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三六章 我家师尊是壕
  按清沅真人的意思,小女孩儿的房间就应该布置得粉嫩粉嫩的,花团锦簇。

  “花骨朵一样的年纪,哪能尽用些老气横秋的东西呢”

  “我们小晚粉雕玉琢的,是个精致人儿,就该用精致的物什儿”

  吧啦吧啦

  沐晚听得心里暖洋洋的。看着师尊那娇好、妍丽的面容,她感觉心里某个缺失的角落,正在慢慢的弥合。

  在此基调下,她的闺房清沅真人语被收拾得华美而又不失雅致,温馨舒适。

  最后,清沅真人亲自替她在小院里布了一套三十六天罡守护剑阵。此剑阵攻、防兼备,比起阳师伯的小无相阵高了不止一个档次,能将她的小院护得跟只铁桶一样,滴水不漏。

  原来剑阵是这样设置的连阵盘和阵旗都不需要沐晚大开眼界,对清沅真人的孺慕更上一层楼。

  看着小徒弟亮闪闪的眼睛,澳门赌博网站:清沅真人得意之极:哈哈,本尊总算找到收徒弟的感觉了

  揉了揉小徒弟的道髻,她笑道:“走,师尊那里有好多你们小女孩儿戴的首饰,我们一起去挑几件。还有,我们再去做几件好看的法袍。女孩儿嘛,就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香云纱,你喜欢吗师尊库房里有几匹呢。给你做裙子,最好不过了。”香云纱很喜庆,很适合给她家小晚这样的小女孩儿做裙子,去年冬天,她特意去丹霞峰淘换了三匹。以前没见着人,不好给小徒弟订做高档一点的衣服,现在。她得给小徒弟补上。

  沐晚大汗这口吻肿么和香香是一样一样的哈

  “师尊,我刚刚才从报到处领了两套崭新的弟子服。”刚才,师尊特意点明,以后她和大师兄一样,也以“我”自称,不要张口闭口的“弟子”。

  清沅真人不以为然的摆摆手:“弟子服是庆典、集合等正式场合才穿一穿,哪能一年四季就那两套衣服轮换着穿呀”

  啊。还有这么一说沐晚瞪大眼睛:“那大师兄他呢”认识大师兄也有小半年了。他哪一次不是穿着弟子服的

  清沅真人叹道:“你大师兄对穿着不讲究。再说,他是个男孩子,穿得干净整齐就好。小晚是女孩子,才不要跟他一样,穿得那么寡淡呢。”

  今天师尊说的最多的就是,“女孩儿怎么样怎么样”。凡俗讲究“男尊女卑”。而修真之人,沐晚冷静眼观之。也仅仅是比凡俗稍微好一点点。事实上,在修真界里,女修的日子远比男修艰难得多。所以,两世为人。她还是头次看到象师尊这样的人。貌似在师尊的眼里,身为女子,是赏心悦目。是件令人骄傲的事情。

  注意到自家小徒弟有点走神,清沅真人笑吟吟的问道:“小晚。在想什么呢”

  沐晚据实以对:“做师尊的女徒弟,真好。”没有被嫌弃,反而会被如珠如宝的细心呵护着。连住的地方都花灵石如流水,布置得跟个神仙窝一般。

  生母生下她后,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最后,为了给沐三爷生下嫡长子,生母难产而死。前世,她还是很小的时候,就常常听长辈们说,“你生母是为了给你生弟弟死掉的”。就连田妈妈一提起这事儿,也是禁不住的抹眼泪:“要是夫人不急着生嫡长子,也不至于年纪轻轻的,就去了哇。”

  这样的话听得越多,沐晚就越恨自己是个女儿身:如果她是个男孩儿,那该多好至少生母用不着身体还没完全调养好,就急急的去给她“生弟弟”。

  现在,她再细细想来,生母过逝时,不过二九年华。如果,她是个男孩儿,生母有嫡长子撑腰,早早的在沐府立住了脚根,完全能仔细的多调养几年,再添几个子嗣也不是难事。所以,都是她,都是因为她是个女儿,生母才芳龄早逝。

  她才是害死生母的罪魁祸首。沐三爷不喜她,也情有可缘。

  想到这里,沐晚垂眸,掩去眼底的黯然。

  清沅真人见状,轻抚她的头顶,软声说道:“天地分阴阳,道法有乾坤,女徒弟,男徒弟都是一样一样的啦。不过,师尊身为女子,当然更喜欢女徒弟一些。”说着,她冲西边呶呶嘴,“这话可不能让你大师兄听去。你大师兄有时候心眼比针尖儿还要小呢。你大师兄平时看上去挺好的一个人。可是,他一旦要是犯起拧来,师尊我都奈何不得。”

  “哪有。大师兄就是面上显得清冷些,实际上待人最和气不过。”沐晚忍不住替大师兄辩解道,“还有,大师兄是打心底里敬重师尊呢。”

  清沅真人神色微动,挑眉问道:“哦,你怎么看出来的”

  沐晚掰着手指头说了起来:“师尊吩咐的事情,大师兄从来都不打折扣;师尊喜欢喝什么酒,大师兄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大师兄看到什么好东西,头一桩想到的就是进献给师尊;只要是师尊喜欢的,大师兄也会喜欢。还有,大师兄每每提到师尊,眼神都会变得恭顺柔和。”最后一条,是香香发现的。不过,香香可不是这么说的。香香的原话是“大师兄一提起师尊,眼神儿都变软了。”呃,香香是个成精的妖族,没正儿八经的念过一天书,没文化。这话说得特没水平她当然不能照搬,得好好的修饰修饰一下。反正是一个意思啦。

  当然,大师兄在师尊身边侍奉了几十年。他对师尊如何,师尊心里肯定门清,按理还轮不到她这个新徒弟来评说。好吧,师尊和大师兄都是顶好的人。

  谁叫姐还小呢,年方七岁小孩子不懂事,童言无忌哈。嘿嘿。某人一气说完后,仰起小脸,看着师尊,黑黝黝的大杏仁眼儿闪呀闪,特清纯。

  果然,师尊听懂了。又摸了摸她的头,柔声说道:“好孩子。你和你大师兄都是好的,师尊心里清楚。”

  师尊的手好暖和,软软的,真舒服沐晚从心底里笑了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郝云天过来找沐晚:“跟我去浇花吗”他要闭关了,满山的五色茶花都任由剑奴们打理,他放心不下。

  沐晚刚练完功,正准备去观云楼体会云之意就是西北角的八角小楼啦。昨天师尊听了她的安排后,不但赐名,而且还特意秀了一下书法,写下“观云楼”三个大字,交给剑奴去装裱。

  闻言,她微怔,旋即,反应过来,满口应下:“好啊”

  见小师妹如此剔透,郝云天满意的点头:“走吧。”

  郝云天也是用雨符浇灌的。他一边浇水,一边细致的说道:“五色茶花喜湿润,而我们岭上有些地方没有水源,比较干燥,给不了足量的水份,所以,要靠多浇灌。一般来讲,冬天不要浇太多的水,四五天一次,足矣。其余三季,尤其是夏季,浇水要勤一些,一天一次。五色茶花喜肥,每年春季要培土施肥。呆会儿,我给你一张配制肥料的方子。你照着做就可以了。”

  沐晚认真的听着,碰到不解的地方,当即提出来。

  郝云天总是很耐心的解答。

  浇完水后,郝云天带她走到一株约摸有一丈高的大茶花树前,说道:“这一株,是师尊刚开山辟府时亲手种下的。已经有一百多岁了。其余的,都是用它枝条插扦出来的。”

  沐晚被眼前的百岁茶花祖宗惊呆了:虽说树干、主枝斑痕累累,尽显岁月的沧桑,但是,它仍然枝繁叶茂,生机不减。枝头之上,象繁星一样挂满了从粉色到红色,各种红的花朵,每一朵花都有碗口大小。看得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她定睛细看。五色茶花色泽艳丽,看上去与她前世最熟悉的牡丹有三分相象,也是花瓣一层叠一层,玉笑珠香,富丽堂皇。与牡丹不同的是,它树型更高大,且花色多变。以眼前这一株为例,绝大多数的花朵都是粉色打底,花瓣上象晕染一样,带着各种深深浅浅的红。花丛里,间杂有几朵黄色、橙色的花儿。为整株花树增添了一分俏皮,更显生机。

  怪不得师尊喜欢五色茶花。这才是什么样的人,就爱什么样的花呢

  郝云天取出一把花剪,细心的修剪花枝:“五色茶花长得挺快的。所以,要经常修理花枝。象这样的弱枝,要及时剪掉。浪费养分不说,还影响花容。”

  “哦。”

  在花海里转了一圈,郝云天郑重的抱拳,托付道:“小师妹,我闭关之后,这些花,麻烦你多费心了。”

  沐晚连忙回礼:“大师兄客气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郝云天笑了笑:“我再带小师妹去其他几峰逛一逛。我有几个好友,也该给你介绍一下。”

  大师兄这是要把自己的人脉介绍给自己。沐晚感激的抱拳:“多谢大师兄。”

  “不必。”郝云天摆摆手,“你多多孝顺师尊,自己也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

  这话听上去总觉得怪怪的。难道结丹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吗沐晚满腹狐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