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三八章 你学得还挺多的呀
  当天夜里子时正,澳门赌博网站:郝云天正式闭关。他闭的是生死关,即,不结丹,不出关。

  第二天清晨,沐晚练完功后,去给五色茶花浇水。在半道上碰到了清沅真人。

  沐晚连忙抱拳行礼:“师尊。”

  清沅真人微微颌首:“去浇水”

  “是的。”

  清沅真人笑了笑:“浇完水后,剪几枝带到花厅来。今天,为师教你插花,好不好”昨夜,郝云天闭关后,她反省了半宿,觉得有些事,还是要有点规矩才好。比如说,以后在小徒弟面前,她决定以“为师”自称。也算是亡羊补牢吧。

  “啊不学剑吗”沐晚愕然。她万万没有想到,师尊教的第一课,居然是插花

  清沅真人被她的模样逗乐了,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吃吃笑道:“一天到晚的学剑,神仙也厌了。”

  “哦,是。”

  浇完水后,沐晚精心挑选了十来枝五色茶花,剪下来,抱着一大捆花束,走进了小厅右边的花厅里。

  花厅布置得象间茶室。清沅真人盘腿坐在黄花梨雕花平头案的后面。案头上摆了一套紫砂茶具。

  看到她进来,清沅真人笑道:“过来尝尝为师泡的五花香茗。”说着,提起桌上的紫砂小茶壶,给她倒了一杯。

  “是。”沐晚走过去,在长案的另一边,撩起前袍,也盘腿坐下。

  她是官宦人家出来的千金小姐,前世又有“京城第一才女”之称,在茶艺、礼仪方面都是不差的。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沐晚一端起茶碗,清沅真人便笑了:“小晚特意学过茶艺”

  沐晚一口香茗,放下茶碗,点头:“嗯。在大周的京城,官宦人家都爱举行茶会,以茶会友。所以。茶艺是官宦人家子弟必须学习的。”

  清沅真人微微颌首:“为师虽出生于修真世家,却打小是随母亲在别院里长大的。母亲好茶,为师自小跟随母亲,学会了制茶、煮茶。而礼仪。则是上山之后,你师祖教的。为师素来不喜那些繁礼,所以,自从开山辟府之后,为师便将那一套丢得精光。呵呵。你师祖鞭长莫及,也奈何为师不得。”

  看着师尊慵懒、洒脱的样儿,沐晚眼里全是惊艳与羡慕羡。见师尊的茶碗空了,她连忙提起小茶壶,给师尊重新倒上一杯。

  还是女孩儿心细些。清沅真人甚是享受,笑盈盈的问道:“小晚,你以前在家里,平常学的都是些什么”

  沐晚好久不曾想起俗世之事。闻言,她不由一愣。待反应过来,眼底是一片黯然。

  “我两岁不到。生母难产而亡。很快,又有了继母。继母进门一年,就新添了妹妹。我身体自幼不好,是府里出了名的药罐子。所以,平常都是窝在自己的小院子里,很少出来走动。还好,生母酷爱读书,给我留了很多的书。身体要是稍微好一点,我就看看书,写写字。很多东西都是照书上学的。不曾正经学过什么。”她这样说。也不算说谎。沐府里的女孩儿通常都是四岁进女学。她到了六岁,却是没念过一天的女学。还好,生母为她选的奶娘田妈妈也能识文断字,粗通文墨。谁能想到。后来的“京城第一才女”是由一名仆妇启的蒙前世,她是八岁进的女学。过了十岁,沐三爷才特意给她单独聘请了一名夫子。

  清沅真人叹了一口气,端起茶碗一饮而尽,摇头轻笑:“没有想到,我们师徒俩的命差不多。不过。为师很早就不信命了。我命由我,不由天。小晚,你也很坚强。为师很看好你。”

  果然,沐晚大受鼓舞,小脸泛红,一双眸子亮闪闪的,从心底里笑了出来:“开始修行之后,我也越来越发现,命是自己走出来的。”

  清沅真人扬眉,抚掌大赞:“好不愧是我陆宁的徒弟这话,说到为师心坎里去了”

  喝过茶,她开始教沐晚插花。

  与沐晚事先猜想的不一样。她家师尊说是教插花,就真的只是教插花,与剑道毫不相关。

  清沅真人一边示范,一边用她那特有的声音细细的解说。

  沐晚在一旁有样学样,一边听,一边照做,心里惊叹不已:没有想到,插花跟茶艺一样,居然也是一门大学问

  “好了。”清沅真人将最后一枝修剪好的五色茶花插进瓶中,总结道,“高低错落,层次鲜明,更加彰显出了五色茶花富丽堂皇的个性。”

  沐晚这边也完工了。她的眼力不错,插出来的这一瓶茶花,与清沅真人插的那瓶简直是一模一样。

  清沅真人笑道:“插花本是件赏心悦目的好玩事儿。为师也是胡乱插着玩,没有什么规矩可言。心情好时,插插花,收敛心性;心情不好时,也插插花。看着这么好看的花,心情渐渐就变好了。炼气期一寿一百岁,筑基期增至三百岁,而成为金丹真人之后,天寿足足有八百岁。要是凝出元婴,天寿又会再增加一千二百年,长达两千岁。修行的岁月这么长,总要找点乐子才好度日呢。一天到晚,绷着头皮一味修行,不是长久之道。”

  原来如此。沐晚看着自己插的花,略有所思:师尊的意思不就是说,修行即生活吗既然这一辈子选择了当一名修行者,那么修行就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它应该是融入到了修行者的血肉里,与修行者的生活息息相关越想,她的心里越亮。原本一直紧绷的弦渐渐放松。

  清沅真人看到自家弟子入了定,笑眯眯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入定一般短到一念之间,长也不过十几息。三息之后,沐晚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刚是入定,连忙敛神内视识海,发现识海比平常又亮了一分,看上去象朝阳初升之时,一派生机勃勃。

  “多谢师尊点化。”她起身,诚恳的抱拳行礼。

  清沅真人抬手示意她坐下。继续问道:“你本是五灵根,灵力应该是白色才对。而先前,为师发现你的灵力是五色的,且精纯度堪比单灵根。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沐晚据实以对:“我分离了五种灵气。”

  “分离灵气”清沅真人兴趣大增,“是你所修的功法里要求的吗灵气之事,非同小可,你详细道与为师听。”

  “是。”沐晚便将自己当初分离灵气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清沅真人看着她。半天没有出声。

  沐晚被她看得头皮发麻,弱弱的唤了一声:“师尊。”

  清沅真人叹了一口气:“云天说,你是个胆大的。为师万万没有想到,你竟胆大如斯。唉,罢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把你的功法给为师看看。你擅自分离了灵气,估计功法八成也是乱了。”

  不愧是金丹真人,一语中的。自从进入炼气五层之后,四象五行诀与沐晚的具体情况完全对不上了。她正想寻个好时机请师尊赐教呢。

  是以,闻言。沐晚点头称“是”,欢喜的从储物袋里取出那两卷竹简,双手奉上。

  清沅真人一看是古旧的竹简,惊得两个眼皮乱跳:“你的功法从何得来”她一直以为自家小徒弟练的是功法是秦师兄赐下的。

  “我在凡俗偶然得到的。”沐晚道出去年的三水观之事。

  “你呀你”清沅真人被她气得哭笑不得,“功法关乎你的仙道,你随意得了本功法,连通读都不曾,就胡乱的练了起来。那张师侄也是,还教你死死的瞒着你是无知者无畏。他则是半桶水响叮当哎呀呀,为师真真的被你们两个小鬼给吓到了”还好。本尊有金丹期的修为镇着,不然真的扛不住这么劲爆的消息

  沐晚大汗,小心肝呼的拧巴起来,巴巴的双手捧着两卷竹简。问道:“师尊,那我该怎么办”

  清沅真人横了她一眼,啐道:“现在知道着急了为师也要等先看过你那本父神亲创的天阶功法,才敢说怎么办。”说着,她伸手拿过两卷竹简。

  不想一打开,她神色立变。抬起眼帘,看着沐晚问道:“你会金文”

  沐晚赶紧将那本翻得都毛边了的金文古录掏出来,再次奉上:“这本书是我在三水观的藏书楼里翻到的。我照书上面现学的。”

  清沅真人见状,完全无语

  拿过书,她粗粗的翻了翻,与竹简一并放到案面上,捂着牙“滋”的直吸气:“哎呀,你比你大师兄还教人不省心为师不曾学过金文,现在要临时现学。只怕没有个一月两月的,也答复不了你。”

  沐晚赶紧说道:“师尊,我翻译了整个炼气层的功法。筑基期以后的,弟子看不懂,还没有翻译过来。”说着,她又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小本子,“炼气十层的功法都在里面。”

  清沅真人拿过去,从第一页开始,仔细的看了起来。越看到后面,她的眉头拧得越紧,神色也越来越凝重。

  沐晚在她对面看着,心里不由“咚咚”的打起小鼓来。

  良久,清沅真人看完,抬头看着她,目光如炬:“这套功法,为师也是头次见到。老实告诉为师,你练到第几层了”

  “六层。”

  “那你为何通身经脉全开没有功法指导,你是怎么打通周身经脉的”

  沐晚又从储物袋里取出尉迟前辈赠送的两个人偶,老老实实的答道:“我发现打通经脉可以提高体能。所以,参加功法里的方法,照比着人偶,打通了周身的经脉。”

  两个人偶与真人一般大小,上面标注着道与经脉。清沅真人定睛细看,发现其中相当一部分位与经脉,她竟是头次见到。于是,很不淡定的问道:“这两样,你又是从何而得”

  “尉迟前辈送的。”沐晚将尉迟三泉与张师叔的关系抖了出来。

  “你能啊,还会举一反三呢。”清沅真人一个头,两个大,连翻白眼的气力都木有了,没好气的问道,“你还学了哪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连同你的那些秘籍一并,都跟为师说道说道。”本尊好一次惊个够不然,往后的日子里,老是这样一惊一乍的,真正的神仙也受不了哇。

  于是,沐晚一边从储物袋里掏书,掏玉简,一边老实交待:“这是阵法初成这是一些符法这是赤阳师叔祖,呃,是师伯赐给我的这是阳师伯给我的这是我从外门功法堂刻录的。这三枚,是师尊您赐给我的。就这些了。”

  清沅真人抚额:“才不到一年的时间,你学得还挺多的呀”书呀,玉简的,摆了一案头哎哟,本尊这都是什么命呀说好的贴心小棉袄,乖徒弟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