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三七章 托付
  郝云天带着沐晚先去丹霞峰找袁鹏:“袁鹏为人可靠,又急公好义,你以后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不妨去找他帮忙。”

  之前,他早早的发了传讯符过去,言明会带小师妹过来。

  不想,还未到丹霞峰,他们在半道上就碰到袁鹏。

  隔着老远,袁鹏看到郝云天的身后站着一个身着炼气期内门弟子服的小童,连对方长什么样儿都没看清,就忍不住在飞剑上挥着手儿,哇哇大叫:“小师妹,小师妹”

  这家伙好不聒噪沐晚脸上飞红。

  该死的登徒子郝云天的脸刷的就黑了,一甩袖子,掉头就走。

  袁鹏见势头不对,赶紧用力一拍屁股下的酒葫芦,全速前行。他在后面,一边追赶,一边大叫:“哎,回来,回来”

  几道神识扫了过来。

  郝云天气得脸色发青:这要是传出去,落到有心人的耳朵里,指不定会怎么编排小师妹呢。

  他定住玉箫,恨声斥道:“瞎嚷嚷什么”

  袁鹏骑着酒葫芦,飞过来,在他们跟前打住,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跑,跑什么呀”

  他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出头,长着国字脸,浓眉大眼,甚是周正。头上戴着一顶三叉束发紫金冠,身上却穿着银红色的长袍,胸口绣着一只高昂着头,振翅欲飞的仙鹤。腰系八宝玉带。跨坐在油光发亮的棕褐色酒葫芦上面,葱绿的洒金长绸裤甚是醒目。

  沐晚站在郝云天身后,看得眼角直抽抽就这身行头,花里胡哨的,不伦不类,哪里象个修真之人,简直就象凡俗里的小霸王,还不如就穿内门弟子服呢。

  看到沐晚,袁鹏惊得一双眼睛瞪得浑圆:“呀呀呀”身子一晃,眼见着他就要带酒葫芦从半空中跌落下去。

  郝云天伸手用灵力将之稳住。没好气的说道:“你鬼叫什么”

  袁鹏使劲咽了一口唾沫,惊魂未定的指着沐晚问道:“你家小师妹”

  郝云天点头。

  沐晚抱拳行礼:“袁师兄。”袁师兄看上去挺好玩的。

  袁鹏抱拳回礼,忍不住上上下下的打量起来。

  郝云天用身体遮住沐晚,脸又黑了。

  “说好的小师妹呢”袁鹏夸张的一手覆脸。一手指着沐晚,“外门沐晚原来是个女娃娃呀吾简直不忍直视。”无论用哪只眼睛看,他都觉得眼前的小人儿是个男童滋,怪不得在大比中,看不出沐晚是男是女。肯定是身上带着遮掩的法宝。

  这下连沐晚的脸也挂不住了。

  郝云天更是寒气逼人,再次拂袖欲走。

  袁鹏赶忙催动酒葫芦拦住玉箫的去路,赔着笑脸,连声说道:“开玩笑,开玩笑呢。弟兄几个都在我那里等着。”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郝云天问道:“人都齐了”

  “齐啦。”看了一眼沐晚,袁鹏叹道,“好冰天呀好冰天,你真不够意思,事先一丝风都不透给弟兄几个。老袁我连早饭都没吃,就急巴巴的跑出来了。”这么急着出来迎接。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先睹为快看看清沅师伯看中的小女孩儿是个什么样子啦结果,貌似跟好冰天是相近款。

  咦,好冰天大师兄还有雅号沐晚眼底闪过一道笑意:真真贴切

  “我小师妹不好吗”郝云天扯起一边嘴角,怒极而笑。

  袁鹏一见,连忙又是点头,又是摆手:“好,很好,非常好”

  偷眼瞅了瞅沐晚身上的弟子服,他夸张的捧心:“你们俩连穿衣服的品味都是一模一样的哎呀呀不愧是嫡亲的师兄妹”这消息太劲爆,老袁我的小心肝真心受不住

  “啰嗦什么。还不快走”郝云天不耐烦的催道。

  “哦,好好好,走,就走。”

  袁鹏也是亲传弟子。在弟子院里有一个的小院子。待他们一行人走进小院子,从正房里迎出来的数人也是齐齐的惊落下巴。

  陈裁衣最先反应过来,伸出兰花指轻点沐晚,掩嘴惊呼:“呀,是外门沐晚”他与郝云天原本不熟,但是。自从他给郝云天做了两身衣服之后,两人便熟络了,成为好友。今天是郝云天带小师妹出来首秀。他身为好友,过来捧场,那是义不容辞。

  呃,貌似姐挺有名的。被点到名了,沐晚当然不会怯场。她大大方方的上前抱拳行礼:“见过诸位师兄。”

  众人缓过劲来,挤眉弄眼的抱拳回礼:“沐小师妹。”唉,眼前的小家伙,硬是跟软萌萌的“小师妹”三个字不搭呀。

  郝云天很满意自己家小师妹的表现,澳门赌博网站:却对一干老友很不满,懒得一一介绍,说道:“小师妹,我们先进屋。”说着,牵着沐晚的手,率先走进正房。

  院子里,一干老友哇哇大叫。

  袁鹏有样学样,一把牵过陈裁衣的手,故意板起脸,说道:“陈师弟,我们先进屋。”

  没想到,陈裁衣居然脸红了,挣脱出来,啐道:“死酒鬼,讨厌”

  “哈哈哈。”众人嘻笑着一拥而入。

  沐晚大开眼界:别看眼前这一群人个个看上去不过是十几二十出头的样子,其实全是假象事实上,随便拖一个出来,搁在凡俗里,都是儿孙满堂的爷爷辈人物。

  好活泼好吧,其实她是挺想说句“为老不尊”的。

  孰知,袁鹏却过来招惹她

  “沐小师妹,不要跟你家大师兄学哈。太作古正经了,小心将来嫁不出去。”

  郝云天抢先发难:“滚”

  沐晚好奇,暗道:修士也婚嫁的吗

  平常她光顾着修行,对修士的生活真心了解不多。

  “别介”袁鹏认真的说道,“不是所有的女修都和清沅师伯一样,能独自顶起一片天地的。女孩子嘛,早些找个好归宿,活得轻松些,有什么不好”

  “就是,就是。”大多数人都出声附和。

  沐晚垂眸,暗道:说好的不食人间烟火呢一说到女孩子。就离不开结婚、生子,烦不烦

  这一世,姐只愿象师尊一样,一心求索仙道。不问儿女私情

  “好啦好啦,你们别逗人了。”陈裁衣看到师兄妹俩的神色都不对,连忙喊停,笑眯眯的对沐晚说道,“沐小师妹。我是丹霞峰雁回岭的陈材,专修法袍。往后,你想做什么新衣裳,尽管来找我。”

  “谢谢陈师兄。”沐晚抬眼,甜甜的冲他笑了一个。怪不得这位陈师兄的服饰甚是精美,搭配也很出彩,原来是服饰方面的专业人士。

  陈裁衣乐了,回头对众人说道:“人家小姑娘家家的,面皮儿薄,你们就别闹了”

  “这么看着。确实与先前大比中的外门沐晚不一样啦。呃,刚才我们确实是闹腾过头了。”袁鹏挠头,“小师妹,我老袁也是器修,你以后要打飞行法宝或兵器什么的,都可以来找我。”

  “是,袁师兄。”

  “沐小师妹,我是祖师峰仙人岭的李让,唔,炼丹的。你要炼丹的话。只管来找我。”

  “沐小师妹,我是天机峰北斗山的莫子奇,阵修。小师妹的院子布好了阵法吗要我帮忙,只管说一声就是。”

  “我是祖师峰虎啸岭的洪力。体修。以后谁要是欺负你,小师妹,洪师兄一拳打死他”人群里最壮实的那位男修将胸脯子拍得“啪啪”作响。

  袁鹏一把将他推开:“有郝师兄在,哪个敢动小师妹一根寒毛”

  “就是。”好不容易正经了一下下,这群人又打闹开来。

  郝云天说道:“我要闭关结丹了。”

  声音不大,效果却是杠杠的。众人皆怔住。

  袁鹏最先反应过来。一拍大腿,喜道:“好冰天,你终于肯结丹了”

  陈裁衣说:“恭喜,恭喜”

  “好事,大好事”莫子奇不住的点头。

  李让问道:“丹药都配齐了吗”

  洪力又拍胸脯:“郝师兄放心,你小师妹,就是我小师妹。”

  大家都齐刷刷的看着他。袁鹏正要调侃两句,不想,郝云天却抱拳行礼:“多谢洪师弟。”

  袁鹏张了张嘴,着急的问道:“郝师兄,你这次没把握结丹吗”

  沐晚听他这么一说,恍然大悟,忍不住扯住大师兄的一只衣袖。

  郝云天安抚的轻揉她的道髻,淡笑道:“此次闭关,不知需要多久。小师妹刚入内门,人生地不熟,想请大家帮忙照看一二。”

  众人皆松了一口气。袁鹏还夸张的捧着心口,嚷嚷:“吓死老袁了。”

  两人从丹霞峰回来。一名剑奴小跑过来,蹲身行礼:“公子,真人吩咐,要您一回来,就去小库房。真人在小库房里等您。”

  “知道了。”郝云天摆手。

  剑奴又蹲身行礼,退下。

  沐晚说道:“大师兄,我自己回弟子院就是。”

  郝云天点点头,再次说道:“我闭关以后,多陪陪师尊。你自己也好好保重。”

  “嗯。”沐晚使劲的点头,“大师兄,你也要好好的,顺顺利利的结丹”从来没有人跟她提过结丹的细节。但是,经过今天丹霞峰一行,她隐约感觉到结丹是性命攸关的大事。

  “知道了。”郝云天冲她笑了笑,转身向小库房走去。

  郝云天走进小库房的时候,看到清沅真人随意的坐在一蒲团上,膝盖上赫然摊着一件黑底金花的法袍。

  他心头一震。这件法袍是去年初冬,他特意为师尊找陈裁衣订做的。他自个儿也订做一件同样材质的大氅。

  结果,去年冬天是个百年一遇的暖冬。他们师徒俩都没有穿

  清沅真人抬起眼帘,冲他笑了笑:“明天闭关结丹,我给你清点了一些东西。”一只手轻轻的摩挲着膝头的法袍,她继续说道,“先前,我一直嫌这件法袍颜色老气。今天给你清点东西,偶然翻出来,才发现其实挺好看的。我很喜欢。”自己的徒弟,自己清楚大徒弟这两天的所作所为,她全看在眼里,心里着急得很如果不给颗定心丸,他怕是难过心魔关。

  郝云天扬眉。原来师尊是懂的

  “叭嗒”

  他多年的心结终于解开了长久以来,他一直不肯闭关结丹,最主要原因的是,他深知自己心魔深种。心结未解,贸然结丹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他越来越压制不住外泄的剑气。如果再不结丹,放手一搏,只怕最终也难逃一死

  再三权衡,他选择了后者。赌一把大的

  然而,现在心结已解,他不用赌了

  清沅真人没有察觉,深吸一口气,看着他说道:“之前,我答应过你的,会一直有效。等你结丹之后,我许你在观云岭开辟洞府。”

  “咔嚓”,郝云天听到自己的丹田里传来一声脆响。不用凝神内视,他也知道那是筑基十层的壁垒开了一条裂缝

  “不用担心,我这次肯定能完美结丹。”郝云天说完,两只嘴角不由高高翘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