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一九章 你的死期到了
  随手将半树赤炎果扔到地上,澳门赌博网站:胡晓东冷笑道:“小东西,心细如尘,难怪胡青山兄妹两个都尽折于你手。\\ ”

  沐晚盯着他,心念一转,问道:“胡孝波是你什么人”虽然面相不同,但是此刻,两者眉眼间的神情竟有九成相似。

  胡晓东哈哈大笑,赞道:“小东西倒是长了一对好招子”

  这时,旁边又有几人从水雾里现身出来。他们一人提着一把亮晃晃的长尖刀,向沐晚抄拢过来。

  几道神识当头盖下来,叠加在一起,好比大山压顶。沐晚心头一窒,喉咙里泛起一阵腥甜。瞪着那六人,她心里暗叫“苦也”。这六人皆能化神识威压为实质,分明是压制了修为的筑基期修士。

  这时,胡晓东抬起左手,示意那些人站住:“这小东西我不亲手剥了他的皮,将之剁成肉泥,难解心头之恨。所以,劳烦兄弟几个稍等片刻。”

  为首之人皱眉:“任务要紧,你手脚利落些。”

  胡晓东垂眸应道:“是。”

  于是,为首之人右手轻握成拳,半举过肩。

  刷刷刷。从左右两翼包抄过来的其余五人身形一闪,队形收拢,齐齐的在他身后站定。

  收回神识,他们一个个长刀入鞘,双手抱肩,懒懒的站在离胡晓东右侧十步开外的地方,看着前面那道青色的小身影。那眼神与看一个死人无异。

  为首的人手一抖,将手中的一树赤炎果插在地上。

  是以,方圆二十丈内的水雾散尽。密林里亮堂堂的,有如白昼。

  威压立消,沐晚暗中松了一口气。心念一动,她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胡晓波,问道:“你就是胡孝波”

  “没错”对面之人一抹脸,居然从脸上撕下一道薄如蝉翼的面具,现出一张与胡孝波一模一样的脸庞来。同时,他的身形一晃。瘦高的身体象充气一般,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胀大。眼见着就要变成一个膀大腰圆的壮汉

  果真是胡孝波

  也不知是用了什么秘法,他的修为仍然是炼气十层。

  沐晚没有迟疑,乘对方正在恢复身形。她飞快的一手抓起一大把爆破符、烈焰符、迷雾符之类的,左右开弓,用“落英剑法”的手法,对着那厮的面门扔了过去看似随手抓了一大把灵符,实则。这一大把灵符是她出发前精心搭配好的。一把一百枚灵符,其中,八十枚爆破符,十枚烈焰符,十枚迷雾符。以她的修为一把还打不出百枚灵符。但是,她在制符的过程中发现,如果以烈焰符为引,爆破符更易被引爆。通过实验,她最后得出,若将烈焰符与爆破符以一比八组合打出。可省一半的灵力与神识。这样一来,她就可以轻松打出百枚爆破符与烈焰符。不过在她看来,八十枚下品爆破符叠加在一起,可以将炸掉一个小山头,威力已经相当恐怖,足也。而受绝魔山脉里月娘的逃跑法门启发,她又在里头配了十枚迷雾符,用以遮掩行迹。

  “砰砰砰”刹那间,迷雾腾起,隐约可见其间火光闪烁。十丈开外象是爆豆似的炸翻了天。

  待迷雾散尽,密林里哪里还看到沐晚的人影

  胡孝波处于爆破中心,若不是他正巧在恢复身形与修为,全身灵气运转。从而使周身要害得以护住,此刻只怕已经着了道儿。尽管如此,他大半个身子被掀起来的残枝败叶、泥土掩埋。脸上盖着一层厚厚的泥土,完全不现肉色,原本梳得油光水亮的道髻有如一蓬乱草,头发里杂夹着草根、树皮之类的杂物。总而言之,他现在甭提有多狼狈。

  而站在他右侧的六名同伙就没有这么的好运了。他们都不曾防备,修为又被刻意压制为炼气十层,所以,无一人幸免于难。六人的尸体残块散落一地,惨不忍睹。

  插在地上的赤炎果也被炸得米分碎。是以,迷雾符失效后,顷刻间,密林里又涌起白粥似的水雾。

  使劲的甩了甩头,胡孝波挥舞着两个醋坛大的拳头,象只猛兽一样咆哮如雷:“沐晚,你出来沐晚,你必须死”

  只可惜,沐晚一扔出灵符,便同时祭起祥云飞剑,御剑逃出了密林。在这百余息的时间里,她已经逃至数十里开外。

  一路上,她有如惊弓之鸟,沿着山脉,御剑狂奔,竟然一气逃到了山脉的尽头。

  前面有万里黄沙拦路。沐晚御剑站在荒漠边缘的上空,回望水雾朦胧的青山,有些犹豫荒漠地势开阔,如果胡孝波追来,她连个可以藏身的地方都木有;如果不逃,以她现在的修为迎战七个筑基期的修士,与拿鸡蛋碰石头又有何区别

  可是,胡孝波摆明了不会放过姐。异境之内,姐又可以逃避多久

  略作沉呤,沐晚毅然回头既然避无可避,那便无需再避,拼死一战

  密林里,胡孝波铁青着脸,扒开身边的废渣,慢慢的爬了起来。他俨然是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顾不得归拢同伴们的尸首,好好安葬,一心只想找到沐晚,将之撕成碎片。

  “沐晚,那边,我都留有神识标记。你逃不掉的”他看着沐晚逃跑的方向,呲牙咆哮着。那声音有如闷雷滚过。周边白粥状的水雾轻轻震动,竟然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来。

  前面,有一棵一人合抱的大树拦路。他“啪”的将之拦腰拍断,提起脚,向密林深处走去。

  “砰、砰、砰”沉重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那边。沐晚选了一处峡谷打伏击。她刚好布置下最后一个迷雾阵,这时,地面突然微微震动,紧接着,从密林深处传来“咚咚咚”的声音,有如擂鼓

  什么情况胡孝波这么快就找来了他又在搞什么鬼

  她连忙向后疾飞掠数步,退至双重套阵之后,放出神识细线去查探。

  说时迟,那时快。

  “哗啦啦”一排排的大树被连根拔起。峡谷前方突然现出一个身高两丈多的石头巨人

  是胡孝波

  他没有骗人,真的是体修

  沐晚收回神识,仰头看着对面那个城墙般存在的追杀者,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胡孝波飞快的扫了一眼,桀桀怪笑道:“小东西,区区初级五行防御阵也敢拿出来现眼”说罢,他直接走到阵法边缘,抡起比酒坛子还要大两圈的右拳,猛然砸下。

  “砰”

  尘土飞扬之间,地上的五行防御阵顷刻,破

  不能慌沐晚跳上飞剑,又是左右开弓,打出两大把组合灵符。

  不料,胡孝波双臂一振,竟然象拍苍蝇一样,将两百枚灵符尽数拍灭。他呲着牙,嗡声嗡气的说道:“故技重施小东西,你就没点新招了吗”说着,提脚轻松踢飞身边的一个流沙阵,再提脚,生生踏破一个迷雾阵转眼间,沐晚辛苦布下的双重套阵被毁了一大半。

  毕竟修为相差一个大阶,不可恋战沐晚咬牙,祭起祥云飞剑,转身佯逃。

  “桀桀,小东西,哪里逃”胡孝波脚上踢阵,手里也不含糊,大喝一声,“给我长”

  话音刚落,他的整条右胳膊竟然疯长,眼见着就能抓到沐晚。

  沐晚听到背后的风声,头也没有回,反手砸出一个镇山印。

  “砰”金光一闪,镇山印陡然变成半个山头那么大,狠狠的砸在胡孝波的右胳膊肘上。

  “啊”胡孝波痛呼。他来不及收手,被砸了个正着。

  血线飞起,右胳膊齐肘立断半条水桶粗,有如青石柱的胳膊掉落在地上,摔得米分碎

  上半截仅存的右胳膊顷刻被打回原形,现出一个碗口大的,血肉模糊的断口。棕黄色的灵气和着鲜血“汩汩”的直往外涌。

  “该死的”胡孝波身形微晃,不得不停下脚步,左手飞快的在胳膊断口上打了个法诀。

  棕黄色的灵力圈飞闪而过。鲜血与灵气双双被止住,断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拢。

  “沐晚,纳命来”他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红眸,脚下加快,继续追了上去。不过,他变成了独臂人后,显然长了记性,不敢再贸然伸手去抓人。

  之前,他总共停了不到五息的时间。然而对于沐晚来说,这点时间足以让她又跑出一大截。

  别看胡孝波身体庞大,又失了一条胳膊,脚下的速度却分毫不见放慢。眼见着,他又要追了上来。

  沐晚扭过头来,连忙甩出一件绊仙索。

  孰料,绊仙索还来不及放大就被胡孝波一拳砸飞了。

  沐晚暗叫一声“晦气”,抛出一只夺命铁莲蓬。

  “呼”,铁莲蓬在半空中放大至脚盆大,“噗噗”的吐出一阵密集的铁莲。

  胡孝波冷哼一声,一掌将之扇开:“我看你有多少法器”

  他的话音未落,前面又呼呼的飞过一只寒光闪闪的飞刀盘。

  “叭”他化掌为刀,将飞刀盘劈成两半。

  虽然这些法器都伤不到他,但是,他的行进速度却明显放缓,灵力消耗更是大幅度提高。

  沐晚见状,心中大安,一边退,一边接二连三的扔出法器。

  如此且战且退,当整整一储物袋的法器耗光之时,她终于退出峡谷,来到一个湛蓝的高山湖泊之前。

  这时,沐晚一反常态,不再逃,而是转过身来,用铁芒短剑遥指胡孝波,双眼圆瞪,喝道:“石头怪,你的死期到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luky、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一掬清泉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