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二九章 第九名
  呃,澳门赌博网站:貌似运气有点背。这一脚竟然踏在了幻阵的坎位惊门之上。

  中级以下的幻阵有四门,即:生死杜开等四门。而复杂的则另增了四门,即:伤惊休景四门。

  沐晚阵法修为有限,破解中级以下的简单幻阵,问题不大。但是,眼前这个幻阵,她连阵法波动都看不分明,显然是个繁杂的大阵。

  为了省时间,同时,也是为了掩盖自己会阵法的底牌,她决定赌一把反正又破不了阵,而幻阵又是宗门自己布下的,阵中又无凶煞之气,即便是赌错了,也无性命之忧。当然,要是换成在宗门之外,她绝对不会这么鲁莽的探试方位。否则,就算她有十条小命,也不够丢的。

  结果,运气真心不好,她一脚踏在惊门之上。

  沐晚耸耸肩。果然投机取巧是不对滴。

  不过,也好,至少她找到了参照方位。以此为据,她费点力,应该不难推算出生门。

  第一场和第二场不允许使用任何器物。是以,罗盘也是不能用的。好在香香的破阵术里附带有一套破阵手印,可以代替罗盘。以前,沐晚偶然看到香香用过一次,觉得很有意思。香香便将这套破阵手印毫无保留的教给了她。

  眼下,刚好派上用场。

  垂头,沐晚摊开右手,摆出天遁手印,飞快的掐算起来。

  时间一息一息的逝去。

  第一次,失败

  第二次,又失败

  ……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眼前的幻阵比预料中的要复杂得多。时间已然耽误了,生门却始终没有找出来。

  渐渐的,沐晚的额头上起了冷汗。

  太复杂了,根本就掐算不出来

  怎么办

  不能慌

  沐晚抬起头,用衣袖揩去额头上的冷汗,索性就地而坐,闭目养神。

  过了近百息。待情绪稳定后,她才睁开眼睛,继续摊开手印,更快的掐算起来香香的破阵手印是远古传承。尤其对幻阵有效。所以,她肯定能算出生门的位置。

  同时,她也给自己设了一个期限。最后再掐算三次。如果再推算不出来,那么,就只能和绝大多数的弟子一样。撞大运了。

  第一次,失败

  还有两次

  略作沉吟,沐晚又开始新的推算……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次,她成功的推算出了生门的方位

  深吸一口气,沐晚按照推算结果,向左转过身子,面向生门的方位,笔直踏出十四步。每步长半尺。

  一二三……十四。

  第十四步,终于不再黄沙埋脚。她踏在了**的实地上

  与此同时,周边的黄沙象潮水一样分两边退去。一条两尺见宽的灰白色羊肠小径映入眼帘。这条小路就是出阵之路。

  哈,成功了沐晚从心底里笑了出来,暗道:香香的破阵术果然很管用。

  她只学到了一套破阵手印,就破了眼前这个根本就看不懂的大幻阵。

  想到香香,某人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自异境回来后,都过去小半年了。可是,空间一直失联。也不知道香香有没有晋阶,独自在空间里,闷不闷……好吧。现在不是牵挂小胖妞的时候

  叹了一口气,沐晚敛神,双足轻点,催动“逍遥八步”。沿着小径,飞奔开来。

  她平时很少用灵力催动步法。所以,这会儿灵力被封,对她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困扰。

  半刻钟之后,脚底传来“咚”的一声。沐晚低头一看,脚底踩着的是一块灰白色的石头。

  出阵了?

  她回首后顾。羊肠小路不见了。漫天的黄沙也木有了。怪石林立的陡坡,就在她的身后

  蓝天之上,太阳当中挂。

  呀,竟然在幻阵里竟然呆了一个半时辰沐晚抬起右手,搭在额头,仰头向上看去。

  一阵山风吹来,眼前的白雾散去。神秘的万仞山终于向她露出了自己的全貌。

  浮梯

  从半山腰开始,有一条由灰白色的浮石组成的石梯,直通山顶。每一块浮石约三尺长,四寸宽,高一尺。每块浮石之间的相隔约两尺。

  沐晚恍然大悟,暗道:怪不得大师兄要训练我跳石阶

  深吸一口气,她呼的跳上第一级台阶。脚下一沉,浮石猛然下坠半尺有余

  还好沐晚早有防备,身形只是轻晃。不过,她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很明显,这一段的力场又翻了一倍。

  唔,没有千斤以上的脚力,真的很难爬上山顶。

  看着前面的数千级浮阶,沐晚没有停留,一步一台阶,走得稳稳当当。

  山脚,观赛的人们惊呆了这个炼气五层的外门弟子竟然是第二十一个从幻阵里走出来的

  “他居然过了幻阵他是体修吗?”

  “怎么做到的?”

  “呀呀呀,快看,这家伙都不用坐下来歇口气,跳云梯了。”

  ……

  而木台之上,五位金丹真人看着半山腰上那道小小的青色身影,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满意的笑容。

  一个时辰之后,沐晚第九个站在了万仞山的最高处。

  “好”山脚的喝彩声,有如雷动。

  郝云天笑了笑,抬头从头顶的树冠上摘下一片绿叶,飞快的画上符文,第一时间给清沅真人传讯。

  “师尊,小师妹第一场夺得第九名。”

  其实,清沅真人是很想亲临现场的。不过,前两场比赛都没有设置专门的看台。金丹真人们的身份摆在那儿,怎么可能和一群筑基期弟子混在一起呢?

  再加之,本次内门大比中,沐晚是唯一个参赛的外门弟子,年纪小修为低,已经够抓眼球的了。清沅真人再亲自跑去给她打气加油,太高调了,反而会招来不少麻烦。

  是以,清沅真人只好按住性子。端坐在洞府里等消息。

  收到郝云天的传讯后,她“啪”的一拍太师椅扶手,笑道:“太好了当浮一大白”言毕,呼的起身。跨着鸵鸟般的大步走向外间找酒去

  “什么,第九名”

  逍遥峰,玉huáng岭。流云真人怒目圆瞪,“啪”的将手中的白玉茶盅狠狠的掷在地上,咬牙切齿的问跪伏在地上的管事弟子:“我们的人呢?到哪里去了?”

  该弟子打了个哆嗦。小声回禀道:“禀真人,为了拦住沐晚,我们共折了两名炼气十层以上的弟子……”

  流云真人气极,眼底寒芒闪烁,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废物”

  管事弟子咬咬牙,弱弱的问道:“真人,下面还有两场……”

  流云真人不耐烦的打断他:“我们有多少人可进入第二场?”

  管事弟子闻言,直冒冷汗,结结巴巴的报出一个数字:“两,两个。一个炼气九层。一个炼气八层。”

  流云真人微怔。良久,他叹了一口气,挥手说道:“罢了,此事就此作罢。你叫他们俩好好比赛,莫给我们海阳胡家丢脸,争取能进入第三轮的比赛。”

  “是。”管事弟子暗中松了一口气。

  “你下去吧。”流云真人端坐在上座,面上尽显疲态。袖下,一双手紧握成拳,上面青筋暴起。

  清沅小贱人,别得意的太早他在心里咆哮着。

  第一场比赛后。休息三天,然后才开始第二场比赛。

  比赛结束后,郝云天护送沐晚回外门。

  “小师妹,站在刀仞山顶。感觉如何?”他背负着双手,立于玉箫之端,看着前面,问道。

  一提起那时的情形,沐晚便眉开眼笑:“很开心。山风一吹,所有的疲劳都没有了……当时我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我成功了觉得这一年多的苦没有白吃。累没有白受。”

  好吧,事实上,当山脚的喝彩声隐约传到山顶时,她激动的落泪了。

  一年多的时间,她一界凡女,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便站在了炎华界东华洲第一宗内门的最高峰之上。

  她激动,她自豪

  如果不是顾忌在场的其余人,她真的想展开双臂,尽情高呼:

  “沐晚,你行的”

  “沐晚,你成功了”

  “沐晚,坚持下去”

  当然,这些想法,她是不会告诉大师兄的太难为情了

  咦,怎么不接着说了?郝云天转过身来,追问道:“还有呢?”

  沐晚扬起拳头,笑得阳光灿烂:“还有就是,我好期待第二场比赛哦。”

  郝云天见状,不觉莞尔。越战越勇小师妹越来越有剑修的风骨了。

  “哦,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托小师妹的福,这一场,我赢了六万灵石。”

  沐晚惊呼:“怎么回事?”

  郝云天将地下盘口的事和盘托出。

  沐晚扼腕:“大师兄,下一场,帮我也押一千灵石。”再多也木有了,这是她目前的全部身家。

  第二场比赛在祖师峰的正殿前的大场院里举行。第一场比赛已经淘汰掉七成的参赛弟子。仅有不到三千名弟子顺利进入第二场比赛。

  与第一场不同,第二场是分小组进行的。在开赛前,所有的弟子会被随机分成三十个组。

  届时,大场院上会一字排开三十张大圆桌,所有参赛弟子在五丈远的地方,环绕圆桌而立,一起比赛。

  同样,这一场也只是用红绳隔出比赛区,没有搭设专门的观众席。想要观赛的话,得早些赶到赛场,选个靠近的好位置。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luo的礼物,多谢书友一黛雪一相望的星星六翼天使007婴宁1991灿烂的晨曦飞旋的月票,谢谢

  另,某峰从明天起就要出长差了,十号回来。出差期间,更新不变,依然一天两更,某峰会设好定时更新的。请亲们继续支持某峰。加更的话,某峰现在不敢乱许诺,回来之后,再说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