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二零章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胡孝波闻言,恼火之至。他是火、土双灵根,确实不喜多水之地。但是,他还不至于怕水。更何况,沐晚手上的法器层出不穷。他疲于应付,体力与灵力消耗大半,却连沐晚的毫毛都不曾挨着。真真的窝火之至。是以,他的耐心已经用光,澳门赌博网站:唯求能速战速绝尔。

  “我要杀了你”他咆哮着,挥舞独臂,堵住峡谷口,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沐晚见他只是守在峡谷口,却不肯前进一步,暗道:这厮肯定是在等援兵

  “恶贼,这句废话你都说了多少遍烦不烦人”她做出一脸嫌恶的模样,伸手去储物袋里取法器。

  胡孝波心中一紧,后退半步,全身戒备小东西不知道从哪里淘来了这么多的法器,五花八门的。他不得不防。

  不料,沐晚这一次什么法器也没有掏出来。她左手捏成剑诀,脚底加快:“不陪你玩了”话音未落,她转身御剑全速飞向高山上的湖泊。

  胡孝波见状,哈哈大笑:“小东西,法器用光了吧”

  “胡说,我有的是法器”沐晚转过身来,呼的掷出一件黑黝黝的铁盾。

  青光闪烁,眼见着铁盾象面石崖一样的砸了过来,胡孝波连忙退后避开。

  “轰”铁盾的速度极快,几乎是擦着他的鼻尖落在地上。

  一落地,又是青光大作,铁盾立马又变大两号,变成三丈高的一道铁墙卡在峡谷口,将他生生的挡在峡谷外面。

  “幼稚”胡孝波一拳砸过去。

  “咣”。铁盾竟然被他一拳打穿

  不过,就这么一息的时间,沐晚已经飞至山顶的湖泊边。她脚踏飞剑,于半空中,双手执剑,高举过头

  “砰”胡孝波一脚踢翻被砸得稀烂的铁盾,抬头见状。不屑的嗡声说道。“小东西,原来你把我引到这里来,打得是这么个破主意。哼哼。休想用湖水淹死我”

  不再迟疑,他挥舞着左拳,大跨步飞奔上山:“小东西,我要砸碎你综漫狩猎者”

  不料。沐晚举起剑,却没有对准湖堤劈去。而是在头顶缓缓的挥动。湖泊上面笼着的水雾骤然大动,疯狂的向她聚拢。

  糟糕,有诈胡孝波看得分明,暗叫一声“不好”。立刻刹住脚步,欲转身疾撤别看他被气得发狂,但是。他的理智尚在。在来的路上,他已经给另一支胡家小队传讯。请求火速支援。对方当即回讯,要他找到沐晚,千万莫急功冒进,他们小队正全速赶过来。可他还是急切了些,白白折了半条右臂吃一坠,长一智。这回,一发现苗头不对头,他果断后撤。

  然而,又晚了

  半个山坡象是陡然融化了。双脚踏空,他腰部以下尽数陷于地下,整个人被生生困住,不得挪动寸步。

  “五重流沙阵”胡孝波定睛一看,气得目眦尽裂,挥起拳头欲砸。

  十丈开外的山顶,水汽“哗哗”作响,象块白粗布一样层层绕上沐晚的短剑上,转眼,剑尖上就凝结出一个巨大的白色“水汽球”。没有迟疑,她双手紧握剑柄,将之举过头顶。

  胡孝波闻声抬头张望,看到那个径圆数丈的“水汽球”,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心慌:“等等”他举起左臂,紧急叫停,“沐师侄,大家都是同门,有话好说”

  山顶上,沐晚没有吭声。她抿着嘴,小脸绷得紧紧的,剑柄轻旋,干净利落的挥剑劈下。

  “水汽球”层层展开,化成一条银白色的雨练,呼啸而出。

  “噼哩叭啦”胡孝波的头顶下起雨来。

  第一重雨,象筛豆似的,黄豆大的水珠“砰砰砰”的砸在他的青石岩防护罩上。

  水花乱溅,防护罩象蛛网一样,龟裂开来。

  胡孝波吃痛,连声求饶:“沐师侄,且饶了我这一回”

  沐晚仍然一言不发,第二次挥剑。

  “沙沙沙”胡孝波的头顶烟雨朦胧。

  第二重雨,细如牛毛,冰冷似铁,“嗖嗖嗖”的扎进防护罩的细缝里。

  顷刻,血水渗出,胡孝波俨然成为了一个血人。

  “痛煞我也”整个山坡上都回荡着他惨叫之声。

  数十根牛毛细雨刺进了他的丹田。刹那间,天地俨然化成血红色。胡孝波瞪着一双充血的眸子绝望的悲呼:“啊”。

  这时,百余里外,一行人快如闪电,沿着山脉正向这边御剑疾驰而来。

  “十一弟莫慌我等来也”

  胡孝波闻声,扭过头去。一双流血的眼睛几乎细眯成线。待看清他们后,他那血肉模糊的脸上,现出一道狰狞的笑容。他紧攥左拳,疯狂的大笑:“沐晚,你不得好死”

  “海阳胡家,绝不会放过你”

  这队人马,人未到,声音先至。沐晚自然也注意到了重生娱乐圈之夺冠征途。那行人共七人,都身着太一宗外门弟子青袍,但是手里提着的却是三尺半长的窄尖刀。不是胡家之人,还能是哪家的

  他们的速度很快,转眼就飞进峡谷。

  “呔,休要放肆”最前面的是一个矮矮瘦瘦的人。他将手举过头,大喝一声“结阵”,后面的六人立刻在半空中呈分成上、中、下三层,围在他的周边。一行七人提刀冲了过来。

  沐晚认得他。早上,在草原边缘的山坡下,就是他一刀劈下队长刘力威的头颅。

  “来得好”沐晚终于出声,第三次在头顶挥动短剑。瞬间,湖面上的水汽又蜂拥而至,凝结在剑尖。

  胡孝波见状,挥舞着左臂,哇哇示警:“不要让他结出水汽球”

  峡谷里的胡家七人已经结好阵,闻言。提刀御剑,全速冲了上来。不到一息,他们就飞过半山腰,离沐晚仅有六丈之遥。

  “开山斩”为首之人大喝,将手中的长刀高举过头。

  另外六人也齐齐举起寒光闪闪的窄尖刀。

  “呼”,七道寒光汇成一道,幻化成一把血色鬼头刀。划向山巅的那道青色的身影。

  而沐晚毫不示弱。居高临下,举剑挥下。

  第三重雨,快如闪电。雨幕横飞

  “当当当”雨幕撞上血色鬼头刀,发出金石相碰之声刹那间,后者寸断

  之后,雨幕气势不减。风驰电掣般的冲向结阵的七人。

  为首之人见状,心道“不好”。大叫道:“闪”

  说时迟,那时快他的话音未落,雨幕已到

  “啊呀”七人躲闪不及,纷纷中招。

  “叭叭叭”雨幕之内泛起七道嫣红的血线。弹指之间。那七人跟之前的刀阵一样,竟然被直接绞碎

  “啊,啊”。半山坡上,胡孝波象只野兽一样的悲吼。

  山坡微震。沙土、碎石“籁籁”而下。

  沐晚的情形也不是很好。最后一剑是她昨晚在湖边观夜雨所感,剑招才初成,甚是粗陋,缺陷极多。被胡家之人逼得没有退路,迫于无奈,她才强行使出。没想到此招竟然霸道如斯。此剑一出,她本人亦受剑法反噬,全身的血气翻涌,喉头泛起阵阵腥甜。

  接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她才堪堪压制住体内不断上涌的血气。

  “沐晚,你纳命来”

  “沐晚,我要杀了你”

  半山腰上,胡孝波歇斯底里的吼叫着。覆盖在他体表的青岩防护罩已经褪尽。他鲜血淋漓,被困在流沙阵里,动弹不得,有如一个被扎了无数个小孔的牛皮水囊,灵力四泄。看情形,大概是活不了一刻钟。

  虽是将死之人,又被困于五重流沙阵之中,但沐晚仍不敢小觑他毕竟对方的修为高出她一个大阶,况且,修真界里奇奇怪怪的事太多了姝荣。大师兄在他的探索日志里也有写道: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小看你的对手。

  说起来,胡孝波与他的同伙们落得如此下场,很大程度上也正是因为他们没有把她这个炼气五层的“毛孩子”放在眼里。

  强忍住不适,沐晚提着铁芒短剑,一步一步的向胡孝波走去。

  胡孝波见状,又气又羞又愧又怕总之,百种滋味涌上心头,一时间,他竟然哑了口。

  三息之后,沐晚已经走到他的跟前。

  胡孝波回过神来,叹了一口气,垂下眼帘,布满血斑的眼底里尽是悲愤。

  自爆吗

  不他猛的抬起头。

  没有跟他废话,沐晚站定,利落的举起手中的短剑

  “等下”胡孝波翻起眼皮子,苦笑道,“能告诉我,刚刚的剑招叫什么名儿吗我死了,也好做个明白鬼。”

  然而,沐晚眸光冰冷似铁,手下没停。红色的剑气划过,血线飞起。胡孝波的头颅滚落在一旁。

  紧接着,她提剑刺穿胡孝波的丹田。

  “哧”凝聚于丹田之内的那个白色光团被刺破,与喷涌而出的灵气一同涣散开来。

  这厮果然存了夺舍的心思

  沐晚心中生恨,举剑将滚落在一旁的头颅斩成两半

  恶敌尽除,她再也忍不住,“噗”的喷出一口血沫,身形一晃,双手拄着短剑,单脚跪在地上。

  最后一剑的反噬之力很大,她本来就气血翻涌,勉强压制下来后,本应该运气调息。可为绝了后患,她又强行斩杀掉胡孝波。于是,稍稍平缓的气血又喷涌上来。此刻的她,两眼发黑,手脚脱力,竟是连行走都成问题。

  幸好,姐刚刚没有废话,果断斩杀了恶贼

  扫了一眼死得不能再死的胡孝波,沐晚终于松懈下来。“当啷”一声,松开短剑,她顺势躺在松软的泥地上,手脚展开,摊成一个“大”字,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感言

  某峰多谢书友的平安符,多谢书友八大山人2、bsp; ps:香香不解的指着章节名,问道:“姐姐,明明这一章里连一朵红花也没有,为什么大大把章节名写成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沐晚挑眉,深情唱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它是用了敌人的血液来浇溉,哎”

  香香瞪大眼睛,赞道:“姐姐,你唱的小曲儿真好听。再来一个”

  沐晚清了清嗓子,哼哼:“没有月票,姐哪有力气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