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二八章 下血本
  郝云天走过去,澳门赌博网站:扔了一只储物袋,冷声说道:“三千下品灵石,赌沐晚进入前十名”说完之后,掉头离去。

  背后一片寂静。

  半晌,有人轻推身边的人,悄声问道:“这家伙疯了不成?”

  “就是。沐晚这会儿应该已经掉下来了吗?”

  “这人谁呀?”

  ……

  本来大伙儿都在盯着悬崖上看的。被他陡然抓走了视线,连那边的赛况都顾不上了。

  “呀沐晚没有掉下去,还在上面”有人指着石崖那边,哇哇大叫。

  众人闻声望过去。

  貌似刚才的事故不小。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石崖上面的人少了近三成。崖底,不少弟子滚成一团,哀嚎声阵阵。

  戒律院和任务院的弟子们已经提着担架赶了过去。

  但是,沐晚没有坠落。并且,她又超过了一人,目前排在第三十七位。

  刚刚明明是避无可避,这小子是怎么避过去的?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瞪着石崖。

  也有不少人冲郝云天离去的方向翻了个白眼:都怪他,搞得老子错过一个精彩场面。

  “啊,第三十六位又超过一个”惊呼声再起。

  有人反应过来,赶紧掏灵石:“我也赌沐晚进入前十名”

  “我跟”

  “跟”

  ……

  场下又热闹起来。

  赛场上。沐晚已经爬过一半的石崖。与绝魔山脉不同,万仞山上好象有一种力场,越往山上去,力场的作用越大。

  不过,对她的影响并不大。这小半年里。她一直都有坚持炼体。现在她周身的经脉全通,脚力已经将近三千斤。即便灵力被封,这道石崖也还拦不住她。

  对她来说,唯一有点麻烦的是,来自其他弟子的暗算。

  比如说,象先前一样,突然从上头掉下来三个人。

  对于旁人来说。是避无可避。不过。对于沐晚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因为在比赛之前,大师兄专门给她总结了历年内门大比里出现过的各类阴招。

  当三人砸下来的时候。沐晚不躲不闪,用力一蹬崖壁,纵身向上腾空跃出数丈。因为“逍遥八步”这路步法本身飘渺无踪,令人捉摸不透。再加之她不过**岁孩童的身量,跟棵小青松一样的。所以,她瞅中了中间与右边的两人间的一个空档,与三人在半空错过。然后,那三人继续坠落。而她却一冲而上,同时,她瞄好上方的一条细缝。十爪如钩,插进去。这样一来。她整个人就稳稳的贴在悬崖之上。

  本来她至少可以轻松接住两个人。但她选择了袖手旁观谁知道这两人是不是同谋?

  这次大比,她势在必得,真心赌不起

  虽然这些阴招不足以为俱,但是,真心耽误时间,且费气力。沐晚仰头看着头顶陡峭壁悬崖,秀眉微皱,脚下加快前面的人越少,意味着出阴招的人也越少。

  超越,超越,唯有不断的超越

  一个,两个……三十息之内,沐晚又超过数人。眼下只有三十一名参赛弟子在她前面。

  好厉害

  木台之上的五位金丹长老面面相觑。

  其中一人咂舌:“清玉师弟的眼力挺不错的呀。过两个月就要开门招徒,到时请他过去帮我也挑个好徒弟。”

  “嗯,到时记得叫上我。”坐在他右手边的长老附和道。

  就在这时,观赛的弟子们又发出“哎呀”的惊呼声。

  场上又生事端

  排在第二十八位的弟子貌似抓错了借力的石头,选了一块已经松动的石头。该弟子尖叫一声,这会儿连人带石一并从悬崖上滚落下来。

  “啊啊啊”

  连环坠崖再次上演。他抱着磨盘大的石头从崖壁上滚落下来,扎扎实实的砸掉了紧跟其后的三名弟子。

  又来了

  而沐晚恰好爬至一处凹陷之处。她牢牢抓住悬壁,紧紧的靠在上面,佩服得五体投地为了将她淘汰出赛,对方真的舍得下血本呀。

  名次那么靠前,说坠崖,就坠崖,一点儿也不含糊

  有必要这么歇斯底里吗?

  沐晚摇摇头。

  呼,呼。接连有两人擦着她的袍角坠落。

  第三个人落了下来。这是一名炼气大圆满的年轻女修。她瞪着双眼,压着嗓子说道:“去死吧”说话的当头,手里也没停着。双臂划圈,佯装挣扎,实则双拳紧握,一前一后,呼呼的砸向沐晚的背心。

  哇,高手倒栽葱跌下来,还能发力使拳

  沐晚挑眉,一手抓住悬壁上的一块尖石,翻身让开。

  “砰砰”年轻女修的两拳先后砸在凹陷的悬壁之上。

  “咔嚓”,灰白色的崖石象蛛网一样裂开。正中现出两个模糊的血色拳印。

  年轻女修吃痛,闷哼一声,紧接着抬腿欲踢。

  沐晚哪里会让她如此猖狂翻身加来,提起腿,抢先将之踹下去。

  “呼”

  说时迟,道时快。她的腿还未来得及收回,一块磨盘大的石头朝着她的膝盖直狠狠的砸了下来。

  这是要断腿的节奏

  沐晚冷哼,催动“逍遥八步”,略微缩回腿,象踢毽子一样,侧向踢出。

  “呼”大石块被她一脚踢了回去,向上迎面砸向紧随其后的前第二十八名。

  而这一位也不含糊,立刻抬起右手,一记掌刀落下,“叭嚓”一声,将石块自中劈成两半。

  同时,他面带狞笑,左手握成拳,带着凌厉的劲风,砸向沐晚的面门。

  不料。他的拳头未到,沐晚的脚先至。

  沐晚踩着他的一边脸颊,“蹭蹭”连踏两脚,凌空腾起身子,呼的纵身跃出十来丈。

  嘿嘿,不但化解了危机,而且附带着超越了前面的一名弟子。成为第二十六名

  整个过程就是转眼的工夫。绝大多数观赛之人。甚至都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只知道,又有四名弟子坠落了。这回还滚落了两块石头。

  “啊呀呀”眨眼的工夫,又砸翻一片。攀崖的弟子象筛豆子一样。掉落了一半。

  “今年的石崖怎么这么难爬?”有些人开始犯嘀咕。

  “就是,后面的那些人修为不够,掉落来还情有可缘。排名这么靠前的弟子也频频坠崖,真的不可思议。”

  “没道理啊。炼气五层的爬得稳稳当当。反而炼气大圆满的爬不上”

  ……

  木台之上,五位金丹长老面色微沉。坠崖弟子的那些小动作。又快又隐蔽。再加之受视角的限制,场外的筑基期弟子眼力有限,绝大多数都看不出来。却还瞒不过他们五个的法眼。

  居中的长老略作沉吟,沉声说道:“看看再说。”

  其余四人微微点头。

  水至清则无鱼。宗门那么大。什么样的人没有?什么样的事都有可能发生。有些事,只要不是一而再,再而三。搞得太过分,令他们五个难做。他们才懒得去较那份真。

  说话间,沐晚攀住一块突出的大石头,呼的再次腾身跃起数丈。下一息,她稳稳的站在悬崖上边。

  直接超过中间的两名参赛弟子,第二十三个顺利通过悬崖。

  一番动作干净利落,又飘逸灵动,真正赏心悦目。

  “好”场外不少人忍不住抚掌喝彩。

  悬崖之上是个乱石林立的长陡坡。各种怪石嶙峋,中间杂有大大小小的碎石,陡然一看,不要说路,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木有。

  同时,沐晚明显的感觉到这一带的力场更大,差不多翻了一倍

  沐晚没有急于赶路,而是定睛细看坡上的情形。

  很快,她便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明明前面有二十多名参赛弟子也先后爬过了石崖,可是,现在她放眼望去,偌大的陡坡之上,却一个人影也木有。

  她不由用双指抵住眉心,凝神细看长坡之上,隐约有灵力波动。

  阵法

  坡上有阵法

  有意思

  沐晚挑眉,抬起腿,跨了过去。

  “哎呀,小家伙进了幻阵,看不到了。他的步法不错,我还想再看看呢。”场外有人意犹未尽。

  旁边的人满眼期待的说道:“没事,小孩子心思单纯,他肯定能通过幻阵的。”

  也有人泼冷水:“我看未必。他不过炼气五层的修为,才爬过石崖,没有修整,直接入阵,只怕等不及破阵,体力先消耗得差不多了。”

  “小家伙看上去也就**岁的样子……啧啧,也不知道能在阵里走几步。”

  “第三段路最耗体力了。我当年炼气九层,在里头走到两眼发黑。差一点儿就放弃了。”内门大比是可以随时放弃的,只要将号牌捏碎即可。

  有人懒洋洋的接了一句:“我看那小子是个死心眼的,只怕宁可在里头累死,也不会主动放弃。”

  同时,进入幻阵之后,赛程刚好超过三分之一。是以,关于沐晚第一场比赛的盘口封闭。最后,赌她进入本场前五十名的赔率为一比一点八;赌她进入本场前十名的赔率为一比二十。

  有人幸灾乐祸的用胳膊肘碰了碰身边的人:“你好象也押了小家伙能进前五十名吧?赔率已降到一比一点八,赢了也没多大意思。”

  “关你屁事”旁边的人瞪了他一眼。

  “切,你瞪什么眼呀……”

  “哎呀呀,别吵了。快看又有人掉下来了。”

  沐晚跨出去之后,脚下一沉,陷入半尺有余。

  她低头一看,干燥的黄沙没过了小腿肚子。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150120194738856络夕挺子jadeyang洒金碧桃织梦者兰697803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