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三一章 初战
  第三场比赛在两天后,地点是祖师峰的大校场。

  只有在第二场中进入了前四百名的参赛弟子才有资格参加第三场比赛。在比赛的前一天,功法堂将五百名参赛弟子分成了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和癸等十个大组,并将分组名单公布在大场院的青玉无字碑上。

  郝云天寸步不离的守护在沐晚山上,于是,清沅真人亲自跑去查看名单。

  沐晚被分在庚组。

  按照比赛规则,第三场比赛共分为两轮。第一轮是大组内比赛;第二轮,由每个大组的前五名进行决赛。

  所以,分组名单公布没多久,关于第三场的盘口便开了出来。沐晚做为本次内门大比的头号黑马,赌她进入决赛的盘口是最热门的。赔率是一赔五。

  有不少人站在玉碑前评论:“庚组里的好手不少哇,前两场的名次在前一百名以内的就有十来个呢。”

  “林俊英李丽云王家宝刘瑛洪强,哪一个不是大比前五十名的热门人物?”

  “沐晚的修为到底是差了点。”

  ……

  清沅真人听了,表示很生气这群猴崽子到底有没有点眼力劲儿?她家小晚前两场的名次明明那么靠前,但凡长了眼的人都能看得出来,第三场杀进决赛是不容置疑的

  真人一生气,回到五花岭,令一名剑奴带三万块下品灵石去砸盘。于是乎,赔率“哐啷”被砸到一赔零点五。

  托清沅真人的福,沐晚红遍了全太一宗。

  第三场比赛全场实行的是淘汰赛。第一轮开赛前,所有参赛弟子都在大校场集合,分组抽签。决定第一小轮的赛次。这一轮将淘汰一半的参赛弟子。

  沐晚抽到的竹签上写着两个墨黑的“庚拾”字。这表明,她是庚组第一小轮的第十场。

  大校场上共辟出了二十个赛台。赛台都是一样的,由长青石砌成,高三丈,十丈见方。赛台之上设有透明的灵气罩。该气罩主要是起隔绝作用即便是参赛选手在赛台内翻江倒海,其作用力也仅限于气罩之内。不会影响赛台下和校场看台上的人们观赛。同时,由于气罩的阻隔。赛台以外的人。包括高坐在赛台旁的裁判,也无法影响赛台里面的比赛。

  每个大组同时进行两场比赛。都是些炼气期弟子,修为有限得很。是以,功法堂只给第一小轮设定了半天的时间。

  沐晚在庚组的第二个赛台。

  抽完签,庚组的参赛弟子们排队到登记台前登记签牌。

  登记完毕后,管事弟子再次将他们集合起来。说道:“一刻钟后,第一场和第二场的比赛正式开始。这两场的。现在去赛台下做准备。其余人可以去赛台下观赛,也可以去看台上休息。切记,第一保管好自己的签牌,比赛之前。裁判会同时检验签牌号牌和身份玉牌;第二,不要走得太远。裁判喊号三次,未到场者。视为弃赛,直接淘汰。”

  参赛弟子齐声应道:“是。”

  管事弟子挥挥手:“解散。”

  众弟子抱拳行礼。各自散去。

  沐晚按照与郝云天的约定,举目望向大校场正东边的看台。郝云天端坐在看台最后一排的左起第二位。

  沐晚冲他笑了笑,快步走了过去。

  “他就是沐晚?”

  “肯定是他。只有他穿着青袍。”

  “呀,真的是个小孩子呢。”

  ……

  所到之处,人们无不行注目礼,交头结耳,议论纷纷。

  沐晚表示已经习惯了。穿过大半个校场,径直跃上正东边的看台,径直走到郝云天的跟前。

  呃,貌似大师兄的气场太强悍,他的周边十个位置以内,无人落座。

  “坐。”郝云天指了指身边的空位,问道,“你是第几场?”

  沐晚在左起第一位上坐下,答道:“第十场。”

  郝云天微微颌首:“再等半个时辰,应该差不多了。”

  “嗯。”沐晚也是这么想的。

  一刻钟,稍纵即逝。

  二十个赛台同时开赛。

  和大家预料的一样,炼气期的弟子修为有限,身家有限,使不出多少花样。比赛进展很快,的四十名参赛弟子,不到半刻钟时间就全部赛完。

  沐晚认真的看完了,暗自打算道:呆会儿只要使用太一十三剑足以。

  很快,澳门赌博网站:大校场里,庚组第二赛台上的第四小轮开赛了。

  郝云天起身说道:“走,我们过去。”

  时间把握得刚刚好。两人刚刚走到赛台下,场上的那对参赛弟子已经分出胜负。一名眉清目秀,身量颀长的年轻男修二指轻夹一道金锥符,对着跌翻在地的另一名年轻女修,朗声说道:“秦师妹,看符”

  “林师兄,我认输”后者吓得花容失色,赶紧捏碎自己的号牌。

  下一息,她便从赛台上消失了,站在赛台旁的裁判位旁。

  年轻男修收起灵符,抱拳向裁判行礼。

  裁判是功法堂的一位筑基期管事弟子。他宣布:“第八场,五百一十二号胜出。七千零三十四号淘汰。”

  赛台下响起一阵欢呼声:“林师兄,必胜祖师峰,必胜”

  林师兄抱拳向赛台下的人们致意,撩起前袍,从容不迫的纵身跃下赛台。

  呼啦,那些高呼“林师兄”的观赛者们一拥而上,簇拥着他离去。

  沐晚目送他离开,仰头对郝云天笑道:“林师兄的人缘真不错。”张师叔和林师叔结伴外出历练,至今未归。能陪她比赛的,也只有大师兄一人。

  郝云天淡声说道:“又不是打群架,人多有什么用?”

  “哦。”沐晚挠头。

  这时,裁判开始喊号:“第十场准备。三千四百一十五号。”

  “到”赛台下。一位膀大腰圆的壮汉呼的跳上赛台。

  裁判接过他的号牌身份玉牌以及签牌,将前面两样并排放在案前上的那方白玉上验过,又看了一眼签牌,点头说道:“入场。”

  “是。”壮汉抱拳行礼,穿过灵气罩,进入赛场。

  裁判继续喊号:“六千二百七十一号。”

  到姐了

  “到”沐晚一个箭步跃上赛台,立于长案几前。抱拳行礼。

  郝云天摸了摸鼻子。看着自家小师妹跟打了鸡血似的,跃跃欲试,怜悯的看了一眼赛台之上的那名壮汉呃。还好他是个体修,又有炼气十层的修为护身……

  赛台之下立时炸了锅。“啊,是沐晚”不少人惊呼出口。

  “刘师兄前两场连前百都没有进……”有几个观赛的炼气期弟子忍不住嘀咕。

  台上的壮汉神色微变。

  裁判验明身份,留下签牌。将号牌与身份玉牌还给沐晚,点头:“入场。”

  “是。”沐晚抱拳行礼。转身穿过灵气罩。

  待沐晚走进赛台正中,与壮汉相对而立,裁判发令:“致礼”

  “沐师弟,在下金顶峰刘明。请指教。”壮汉抢先抱拳说道。

  金顶峰一脉走的是体修路子。刘明没有报出师承,意味着他不是亲传弟子,只是一名寻常的金顶峰弟子。

  沐晚抱拳回礼:“刘师兄。外门沐晚,请指教。”

  “比赛。开始”

  刘明又是抢先发动,双臂展开,呼的向后掠出丈许,与沐晚拉开距离。

  身形未定,他双手拍得胸脯子“啪啪”作响。每拍一下,他的上半身就象充气的牛皮水囊一样,胀大一圈。

  转眼间,他连拍数下。头大如斗,上半身鼓鼓囊囊的,有平常的三个那么大。与之相对比,原本壮实的两条大长腿显得格外纤细。

  然后,他呼的双腿跪下,双臂撑地。抬起硕大的头颅,瞪着沐晚:“沐师弟,接招”

  除了点到为止,不可恶意伤人,这也是第三场比赛的规则之一:出大招之前,要提前示警。

  一上来就使大招?沐晚从储物袋里取出铁芒短剑,刷的扬剑,应道:“刘师兄,请”

  “滋。”对面,刘明鼓起腮帮子,深吸一口气。

  “滋啦”他的上半身又变大一圈,背上的衣服尽裂。

  “呼”,刘明双腿猛的向后猛蹬,大喝:“开山炮”

  整个人真的象颗炮弹一样,对准沐晚,破空袭去。

  “啊,好快”

  “刘师兄用了十成的力呢。”

  “够狠”

  ……

  沐晚挑眉,暗道:搞了这么久,原来是招开山炮。唔,招式还看得,就是速度慢了点。力度也欠火候……

  劲风袭面,吹得她的袍角猎猎作响。

  “挡”

  沐晚不避不让,挥起短剑,使出太一十三剑的挡之剑好吧,只是比赛,怕伤了刘师兄,她才选择挡之剑。若是真正对敌,对方破绽这么多,她会随意选一处,一剑直刺过去

  “砰”

  绿色的剑气与刘明的护身气罩撞了个正着。

  “哐啷”护身气罩粉碎。刘明本人则被直接撞飞。若不是有灵气罩拦着,他不知道会飞出多远。

  “叭嗒。”刘明无力的跌倒在地上,上半身恢复如初。

  他羞得满脸通红,看都不再看沐晚一眼,捏碎了号牌,用蚊蝇般的声音嗡声说道:“我认输。”

  一剑制敌

  赛台下面,鸦雀无声。

  刘明双脚一沾地,便用蒲扇般的大手掩了脸,飞也似的向大校场外面逃去炼气十层如此输给炼气五层,没脸见人哈

  “刘师兄……”几名与他一样系着棕黄色腰带,正中写着“金顶峰”三个古朴黑字的炼气期弟子反应过来,拔腿追了过去。

  沐晚收剑,站在赛场正中向裁判抱拳行礼。

  “第十场,六千二百七十一号胜出,三千四百一十五号淘汰”

  沐晚又抱拳环视台下,走出赛台,轻轻一点足,直接掠过人群,落在郝云天的身边。

  “不错。”郝云天微微一笑。

  身后,人们反应过来,喝彩连连:“好步法”

  “好剑法”

  “漂亮”

  此时,郝云天与沐晚已然走出了数十丈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