子也要收个女徒弟”一窝的小子,成天就知识闹腾,连酒都不会酿,烦死了未完待续 &l;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