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二二章 所图不小
  第八夜,湖泊之上的紫气已经凝为一个径圆二十余丈光球,有如一轮紫色的明月,照亮了整个异境。

  出口快要打开了沐晚隐藏在一处密林之中,从怀里取出宗门发放的羊皮卷查看。

  有地图在手,她已经御剑访遍了整个异境。然而,有句老话说得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她的修为仅仅是炼气五层而已。所以,很多时候,她都有刻意将羊皮卷收进储物袋里。

  眼下,她的羊皮卷仅填涂了不到二分之一。这样的成绩应该是不好不坏,不至于引人注目。

  她唯一担心的是,没有空间遮掩,她收集的近百盒灵药要如何才能瞒过宗门的检查。

  不过,经历过一番生死之后,某人的心境开阔了许多。她耸耸肩,收好羊皮卷,很是肉疼的安慰自己:“三成就三成吧。反正姐收集了很多。”

  子夜时分,紫色的光球正中突然生出一个径圆两尺有余的大漩涡。这个漩涡越变越大,不出三刻,便覆盖住了整个光球。紧接着,大漩涡化成一面白晃晃的光镜,就和他们先前进来时看到的那个光镜相差无几。

  “呼”从峡谷外面的一处密林里,飞过一道青色的身影。有人率先御剑飞向光镜。

  看到此人安然无恙的冲过光镜,又有数道人影差不多同时掠过峡谷,御剑冲进了光镜之中。

  待这行人也消失后,越来越多的人从树林里御剑腾空。

  “呼,呼,呼”,他们象流星一样冲了出去。

  沐晚最后检查了一遍身上的储物袋。确定没有遗漏之后,往身上打了一道中品坚甲符,也祭出祥云飞剑,全速冲出树林,飞进峡谷,象道离弦的箭一样,扎进了光镜之中。

  在进去之前。她深吸一口气。做好了被转得七晕八素的心理准备。哪知,这一回,什么也感觉也没有。转眼之间。她便看到了那艘金晃晃的飞船。

  心中一喜,她连忙放缓飞剑。

  “这位师侄,先去飞船上交地图,接受检查。”一位身披雪青色鹤氅的内门弟子御剑悬浮于飞船前。冲她挥手。

  沐晚回过神来,看清先前进来的那些人都在船头上排成长龙阵。队伍的最前面。有两个内门弟子。一个负责收集羊皮卷,另一个则是检查储物袋。

  “是。”她抱拳行了一礼,也御剑飞了过去。

  这时,郝云天突然现身于船头。冲她招手:“小晚,过来”

  啊,大师兄沐晚眼前一亮。欢喜的驱剑迎上去。

  不待她出声,郝云天上下打量着她。直接问道:“你的羊皮地图呢?给我。”

  “在这儿呢。”沐晚从怀里掏出羊皮地图,双手奉上。

  郝云天接过之后,对她说道:“就在这里等我。”说罢,拿着羊皮地图,转身向队伍前面走去。

  “是。”

  前面不少排队的外门弟子纷纷看过来,神色不一。

  沐晚全然无视。

  片刻之后,郝云天折转回来,祭起玉箫,对她说道:“上来。我之前已经禀报过王师叔。师叔准许我先行带你返回宗门。”

  啊,不用检查储物袋了不管怎么样,能保下三成的收获,都是件令人开心的事情。沐晚心中暗喜,应了一声“是”,纵身跳上玉箫。

  不少外门弟子纷纷投过羡慕的眼神。

  待飞出谷雨镇后,郝云天才转过头来,问道:“小师妹,在里头有没有碰上胡家之人?”

  怪不得师尊和大师兄之前会给自己那么多的法器,澳门赌博网站:原来他们早就料到胡家定会在异境里对姐不利。沐晚点点头,笑道:“他们想杀我,结果都被我砸死了”

  郝云天并不感动意外,微微颌首:“哦,说来听听。”

  “是。”沐晚道出胡家的两队人马在异境内残害同门,以及她是怎么与胡孝波碰上,又是怎样将他和他的同伴们消灭的经过。

  末了,她从储物袋里取出一把窄尖刀和那张土黄色的粗布地图,双手递过去:“大师兄,这就是胡家用的长尖刀。还有他们事先配备的异境地力。我总觉得胡家行事太奇怪,就把这两样带了出来。”

  郝云天接过去,垂眸看着她,眉尖轻蹙,问道:“你说你用一夜秋雨,破了胡家的刀阵?”

  沐晚肯定的点头:“是呀。”

  “你现在的修为怎么可能练得成一夜秋雨?”郝云天的冰雕脸“咔嚓”粉碎,脸上竟然现出一副你骗我,我不信的表情。

  沐晚被他看得怪不好意思的,挠头嘿嘿笑道:“那个,我体内的水灵气太少了,所以,我是借用的湖泊之上的水雾,还用了落英飞剑的手法……呃,剑势与剑威也相差太远,应该也不能说是一夜秋雨。”

  “借用水雾?落英飞剑的手法?”郝云天略一思索,明白过来小师妹应该是模仿一夜秋雨,用打暗器的手法,将水雾打出。想法很美妙。听小师妹说了破解胡家刀阵的过程之后,他不由有些心动,很想亲眼看看学剑初始的小师妹捣鼓出了一个什么样的“大招”。于是,他点头赞道,“不错,你能想到借用水雾,真的不错。等有空,我帮你看看。”

  “是”沐晚满口应下。这几日,她都在打磨第三剑,有几个细节之处却怎么也处理不好,正有心向他请教。大师兄这话简直是说到她心里去了。

  至于长尖刀和粗布地图,他都细细查看了一番,叮嘱道:“胡家惯使刀,其三十六天罡刀阵也算是晓有名气,但是这种刀却不曾见他们使过。还有,异境地图的事,也蹊跷得很。这些。你都不要道与第三人说。待我回去禀报师尊。师尊是金丹真人,消息来路远比我们多,不但更容易打听到实情,而且还不至于惊动海阳胡家。”

  沐晚点头称“是”。她取出一盒赤炎果一盒珊瑚草红籽和一盒暗夜花:“大师兄,异境之内仅出产这三种灵药。我仅知其名,不知它们有何效用。”

  郝云天先前在地图上已经看到过标注,是以。不用打开玉盒。他也知道里头装的是什么。他没有接过三只玉盒,只是向沐晚解释道:“暗夜花是炼制凝元丹的药引;其余两味药是炼制聚婴丹的两味主药。凝元丹在结丹之时服下,可以提升金丹的品质。而聚婴丹则是用来修复元婴的疗伤圣药。这三味灵药都是罕见之物。你总共采集了多少?”

  沐晚如实答道:“三样加起来,共有九十二盒。”

  “这么多”郝云天吓了一大跳。

  沐晚点头:“我照着地图上寻找,一找一个准……”明白了这三味药的效用后,她心里是后悔滴早知道这么牛。姐定要再努把力,多采集一些。

  郝云天想了想。说道:“你尽快找到张逸尘,让他告诉你如何保存这些灵药。”这么多的灵药,又都非凡品,要是保管不善。白白浪费了,真真可惜。

  “是。”

  不到一个时辰,他们便回到外门。郝云天将沐晚送回宝山后。没有停留,直接返回剑道峰五花岭。

  胡家的事。深得很,他必须立刻报与清沅真人。

  清沅真人早已接到消息,知道他今年会回来,一直在等他。听着听着,真人的脸色越来越凝重。

  末了,郝云天道出自己的看法:“师尊,我总觉得胡家所图不小。”

  清沅真人面若寒冰,右手紧握成拳,恨声说道:“岂止是所图不小哼,不知死活的蛀虫”

  海阳胡家是依附于太一宗的修真世家。虽不同于宗门的契约家族,但是,胡家也是攀附上了太一宗之后,才得以日渐强大,由昔日的一个寻常修真小家族成长为现在的一方霸主。而现在,胡家却在异境内屠戮太一宗外门弟子,清沅真人只是骂他们一声“蛀虫”,算是留了口德。

  没有迟疑,清沅真人立刻叫上郝云天:“我们即刻去找秦师兄。”师徒二人连夜赶往金莲峰映月岭,去找清玉真人。

  上次,清玉真人听他们说了吞噬魔虫之事,气得不行,当场应下他们,定要暗中注意流云真人的行踪。同时,他也叮嘱他们师徒二人,平日多多留心胡家子侄在外门的动静。如有异情,一定要尽快通报给他。

  外门,沐晚山。

  沐晚回到山顶木屋。从门廊下面飞来一只纸鹤。

  是师叔的传讯符沐晚连连摊开手,接过纸鹤。

  张师叔的声音响起:“小晚,我是师叔,回来后,给我回讯。”

  沐晚想了想,用传讯符折出一只纸鸽,传讯与张逸尘:“师叔,我回来了。”既然大师兄都说了,赤炎果等三种灵药皆非凡品,而她俨然已经成为胡家的眼中刺,是以,以防万一,她还是不要在传讯符里提及的好。

  纸鸽飞出去没多久,一只纸鹤从天而降。

  张师叔的声音再度响起:“小晚,明天上午,我和大师兄过来看你。”

  太好了。阳师伯出关了沐晚拂去符火烧出的灰烬,从心底里笑了出来。之前,师叔有告诉她,阳师伯闭的是生死关,不结金丹,不出关。现在,阳师伯出关了,意味着,他已经成功结丹。

  想到这里,沐晚挠挠头,笑道:“唔,明天我是不是要改口叫阳师祖呢?”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天使在我家12郎语嫣然的礼物,多谢书友vannahbei葛宝宝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