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三四章 拜师
  第二天清晨,郝云天带着沐晚返回剑道峰。

  想象中,沐晚以为剑道峰应该是峰险石奇,气势凛冽的。然而实际上,剑道峰是一条非常俊美的绿色山脉。一条玉带似的大河弯弯绕绕的穿行于山脉的东侧。

  远看,剑道峰云蒸霞蔚,中间高,两头矮,有如一道天然的屏风守护在祖师峰的东面;近看,险滩河湾飞瀑树林云海……应有尽有,风景如画。

  飞至剑道峰的中段,郝云天突然指着前面的一座山头说道:“小师妹,看,到家了。”

  那一座山头正是观云岭。

  它位于剑道峰的中心地带,高耸入云,确实是个观赏云海的好去处。

  此刻正值深春,山上的五色茶花正当时。朝阳之下,那漫山遍野的茶花汇成粉色的花海,美不胜收。大大的缓和了原本突兀的山形。

  “啊,仙境”沐晚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观云海,一双眸子流光溢彩,双颊泛红。

  郝云天见状,两个嘴角不由轻轻翘起:“我先带你去拜见师尊。等安顿下来以后,我再带你到处逛逛。”

  “是。”一提到拜见师尊,沐晚不由有些紧张,手心微微泛潮。

  郝云天笑道:“师尊为人亲和,又很疼爱你,你不必如此拘谨。”

  “知道。”沐晚使劲的点头。这小半年来,师尊虽然没有召见过她,但是,对她的关爱却从未间断过。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师尊便打发大师兄过来探望她。大师兄哪次过来看她,师尊不是让他带了满满一储物袋的好吃的好玩的?

  自重生以来。有好多的师长是真心的关心爱护她,如,张师叔阳师伯大师兄清玉师叔祖等。但是,只有师尊是将她真正当成一个小女孩子,在细心呵护。

  有好几次作梦,沐晚在梦中都将师尊当成了生母。她也无数次的想象过师尊的模样。想象中,师尊是美丽的温婉的。也是端庄大方的。同时还是质朴素雅的。

  现在终于要见到师尊了,叫她怎能不紧张?

  郝云天飞至山顶,在清沅真人的洞府前降下玉箫。回头招呼道:“小师妹,随我来。”

  洞府很简单。朱漆大门高丈许,宽约一丈半,门上钉着九排拳头大的铜钉。门上悬有一道黑底金字的横匾。上面写着“观云”二字。字体与之前师尊赐给她的《水行三剑》中的一样,古朴有力。应该是师祖的手迹。有之前在散修坊市的经验教训在前,沐晚不敢细看,只是飞快的扫了一眼。

  门前有长廊,廊下砌着七级青石阶。

  郝云天在一旁解说:“门匾是师尊开府时。师祖亲笔所书。当时,师祖尚未凝婴,但是。笔力也非比寻常。以我现在的修为,勉强可以观赏。小师妹做得很好。”

  得到表扬的某人嘿嘿一笑。

  门廊上侍立着两名少女。两人的修为都是炼气三层。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红巾束发,一着粉红色短打,一着鹅黄色短打,腰系五彩宽边腰带,澳门赌博网站:腿蹬黑色鹿皮短靴,端的是英姿勃勃。

  其中,着粉红者上前,蹲身行礼:“公子,真人有令,公子和姑娘一回来,即刻正厅晋见。”

  “嗯。”郝云天挥手。

  剑奴垂首退回原位。

  沐晚看得目瞪口呆:剑奴也是修行者,为毛行的却是俗礼?

  “小师妹,快进来。”郝云天站在门坎前,回头招手。

  “是。”沐晚连忙敛神,跟上去。

  门内是一个两丈见方的小厅。厅内的天花板和墙壁上都贴着淡黄色的缠枝茶花织锦。两边的墙壁上各嵌有一个五尾fènghuáng吐珠的壁饰。fèng嘴里垂下来的珠子是夜明珠,有成年男子的拳头大,将整个小厅照得亮堂堂的。

  郝云天放缓脚步,继续解释道:“剑奴不是宗门弟子,宗门也从不将他们当成修行者。所以,他们纵使有修为,也只能行世俗之礼。”

  原来如此。沐晚想起当初师尊对自己的考验,暗地里吐出一口浊气:还好,姐的道心禁得住考验

  小厅之后是一条过道,墙上也贴有同样的织锦,装着同样的壁灯。

  郝云天左拐,带她走进正厅。

  沐晚跨过半尺高的朱漆门坎,抬起眼帘,一眼就看到五丈开外正对着大门立有一面蝶戏茶花的大屏风。屏风前有一高几,两太师椅,都紫檀材质的。左边的那张太师椅上端坐着一位十五六岁,身着洒金大红宫装丽人。

  不用说,这位宫装丽人就是她的师尊,清沅真人

  看到她满头珠翠,沐晚的头“嗡”的一下炸开了。

  她家师尊雍容华贵容貌艳丽,哪里象是出世的真人,通身的气派,简直与她前世偶然见到过的公主娘娘不相上下

  “师尊。我带小师妹回来了。”郝云天抱拳行礼。

  沐晚回过神来,慌忙跟着行礼:“弟子沐晚叩见师尊。”说完之后,她撩起前袍,欲曲膝下跪之前,大师兄也没有跟她说过见到师尊之后要如何行礼。不过,她想,既是“叩见”,那肯定是要跪下来叩头的。

  这时,清沅真人伸手虚抬,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小女孩儿,吃吃笑道:“我这儿才不兴这些虚礼呢。”

  与此同时,一股柔和的力量扶住了沐晚。

  声音酽酽的,透着一丝慵懒,正是沐晚以前在录音符里听到过的那个声音。

  “是。”沐晚恭敬的应着,垂手而侍,眼观鼻,鼻观心。

  清沅真人见状,笑眼瞅着郝云天,戏道:“云天,该不是你说了什么,把小晚吓成这副样子吧?”

  沐晚听了。急得手心捏了一把汗。

  正厅当中也摆着两行共六张紫檀太师椅。郝云天在左起的第一张太师椅上坐下来,看了沐晚一眼,正色道:“没有。”

  清沅真人牙疼,手捂腮巴,忧伤的叹了一口气。大徒弟是个作古正经的,眼下收个小徒弟,貌似又是个不苟言笑的。往后的日子可咋过呀

  不行小晚年岁还小。得乘早把她的性子掰过来

  想到这里。她立马来了精神,笑眯眯的冲沐晚轻轻招手:“小晚,你过来。”

  “是。”沐晚愣了一下。硬着头皮走上前。

  清沅真人一手拿着一条大红的如意络子,另一只手里拿着一块巴掌大的羊脂美玉,用商量的口道:“小晚,你看。用这条络子系着你的身份玉牌,可好?”

  沐晚的脑海里又“嗡”的一下炸开了师尊是什么意思?想考验我什么?

  那条如意络子打得有些歪。一看就是生手所为。

  定了定神,她有些犹豫的说道:“弟子……”

  清沅真人见了,连忙用哄孩子的口吻说道:“不喜欢红色呀。师尊以为你也喜欢红色呢。唔,没关系呀。小晚。你跟师尊说说,你都喜欢什么颜色呢?师尊再重新给你打过一条。”

  师尊居然是现学的沐晚惊讶的抬起眼帘,刚好看到师尊那双微微上挑的丹fèng眼。

  师尊的眼睛亮闪闪的。充满了期待。

  心中一暖,沐晚仰起小脸。笑得阳光灿烂,响亮的应道:“谢谢师尊,弟子很喜欢。”

  后面传来郝云天的声音:“师尊,为什么当初我没有络子?”当时,师尊就用一根粗红线串好身份玉牌,一把塞给他。

  清沅真人伸长脖子,冲他翻了个白眼,哼哼:“你一个男孩子,要打扮得这么漂亮做什么?”她当然不会告诉她家大徒弟,英明神武的清沅真人女红差得一塌糊涂,连根络子都不会打。

  郝云天悻悻的摸了摸鼻子。

  清沅真人又笑眯眯的问沐晚:“你真的喜欢?”

  “嗯。颜色很精神。”沐晚点头,如实说道。能不喜欢吗?师尊特意临时现学现打的。就冲师尊的这份心意,哪怕只是一根最普通的红绳,她也定将之当成心头宝

  “太好了。”清沅真人从心底里笑了出来,亲手将身份玉牌系到络子上,然后递给沐晚,“往里面注入灵气,将身份玉牌激活。”

  “是。”沐晚双手接过来,用右手握住它。玉牌温软水润,似乎还带着师尊指尖的温度。她心头一震。“噼剥”,心底里象是有一颗叫幸福的种子爆开了,幸福的滋味瞬间淌满心间。

  掌心发出一道五色灵光,注入身份玉牌里。

  旋即,正面的那行朱砂小字隐去。玉牌看上去更加晶莹剔透。

  清沅真人与郝云天皆微怔。

  “好了。从此,小晚你就是我观云岭的二弟子了。”清沅真人很快反应过来,高兴的说道,“去洞府外面,向着正东方,给你师祖叩三个响头吧。你师祖很重礼节的。”

  啊,这样就行了?沐晚愕然。在凡俗,上个私塾还要跟夫子叩头奉茶呢。

  清沅真人以为她初来,还不识路,扬声吩咐道:“云天,你带小晚去吧。”顿了顿,她又吩咐道,“叩完头后,直接带小晚去弟子院挑选住处。这两天,你陪小晚到处逛逛。”

  “好的。”郝云天起身,对沐晚说道,“小师妹,随我来。”

  “是。”沐晚如坠云雾中,高一脚,低一脚的跟了出去。

  待走到洞府外面的门廊上,郝云天指着正东方,说道:“小师妹,在这里叩吧。”

  “是。”沐晚朝正东方跪下,“当当当”,恭恭敬敬的叩了三个响头。

  从地上爬起来,她略作犹豫,最终还是惴惴不安的问道:“大师兄,这样就成了?”说好的拜师礼呢?师尊不象是不乐意,想反悔的样子哈

  郝云天点头:“成了当初,我也只是给师祖叩了三个响头。师尊不喜欢叩来叩去的。”几十年来,他从来就没给师尊叩过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