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二四章 洗灵根诀
  上午,澳门赌博网站:张逸尘与阳煜如约而至。

  沐晚上前,恭敬的微微躬身,行弟子礼:“沐晚见过阳师祖……”

  话未说完,阳煜抬手虚扶,笑道:“沐师侄无须多礼。”

  张逸尘也在一旁笑道:“小晚,你阳师伯的意思是,一切照旧。”此举是将她看成云霄山直系弟子一般。

  沐晚闻言,心里泛起阵阵暖意,抬头笑道:“是。师伯师叔。”数日不见,张师叔清减了许多。而阳师伯却变得年轻。现在看上去,竟然与师叔差不多,也是十**岁的样子。他笑眯眯的站在那儿,身资挺拔,有如雨后的翠竹,意气风发。

  她又行一礼,祝道:“弟子恭祝师伯成功结丹。”

  “听小逸说,你学会了酿酒。”阳煜看了张逸尘一眼,笑道,“师尊和小逸尝过后,都说好。我今天也过来尝一尝。”

  “是。”沐晚呵呵笑道,“昨天接到师叔的传讯符,弟子已经备好了酒水。”心中暗自庆幸香香还是挺靠谱的,说话算话。给师尊等师长们备的酒,一坛也未动。

  阳煜轻轻抬手示意:“前头带路。”

  “是。”

  阳煜抬眸看着眼前的青色身影,眼底暖意融融。结丹之后,清玉真人私底下又与他详谈了一次。因为天机不可泄露,所以,清玉真人并未道明,但是,他也看得出,前者与他一样,都视眼前的这个小丫头为改变太一宗气运的变数。说白了,他们两个都不约而同的认定沐晚是天道认定的气运之子。

  昨晚,清玉真人听清沅真人师徒说了异境之内的情况后,勃然大怒。一是。海阳胡家狗胆包天,竟然偷梁换柱,用一帮子筑基期修士冒充太一宗外门弟子,私闯异境,大嗣屠戮外门弟子;二是,海阳胡家分明是想置沐晚于死地。

  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待清沅真人师徒俩一离开。清玉真人便请来阳煜商议。后者结丹之后。应他的邀请,如今也是戒律院的长老戒律院等职能部门的长老看似掌管内门事务,手握实权。威风凛凛,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出多少供奉。更何况,在其位,谋其职。担上了内门执事长老,就要耗心费力。长年累月的处理一干杂物。对于修士来说,世上没有什么事比得过提升修为。而到了金丹期以后,修为增进缓慢。是以,真人们通常都是潜心修行。不喜庶务打扰。但是,宗门规矩又摆在那儿。在峰内担任轮值长老,大多数真人是心不甘情不愿。捏着鼻子认下的。至于内门执事长老,任期长达五十年。故而被很多人视之为洪水猛兽,唯恐避之不及。

  正是因为如此,出任执事长老的条件甚是宽松:一,必须是金丹真人;二,品行皆优,师门荐举;三,无同门担任该部门的执事长老;四,该部门的执事长老名额未满。

  戒律院执事堂的长老名额共有三个。本来是满员的。刚好前不久,有一名长老任期满了。他立刻撂挑子闭关去了。从而空出一个名额。与阳煜细谈之后,清玉真人觉得与之志同道合,很是欣赏他,当即盛情邀请他加入戒律院执事堂。

  阳煜也有意守护宗门,满口应下。

  赤阳真人明白大弟子的拳拳赤子之心,又得知宗门浩劫当前,自然乐于成全。

  于是,阳煜在结丹的第三天便顺顺当当的加入戒律院执事堂,成为三名执事长老中的一员。

  沐晚将两位师长迎到山顶木屋的会客室内。

  看到海棠高几上摆着的两只红泥酒坛一对白瓷酒盅和一大盘还冒着热气的烤肉串,张逸尘从心底里笑了出来,抚掌说道:“大师兄,今朝我们不醉不归。”

  阳煜笑吟吟的应下。

  师长饮酒,沐晚按理应当在一旁执弟子礼,斟酒服侍。是以,她上前抱起一只酒坛,拍开,准备倒酒。

  阳煜伸手拦住她,说道:“用酒盅太麻烦了。”

  修士大多善饮,且酒量不凡。沐晚闻言,笑着应了声“是”,双手奉上酒坛。

  阳煜一只手接过,特意闻了闻,赞道:“不错,果然是好酒”

  这时,张逸尘已经拍开另一坛酒,提着酒坛子对他说道:“大师兄,今儿我借着小晚的酒,先贺你大道有成。”按理,阳煜结丹之后,会在云霄山举行一次盛大的结丹典礼。在典礼上,赤阳真人会赐其道号,准予其开山授徒。然后,阳煜才能搬出云霄山,另辟洞府。

  结丹典礼对于修士来说,是人生盛事。对于赤阳真人来说,首徒结丹,也是一桩大喜事。是以,这些天,云霄山上下忙得不可开交。张逸尘与被师命招回的小师弟林定一首当其冲,更是忙得两脚不沾地。而阳煜初入执事堂,也是早出晚归。师兄弟三人同住弟子院,竟然都鲜有碰面的时候。如果不是阳煜相邀,他真的抽不出时间过来看望沐晚。

  阳煜看着满脸赤诚的师弟,想起金丹初梦中的情景,心里感慨万千,提起酒坛子,点头应道:“小逸,师兄也祝你早日结丹。”

  “承大师兄吉言”张逸尘笑得阳光灿烂。

  对饮之后,阳煜摸着嘴巴,再次赞道:“好酒”

  沐晚被他夸得实在是不好意思酒都是香香酿的,她只不过是打打下手而已。

  张逸尘放下酒坛子,问起异境之事。在来的路上,大师兄跟他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听说了胡家的狼子野心,他当真吓得不轻。这会儿不问清楚,他哪有心思大口喝酒?

  沐晚据实以对。

  张逸尘听完,气得一拍桌子,呼的站起来:“太过分了”说着,捋起袖子,就往外面冲去。

  阳煜眼明手快。一把将之拉住,不紧不慢的劝道:“我们执事堂已经连夜控制住了内外门的所有胡家子弟,你这是要准备上哪去?去找谁算帐?你放心,有清玉师叔在,有我在,定会给小晚一个公道。”

  张逸尘气呼呼的哼了一下,重新坐下来。抱起酒坛子。猛的灌了了一口。

  沐晚看在眼里,心窝子里装着满满的幸福。她也在一旁温声劝道:“师叔,其实。弟子不曾吃亏。那些人都被弟子灭杀了。”真要说起来,貌似吃了大亏的是海阳胡家。

  张逸尘心里总算好受一点,脸上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那是。小晚不但运气向来好,总能化险为夷。而且手段了得,非寻常炼气期弟子所能比。”作为一手将之引进宗门的师叔。他倍感自豪与骄傲。

  阳煜在一旁摇头轻笑。

  沐晚脸上飞红,连忙换了个话题,将从异境中得到的灵药各取出一盒,双手奉上:“这是弟子这次从异境得到的三种灵药。弟子愚昧。不知如何储存它们。还请师伯与师叔多多指点。”

  阳煜接过来,打开细看。

  而张逸尘则在一旁问道:“都是哪三味灵药?”

  “赤炎果暗夜花和珊瑚草红籽。”

  这时,阳煜已经查看过三盒灵药。盖上玉盒。他将之叠码在高几上,推给张逸尘。说道:“你也看看,这三味灵药品质上佳,实属难得。”

  沐晚闻言,更是懊悔不已:早知道,真的要再努点力,尽量多采集一些。

  阳煜见状,嘴角微微翘起,问道:“小晚,你知道这三味药是做什么用的吗?”

  沐晚如实答道:“回来的路上,大师兄已经详尽告诉过弟子了。暗夜花是炼制凝元丹的药引;其余两味药是炼制聚婴丹的两味主药。”

  阳煜轻笑:“你大师兄身为剑修,能知道这么多,已经很难得。不过,多年以前,机缘巧合之下,师尊发现这三味药其实还有一个妙用。”但是,说到这里,他却生生打住,不肯再多说,只是侧过脸去,看着张逸尘。

  而张逸尘也已经看完。他抬起眼皮子,喜笑颜开:“我就说小晚是个好运道的。”

  这是要打哑谜么?沐晚不解的看着他们俩。

  “好了,不逗你了”张逸尘从储物袋里取出一枚玉简,递给沐晚,“上次,师尊喝了你进奉的醉逍遥,满心喜悦,赐下这枚玉简于你。恰巧当晚,你阳师伯结丹,我一时抽不开身,所以,拖至今天才给你捎过来。当时我以为短时间内,你难以凑齐数量庞大的三味主药,这枚玉简一时还派不上用场呢。”说到这里,他侧过头去对阳煜呵呵笑道,“大师兄,小晚真的好气运,想什么,就来什么。”

  “小晚,你现在看看,若有不懂,正好就可以问我们。”阳煜也轻轻点头,笑盈盈的看着沐晚,心中越发肯定。同时,他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如何,定要护小晚周全。

  既是因为小丫头着实招人疼爱,又是因为小丫头说不定真的身系宗门气数。

  “是。”沐晚被两人说得云里雾里,接过玉简贴在额头上。

  “洗灵根诀”,四个俊雅的黑色大字跃然现于脑海之内。

  沐晚飞快的浏览完毕,心中惊讶不已:原来赤阳师祖最初的资质也仅仅是四灵根的资质机缘巧合之下,他得到一枚玉简残片,研究出洗灵根的秘法,一步步渐渐洗掉较弱的三种灵根,最后终于成为单火灵根的资质。从此,筑基结丹,仙道渐长。

  而她这次从秘境带回来的暗夜花等三种灵药正是清洗灵根所需的三种主药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郎语嫣然的礼物,多向书友lh512有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