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二六章 万仞争锋
  接下来,郝云天跟沐晚说了一些参加大比的注意事项。

  其实,昨天张师叔过来时,也说过差不多的话。不过,沐晚仍然静静的听着,心里暖洋洋的。

  末了,澳门赌博网站:郝云天沉声说道:“还有,师尊让我告诉你,流云真人解禁了。”

  “啊?”沐晚心中一惊,“二十三号结案了?”她口中的二十三号案就是指去年发生在谷雨镇异境里的案件。

  当时,探索任务刚结束,清玉真人与梅山真人就是阳煜啦便雷霆出击,以涉嫌奸细罪为由,迅速控制了内外门里以流云真人为首的海阳胡家子弟。

  因为从胡孝波手里缴获的地图上标有“二十三号”,所以,私底下,清玉真人等都以“二十三号案”代称这桩案子。

  沐晚只是一个炼气五层的外门弟子,受身份限制,并不清楚该案的具体情形。不过,此案一直悬而未决,她却是知道的。从大师兄和张师叔偶尔露出的一言半语中,她不难看出,师尊与清玉真人赤阳真人等这回是拧成了一股绳,欲借机将海阳胡家彻底清理出太一宗。

  而现在,大师兄却告诉她流云真人解禁了

  俗话说,打蛇不死,必遭蛇咬

  沐晚不由眉头紧锁,面色凝重。

  郝云天见状,微微颌首。小师妹心机伶俐,素来是一点就透,他很是欣赏。

  “师尊说,流云真人受此大挫,必定心中不甘。所以,小师妹在大比之时,要多加提防。”

  沐晚深吸一口气。抱拳应道:“是。”

  郝云天又轻拍她的肩膀,再次叮嘱道:“这两天好好休息。后天寅时三刻,我过来接你。”沐晚是外门弟子,没有他的接引,不能进入内门。

  “是。”

  三天后,十年一期的内门大比终于拉开帷幕

  寅时三刻,郝云天过来接了沐晚赶赴内门。

  这是沐晚第一次走进太一宗内门。虽然之前郝云天张逸尘等人都跟她说过内门的情形。但是。百闻不如一见。

  飞越内门防护大阵之后,沐晚还是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

  之前,她曾以为外门气象万千。天灵地杰,是难得的神仙福地。然而,和内门相比,后者好比是小巫见大巫。不足一提。

  首先,内门的灵气起码比外门浓一倍

  其次。内门虽不如外门宽广,但是,它以祖师峰为中心,其余八峰有如群星拱月一般围绕在周边。气势磅礴。与之相比,外门简直就象是一盘散沙。

  此时,沐晚才真正领会到什么叫做“宗门”

  第一场比赛叫做“万仞争锋”。比赛地点在祖师峰的万仞山。

  郝云天在万仞山的山脚降下玉箫。

  沐晚跳下玉箫。满脸的失望:说好的万仞山呢?除了白色的迷雾,什么也看到还不如改名叫“万雾山”好了。

  郝云天见状。解释道:“小师妹,万仞山平时是封山的,并且一年四季都和现在一样,云雾迷朦。就算是祖师峰的内门弟子也难见到真容。”

  沐晚看着白粥似的浓雾,连连点头:很好公平得很。这样一来,大家谁也不熟悉山中的情形。

  不过,山脚却没有白雾,到处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在一处空地上,临时搭了一座高丈许,三丈见方的棕黄色木台子。台上摆有两张黑色的长案。每张长案旁都排着长龙般的队伍。

  在来的路上,郝云天已经告诉沐晚内门的弟子服饰。

  在内门,炼气期弟子的服饰与筑基期弟子又略有区别。

  相同之处是:两都都是内着白色锦袍,脚蹬黑色流云短靴。以腰带区分道传身份。

  不同的是:筑基期弟子的腰带系于锦袍之上,外披雪青色鹤氅。而炼气期弟子则是在白袍锦袍之上加一件雪青色的半臂,腰带系于半臂之上。

  比如说,眼下,木台边上站着的那排执剑弟子个个身披雪青色鹤氅,腰间的黑色边腰带上正中写着“戒律院”三个金色草字。这一排人都是内门戒律院的筑基期杂役弟子。内门大比由任务院功法堂操办,但赛场秩序则由戒律院负责。

  沐晚仰头看了一眼,问道:“大师兄,那个就是验号台?”按照流程,第一场比赛和第二场比赛,所有参加比赛的弟子要先去验号台验号。她没有想到,真的会搭一个高台。

  “嗯。”郝云天点头,一边说,一边指给她看,“你先去验号,验完之后,再回候赛区等待。”话一出口,他自个儿先愣住了貌似这句话,他今天已经讲了不下三次

  他抬手抚额,暗自好笑:这便是关心则乱吧他参加过多次内门大比,都跟没事人儿一样。没想到这次来观赛却紧张到不行……

  沐晚轻轻拉了拉他的一只袖角,笑嘻嘻的说道:“大师兄,我先去验号了。”

  “去吧。”郝云天说道,“现在离比赛开始还有一刻多钟。你注意安全,别着急。”

  沐晚点头称“是”,冲他挥挥手,转身向右边的那队长龙走去。

  此刻,近万名内门炼气期弟子,再加上过来观赛的筑基期弟子们齐聚于验号台之下。这里宛若刚刚下过大雪,一片雪青。

  沐晚身着外门弟子的窄袖青袍,立于人群之中,显眼得很。

  周边的目边刷刷的聚焦过来。

  郝云天见沐晚神色自若,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所谓验号,就是将号牌与身份玉牌一并交给长案后的任务院弟子检查一下。据郝云天说,以前验号只是检查号牌的。这次要连身份玉牌一并检验,显然是受了二十三号案件的影响。

  轮到沐晚时,她双手将号牌与身份玉牌一并奉上。

  案头也摆有一方白玉。负责验号的弟子接过去,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将号牌与身份牌并排放在白玉之上。

  立刻,白玉上红光闪烁。

  “过”验号弟子取下号牌与身份玉牌一并还给她,“下一个。”

  “谢谢。”沐晚有样学样,和前面的弟子一样,也先抱拳行礼,然后双手接过,再跟在前面的人之后。走下木台。

  木台下面有一大块空地。事先用红绳圈了出来。红绳之内就是候赛区。

  “咦,怎么有个外门弟子?”

  “是个小家伙呢。”

  “粉雕玉琢,长得挺俊俏的。”

  ……

  从木台上一下来。沐晚俨然成了整个赛场的焦点。现场没有两万人,也有一万五。这回,她真的称得上是万众瞩目。

  沐晚暗中做了一个深呼吸,抬起眼皮子。扫视候赛区前面整个候赛区是有规划的。按照号牌顺序,一共划成十个区域。她是六千二百七十一号。正好是在中段偏后的第七区。而每一个区域以内的位置则没有定死。

  找到第七区后,她快步走过去,默声不响在第七区寻了个空白无人之处,和旁人一样。旁腿坐下。

  一刻钟的时间转眼即过。

  期间,沐晚虽然双眼微闭,但是。她明显的感觉到陆续有人在她的周边盘腿坐了下来。

  “起”,突然木台之上有人大声音施令。

  “哗啦啦”。候赛区里的参赛弟子都站了起来。

  沐晚睁开眼睛。呃,前面的那排人好健壮哟,一个个都是虎背熊腰的壮汉

  好巧哈,前面四个,居然都是炼气十层的体修

  她的视线全然被挡住了

  再看看两边,也是一些炼气十层的好手。她微微扯起一边嘴角,爬起来,与众人一样,垂手而立。

  通过前面的人之间的细缝里,她看到高台之上的两条黑色长案和两队长龙般的队伍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五张黑色的太师椅。

  发令之人是站在木台前端的一名青年男修。从他的服饰,沐晚不难看出他是一名任务院的筑基期杂役弟子。

  比赛要开始了

  台上的功法堂杂役弟子郑重宣布,请任务院功法堂的五位金丹执事长老入座。

  一次能目睹五位金丹真人的风采,本是件赏心悦目的盛事。只可惜,被前面的肉墙挡住了视线,沐晚什么也看不到

  长老们入座后,坐在最中间的那位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两边的四位长老。后者都冲他微微颌首。

  这位长老才站起来,转过身子,面向云雾迷朦的万仞山而立。

  其余四位长老也起身,和他一样站好。

  杂役弟子也转过身去,施令:“转”

  台下的参赛弟子,以及周边的围观弟子都齐刷刷的转身,与台上的六人一样,面向万仞山站好。

  “拜”

  修士不行俗礼,是以,这里的“拜”,并非跪拜,而是拜山,也就是对向着万仞山方向行弟子礼整个流程,郝云天和张逸尘早就跟沐晚详细讲过。她都能倒背如流了。

  行完礼后,众人都仰头看向万仞山。

  一道清风拂过。常年笼罩在山上的白色迷雾随风散去,就象是揭开了一层面纱,万仞山的面目陡然显现在众人眼前。

  好高

  万仞山名符其实,高达万仞,象一把尖刀一样,直指蓝天。一息之后,飘过一阵白雾,再次将半山腰以上的那一截遮住。

  候赛区里,不少参赛弟子脸色微变,倒吸了一口凉气。

  万仞山留给众人的第二个印象就是,秃

  它看上去就是一座灰白色的石头山。山上光秃秃的,真的寸草不生。

  候赛区里又响起一阵吸气声只有山脚有百来级石阶,除此之外,山上再无其它的路连羊肠小道都木有

  沐晚暗自称奇:这样纯粹极端的石头山,也只有修真界才有了。

  “众弟子注意,比赛开始”

  一声令下,候赛区里立时大动。参赛弟子们象离弦的箭一样,奔向二十丈开外的青石台阶。

  沐晚周边的“肉墙”也动了。但是,他们不是向山脚飞奔而去,反而向她挤压过来。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lanyalinheng87小可可11月舞多多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