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二一章 异境之花
  足足在地上躺了近一刻钟,沐晚才缓过劲来。从地上爬起来后,她头一桩事就是去捡胡孝波的储物袋之前,她有看到胡家之人拿出过一份地图。

  胡孝波的无头之躯大半埋于地下,她用铁芒短剑将之从泥土里扒拉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系在腰带上的储物袋。

  胡孝波身殒,他留在这只棕黄色的储物袋上的神识烙印自然就散了。储物袋成了无主之物。沐晚隔空将之打开。

  出人意料的是,这竟然是一只下品储物袋里头主要装着半尺见方的玉盒和巴掌大的丹药瓶。前者最多,有数百只之多。后者只有十几只。药瓶上贴有标签。从标签上看,共有养灵丹五瓶回神丹五瓶除障丹一瓶回春丹一瓶解毒丹一瓶。

  在瓶瓶罐罐间,三尺半长的窄尖刀宗门发放的羊皮卷和一块折成巴掌大的土黄色粗布甚是显眼。后者和之前的矮瘦队长拿出来的地图外形极为相似。

  沐晚仔细看过,断定粗布上没有沾不干不净的东西,这才隔空抓过它,打开来看。

  真的是一份地图上面清楚的标志着山脉草原湖泊,以及出产。与她所经过的地方有九成相像。唯一不同的是那个被封印的山谷。那一处,在地图上被朱笔划了出来,旁边写着“查实”二字。

  出口也被标了出来。照图上所示,眼前的湖泊就是出口。

  除此之外,在地图的右上角还写有一行黑色小字:炎华地字二十三号。

  沐晚抬头,凝神细看山顶的湖泊方向。湖泊之上依旧是一片白茫茫的水雾,什么也看不清她之前选择在这里反击胡孝波。主要原因就是看到湖泊上的水雾够多,足以令她施展“一夜秋雨”。没办法,谁让她的修为才炼气五层,比人家低了一大阶呢?“一夜秋雨”是金丹层次的剑招,她借助湖泊之上的浓得跟白粥一样的水雾,总算压制住了胡家之人。这就叫“修为不够,招式凑”。

  现在。湖泊之上依然水雾迷茫。想必是因为时日尚早的缘故。沐晚想了想,将地图收进自己的储物袋里,隔空去查看那些玉盒。

  这些玉盒大多数是空白的。沐晚只找到了满满两盒子赤炎果。她心中一动。连忙将之前收纳在储物袋里的近两百斤赤炎果分装进玉盒里。别看这些玉盒只有半尺见方,两指高,容量却很大。近两百斤赤火果只装了五个盒子。

  然后,沐晚撤掉山坡上的五个叠加在一起的流沙阵。

  最后。她打出一枚烈焰符,将山坡上的尸首焚烧掉体内的血气才堪堪平复下来。她现在根本就不敢妄用火球术。

  清理完毕后,沐晚出了峡谷,在附近的青山中寻了一个隐蔽之处调息运气。从地图上看,整个异境都没有妖兽。只出产赤炎果珊瑚草和暗夜花等三种灵药。她准备先休整一番,待完全恢复过来后,再去采集灵药。

  尽管不会有妖兽打扰。打坐之前,沐晚仍然先布了一个五行防御阵。布好阵后。她才在阵中盘腿坐下来。

  先是敛神内视。这一看,某人不禁冷汗涔涔。最后一剑耗费的水灵气甚多,即便过去近半个时辰了,她体内的水灵气仍然细若游丝。

  同时,她也有注意到,碧玉珠子又有了新变化:首先,它变得更圆了,几乎成了一颗圆珠;其次,它的颜色变了,是纯粹的湛蓝色;另外,它的位置也有变化,不再紧挨着金灵根。它现在悬浮于五灵根之上,离水灵根更近些。哦,水灵根也变得湛蓝湛蓝的,比先前更加剔透;除此之外,碧玉珠子也先前自转得更快了。

  有了前次的经验,沐晚知道空间正在升级之中,故而从容得多,不再频繁的用神识联系香香。但是牵挂不减。看着在丹田里滴溜溜打转儿的玉珠,她叹了一口气:不知道香香现在怎么样了?

  接下来,沐晚仔细的检查周身经脉与穴道。原本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不想,这一查,还真让她检查到三处暗伤。且三处暗伤都位于任督二脉之中。

  万万没有想到最后一剑的反噬如此之大。沐晚又抹了一把冷汗,暗道:好险

  不过,如果重来一次,她还会毫不犹豫的使出第三剑强敌环伺,保命为上。命都快没有了,哪里还会在乎区区几处暗伤?

  查到了伤处,疗伤是件比较容易的事。她只需象平常一样运气行走大周天。在经过三处暗伤时,放缓运气速度,单独凝出木灵气,反复冲刷之,直至经脉里的淤血尽数清除掉,受创的经脉壁恢复平滑为止。

  黄昏时分,沐晚才疗伤完毕。

  据地图上标注,暗夜花只有在夜幕降临之后才会绽放。此刻,沐晚养足了精神,有心去摘采一些。

  暗夜花身长悬崖绝壁之上。她照图索路,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来到一处绝壁脚下。

  此时,天刚刚擦黑。水雾更浓。眼见着身上的弟子青袍上半湿,沐晚往身上打了一道下品隔离符。这样的话,三个时辰之内,雾水近不得她的身。

  再抬头看眼前的绝壁,透过朦胧的白雾,依稀可见三两点幽蓝之光。

  沐晚定睛细看,那些比小指的指甲还要小一半,象鱼鳞一样覆盖在悬崖之上的蓝色光点正是绽开的暗夜花。

  绝壁脚下刚好有数朵先后绽开。她走过去,俯身细看。暗夜花很象苔藓之类的,小小的一朵,紧紧的贴在崖石之上,花香清淡,近似于无。而它散发出的微弱蓝光竟然是精纯的水灵气

  怪不得山里的水雾这么浓也不知它有何用处?

  沐晚耸耸肩,取出铁芒短剑,试着削下一朵。

  这朵暗夜花一离开崖壁便黯然失色,同时,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化成淡蓝色的粉末。随着夜风消散。

  “呀”沐晚惊讶的轻呼出口。想了想,她取出一只空白玉盒,放在另一朵暗夜花的下面,然后再用短剑将之削落。

  蓝光一闪,这朵暗夜花径直落在玉盒之中,没有快速枯萎,也没有凋落成灰。它依旧发出淡淡的蓝光。

  成了

  这时。夜色更浓。绝壁之上。暗夜花陆陆续续的绽开,点亮了雾气笼罩的黑夜。

  沐晚心喜,如法炮制。一手拿着玉盒,一手提剑,攀行于绝壁之上。不知不觉中,她收集到了小半盒暗夜花。

  待这一处的暗夜花采得差不多了。她又翻出地图,寻找下一处……忙活了大半宿。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她已经成功的采集到了满满的三盒暗夜花。

  沐晚满意的挑挑眉,纵身跃上悬崖之顶,拿出帐篷。抓紧时间休息。因为一个时辰之后,太阳初升之时,赤炎果树的周围会长出珊瑚草。虽然同样不知两者有什么效用。但是胡孝波准备了这么多的空白玉盒,显然是准备多多采撷。那么。她尽量多采摘一些,肯定错不了。再说,有张师叔在,她也不怕找不到答案。

  在太阳升起之时,沐晚已经守在一棵赤炎果树旁。她亲眼看到海碗粗的树根旁边的泥地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出一些粉红的,手指粗细的嫩芽。一簇簇的,象珊瑚一样。这些嫩芽长得极快。三息之后,它们长到半个巴掌长,便不再生长,而是颜色迅速变深。由水红,到桔红,到火红……当它们变成紫红色的时候,终于停止了变化。

  沐晚又等了十几息,见它们始终没有变化,心想:这应该是成熟了吧?

  于是,她试着隔空去采摘。

  孰料,她的一缕神识才轻轻碰触到一株紫红色的珊瑚草,后者竟然“叭”的一声炸裂开来,火星四射。

  沐晚的眼力极佳,看得出来,这些“火星”实则是一些芝麻粒大小的红籽。这些红籽一落进泥土里,便迅速消失。她想捡起一粒看个明白,都做不到。

  又试了两次。无论她怎么小心,都是如此。

  莫非是熟过头了的缘故?沉吟片刻,她试着去采摘一棵火红的珊瑚草,却是一碰就粉碎。

  再试了一下刚冒出来的嫩芽,也是如此。

  难道是采集珊瑚草的红籽?反正其它的也采集不了。沐晚索性大肆收集那些红籽。

  貌似珊瑚草仅出现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后,不再有新的珊瑚草嫩芽从地底冒出。没有来得及成熟的珊瑚草也迅速枯萎。“叭叭叭……”那些已经成熟,沐晚还不及收集的紫红色珊瑚草,陆陆续续的自行炸开,向四周喷射红籽。

  不出十息,原本层出不穷的珊瑚草便消失殆尽。赤炎果树旁边干干净净的,澳门赌博网站:不见一根杂草。

  沐晚看着手中的半盒红籽,不禁摇头轻笑,喃喃自语道:“你们最好有用,不然,姐白忙活了这么久。”

  没有胡家人打扰,接下来的几天里,沐晚过得甚是轻松:晚上采集暗夜花,日初之后,先花半个时辰里收集珊瑚草的红籽,然后采集赤炎果。接着,略作休息,炼功,磨剑。

  至于出口,根本就不用她担心。第三天开始,那处湖泊上的水雾渐渐变成淡紫色,此后,每过一天,雾气的颜色便变深一点。到了第五天,雾气已经变化亮紫色,隔着数百里就能看见,醒目得很。

  散落在异境各处的外门弟子们纷纷的向这边赶过来。

  和沐晚一样,他们也大多是孤身一人。并且大家似乎都无意结伴。即便是偶尔碰到了,也是远远的站住,相互戒备的看了一眼,又各自默默的掉头离开。

  貌似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大家无需抱团取暖,从而使得宗门分队的安排形同虚设。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aquazlskybellet366wangwang1973shelly7212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