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二七章 踩踩摔摔,更健康
  沐晚怒极而笑人家好歹也是个女孩子,澳门赌博网站:你们弄这么一道剽悍的“肉墙”过来,合适吗

  好吧,咱们修真人士不拘小节

  没有犹豫,在“肉墙”挤压过来之前,她催动“逍遥八步”抢先发难不进反退,提起右腿,向后突然踏出。嘻嘻,“很巧的”刚好踹在背后之人的左膝盖上。

  沐晚苦练了大半年,“逍遥八步”早已大成,随心所欲,快如闪电。她的步法比郝云天还是差了一截,但是,在一柱香的时间之内,可以与张逸尘这个筑基中期的修士不相上下。而背后那个肌肉鼓鼓的体修不过才炼气十层的修为,哪里躲得过她的这一腿

  甚至于,他连看都没看清,只觉得左膝吃痛,本能的痛呼一声,身形一晃,向前跌倒。

  沐晚就象背后长了眼睛一样,闪身向右避开。

  她左手边的那个体修反应也不俗,立刻右进。同时,他的右胳膊支起,试图给沐晚一记胳膊肘儿。

  幼稚

  剑修向来讲究眼明手快。论身手,一般情况下,体修给剑修提鞋,后者都嫌他们慢了。

  沐晚冷哼一声,左腿轻抬,果断的将之撩翻

  “叭嗒”

  左边的和后面的,两人撞在一起。

  “肉墙”立刻塌了一角。

  哈哈,得手沐晚乘机抢身左进,轻松突围。

  好吧,刚刚的右避,其实是假动作

  沐晚从一开始就是打算从左边突破的。

  整个过程不到半息。等“肉墙”们反应过来,他们已经在地上叠成一团。

  “哎呀”

  “啊”

  ……

  惊呼连连。

  类似的踩踏事件,在第一场里最常见不过。次次都有不少参赛弟子因此而受伤。不过。修真人士皮粗肉糙,又有上好的灵药,所以……踩一踩,更健康

  包括端坐在木台之上的五位金丹长老在内,一干围观群众看得眉飞色舞。

  不少人指着那群体修,哈哈大笑:“倒了,倒翻一片”

  “笨得要死”

  “还是炼气十层呢。连石阶的边都没摸到。”

  ……

  沐晚的身形很快。再加之,她个头矮小,被“肉墙”遮挡。绝大多数人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她被围在里头。

  郝云天静立于一处树荫之下,目光紧随着那道青色的小小身影,嘴角不由微微翘起。该出手时就出手,能一剑制敌。绝不会使上第二剑,咱观云岭的人做事就是这么果断

  “逍遥八步”很适合眼下的环境。沐晚在人群里闪避疾行。两息之后。她顺利的来到青石台阶之前。

  左腿刚一踏上石阶,丹田猛然下沉同时,全身的灵气动弹不得

  这是灵力被封住了

  万仞山和绝魔山脉一样,布了绝灵大阵

  沐晚深吸一口气。“蹭蹭”的大跨步踏上去,迅速将周边的人远远甩至身后她就是冲着内门大比前五十名来的。所以,让“扮猪吃虎”见鬼去吧

  此行。怎么高调,姐就怎么来

  再者。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她与其余参赛弟子拉开距离,无形之中也保护了自己。

  众目睽睽之下,那帮宵小行事之前也不敢太露骨。

  “呀,快看,那个小家伙跑得好快”

  “是的呢,哪里冒出来的小子”

  “才炼气五层的修为”

  “竟然是个外门弟子”

  ……

  沐晚再次抓住所有围观群众的眼球,成为全场的焦点。

  木台之上,五位金丹长老也难掩脸上惊讶的神情。其中,坐在左起第四位的长老,最先发问外门弟子从来都是散养的。再加上资质资源等方面,他们都远远比不上内门弟子。是以,几乎没有外门弟子参加内门大比。所谓的金丹真人保荐,长久以来,简直形同虚设。今儿亲眼见到了一个,他们五个想不八卦都难。

  他侧过头去,问居中的那位:“那小子是哪个保荐的?”

  不料,这一位摇摇头,表示也不知道。象这样的事,他们五位金丹长老只抓大头,具体事务,堂内自有管事弟子杂役弟子代劳。他们哪里会亲力亲为。

  坐在最右边的长老干脆招来站在木台前端的那位管事弟子询问:“知道那个外门小子是谁吗?”

  管事弟子想都不用想,张口答道:“知道。他叫沐晚,是由清沅师叔保荐过来的。”

  “你这次负责登记报名?”

  管事弟子摇头:“不是。那天剑道峰的清沅师叔亲自过来为沐师侄领号牌,沐师侄的大名就在功法堂里传开了。”

  五位长老相对一视,呵呵轻笑。其中一人问身边的人:“她只收了一个徒弟,是吧?”

  “嗯,是清沅师妹外出游历时,从外面带回宗门的。”

  “这一个又是什么来头?”

  这句话一出,五人都齐刷刷的看着那名管事弟子。

  管事弟子飞快的答道:“据传,是金莲峰的清玉师叔从凡人界领回来的。”

  五人眼波流转,神色不一。

  一人笑道:“唔,资质还不错。”

  另一挑眉:“清沅师妹行事,一贯如此。”

  好吧,其实大家心里想说的是:剑道峰上又有好戏看了

  果断搬凳子,抢位置

  居中的那位兴致勃勃的向管事弟子问取第一手八卦:“沐晚是什么资质?”

  孰料,管事弟子竟然摇了摇头:“不知道。”

  这位长老惊讶的问道:“没有人去外门报到处打听?”修真生活是如此的枯燥漫长,无聊得令人拍蚊子都舍不得一次拍死。冷不丁的出了这么一个劲道的八卦,不可能没人特意去打听的。

  “打听了呀。”管事弟子如实报告,“外门报到处的管事弟子说沐师侄没有当着他的面激活身份玉牌,所以。他也不清楚。年前,外门进行了一次大整顿。现在,没有内门戒律院的手令,外门各处都不让查阅外门弟子的个人资料。”

  “早该如此。”有人连连点头。

  “观赛,观赛”居中的长老略微抬手,示意管事弟子退下。

  最左边的那位长老响应:“呀,沐晚的步法挺过硬的。居然进入前五十名了”

  万仞山座寸草不生的石头山。没有什么可以遮掩的。修真人士的眼力又个顶个的好。是以,山里比赛的情形一览无余。

  此时,比赛才开始不到半刻钟。绝大多数的参赛弟子还在山脚的青石台阶上挤成一团。有相当一部分弟子已经冲出台阶。开始攀崖很坑弟子的。过了石阶,就是一道百来丈高的陡峭石崖。而比赛规则是:不准服用灵药,不用携带任何器具。

  而这道石崖又是上山的必经之路。同时,又由于灵力被封。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平常用惯的步法此刻无用武之力。所有参赛的弟子唯有徒手攀崖。

  很多以前参加过大比的老选手事先有准备。倒还轻松。而那些十几岁,头次参加大比的新选手们则一个个傻了眼。

  两相对比,沐晚显得格外突出。只见她象只灵猴一样,在石崖之上。如履平地,十息之内,连超两人。

  “这小子肯定能进入前五十”围观的人群里有人大声断言。

  “有点托大了吧。不过炼气五层。能爬完这道石崖就不错了”

  “就是,就是。”

  “你敢跟我打赌么?我这小子这一场比赛进入前五十”

  “赌就赌”

  历年内门大比都有人暗中设了赌局。赌哪些人能进入大比前五十名。甚至有外门弟子也会托内门的亲朋好友参赌。小赌贻情,只要不闹出事端来,戒律院向来都是懒得干涉。

  之前,沐晚的名号只是在功法堂里口口相传,不为外人所知。自然没有她的盘口。不过,没有关系。只要凑齐一千块灵石,立马可开一个新的盘口。

  这会儿沐晚人气正旺,早有消息灵通人士打听到了沐晚的名字与号牌。于是乎转眼之间,新的盘口便开好了赌六二七一号沐晚本场比赛进入前五十名。

  一赔十因为只有不到一成的人认为沐晚能进入前五十名。

  盘口刚开好,这时,有人惊呼:“哎呀,那小子又超过了三人”

  “他的速度没有减慢的迹象”

  “那么轻松,怎么可能减慢”

  ……

  赛程进入三分之一后,就会封盘,到时有灵石也押不上了。

  于是,有人按捺不住,跑过去大喊:“我押六二七一号进入前五十名”

  “我也押他进入前五十名”

  ……

  赔率一降再降,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便降至一赔六。

  这时,石崖之上陡然生变。

  一名目前在第三十九位的弟子突然失手,“啊”的一声,象个沙袋一样直坠下来。

  他在沐晚前面三位,好巧不巧,几乎与沐晚在一条直线上。

  “啊啊”

  后面的两名弟子躲闪不及,接连被他落下的劲风扫落。一个在左,一个在右,对着沐晚头顶砸了下来。

  眼见着她避无可避,就要成为本场比赛的第四位坠崖者。

  “我的灵石”有人捂着胸口,嘻皮笑脸的哀嚎大家都是赌着玩,几块灵石而已,还不至于伤筋动骨。

  再说,从悬崖上坠下来,也是挺正常的事情。还是那句话,修真人士皮实得很,扛摔着呢。

  哪次内门大比,不从上面坠个千儿八百的?就是这样才有趣,不然大伙儿千里迢迢的过来围观,图个啥?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悠悠baby~的两个香囊,多谢书友的平安符,多谢书友箐日年华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狮心公爵雪飞雪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