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三二章 再战
  第一小轮比赛结束后,澳门赌博网站:各类盘口便封盘了。赌沐晚杀进决赛的赔率又略有下降,变成一赔零点四。

  下午还有两小轮比赛:第二小轮,胜出的二十名弟子两两对决,胜者进入下一小轮,负者直接淘汰;第三小轮,前一轮胜出的十名弟子两两对决,胜者进入决赛,负者直接淘汰。

  第二小轮开赛前,各大组先是召集晋级本轮比赛的弟子抽签,决定赛次。

  这回,沐晚抽的是个“陆”字。第六场,仍然是在庚组的第二赛台。

  相比于上一小轮,这次的比赛稍微耐看了些。比如说,第三场,林俊英对洪强,两人都是符修,符来符往,赛台上面,“噼哩叭啦”响个不停,风雨雷电全到齐了,中间还有各色灵光闪烁,煞是好看。两人缠斗了足足一刻钟,最后,林俊英略胜一筹,洪强饮恨离场。

  这是沐晚头次看到两个符修对决。虽然双方的修为都只不过是炼气十层,手段也稚嫩了些,不够老辣郝云天点评,但她受益匪浅。尤其是林俊英的出符手法,令她汗颜。和人家相比,她那的出符手法纯属业余。怪不得大师兄一直说她是“使得一手好暗器”。

  回去之后,一定要再去功法堂找找,看看能不能兑换到相关的玉简。某人暗地里打算。从林洪的这一场比赛中,她发现,出符手法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灵符的威力。论灵符的数量和种类,洪强一点儿也不比林俊英差,他输就输在出符手法上,比林俊英差了一个档次。是以,两人对攻时。他处处受制,符效也被压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最后败北。

  半个时辰不到,轮到沐晚上场了。

  她这一场的对手一千零四号,男修,身材削瘦。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年纪。炼气大圆满,也是一名剑修。

  “剑道峰,王铁义。”对方执剑行礼。

  沐晚见状。取出铁芒短剑,亦执剑行礼:“外门沐晚,请王师兄指教。”

  王铁义看到她的铁芒短剑,心中顿时“咯咚”作响。生出一丝悔意上午,他是第二场比赛。一剑掀翻对手后。他便扬长而去,没有留下来观赛。后来听观赛的师弟们回来议论,说外门的沐晚也是一剑制敌,他还不以为然。刚才抽到签后。登记时,他特意往后靠了靠,待组里的大多数人登记完毕后。他才去登记。看到自己的对手是六千二百七十一名,他心里还挺爽的:第一场与第二场。他都不如沐晚,但是,论剑术,他可是堂堂正正的剑道峰弟子。难道还不如区区一个外门来的无名小卒?

  这一场,且看他王某如何碾压沐小子

  现在,王铁义豪情全无,忍不住在心里叹气:唉,早知这位沐师弟使的是铁芒短剑,就会直接弃赛了

  虽说这柄铁芒短剑连法器都不是,但在剑道峰上却颇有威名:它是玄阳太师祖亲自从极北之地采回来,亲手削制,赐予关门弟子清沅师叔祖;一百多年前,还是炼气期弟子的清沅师叔祖在内门大比上,拔得头筹,用的正是这把铁芒短剑

  据说当年,清沅师叔祖也不过十岁,修为比沐小子略高,为炼气七层

  王铁义打量着对面的小人儿,暗道一声“苦也”真真倒了大霉,居然碰上了清沅师叔祖的未来二徒弟

  “不敢当”他深吸一口气,挽了个剑花,“请多指教。”此话是实言,绝非客套。大比结束后,再碰到对面的人,他恐怕就要叫一声“沐小师叔”了沐晚如果成为了清沅真人的亲传弟子,辈份自然就上去了,但是,她的修为不够,所以,按照宗门的规定,在筑基之前,底下的弟子会在“师叔”之前加一个“小”字。

  其实,郝云天称她为“小师妹”,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沐晚哪里知道王铁义的这番心事。她横剑于胸前,左手捏成一道剑指,摆出守势,说道:“请”对方是师兄,理应由对方先出招这也是宗门的破规矩

  王铁义见状,心一横,扬剑直攻,大喝:“灵蛇出洞”他使的是一柄三寸宽三尺长的银色软剑,上品法器。

  话音未落,手中的软剑象条银色的长蛇一样飞快的抖动,发出“嘶嘶”的声音。一道棕红色的剑气幻化成一条赤练蛇,嗖的窜了出来。三角形的蛇头大如斗,呼的张开血盆大口,白森森的蛇牙上寒光闪闪,吐出的蛇信子跟火一样,红艳艳的,足有三尺来长。

  眼见蛇信子破空袭来,就要刺到沐晚的面门之上。

  沐晚催动“逍遥八步”,闪身避过蛇头。

  王铁义也不是个含糊角色。这一招,只是虚招而已。见沐晚中计,他心中大喜。招式未使老,半道上撤了回来,他剑一甩,又使新招:“巨蟒缠腰”

  赤练蛇木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水桶粗的红褐色巨蟒……

  不想,沐晚的剑比他快。

  沐晚反手一剑,喝道:“绞”

  “当”绿色的剑气反过来卷起还未完全成型的“巨蟒”。后者立碎。

  同时,她上前一步,用左手的剑指隔空轻点王铁义的右手腕。

  “当啷”,手中的软剑坠地,王铁义被自己的剑气反噬,接连向后退出数步,才堪堪稳住身形。

  “我认输”他抱拳行了一礼,伸手隔空抓过地下的软剑,心服口服的捏碎了号牌。这一套《灵蟒剑法》,他苦练多年,是他的必杀技,没有想到,被沐晚一眼看破,用宗门最基础的太一十三剑轻松破解。好在这是比赛,沐晚无伤他之意,不然,此刻世上已经没他这号人了。

  “第六场,六千二百七十一号,胜出一千零四号,淘汰”

  沐晚行过礼后,和前面一样,直接飞掠过赛台下的人群,落到郝云天的身边。

  郝云天微微点头,一边领着她走向人少的空处,一边问道:“感觉王铁义的剑法如何?”

  沐晚略作沉吟,答道:“招式还可,但是剑气不纯,有其形,无其势。”这是客气的说法,其实就是“花架子”的意思啦。

  郝云天轻笑:“他没有凝出剑种,最多也就是这样子。”

  沐晚垂眸。据大师兄说,师尊学剑一年半后,凝出剑种;大师兄比师尊更早,学剑不到一年就凝出了剑种。

  她学剑至今,差不多快一年了。可是,至今不知剑种为何物。

  凝不出剑种,就会成为象王铁义一样的“花架子”。

  沐晚握拳,暗道:一定要凝出剑种

  郝云天见状,轻拍沐晚的肩膀:“莫急。凝结剑种讲究的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你学剑不到一年,便半步剑意境。以你在剑道上的资质,凝出剑种是迟早的事。”小师妹到底还是个小孩子,需要多多鼓励。

  沐晚仰起小脸,笑道,“大师兄,我不会放弃的。”

  郝云天轻笑:“嗯。”貌似是他心急了。

  很快,第二小轮结束。紧接着,第三小轮开始。

  沐晚又去抽签。她的竹签上写着的是:庚壹。

  唔,这回是出场沐晚耸耸肩,转身去登记。

  身后有个年轻的女声轻呼:“呀,一号”

  看了两小轮的比赛,沐晚对这一轮的胜出者或多或少有些了解。不用回头,她听出了对方的声音丹霞峰,千影真人门下的刘瑛,器修。

  是内门的亲传弟子哦。

  沐晚扬眉,斗志呼的窜了起来。

  刘瑛走的是多宝路线。开战后,她飞快的喊了句“沐师弟,接招”,话音未落,左一条索仙绳,右一个镇山印,毫不客气的砸向沐晚。

  这些法器,沐晚都使过。对它们的性能了如掌指。是以,她一剑一个,轻松破之。

  “再来”刘瑛见状,呼的往地下掷了一颗白色的珠子。

  “砰”

  赛台上浓雾迷蒙。台下的人们什么也看不清了。

  与此同时,刘瑛右手一扬,祭出一只五星转盘。此盘巴掌大,呈五星状。盘内暗藏百枚寸长的飞镖。因为这些小飞镖的速度快如流星,故而被称为流星镖。

  “沐师弟,接招”在飞盘出手的那一瞬间,她喝道。

  “嗖嗖嗖……”浓雾中,此盘的五个角飞快的往外发射流星镖。

  混水摸鱼沐晚扯起一边嘴角,挥起铁芒短剑,在胸前挽了个剑花,大喝:“着”

  “噗噗噗……”薄如纸片的流星镖,都被铁芒短剑粘了个正着。

  一息之内,烟雾散尽。

  刘瑛定睛一看,只见沐晚的短剑上粘满了银色的流星镖,不由倒吸一口冷气:那是把什么剑?这么邪门看上去其貌不扬,连法器都不是,却能吸附她的流星镖。

  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沐晚了。

  “刘师姐,请接镖”看了看剑上密密麻麻的小飞镖,沐晚有心想试试“落英飞剑”。

  “啊,别”刘瑛赶紧摆手,“我认输。”说着,她捏碎了号牌。这么多流星镖打过来,她只能祭起天罗地网护住自己。但是,天罗地网与流星镖同出一源。她担心天罗地网祭出去后,也会被那把红色的邪剑吸了去,那样的话,她小命休矣。

  只是个内门大比而已,犯不着搭上自己的小命。所以,她果断认输。

  这一场,沐晚胜出,挺进决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