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三零章 第二场比赛
  三天后,第二场比赛如期举行。

  对于这一场比赛,郝云天是很有信心的别看他家小师妹的修为只有炼气五层,但神识过人,现在已经堪比筑基中期的修士,远远强过同阶修士。这一场,真的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啦。

  是以,目送沐晚走进候赛区,他便去找地下赌场。

  沐晚是本次内门大比里最大的黑马,是以,赌沐晚第二场进入前五十名的盘口早在第一场比赛结束就已经开出来了,并且是本轮里最活跃的盘口。

  关于她的传言层出不重。而赔率也随着传言忽下忽上,变化莫测。比如说,传言说,她去年参加过谷雨镇的异境任务,赔率猛的由一赔五跌至一赔四;传言又说,她来自凡人界,且入门不到一年,赔率又刷刷的往上窜,提高到一赔十。

  目前,赌她进入第二场前五十名的赔率是一赔三。

  而沐晚本人也在一夜之间成为太一宗内外门里众所周知的热门人物。

  “押三千下品灵石,赌沐晚第二场进入前三十名。”往桌上扔了一个储物袋,郝云天扬长而去。

  热闹的人群立马安静下来。

  “呀,我认得他。上次,就是他押沐晚能进入前十名”有人弱弱的打破了短暂的寂静。

  “我押沐晚能进入前五十名”

  “我跟”

  ……

  赌沐晚进入前五十名的赔率直线下跌,不到半刻钟便跌至一赔一点二。

  同时,赌沐晚进入前三十名的赔率也差不多稳定下来,一赔五点二。

  “咚咚咚”,大场院上响起了浑厚的钟声。

  第二场比赛开始了

  “买定离手封盘”和第一场不同。第二场是开赛即封盘。主要是因为第二场比的是神识,开赛之后,全场禁声。

  红绳圈外,戒律院的弟子们严阵以待。一旦有人出声,他们不问缘由,会立刻用“戒律令”将之拘禁起来。

  开赛之前,随机分了组。沐晚在第十一组。她在左起第十一张赛台的正南边。

  钟声响过三下。管事弟子手执一支清香走到主殿前的兽纹黄铜方鼎前。将清香插在鼎里,使出火球术将之点燃,朗声宣布:“开始”

  场上。数千根红丝线扬起,飞向三十个赛台;场下,观赛的弟子们屏息以对。

  沐晚和平时练习一样,将神识分成四大缕。每一缕又细分成二十小支。每一小支都只比头发丝略微粗一点。其中三缕负责捡针串针,另一缕负责固定红丝线。以及守护工作。四缕轮换。

  好吧,其实炼气十层以上的参赛弟子都差不多是这样做的,一边串针,一边还要分神守护成果。不同的是那些修为较低的。他们反正进不了前五十名。索性全力串针。即便是这样,他们的速度也远比不上炼气十层上的师兄师姐们。

  在每一张赛台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上,都站有一个手执“戒律令”的戒律院弟子。他们站在参赛选手的背后。与之保持五步远的距离。如果一旦发现有人使用法器,或者故意伤害其他参赛弟子的神识。这些戒律院弟子会第一时间动用“戒律令”。

  尽管如此,沐晚还是分神提防了周边的参赛弟子第一场比赛结束后,郝云天自第二天清晨开始,便常驻沐晚山。原因是,清玉师叔查出,第一场比赛里疯狂阻拦沐晚的,正是前几天才从戒律院的拘禁室里离开的海阳胡家子弟。

  在来的路上,郝云天特意向她强调,小心提防身边的参赛弟子。

  一柱香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在铜鼎里的清香燃尽的那一刹那,站立在一旁,负责看香的功法堂杂役弟子“呼”的举起右手。

  每一个赛台上随即出现一个透明的气罩,将所有参赛弟子的神识轻轻弹回。

  这样做,一是告诉参赛弟子,比赛结束了;二是为了保护参赛弟子。他们正全神贯注的参加比赛,神识外放,不容打扰。

  很多参赛弟子微怔,旋即收回神识。

  沐晚一直有分神留心周边的情况,是以,在气罩升起的那一刹那,她主动收回了神识。

  管事弟子朗声宣布:“第二场比赛结束。所有参赛弟子原地坐下,调息养神。”

  “是。”

  哗啦啦,所有参赛弟子齐刷刷的盘腿坐下,运气调息。

  沐晚没有用全力,眼下精神尚好。不过,她也双眼微合,佯装运气。

  “咚咚咚”,浑厚的钟声再度响起。禁声令撤销。

  场内,功法堂里负责清点成绩的弟子们鱼贯而入。

  场外变得热闹起来。有的面带喜色,有的则唉声叹气,绝大多数的人都在点评刚刚的比赛。

  “沐晚……”

  “沐晚……”

  ……

  听到场上十人有九人在议论自家小师妹,郝云天看向场中唯一的那道青色身影,嘴角不由微微翘起。

  比赛之前,他跟小师妹说过,树大招风。以她的能力,这一场只要使出七成力,进入前三十名不难。

  他的话,小师妹听进去了。果真只使了七分力。

  功法堂里有专门清点数目的法器。其形状象一只青玉酒盅。杂役弟子只要祭起法器,将之倒扣过来,抛去。法器离手后,会迅速放大,悬于赛台之上。不到三息,这一张赛台上,所有参赛弟子的成绩就会显现在法器外壁上显现出来。

  之后,杂役弟子会用玉简将每张赛台上的成绩刻录下来,再汇总。最后,当场宣布比赛结果。

  在杂役弟子收回法器之后,管事弟子宣布:“全体参赛弟子自行离场。”

  红绳圈消失了。场外不少人涌向场内。

  沐晚睁开眼睛,看到郝云天站在自己面前。

  “小师妹。我们先离开这里。”

  沐晚起身笑道:“是。”大师兄这是防着胡家的人乘乱使坏呢。

  半刻钟后,第二场比赛的结果出来了。

  大场院正中的立着一块数丈高的长条形青玉无字碑。突然金光大作。

  “呀,出结果了”早早围在碑前的人们引颈相看。

  光滑如镜的碑面上刷刷的现出一长串金色的名字和数字:

  第一名:祖师峰,林俊英,四千八百一十二针;

  第二名:金莲峰,莫金龙,四千七百零九针;

  ……

  第二十七名:外门。沐晚。三千九百七十八针;

  ……

  看到结果后,郝云天轻拍沐晚的肩膀:“我们走。”两人疾步离开。

  回到沐晚山后,郝云天递给沐晚一个储物袋:“这是你的。”封盘前。赌沐晚进入前三十名的赔率是一赔五。赛前,沐晚托他押了一千灵石。扣除本金,和盘口抽去一成的水,她净赚四千五百块下品灵石。

  然后。郝云天在门廊下的花丛里摘了一朵火红的月季,给清沅真人传讯:“师尊。小师妹得了第二十七名。”

  这次传讯有点迟。清沅真人早在一个时辰前就从清玉真人那里知道了比赛结果。不过,她照样乐呵呵的拍开了一坛醉逍遥庆贺。

  逍遥峰,玉huáng岭上,流云真人又砸碎了一只最心爱的白玉茶碗。

  立于下首的胡管事谄媚的抬起头:“真人。小的在外门还有一条人脉。”说着,他抬起右手,做了一个切的动作。“小的……”

  流云真人瞪了他一眼:“戒律院的拘禁室,你还没呆够么?”

  胡管事悻悻的收回手。

  “沐小子风头正盛。叫我们的人这段时间安份点,莫轻举妄动。”流云真人恨恨的说道。

  其实这只是次要原因。他流云要灭掉一个外门弟子,哪里用得着顾忌什么风头不风头的

  他眼下不敢动沐晚,最主要的原因是:昨天上午,清玉真人过来,向他通报了第一场中那些海阳胡家子弟的违纪行为,以及处罚结果。

  清玉真人提供的物证和人证表明,昨天共有两批海阳胡家的子弟在第一场比赛内违规。

  第一批共六人,都是体修。他们在台阶下故意跌倒,从而导致了一场小范围的踩踏事件,包括六人在内,共有十一名参赛弟子不同程度的受伤。

  对此,戒律院给予的处罚是:伤好之后,罚六人去宗门矿井做一年的苦工。

  第二批共有两人。两人在石崖上故意伤人。结果,不但没有伤到他人,反而双双坠崖身亡。

  虽然人已经折殒了,但是为严明纪律,该罚的还是要罚。戒律院给予的处罚是:将这两名弟子逐出宗门。

  “他们俩已经不再是宗门弟子。所以,他们的身后事,宗门一概不管。流云,他们是你们海阳胡家的子弟,望你速速去医务院领走两人的尸骸。”清玉真人如是说。

  经过去年谷雨镇的案子,清玉真人抓到一点把柄,就敢拘禁逍遥峰的次座真人。是以,流云真人充分领教到了他的厉害,竟不敢辩驳,又羞又恼,气得直翻白眼。

  清玉真人看在眼内,心中的郁气散了一半这个流云行事老道,滑不溜秋,并且在宗门里树老根深,人脉甚广。去年的二十三案子,因为证据不充分,迫于各方面的压力,他最后只是将十四名“遗失”身份玉牌的胡姓外门弟子逐出宗门,草草了事。而流云这个幕后的黑手,以及其余海阳胡家的子弟都毫发无伤,被无罪释放。

  没有办法,他唯有盯死流云一伙人。

  临走之前,清玉真人以戒律院执事堂长老的身份警告道:“流云,去年的案子仍未正式结案,本尊希望你能约束好海阳胡家的子弟,少生是非。”

  说得流云真人心惊胆跳老小子莫非发觉到什么了?

  是以,当胡管事又一次提出“做掉”沐晚时,他连忙叫停。

  可是,他哪里甘心就此放过沐晚?

  想了想,他命令道:“派人暗中盯着沐晚。他的一举一动都要记录下来,一月向本尊汇报一次。”

  “是。”胡管事纳闷极了:再厉害,也只是个炼气五层的小家伙,至于吗?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150120194738856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