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三五章 俗事
  弟子院位于洞府的西侧。最前面是门厅,走过门厅,有一条青石甬道,将整个弟子院对称的分成两半。

  沐晚放眼望去。整个弟子院绿树成荫。几株一人多高的五花茶花正值花期,竞相吐蕊,点缀其中。几处单门独院的小四合院子依山而建。

  郝云天指着最边上的那处小院子说道:“那里是我住的地方。除此之外,其余的三个小院子都是空置的,你自己去挑一个。”

  沐晚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那处院子小小的,位置偏僻,方位也是背阳。如果不是周边种有三株高大的茶花树,这会儿枝繁花茂,开得正热闹,增色不少,这处院子真的没有什么可选之处。

  大师兄特意为自己选了个最差的院子,是有意思将好院子留给后面的师弟师妹们……沐晚心中一动,有样学样,指着东北角上的那个小院子说道:“大师兄,我选那一处。”

  这个院子比郝云天的院子还要小一点,不过,位置没那么偏僻。整个院子座北朝南,在格局上也略胜一筹。但是,比另外两个空院子,它明显要差一些。

  郝云天抚额:“小师妹,师尊大概不会再收徒弟了。你换处更好的吧。”

  “啊?”沐晚很是意外。大师兄的意思是说,她极可能是师尊的关门弟子

  看着东北角的院子,她满意的笑道:“不换了。我一个人住,有一个这么大的院子足够了。它的位置挺好的,紧挨着小校场。啊,还有,院子里的那座三层的八角小楼。很漂亮,我真的很喜欢。”在外门,她住一栋木房子,都感觉幸福极了。现在,换成了一处四合院子,简直幸福到爆表,有木有

  千金难买心头好。郝云天听她如是说。便不再相劝:“行。你自己进去看看。缺什么,想要添置什么,尽管吩咐剑奴们。一个时辰之后。我先带你去内门报到处登记新身份,然后再带你去外门报到处注销新身份。唔,你有多少灵米,够交一年的谷利吗?”

  “刚刚才收过第一季灵米。足够交谷利的。”沐晚如实答道。一年之计在于春。第一季灵米产量远高于其余两季,占全年产量的一半还要多呢。

  “行。你先去忙吧。”

  “是。”

  沐晚进了自己的院子后,越看越喜欢。院子布局合理,采光好。正房有三间大屋子,宽敞明亮。正中间的那间。她准备当做正厅皆会客厅,两边的房子,左边的那间。她自个儿住。右边的那间则留给香香住。东西厢房也照此分配:东厢房,她拿来当练功房;西厢房。留给香香。

  而座落在西北角上的那栋小巧玲珑的八角小楼,沐晚特意爬到最顶层。

  惊喜她站在小楼上,举目远眺,周边的云海一览无余。扶着小楼的雕花窗棱,她笑得合不拢嘴:哈哈,在这观赏云海,最好不过。以后,再也不用爬到屋顶上去看云了

  欣赏完毕,沐晚使用去尘术,将院子里里外外打扫干净,盘算着,下午回一趟沐晚山,将家具等全搬过来。唉,只可惜了那栋木屋子,才住了小半年……

  一个时辰后,郝云天过来接她。

  看到院子里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他说道:“是我疏忽了。你这院里要配个清扫的剑奴。回来后,我带你去挑一个。”

  沐晚连忙摆手:“不必了。我真的不需要。”弄个剑奴进来,香香就藏不住了。

  “这是宗门的规定。每个亲传弟子都配备一名奴役。”郝云天如是应道。

  “哦,好吧。”既是规定,沐晚不好再坚持,心道:现在空间仍然失联。等香香出来后再说吧。

  郝云天递过来一枚玉简:“我给你刻录了一份内门的地图。过两天,我要闭关结丹了,不能陪你逛遍内门。”

  刚刚清沅真人召他过去,过问了沐晚选院子的事,然后,又跟他提起了结丹的事。

  这一回,郝云天没有再推拖,一口应下来,两天后闭关。

  他看到师尊明显松了一口气,心里不由发涩,借口说去给小师妹刻录地图,急步离开了这么多年了,师尊怎么就一点儿也不明白云天的心呢?

  “真的?太好了”沐晚双手接过玉简,喜气洋洋的抱拳祝贺道,“祝大师兄早日结丹”

  “多谢。”郝云天笑了笑,“我们走吧。”说罢,准备祭出玉箫。

  不想,沐晚双手做蒲扇摆:“大师兄,我有地图,自己去就行了。结丹是大事,你不要为了我的一点小事分心。”

  郝云天伸手轻揉她的道髻,欣慰的说道:“无妨。结丹之前,我到处走一走,正好可以放松心情。”

  还有这么一说?沐晚将信将疑,一双眸子忽闪忽闪的,好象在说:大师兄,你没有骗我吧?

  郝云天见状,忍住笑,伸手“咚”的给了她一记“毛栗子”:“大师兄的话,你也不信了?”

  “信,信,当然信。”

  两人乘着玉箫,腾空而去。

  殊不知,清沅真人歪靠在长榻上,秀眉轻皱,自言自语道:“他们俩都挺活泼的呀。难道是我的问题?”这样一想,她再也坐不住了。从长榻上起来,说道,“来人”她要亲自去库房里给小徒弟挑几件合用的家什。

  内门的报到处一共设有九个。每一峰都设有一处。剑道峰的报到入设在靠近外门的东端。

  手续很简单,只要将身份玉牌交给管事弟子,对方放到白玉台上确认一下即可。

  沐晚现在已经是太一宗的大红人。当值的管事弟子是炼气七层修为,刚刚参加完内门大比,脸上还带着伤。他双手递过一只下品储物袋:“沐小师叔,里头有两套内门炼气期弟子服,十块下品灵石。以及养灵丹五瓶,回神丹五瓶。按例,亲传弟子在炼气期间,每个月可领五块下品灵石两瓶养灵丹和两瓶回神丹。您以后可以按月过来领,也可以半年领一次。不过,按规定,您现在要说明。”

  沐晚答道:“半年领一次。”灵石丹药。她都不缺。哪里用得着巴巴的按月过来领取月例?

  “是,弟子这就给您备注。”管事弟子眼里的羡慕更甚。

  随后,两人飞向外门。

  沐晚说道:“大师兄。我想先回宝山收拾一下。”

  “好。”郝云天点头,驱动玉箫向沐晚山飞去。

  到达之后,他在山脚降下玉箫:“我在这里等你。”沐晚一个女孩儿收拾家当,他在一旁看着。象什么样子?

  “嗯。我会很快的。”沐晚说完,催动“逍遥八步”。飞步上山。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就是将山顶的木屋清空,以及挖出埋在半山腰的那些酒而已。

  有储物袋,收拾东西是件最简单不过的事情。不到一刻钟。她便收拾妥当。

  再回首看了一眼自己曾经的安乐窝,沐晚大步流星的下山,与郝云天会合。

  最后一站。去外门报到处注销外门弟子的身份。

  管事弟子仍然是袁管事。袁管事得知沐晚的新身份后,脸上的谄笑堆得简直挂不住。向沐晚讨要了外门弟子的身份玉牌后。他在长案后面,飞快的张罗开来。

  末了,他从堆积如山的纸卷里找到沐晚的那一份,小心翼翼的双手奉上:“沐小师叔,您看……”心里捏了一把汗毕竟一年的谷利不是个小数目。要是这位新任小师叔不认帐,咋办?

  沐晚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去年她初进外门里,签的那张契约。

  按照契约上的数目,她爽快的缴纳了全年的谷利。

  袁管事暗地里松了一口气,连声道谢。

  事情已了,郝云天再度祭起玉箫,载沐晚回观云岭。

  待两人远处,化成天际线上的一个黑点,袁管事敛了笑,甩袖,在喉咙里哼哼唧唧道:“哼哼,真真的好运道。”眼珠子一转,他转身冲门口侍立的道童招招手,“你过来。”这么劲爆的消息,必须得赶快上报

  郝云天将沐晚送回弟子院,说道:“你先去收拾屋子,我去向师尊复命。”

  “是。”

  结果,沐晚走到自己的院门口,惊呆了额滴咯娘,这是我的小院吗?

  原本空空荡荡的小院里堆金砌玉,花团锦簇,床桌椅,以及古玩摆件,琳琅满目的摆了一地,若不是西北角的八角小楼是全弟子院的独一份,她险些以为自己走错了院子。

  怎么回事?她疾步走进去。

  “小晚回来了”清沅真人从正房走了出来,笑盈盈的说道,“我拿不准你的喜好,索性全搬了过来。你过来看看,喜欢什么,尽管挑。”

  看到师尊跟给自家小闺女布置院子一样,沐晚眼里一热,险些落泪。

  “好啊。”她微仰起头,忍住泪意,欢喜的走了过去。

  清沅真人见了,澳门赌博网站:脸上的欢喜更甚。俩师徒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商量了半天,终于敲定了沐晚的起居室布置方案。

  郝云天寻师尊不见,问过门口当值的剑奴,连忙过来。看到师尊一脸幸福的样子,与沐晚头挨着头,在一起挑选床帐的花样,他在正房门口止住脚步。

  默声站了一会儿,他扯起嘴角,笑了笑,转身离去。

  待他走出院门后,屋内,清沅真人抬起眼帘,隔着窗户,看向院门外。

  沐晚没有察觉,指着一小块样布,问道:“师尊,您看,这种好不好看?”

  清沅真人闻言,垂眸细看:“唔,青色的呀,你不觉得太老气了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